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49.拖油瓶(一)

49.拖油瓶(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女人志在必得的笑容一僵。

    她一双涂着厚厚睫毛膏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白曦。

    “你, 你这孩子在胡说什么啊!”

    她用力地掐了白曦一把, 急忙去看自己的丈夫。

    “明升,我可以解释的。这孩子她就是喜欢和人唱反调!”

    她饱满的额头上都是细密的冷汗,慌张极了, 看着丈夫不快的表情露出了几分可怜来说道, “你也知道, 她从小跟着她爸爸过,平民的那一套一向都很粗鲁没有规矩。现在,现在在小雅的面前, 也是自惭形秽而已。”

    她说这话倒是挺像是真的,白曦和小公主站在一块儿,两个人反差得真是太明显不过了。

    一个干净美好得不韵世事, 另一个却阴沉得像是一个女巫。

    特别是她看起来还穷嗖嗖的。

    “我爸至少没有教我去给被人做十八年的情妇。”白曦不以为然地说道。

    她觉得再平民,可是只要心生正直,都不应该受到鄙夷和看不起。

    反之, 为了钱骨气都没有了,就算已经鸡犬升天, 也照样儿丑陋得有朝一日会被打出原型来。

    她讥讽地看着霍然看着自己,咬牙切齿就跟看仇人一样的亲妈刘露。

    当然,头发太长了, 声音太阴沉了, 想必她亲妈现在是看不见脸上的表情的。

    刘露气得浑身发抖, 她的身材保持得很好, 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小洋装, 一颤抖起来,真是波涛汹涌。

    她没有想到白曦竟然敢这样说话,一双眼睛看着白曦,恨不能把她撕碎。

    这个亲生女儿简直就是生出来讨债的,想当年她离开了那个并不十分富裕的家,就再也没有想过和白曦父女再有任何联系,可是白曦的父亲突然去世,她没有了监护人,所以她才不得已作为亲生母亲把她接到新的家庭来。

    她现在过得很好,虽然曾经做了很多年的情妇,可是多亏了保养得好,叫她现在依旧美貌,甚至战胜了外面那么多的情敌得以以夏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的身份真正地成为了上流社会的一份子。

    她的丈夫夏明升是夏氏集团的董事长,还有夏明升的两个儿女,也同样是令人赞叹的最好的孩子。

    她虽然和夏明升没有生儿育女,可是这么多年,安心地讨好着夏明升的孩子,现在同样和这两个孩子相处得不错。

    虽然夏明升的儿子夏宁和她并不怎么亲近,可是夏明升的女儿夏雅却很亲近她。

    她也把夏雅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地照顾,虽然也是为了讨好夏明升,可是也在夏雅的身上投入了很多的感情。

    比起阴沉沉看起来很糟糕的白曦,夏雅才像是能给她带来体面和光彩的可爱的女儿。

    她知道夏明升宠爱夏雅,自己都要小心翼翼地宠着护着,可是白曦却敢在这个时候对夏雅这么无礼,这不是在夏明升的面前上眼药么!

    刘露怕极了,她知道夏明升外面还有很多的女人,自己能够嫁到夏家并不是什么所谓的真爱,夏明升就是要她来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的。她看着男人投在自己身上的不快的目光,上前就抓着白曦单薄的手臂厉声道。“你真是没有规矩了!去给小雅道歉!”

    夏雅看着长发纠结在一起摇摇晃晃的白曦,害怕地躲在爸爸的身边。

    白曦哼笑了一声。

    “我不。”她透过挡眼睛的头发轻声说道。

    “你!”

    “露姨。”单薄的,小小的小姑娘刚刚失去了父亲,浑身透着可怜无助,她穿着很旧的旧校服,虽然是个学生,可是现在的校园里,漂亮青春的女生怎么会愿意穿不好看又很单调的校服呢?

    夏宁看着一声不吭任由刘露用力地掐着骂着自己的小姑娘,想到这个孩子因为父亲生病,似乎都舍不得买新衣服穿,还是有些可怜她。而且他并不喜欢刘露这种疯狂的样子,美貌都扭曲狰狞,看起来令人厌恶。

    他走过去,把白曦拉到自己的身边,看着不敢和自己争抢的刘露微笑说道,“妹妹刚刚来夏家,大概是不习惯的,请你对她多一点包容。”

    他并不喜欢刘露。

    一个会为了做夏明升情妇就抛夫弃女的女人,一个面对自己亲生女儿无情得令人心冷的女人,怎么可能叫他的心里喜欢?

    他甚至怀疑,刘露对自己妹妹夏雅的爱,有多少算计和真心。

    “夏宁,你,你不知道这个小丫头片子,她……”

    “她以后也是我的妹妹了。”夏宁柔和地说道。

    他很英俊,又带着几分儒雅温和,回头看着垂着头,单薄的肩膀在颤抖的女孩子,微笑了一笑。

    “我是你的哥哥夏宁,小曦,我可以叫你小曦么?”他笑起来的样子暖暖的,带着真心的温柔,白曦自认现在是个阴暗生物,几乎被这个笑容灼伤了眼睛。

    作为这个世界给自己提供了功德的好人,她对夏宁有更多的一点耐心,歪头,透过了眼前的头发看着面前的青年。他二十左右岁的年纪,一双褐色的眼睛里充满了真诚和阳光与温暖。她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心口疼了起来。

    那是上一世,原主的心情。

    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系统这一次默默地上线了。

    很迅速。

    对于第一时间把信息传递给白曦的优质勤劳的系统,白曦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带你去你的房间。”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怎么会有真心恶毒的心呢?夏宁对白曦方才拒绝刘露的话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笑着抬手,也不在意白曦那头看起来很难看很阴暗的头发,摸了摸,这才伸手去帮她提手里的旧箱子。

    他身上的气息很温暖,白曦又觉得眼眶湿润酸涩,这一次的原主的情绪似乎比每一个世界的原主都要来的激烈,她有点不喜欢被影响,可是想到夏宁是功德的提供者又觉得头疼。

    她得叫夏宁感到幸福。

    或者说,是安心?

    上一个世界的原主也是在这个时候被刘露带来了夏家,作为一个拖油瓶,在夏家生活。

    她不喜欢夏家的一切,所以想要在自己十八岁之后就离开夏家,再也不和夏家有任何关系。

    那个虚伪的,纸醉金迷却又令人厌恶的家庭,花天酒地的男人,没有感情的母亲,把她当做小跟班的所谓的姐姐,唯一的温暖只有夏宁。

    他对阴沉的原主还不错,就算是原主曾经敌视他,也从没有跟她计较过。

    她真的把夏宁当做自己的亲哥哥,所以,当她十八岁,终于可以独立的时候,当她想要彻底不再和夏家有任何牵扯的时候,夏氏集团发生了一件大事。

    夏氏与城中首富家盛氏的商业联姻,新婚典礼即将举行的时候,本来应该和盛家次子结婚的夏雅却在婚礼的当天跑了。

    这场盛大的婚礼,到来的都是城中的名流,夏雅这逃婚的举动带给盛氏的不仅是巨大的羞辱,还有来自盛氏要加注在夏氏的盛怒。夏雅另有所爱,跟着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奔向自己童话一样的爱情去了,留下的新郎又该怎么办?婚礼一旦被取消,丢了脸的盛家一定不会放过夏氏。

    夏明升没有办法,不得不把主意打到了原主的身上。

    他对原主晓以利害,告诉她,如果不出现在婚礼的现场代替夏雅成为盛家二少的新娘,夏氏就完了。

    夏宁也会从云端跌落。

    他说中了原主的心,夏宁是她人生之中唯一的一点温暖,唯一的一个亲人。

    他不是她的亲哥哥,可是她却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

    她不是为了夏氏,而是为了夏宁披上了婚纱,嫁入了盛家。

    可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拖油瓶,却飞上枝头成了盛家二少的妻子,年轻气盛的盛家二少并不买账。

    夏家拿一个拖油瓶来糊弄他,可是谁不知道夏雅为了不和他结婚逃跑了?他依旧是城中上流社会的笑柄,原主的存在,每一天都在别人嘲笑的目光里诉说着他的丢脸。他不喜欢原主,厌恶原主,冷落她从不和她在一起,把她抛在冰冷冷的别墅里,甚至没有让她继续求学,冷眼看着她在盛家被人嫌弃。

    原主最初在盛家过得很艰难。

    她努力想要维系这段婚姻,是因为她想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现在没有感情没有关系,结婚之后,她愿意和他培养感情,共同为生活努力。

    更叫她感到无法接受的是,当盛家二少终于开始觉得自己的拖油瓶妻子并不碍眼,态度缓和终于有了一点甜蜜的时候,夏雅回来了。

    她没法和身无分文的爱人过柴米油盐的日子,两个人在童话一样的生活过去之后,为了生活发生了很多争吵。

    她这才明白,自己想象中的爱情,原来并不美好。

    她离开了他,然后回到夏家,和知道她回来后震怒的盛家二少相遇。

    之后就是虐恋情深了,盛家二少在想要报复带给自己耻辱的夏雅的同时,发现她是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孩子。

    夏雅也发现,原来自己错失的丈夫,其实才是自己真正的爱情的归属。

    原主又成了这场爱情里的绊脚石,冷冰冰的离婚协议书丢在她的面前,她的人生与婚姻全都成了笑话。

    她本以为自己通过努力,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温暖,可是当夏雅出现在她的面前,在所有人的眼里,她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

    真正的公主面前,她是多么的卑微丑陋,连感情都不值得一提。

    她签了离婚协议书,然后带着自己唯一的一个旧箱子离开盛家,然后生命终结在了这一年。

    她得了和父亲一样的病,却没有钱去医院,等到夏宁闻讯赶来的时候,已经无药可救。

    她最后只看见夏宁在自己面前忏悔,对她道歉。

    不过白曦真的没有想到,夏宁竟然会要用自己的功德,来换原主的新生。

    白曦:“说起来夏这个姓氏,真是令人不悦呢。”她不喜欢夏这个姓氏,令她想到了曾经一个世界里名叫夏枫的少年。

    那个少年欺骗原主的感情,然后几乎用这份感情把原主推进了地狱。白曦一边回想那个世界,一边突然皱了皱眉疑惑地说道,“不过夏枫为什么被邵家赶走的?”她记得那一切,只是又觉得有些模糊,她记得自己在邵家度过了很幸福的一生,令邵青也很幸福,可是却有些恍惚。

    她恍惚地记得,邵家家主结婚了,新娘是谁来着?

    “……你再想想。”系统突然说道。

    白曦觉得头疼,摇了摇头不再去想了。

    反正是做完了任务的世界,想不想都没所谓。

    功德到手了就可以。

    不过夏宁愿意付出功德,可以看得出来,他对原主还是有愧疚之心的。

    白曦:“这是个好人。”

    系统悠悠地点了点头。

    “那位剑修姑娘现在怎么样了?”白曦突然问道。

    系统猝不及防,沉默了很久,艰难地说道:“资深系统正在为她服务。”

    白曦:“听起来怎么这么勉强?”

    系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资深同行已经疯了一半儿了。

    白曦露出了八卦的表情。

    看着这八卦的狸猫,系统第一次觉得垃圾狸猫也能成为系统们的垃圾桶,一肚子的苦水说道,“第二个世界是魔法的世界,她被爱人背叛,被打落了深渊。”

    白曦兴致勃勃:“然后呢?”

    系统再次陷入了沉默。

    “现在请叫她深渊之主谢谢。”同行的精神状态真的堪忧啊。

    白曦默默地憧憬了一下脚踩深渊无数魔物的强大魔女。

    她觉得垃圾系统以后更应该夹着尾巴做人,不然她一定推荐它去带这么优秀可爱的姑娘。

    系统哭着躲在角落嘤嘤嘤。

    白曦是真的觉得那位剑修姑娘很有前途,这世道能走这样彪悍之路的真的不多了,她一边在心里憧憬,一边看着自己前方高挑的青年的背影。

    他提着一个破旧的皮相,看起来并不在意那箱子破旧脏兮兮的,他带着白曦上了楼,回头的时候,看见那个沉默又阴沉的单薄的小姑娘站在楼梯口停了停,往下看去,正好看见自己的妈妈正在紧张地安慰着夏雅。他看不清她的目光,可是想来一定是伤心的。

    夏宁的嘴角动了动,笑容不变,带着白曦去了她的房间。

    房间并不是很大,只有一张简单的床和书桌,夏宁一愣,之后有些歉意地回头看着白曦。

    “你的房间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挺好的。”白曦对自己功德的主人一向都很客气。

    她看起来,是真的觉得挺好的。

    可是夏宁看着垂头不吭声坐在桌子边从破旧的箱子里拿出一件件的书本还有生活用品的小姑娘,想到的却是夏雅那布置得很漂亮的公主房。

    他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小姑娘一个人孤零零,似乎被一切都抛弃,感到心酸极了。

    揉了揉眉心,夏宁走到白曦的身边。

    他俯身,看着仰头看着自己的白曦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小曦,明天你有没有空?”他和气地问道。

    白曦想了想,点了点头。

    她看见夏宁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温柔得仿佛阳光的笑容。

    “明天哥哥带你去买家具好不好?”他抬手想要摸摸白曦的头,可是想到她已经十八岁,还是没有在两个人单独相处时动手动脚,免得叫这个小妹妹觉得自己是个心怀不轨的人。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似乎也察觉到白曦正充满了怀疑地看着自己。他并不是不爱自己的妹妹夏雅了,也不是比爱夏雅更爱白曦,而是从心里有一点觉得,这个小小的小姑娘,夏雅夺走了她妈妈的疼爱,那他就多疼爱她一些作为补偿。

    他也忘不了当她站在楼梯口看见刘露和夏雅在一起如同亲母女一样,那微颤瑟缩的样子。

    谁不想要亲情呢?

    可是她的妈妈却拒绝给予。

    想到这里,夏宁的眼神变得更加柔和真诚。

    他努力想用一种不会打击她自尊的方式来对她好一点。

    白曦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以后会报答夏宁的。

    不过要她代替夏雅去嫁给盛家什么二少去当替死鬼,那就不必了。

    “就这么说定了。”白曦没有回答,不过夏宁已经对她笑了笑,他走到门口回头看那个坐在椅子里呆呆的小姑娘,又看了看床上的被褥。

    那只不过是简单的佣人房里的被褥。看见刘露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不上心,他并不觉得满意,而是心里充满了厌恶。皱了皱眉,他还是和白曦道了晚安离开。白曦对于这来到夏家的第一晚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这床硬邦邦的,睡得不舒服。

    她总是觉得自己应该睡在毛茸茸软乎乎热烘烘的……

    她头有些疼,不管不顾地睡了。

    第二天,穿着旧校服的小姑娘刚刚穿好了衣服,坐在床边发呆,听见门口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她打开门,看见夏宁对自己微笑。

    “起来了?快下来一块吃早餐。”他就知道,刘露绝对会“忘记”叫白曦吃饭。

    对白曦笑了笑,他伸手给她整理了一下不整齐的校服衣领,带着她走到楼下去。

    长长的餐桌上,正坐着几个人,白曦抬眼看去,看见夏明升正对自己的对面两个年轻人露出殷勤的笑容。

    夏宁一愣,恐怕白曦不认识失礼,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那是盛家二少和盛家三少。你和盛家三少以后会是同学。”

    白曦下意识地看去,就看见那个对夏明升的殷勤无动于衷的少年带着几分不耐看来。

    他的头发剪得短短的,精神利落,锐气无限,却看起来对什么都很不耐烦。

    对上白曦的目光,那个高大已经开始有了几分锋利棱角的少年,突然停住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