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48.兽人世界的万人迷(十四)

48.兽人世界的万人迷(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落日部落今天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碰撞。

    轰然倒塌的石头房子, 嘤嘤哭泣的白嫩单薄的雌性, 还有两条碰撞在一起翻滚撕咬, 生死相搏的巨蛇。

    一条绿色的, 毒牙狰狞,另一条银色的浑身在阳光之下发出了最美丽的冰冷色泽。

    只是这两条巨蛇,此刻在以全力来搏斗。

    银色的巨蛇的身上带着巨大的毒牙留下的空洞,伤口的地方漆黑一片,显然中了剧毒。

    绿色的巨蛇更凄惨一些, 浑身上下已经被勒出了恐怖的伤痕。

    巨大的蛇兽此刻纠缠在一起冲撞翻滚,撞倒了大片的树林还有房子, 甚至连一旁的部落的其他兽人都纷纷避之不及,不敢和这两条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巨蛇冲撞在一起。

    他们惊恐地看着突然发起了内讧的巨蛇。

    纳斯和维尔,都是落日部落里最强大的战士。

    可是他们不是为了保护部落里的兽人在战斗, 而是彼此想要杀死彼此。

    兽人们的目光在惊恐之后,都纷纷谴责地落在了从倒塌的房子里爬出来, 缩成一团的那个被捡回来的雌性的身上。

    兽人的世界观里,对忠诚看得非常重要。

    就算是在这个世界中雌性的数量要远远地少于雄性兽人的数量, 可是兽人的部落很少会出现一位雌性和更多的雄性搅和在一起的情况。

    所谓的伴侣, 就是一个雌性和一个雄性的共同生活,而不是更多的聚集。

    梁柔在维尔和纳斯之间左右摇摆,甚至和他们都有了更深入的关系, 从前落日部落的兽人就察觉到了一点, 甚至也是因为这样, 令他们对纳斯感到怀疑。

    能够容忍自己的伴侣和别的雄性在一起, 纳斯是这么的胆小,甚至不敢和维尔发生冲突抢回自己的伴侣,这是多么的可耻。

    可是当他们真的起了冲突之后,兽人们又厌恶起了梁柔。

    这不是一个好雌性。

    好的雌性,不会引起部落的内乱,也不会放荡地去勾引别的兽人。

    当梁柔哭哭啼啼地在一旁央求“别打了”的时候,绿色的巨蛇突然嘶声惨叫,巨大的蛇身往一旁跌落。

    它的身体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显然不是银色巨蛇的对手。整条身体都瘫软在了地上,它再也动弹不得,只有抽搐的尾巴还能看出它没有彻底死去。银色的巨蛇变成了急促呼吸的英俊的男人,他的脸上都是血迹,一双眼睛狰狞赤红,看着自己身上被毒液腐蚀的伤口,纳斯的眼里闪过了凶狠的杀意。

    他摇摇晃晃,忍着毒液在血液中的肆虐上前了一步,看着巨蛇变成了奄奄一息的青年。

    维尔艰难地抬起头来,对他想要说些什么,又回头看了梁柔一眼,彻底没有了气息。

    纳斯看见这个敢于挑战自己的混蛋死掉,心里却更加狂怒。

    他回头,咳了一口血,大步走到了梁柔的面前,粗糙的大手用力掐着梁柔的脖子给她举了起来。

    “都是因为你!”他的声音充满了冷酷与狠毒。

    维尔是他从前最看重的兽人战士,他本想将他培养得强大起来,守护落日部落。

    可是现在,落日部落死掉了一个强大的战士,就算是纳斯自己,也已经受了严重的伤害。

    这种伤害短时间无法治愈。

    不要说去侵吞白虎部落,就算是这个时候有部落想要和落日部落发生冲突,纳斯都会觉得大难临头。

    一下子折损两个战士,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一个雌性。

    “我为什么会把你带回来!”白虎部落的强大,如今在纳斯的眼里已经高不可攀,凯恩父子,还有那众多的强大的兽人是纳斯的计谋永远都无法撼动的。

    就算是这个时候白虎部落同意了结盟,纳斯也绝对不敢再有半点异动。他气得浑身发抖,自己筹备了多年,明明已经可以很快带领自己的部落走出这片贫瘠的森林,可是却因为一个雌性而毁掉了。他用力地握住了梁柔纤细的脖子。

    雌性是珍贵的,也是兽人们都舍不得伤害的。

    可是在这个时候,纳斯的举动,竟然没有一个兽人来劝阻。

    他们冷冷的目光,都落在了梁柔的身上,看着她在纳斯的手中挣扎。

    纳斯为了捍卫首领的尊严杀死了维尔,这是他应该做的决定。

    可是和维尔一同背叛纳斯,令部落在冰雪季即将来临之前失去了一个强大兽人的梁柔,同样是他们心中不能原谅的存在。

    “不,不能怨我。”梁柔只觉得自己不能呼吸,脖子都要被这凶狠的兽人捏碎,剧痛之下她用力地挣扎,晶莹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在纳斯的手指上哭着说道,“是他强迫我的!纳斯,我喜欢你呀,是你在森林里救了我。我只是一个无力的雌性,怎么有力量拒绝维尔呢?”

    她觉得自己冤枉极了,就算是被撞见了她和维尔在一起,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为什么这些兽人要将一切的罪过都推给一个雌性?

    难道不是维尔自己意志不坚么?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雌性,到底有什么错?

    如果维尔忠心纳斯,那她又怎么会引诱维尔成功呢?

    “纳斯,我真的是喜欢你的呀。”她流着眼泪抓着纳斯的手哭着叫道。

    这样的哭泣,令纳斯的眼里露出几分残忍。

    “没错,是我救了你。我救了你,给了你最安全的生活,甚至叫你成为我的伴侣,可是你却背叛我。恩将仇报,嗯?”

    作为一条蛇,他本来就是一个阴郁冷血的兽人,看着这个雌性振振有词,竟然还在对自己说这样下贱的话,他突然嘶哑地冷笑起来,一双泛起了血色的蛇瞳阴沉地看着惊恐莫名几乎要断了气的梁柔,轻轻地说道,“既然你背叛了我,我留着你也没有什么用处。你从哪里来,我就送你回到哪里去。”

    他一把掐晕了梁柔,在兽人们复杂的目光里冷冷地提着这个小雌性,走进了阴森的森林里。

    他杀死维尔似乎重新建立了自己的威望,兽人们没有阻拦他。

    纳斯把梁柔丢在了曾经他们相遇的地方。

    参天巨木,阳光都透不进来的死寂的森林,到处都是潮湿与阴暗的气息,他把梁柔丢在哪里,看这她重新清醒,惊慌失色地抱着自己哭着央求他,冷笑了一声,俯身掐着她的下巴冷冷地说道,“现在你可以开始祈祷,还会有更愚蠢的兽人看见你,带你离开。”

    他一把把梁柔推在了地上,眯了眯眼睛,突然想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在初见这个小雌性时不顾一切都想要把她带走的悸动。

    他听着梁柔跌跌撞撞地跟着自己求自己带她回家,冷笑了一声,化成了巨蛇很快地离开,只留下了一个弱小无力的梁柔在这危机四伏的森林里。

    可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一个兽人会这样刚好地路过。

    当梁柔留在森林的深处,还只知道大声地哭泣,当夜晚降临的时候,她终于知道,那个时候自己丢下白曦不管,白曦会遭遇到了什么。

    第二天阳光升起的时候,梁柔曾经停留的地方,已经什么都没有剩下。

    可是就算是这样,纳斯却没有感到自己出了这口恶气,只是随后而来的接二连三来自其他部落的挑衅叫他焦头烂额。

    落日部落并不弱小,不然也不会占据兽人们最需要的盐石矿。

    可是再强大的兽人部落也禁不起接二连三的损失。失去了维尔,纳斯又因为维尔的毒液不能发挥自己全部的力量,在一次两次其他部落的冲击里,落日部落的损失越来越大,

    当白曦知道落日部落发生了好几次与其他部落的冲突的时候,落日部落已经被仓皇地从从前休憩的地方被赶走,而是更深地进入了森林之中。盐石矿被另一个部落得到,不过因为冰雪季的到来,战争开始平息。

    她听到这些的时候,正眨巴着眼睛窝在巨大的白虎毛茸茸的怀里吃零食。

    白虎部落的生活很安稳很幸福,也没有什么和其他部落的冲突,所以白曦终于开始鼓捣很多的零食了。

    她发明了很多的蜜饯,然后发现了一种很奇怪的坚果。

    兽人们曾经试验过生吃这种坚果,发现不好吃,所以口口相传这是不值得食用的东西。

    可是白曦是什么人呢?

    作为一个成精在天/朝的狸猫精,对于白曦来说,这世上没有不能吃不好吃的东西,只有不会吃。

    她聪明地叫克里做了一个石头勺子,拿这些坚果在其中开火翻炒,出人意料,味道不错。

    雌性们都很喜欢。

    她们觉得自己找到了更好的能够在冰雪季漫长的冬天里休闲解闷的娱乐,这种娱乐甚至比白曦发明的薯片还要受欢迎,小小的坚果放在手里一大把,一嗑就是一整天。

    白曦也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和现在一样惬意的时光了。

    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寒风呼啸凛冽,她却不觉得有半点寒冷,因为身后的白虎毯子暖烘烘毛茸茸的,还会用两只毛茸茸的大爪子把她固定在肚皮上。

    她小小一只窝在快乐的白虎的怀里,一边还给自己的伴侣时不时投喂几块肉干,嘴里轻巧地磕坚果,还很八卦地问对面,同样窝在一只巨虎的肚皮上嗑坚果的嘉丽问道,“这么说,落日部落损失了很多的物资和兽人么?”曾经落日部落的兽人的手上,也都沾染了白虎部落的血腥。

    她并不觉得对这些兽人感到抱歉。

    因为令落日部落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的,也只是纳斯自己做出的选择。

    白曦不过是往里面添了一把柴而已。

    “嗯。雌性没有损失,不过雄性的损失不少。”嘉丽觉得这么多年,今天的冰雪季是最舒服的一年。

    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雄性还有这么毛茸茸的用法。

    冬天的时候窝在它们的皮毛里,真的比火炉还要暖和。

    部落里的雌性们,今年终于找到了度过冰雪季的最舒适的办法。

    巨虎嫉妒地看着对面自己的弟弟张着血盆大口等待投喂,垂头,蹭了蹭嘉丽的脸颊。

    嘉丽顿了顿,拿了肉干投喂自家的老虎。

    巨虎满意地舔了舔她的脸颊,又和自己的弟弟两双虎目对上了。

    两只巨虎把本来很大的房间都挤得满满登登的,却觉得似乎忘记了什么。

    不远处的隔壁的房间里,一只同样巨大,皮毛更加深沉一些的白虎,可怜巴巴地团成一颗巨大的毛球,被儿子们遗忘了。

    今年的冰雪季格外地寒冷呢。

    白曦没良心地早就把凯恩给忘在脑后了,听说落日部落已经再也不能成为白虎部落的威胁,脸上露出了快乐的笑容。

    纳斯再也不能伤害这个淳朴的部落,她真的很高兴。

    “而且,我听说纳斯被驱赶出了部落。”嘉丽躲在毛茸茸的皮毛里,看着白曦已经打着滚儿往自家白虎的怀里钻,似乎昏昏欲睡了,想了想才继续说道,“似乎是因为他受伤很严重,无法再压制住对首领的位置有想法的兽人,在较量失败之后就被赶出部落。”

    落日部落和白虎部落并不一样,似乎更相信的是弱肉强食,当曾经的首领被打败之后,就会被新的首领驱赶出部落,成为流浪的兽人。

    纳斯被维尔的毒液重伤,又无法在部落被冲击的时候站出来保护部落,威望大损。

    还有因为他杀死维尔而令兽人不满,因此当部落选择在一块新的地方停留的时候,有另外的兽人对他提出了挑战。

    纳斯失败了,理所当然地被赶走,被赶进了更深处的森林里。

    这是在冰雪季,万物不生,食物匮乏,甚至森林里的巨大的野兽们为了食物更加凶残的时候。

    他失去了一切,容身的部落也再也不会接纳他。

    “希望他可以度过冰雪季吧。”嘉丽没心没肺地说道。

    白曦哼哼了一声,似乎听见了,也似乎没有听见。

    只是心里似乎有什么,一点点阴郁沉重的东西,消失消散,叫她的心里变得更加轻松自在。

    她抱着自家巨大的毛茸茸的白虎,蹭了蹭它的脖子,把自己蜷缩进了它的怀里。

    白虎急忙拿大爪子盖住了她的耳朵。

    它心满意足地抱着自己的伴侣睡着了。

    时间还有很长很长,冰雪季才刚刚开始,而他们的生活也才刚刚开始。

    从那之后,白曦再也没有听见纳斯这个名字。

    白虎部落在多年之后换了首领,凯恩把首领的位置交给了雷欧,这个强大的兽人和自己的弟弟一起保护着白虎部落,威慑着每一个觊觎着白虎部落富饶的领地的兽人部落。

    白曦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不错,虽然她和克里走遍了这个世界的森林,遗憾地发现自己确实只能在这个世界调配出精力药剂和疗伤药剂这两种,而且似乎药剂们大多数都落进了白曦自己的嘴里,可是她却发现了很多和从前世界相似的东西。

    这让她的食物味道变得更加丰富。

    无论到哪里,巨大的白虎都紧紧地跟在她的身边。

    他们很幸福,也很快乐。

    直到有一天,白虎巨大的哀吼里,她和从前的每一个日夜里一样窝在它的皮毛里安然地阖上了自己的眼睛。

    她觉得对不起克里。

    因为看着自己的伴侣死去,总是很痛苦的事情。

    她离开得太过匆忙,甚至不敢回头去看,也并不知道,当她的呼吸停止的那一刻,巨大的白虎也紧紧地抱着她变得冰凉的身体阖上了自己的眼睛。

    只是当白曦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空间里,怔怔地看了那怀抱着金色的功德睡得美滋滋的小小的白色狸猫,虚浮的灵魂却没有第一时间融合进狸猫的身体里,而是盘腿在一旁坐了下来,呆呆地看着这只小狸猫。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觉得自己的心似乎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那种甜蜜的滋味,还有不舍,甚至愿意抛下自己曾经为之奋斗的一切,宁愿自己陪伴在那个蛮荒而原始的世界里和自己的伴侣永远在一起。

    她喜欢克里的一切。

    无论是巨大的白虎,还是那个看起来很冷峻却会害羞得耳朵红透了的青年。

    她也莫名地觉得,似乎她的心里,深藏着更多的影子。

    有着孤傲的眼神的少年,冷淡却会对她伸出手的成熟的男人,她……

    她有点困了,下一刻栽倒进了狸猫毛茸茸的小身体里。

    再一次张开眼睛,她只觉得自己被刺目的水晶吊灯的光彩晃疼了眼睛。

    她穿着一件旧校服,手里提着一个旧箱子,长长的头发没有怎么打理披散着,额发甚至遮住了眼睛,令整个人透着和眼前奢华的别墅完全不能融合的阴沉的气场。

    她安静地看着自己的眼前。

    美艳华贵的女人,英俊高大的男人,他们都在带着慈爱温柔的笑容看着他们面前的两个衣着漂亮的孩子。

    穿着纯白色柔软的裙子的少女,转头好奇地看了阴沉沉的白曦一眼,她的目光很单纯,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被宠爱长大,什么都可以被满足,善良极了的公主。

    她的身边,笑容温柔俊雅,身姿笔挺的青年看着白曦愣了一下。

    那个美貌的女人看见白曦的时候,眼里露出了几分不耐烦和羞耻,却还是走过来拉过了白曦,把她掐着手臂推到了与白曦格格不入的三个人的面前。

    “明升,这就是我的女儿白曦。”她对那个漫不经心看了白曦一眼的高大男人讨好地说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她和小雅同年纪,以后可以叫她照顾小雅。”

    “去叫哥哥,叫姐姐。以后要听姐姐的话,照顾她,知道么?”

    她美艳的笑容里,充满了警告。

    白曦眨了眨眼睛,阴沉地透过自己长长的额发看着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无忧无虑地叫白曦代替她嫁入豪门又反悔抢走她丈夫的小公主。

    她笑了。

    “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