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47.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十三)

47.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沉默了。

    她都被她家虎哥给打败了。

    “我当然最喜欢你。”

    “可是你总是喜欢我毛茸茸的样子。”克里认真地指出这个问题。

    每次他变成兽形, 白曦都忍不住会两眼放光地凑过来摸来摸去。

    他觉得比他人形的时候叫她开心多了。

    看着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面无表情的克里, 白曦忍不住垂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兽形人形的, 不都是克里么?

    “都喜欢。睡觉的时候喜欢你兽形,其他的时候都还好。”白虎克里毛茸茸的, 睡起来当垫子, 多舒服啊。

    白曦觉得自己完全不畏惧连兽人们都谈之色变的冰雪季。叫她的心里,寒冷得能冻死人的冰雪严寒,自己在暖暖的房子里,窝在白虎毛茸茸暖呵呵的肚皮里那得多幸福。一想到那个画面, 白曦就觉得自己能窝在白虎的皮毛里一整年。她哼了一声,又下意识地想到了更多的事。

    当然, 滚床单的时候, 还是人形最好了。

    “真的么?”克里握着她的手轻声问道。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 他站在水里,水只淹没在他的腰际, 露出他强壮有力的胸膛。

    一滴滴的水珠从他的脸上滴落在腰间。

    白曦咳了一声,看着克里慢慢地走过来。

    她仰头看天上的月亮,当青年粗糙火热的大手握住自己的肩膀的时候, 觉得自己一定要完。

    她被拖进了水里。

    折腾来折腾去, 哗啦啦的水声,还有被带起的水花儿, 只有月亮看见了这一切。

    白曦被蹭醒过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水边, 而是被克里叼回了家。

    吃饱喝足的兽人大哥再也不纠结人形还是兽形的问题了,正窝在床边,化作白虎心满意足地舔着自己的大爪子。

    看见白曦醒过来,它的两只爪子扒在床边,大头放在大床上,眼巴巴地看着白曦。

    “再给我一瓶药剂。”白曦无力地说道。

    她在心里泪流满面。

    原来这个世界能够调配的药剂,都是用来干这个的。

    她算是长了见识了。

    白虎急忙叼着一个石头杯子走过来,围着白曦绕圈圈。

    它小心翼翼地歪头看着白曦,想到自己的小伴侣是怎么在泉水里央求自己,小声哭泣的时候,忍不住抖了抖自己的耳朵,赤金色的眼睛都深沉了很多。

    不过它还是忍耐住了没有扑到白曦单薄的身上去,而是看着白曦喝了精力药剂继续睡觉,这才轻松地跳到了大床上,拿自己的爪子把小小的雌性勾进了自己的怀抱里好好儿地抱好,一块儿睡了。

    它觉得今天在泉水里做的事情,似乎叫它有了一种格外的兴奋。

    不过显然白曦是不准备陪虎哥再在外头玩耍了。

    她觉得自己的腰都断了,趴在床上一整天。

    嘉丽来看她的时候,看见她哎哟哎哟地在床上哼哼唧唧,不由抽了抽嘴角。

    “我给你揉揉看。”她伸出手来给白曦揉了揉,看见那雪白娇嫩的皮肤上的青红的瘀痕,嘉丽不由有些明白为什么白曦会被克里这么喜欢。而那个落日部落的小雌性竟然看起来还和不只一个兽人有联系了。

    这样雪白的皮肤上的哪怕一点点的痕迹,都会叫兽感受到更多的成就,会调动他们内心里更多的欲/望。就算是嘉丽,在看见这些痕迹到时候都心跳一下。她摸了摸白曦的皮肤,滑腻得叫自己舍不得松开手。

    “做什么呢?”嘉丽的手压在自己的腰间不动了,白曦回头懒洋洋地问道。

    “没什么,你多休息就好。”嘉丽给她把衣裳遮住了这片白皙的皮肤。

    “我家的地窖也挖好了。”看白曦回头好奇地看着自己,嘉丽想了想才点头说道,“看起来很好。”她对白曦喜欢的那些果子的兴趣不大,可是却很愿意多存储一些马铃薯。

    看白曦的身上还穿着自己穿来的那件已经变得有些破了的裙子,嘉丽问她说,“你喜欢什么野兽的皮毛?我送你一件裙子。”她穿得十分火辣,这是兽人世界雌性最普遍装扮,一件兽皮抹胸,波涛汹涌。还穿着一件兽皮短裙,长长的长腿从短裙里露出来。

    白曦眼馋这种打扮很久了。

    她觉得自己的脑海里有很多的服装设计,可是却都不如这样都充满了原始和野性的美。

    “要带花纹的。”她急忙说道。

    嘉丽点头答应了。

    看着白曦那软乎乎对自己笑起来的样子,她勾了勾自己的嘴角。

    “对了,雷欧和凯恩会不会很累?”

    挖了两个地窖,也是很拼了。

    “还好。雷欧说他不累。”

    作为最强大的兽人,怎么可能挖两个坑就嚷嚷累呢?

    雷欧和凯恩都很坚强地表示再挖三个都没有问题。

    不过她发现雷欧偷偷儿喝了一瓶精力药剂才来跟自己搞事情这种事,还是不要叫小雌性知道了。

    嘉丽面无表情地想。

    “那真是厉害了。”白曦对雷欧和凯恩顿时肃然起敬了。

    那地窖可不是一般二般的深呐。

    看这小雌性天真地就相信了自己的话,嘉丽的心情十分不错。她抬手摸了摸白曦的耳朵,因为雷欧和克里又去森林里为小家庭去狩猎猎物,她被克里拜托来照顾白曦。

    看见白曦懒懒地趴在床上,她起身给她收拾了一下房间,又给她做了一顿饭。等到了几天之后,雷欧和克里一块回来,白曦就看见巨大的白虎的身上摇摇晃晃地背了很多的猎物,它的大嘴里还叼着一个大大的果子的包袱。

    雷欧没有比弟弟好到哪里去。

    巨虎身上的猎物更多,可是没有给嘉丽带果子,而是咬着一个散发着甜蜜香甜,正在滴落一滴滴粘稠的糖浆的巨大的蜂巢。

    那真的很大,看起来几乎是被巨虎用利齿给咬掉了大部分,蜜糖的颜色随着那甜甜的味道传过来。

    白曦站在一边,看着巨虎甩了甩尾巴,把蜂巢放在嘉丽的怀里,蹭蹭她的手臂。

    嘉丽垂头看着这巨大的蜂巢。

    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

    “下次不要再去找这种东西。”这种巨大的蜂巢只有在森林的深处才有,那些小小的昆虫看起来并不是十分强悍,可是只有遇到过危险的兽人才会知道,这些小东西一旦发疯,就算是最强大的兽人的皮毛都无法抗衡它们的伤害。

    它们尾部的尾针也同样是有毒的,这叫嘉丽转身就把蜂巢塞给了白曦和克里,伸手在巨虎的丰厚的皮毛里摸来摸去,巨虎扬起了头,露出一个享受的表情。

    看见它似乎没有事,嘉丽这才满意地重新把蜂巢接过来,拿石刀砍成两半,塞给白曦一份。

    “我不要。”白曦看见巨虎正眯着暗金色的眼睛盯着自己看,急忙说道,“雷欧该心疼了。”

    “你是家人。”嘉丽撇了撇嘴,哼了一声,回头摸了摸巨虎的大脑袋。

    因为是家人,嘉丽大人才勉强给了这可怜巴巴的小雌性一半儿。

    不然换个人,谁会理她。

    她抱着蜂巢,坐在了巨虎的背上,仰头走了。

    白虎站在白曦身边很久,拿巨大的鼻尖儿蹭了蹭白曦的手臂。白曦觉得蜂蜜很难得,决定回头好好儿地保存,免得浪费,又看见克里带回给自己的果子,这一次都是一些看起来小小的浆果。

    这种浆果叫白曦想到了一种熬煮过后会很美味的果酱,她的眼睛亮了起来,和克里一块儿回了房子,忙忙碌碌地想要干活,一时之间都忘记了落日部落的事情。直到凯恩叫克里和白曦一块儿去自己的石头建筑里去开会,白曦方才抱着一个石头杯子和克里走出来。

    看见嘉丽,她急忙把自己做好的散发着很香甜味道的果酱送给嘉丽。

    嘉丽从来没有想到,浆果还能这样做食物。

    她好奇地尝了尝。

    “给你的这种果酱,里面放了你给我的蜂蜜。你喜欢吃甜的对么?”白曦两只眼睛亮晶晶地追着长腿嘉丽问道。

    两只老虎垂着头跟在两个雌性的身后,一块儿被雌性们给忽略了。

    “下次你教给我,我自己动手就可以。”克里在家从来不叫白曦做饭,白曦却为了自己做了这些果酱,嘉丽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里很愉快。

    她也的确是喜欢甜食的,一边走一边拿手指戳着果酱往嘴里塞。到了凯恩的面前,白曦才发现凯恩的房间里已经有很多位兽人,都是部落里很强大,或者辅助凯恩管理部落的兽人。她和嘉丽在这些兽人里算是年轻的,默默地站在了凯恩的身边。

    “落日部落最近都没有消息,我担心他们有问题。”凯恩虽然爽朗,可是作为一个首领还是有点脑子的。

    落日部落毫无异动,看起来纳斯似乎放弃了想要谋算白虎部落的心思。

    不过凯恩知道纳斯的做派。

    他不是一个懂得放弃的兽人。

    “那就给他们找点活儿干,叫他们无暇来伤害白虎部落。”白曦小小一只,躲在克里的身后看着这群兽人苦大仇深地想了很久都想不到该怎么去对付纳斯,急忙探出一颗小脑袋来,在凯恩期待的眼神里笑眯眯地说道,“首领并不是想要去攻打落日部落,不是么?”

    兽人们的脾气都十分火棒单纯,就像是纳斯竟然是在打着侵吞整个白虎部落的算盘,落在部落首领的身上,一定会抢先灭了落日部落。

    可是冰雪季即将到来,这个时候去挑起两个部落之间的战争并不明智。

    更何况在冰雪季,会有很多的兽人部落,或者一些流浪的兽人因为食物的匮乏,去抢夺富饶的部落,

    他们需要更多的力量去守卫自己的部落,而不是两败俱伤。

    就算消灭了落日部落,白虎部落也会成为其他更多兽人眼中的肥肉。

    “没错。”

    凯恩点了点头。

    他的脸很严肃,棱角分明,眼角带着几分沧桑的皱纹。

    他曾经很眼馋落日部落的盐石矿,可是在想要去攻打落日部落的时候还是犹豫了。

    毕竟白虎部落已经占据了平原里最好的一块土地,还背靠着资源丰富的森林,这已经很被其他部落眼红。如果再贪心地占据盐石矿,恐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作为一个强大而且骄傲的兽人,他想来想去都不能容忍纳斯这样把白虎部落当成嘴里的肉一样的耻辱。最近一些发生的事,叫他觉得白曦这个儿子的小伴侣又聪明又可爱,会想出很多的好办法来,每一种都叫他感到很解气。

    所以,他才会叫白曦也来参加自己商议。

    白曦笑了。

    “您不想进攻落日部落,可是盐石矿是很重要的矿产,想必觊觎它却畏惧落日部落的强大的兽人会有很多。”

    白曦眨了眨眼睛,在凯恩慢慢张大的目光里轻声说道,“首领只要放出风去,说落日部落得罪了白虎部落,再说一说纳斯是怎么胆怯地不敢和白虎部落的战士对抗,还有白虎部落不会维护他,就足够了。”总是会有部落在纳斯软弱的时候心动,想要在里面插上一脚的。

    白曦也听说,曾经为了盐石矿,落日部落也确实和几个兽人部落之间发生过战争。

    而且,落日部落里不仅有盐石,还有临近冰雪季储存的大量的物资,这对于一些部落来说确实是巨大的诱惑。

    反正是直钩,愿者上钩,给纳斯多添一点儿麻烦也是好的。

    毕竟闲着也是闲着,纳斯首领大人日子过得那么悠闲,对得起上一世被它一尾巴抽飞,进而死在森林的原主,还有上一世那些被他暗算而死去的白虎部落的兽人们么。

    白曦一想到上一世或许克里死在纳斯的阴谋里,就恨不得把纳斯扒了皮炖火锅。

    她不愿去想上一世,因为想一想,都觉得心里疼得厉害,叫她忍不住回头去找自己的伴侣。

    真是奇怪。

    明明短短的时间里,可是白曦却觉得自己喜欢克里喜欢得不得了。

    她的心乱了一下,克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用力握住她的手。

    粗糙的大手紧紧地握住了一只软软的小手,白曦又忍不住弯起了眼睛。

    她看着他们握在一块儿的手,觉得幸福得不得了。

    凯恩听了她的话,想了想,连连点头。

    “你说的对,叫别的部落去对付他。”白曦的主意不错,因为那些和落日部落冲突过后的部落,在冰雪季也没有精力再来找白虎部落的麻烦,凯恩爽朗地笑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兽人们赞同的目光,决定今天就去放风儿叫纳斯的日子过不下去。

    就算落日部落再强大,也禁不起有接二连三的部落来和他们冲突,总是会有部落想要捡个便宜,趁着纳斯虚弱的时候去抢夺一些好处。

    他拍了拍白曦的肩膀,带着很多兽人满意地出去,准备给纳斯搞破坏。

    白曦满意地点了点头。

    她当然知道,纳斯这一次恐怕是要很艰难了。

    他能够抵御一次冲击,可是只要露出一点软弱,落日部落就是被吞并的命运。

    被吞并的部落,雌性们绝对不会受到伤害,可是如同纳斯一样强大的雄性,一定会被杀死。

    白曦希望纳斯被剁成蛇段儿。

    她心里发狠,觉得一定要叫纳斯倒霉,而此刻的落日部落,纳斯脸色铁青地看着房子里的一幕,一双眼睛已经被刺激得化作了赤红的蛇瞳。

    房间里狼藉一片,他觉得很满意的柔软的小雌性正浑身只披了一件粗糙的兽皮衣裳,露出了白嫩嫩的手臂和小腿来,畏惧地缩在维尔的怀里。她和维尔彼此纠缠在一块儿,就算是瞎了眼,也会知道他们在自己的房子里在做些什么。

    纳斯没有想到梁柔会真的背叛自己。

    她畏惧自己,纳斯知道,也知道维尔觊觎自己的雌性。

    不过他是首领,他肯定维尔是不敢和自己抢夺雌性的。

    至于维尔对梁柔的那点爱护和动手动脚,纳斯都觉得,每一个单身的雄性兽人,都会对雌性有一些想要亲密的举动。

    他觉得丢脸,可是也有信心,梁柔和维尔不敢做出什么更进一步的事情。

    可是现在,他看着眼前,只觉得自己的浑身滚烫,血液都在逆流。

    这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情,蛇族的兽人虽然并不像是真正的蛇一样冷血,可是他们的血液的确比一般的兽人的温度要低得多。

    他第一次感受到血液都沸腾的那种愤怒得难以压制的感觉。

    “你竟敢背叛我!”这段时间,部落里隐隐地有了很多对他发出异议的声音,都在怀疑纳斯是不是已经失去了作为首领的强者之心,而是变成了一个不敢和人有冲突的胆小鬼。他还有没有资格继续做部落的首领。

    为了压制这些异议,他难免冷落了梁柔,可是梁柔竟然敢趁着这个时候和维尔在一起了。他看着梁柔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咬着牙轻声说道,“你这个下贱的雌性!”

    他的眼里没有半点爱意和迷恋,只有深深的杀意。

    梁柔看着这样阴冷的纳斯,只觉得恐惧得不敢动弹。

    她下一刻,扑进了维尔的怀里。

    那个抱着她的青年慌忙地护着她,咬了咬牙,想到部落里对纳斯的怀疑,露出了一个坚决的表情。

    一条绿色骤然出现在梁柔的面前,它对着自己诧异的首领张开了满是毒液的大嘴,猛地扑了上去。

    纳斯震惊了。

    恶蛇先告状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