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45.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十一)

45.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接下来, 这个有着一头银发的英俊的兽人,却下意识地把目光都落在了不远处。

    白曦站在那里。

    眯着眼睛看着白曦,纳斯的眼角露出了几分贪婪。

    他并没有上一世对梁柔的那种独一无二的感觉。

    因为他发现, 除了梁柔,雌性之中还有一个白曦。

    她同样娇小可爱, 同样软乎乎白嫩嫩, 看起来很可口。

    虽然她看起来已经是克里的伴侣。

    不过没有关系。

    只要落日部落战胜了白虎部落,那白虎部落里的雌性都属于他们。

    到时候,白曦自然也会属于他。

    想到这里,纳斯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阴沉。

    他早就知道梁柔和维尔之间有莫名的瓜葛, 从前在自己的部落里就已经被他看出了痕迹。只是作为一个首领, 他更在意的是维尔是部落里很强大的战士。

    维尔的确不能战胜克里, 可是克里也是白虎部落里最强大的兽人之一。而落日部落的兽人也并不仅仅是靠着蛮力来成为强者的。想到维尔的蛇牙中的毒液,微小的一点就可以令兽人致命, 纳斯沉默地纵容了梁柔和维尔之间的亲昵。

    这叫白曦说, 就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伴侣也可是让出去的。

    绿帽子想戴就戴。

    她没有察觉纳斯的眼神, 翻身坐在了白虎的背上。

    该一块儿回家了呢。

    白虎仰着头,用胜利的姿态背着自家伴侣往家的方向走, 顺便带着他们的兽皮包袱。

    白曦看着那很多很多的野果, 很满意地挠了挠白虎的脖子。

    她也知道,自己晾晒的那些野果干儿,其实都是给自己吃的。兽人们就算是雌性也对果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喜爱, 就算是一整年不吃也没有关系。她们就是用这样纵容的姿态来照顾着白曦, 叫白曦觉得自己的心里一片柔软。

    看着叼着兽皮包袱四爪几乎腾空了一样飞奔回自己的房子的白虎, 她一跳下来,这巨大的白虎就眼睛亮晶晶地凑过来在自己的身上拱来拱去,这意图太明了了。

    白曦默默地揉了揉自己的腰,顺便看了一下自己屋子里精力药剂的存货。

    她一脸心酸地仰头,喝了一杯药剂。

    一只巨虎已经甩着尾巴把她推倒在地上。

    一转眼,英俊的男人压了过来,他小心翼翼地把白曦放在地上软软的野兽的皮毛上,亲了亲白曦的眼睛,红了脸。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这兽人表里不一。

    看起来,兽形的时候是他的内心真是反馈啊。

    兽形的时候怎么不见他这么羞涩呢?

    “我很想你。”克里棱角分明的脸慢慢地涨红了,看着在自己身下予取予求的伴侣,哪怕是已经住在一块儿很久了,可是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就仿佛像是第一次一样,颤抖地将粗糙的大手轻压在她柔软的起伏上。

    看见白曦没有反对,他的眼睛亮了,凑过来亲了亲白曦的嘴唇,又亲了亲她的眼角。他得到了自己伴侣的最大的纵容,快活得仿佛要飞上天去,抱着自家的伴侣在地上打滚儿。

    白曦抽噎着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

    她在半途就晕了过去,刚刚醒来,却发现克里不在。

    他没有和从前一样叫她或是枕着手臂,或是枕着毛茸茸的肚皮等着自己醒过来。

    而是不见了。

    从床上慢吞吞地爬起来,白曦觉得似乎每一次和克里在一块儿之后,自己就会改变一些。

    从第一次跟被卡车碾过之后,到了现在,也只是觉得腰酸背痛而已。

    白曦:“人的潜能果然巨大。”

    系统对这充满了欣喜的感慨的回答是无话可说。

    它最近一直在修炼高深的佛法,超然世外,不染红尘,心如止水。

    白曦觉得这垃圾系统越来越不合作了。

    她哼了一声,披上了一件兽皮坎肩儿扶着腰往外走,走到门口,听到房子的一个角落传来了异样的声音。她下意识地走过去,就看见一只巨大的白虎正撅着毛茸茸的屁股埋头在角落里。

    它的两只大爪子上下翻飞,把并不松软的地面给挖开了一个巨大的大坑,很多的泥土被掏出来堆积在了外面的地上,白虎挖得虎虎生风卖力极了,到了最后,随着这个大坑的深度,白曦就只能看见一条快活的毛茸茸的尾巴在外甩来甩去了。

    她揉着眼角头疼地走到坑边,往里看去。

    巨大的白虎兴冲冲地干活儿。

    “你在干什么?”她站在坑边问这个给自己家里挖坑的坑货。

    白虎一顿,抬头,看见自己的小伴侣,急忙跳上来,挥着自己毛茸茸满是泥土的大爪子低声吼叫。

    “挖坑当地窖啊?”白曦跟兽人滚了这么久的床单,已经兽语四级。

    白虎露出了一个狰狞的微笑。

    白曦看着它凑过来,拿湿润的鼻尖儿轻轻地蹭了蹭自己,眼神温柔起来,抱住了它的大头,捏了捏它的毛耳朵。

    “挖地窖也不着急,你刚刚才回来,咱们去睡吧,好不好?”克里的这个地窖,是听了白曦的话,想要给她储藏那些不好保存的果子的。虽然白曦有很多的果子干,可是克里知道,她更喜欢新鲜水嫩的果子。

    它带回来了很多,可是那些果子只能用地窖密封保存。可是白曦却心疼它极了。

    这个很笨很笨,只知道手忙脚乱对她好的兽人刚刚经历了一场长时间的狩猎,刚刚回到家里,就又开始埋头给她干活儿。

    她觉得自己的心因克里变得一片柔软。

    “笨蛋。”她忍不住亲了亲克里的大脑门儿。

    白虎小小地吼叫了一声。

    为了伴侣,这都是应该的。

    听了它的回应,白曦又弯起眼睛微笑起来。

    她看着白虎乖乖地把大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眯着一双赤金色的眼睛惬意地甩着尾巴。

    “克里,我能遇见你,这真的太好了。”遇到这个笨蛋,这真是太好了。

    白曦一点都不觉得,兽人是粗鲁,是叫人觉得讨厌的。

    兽人对自己爱人的温柔,只有一起生活的人才会明白。

    它愣住了一下,又轻轻拱了拱白曦的肩膀。

    这一次,它看起来很羞涩地转开了自己的目光。

    白曦笑了起来,拉着它走回了房间,也不在意它身上都是泥土,爪子也很肮脏,径直把它拉到了木床上来,它小心翼翼地翻过身来,露出柔软的腹部。

    白曦是一只狸猫,当然也知道,野兽愿意把最柔软的肚皮露出来,是信任与亲昵的标志。

    她扑进去,扑进它毛茸茸的怀里,把它两只举在半空的大爪子拉下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蹭了蹭,心满意足地抱着它睡觉。

    白虎小声吼叫了一声,垂头舔了舔自己的伴侣的脸颊,抱着她一块儿睡了。

    暖暖的虎皮毯子,还是自动发热的,白曦觉得这一觉睡得舒适极了。

    她在毛茸茸的怀抱里蹭来蹭去,感觉到一只爪子在自己的背上轻轻地拍打仿佛是在安慰她睡觉。这一觉睡到了天亮,外头的阳光透过高高的窗子照进来,白曦撑着身子底下软乎乎的肚子爬起来,靠着白虎揉眼睛。

    看见她醒了,白虎眼睛也睁开,露出一双早就没有睡意了的巨大的眼睛。它耐心地等待白曦从自己的肚皮上爬下来,化作高大英俊的青年,去做饭。

    白曦还没有灶台高,显然做饭很艰难。

    克里不在,她也一向是厚着脸皮去嘉丽家蹭吃蹭喝的。

    她怀疑克里是故意的。

    为了不叫她动手做饭,所以打造了一个高高的灶台。

    看着高大宽厚的背影在屋里忙碌,白曦靠在屋子的门边上,看着克里微笑。

    他总是怕自己粗心,做得不够好,她都知道。

    他还偷偷去问那些早就有了伴侣的兽人,怎么才能好好地照顾自己的伴侣,她也知道。

    她还知道,他每天晚上其实都会很有精力,可是却因为她喊了一声疼,宁愿装作若无其事,也绝对不会碰她更多。

    她吧嗒吧嗒跑过去,从后面踮脚艰难地抱住了克里有力的腰。

    克里手里的烤肉一下子差点掉下来。

    他垂头,看着自己小麦色的腰上,环着雪白的一双软软的手臂。

    他咳了一声,耳根红了,努力做出正经的样子来说道,“别闹,别烫伤了你。”他先把手里热气腾腾的烤肉给放下,回身把软软的小小的白曦抱起来,大步走到了桌边把她放在大大的木头椅子里,给她抓了一把新鲜的果子给她磨牙,重新走回去做饭。

    只是兽人们的食物本来就很粗糙,白曦看见克里端给自己的依然是嫩嫩的烤肉,尝了尝,想到自己从前经历过的许多美味,含糊地说道,“等什么时候,我和你去不危险的森林里转转,看看有什么调料没有。”

    “调料是什么?”兽人大哥茫然地问道。

    “会叫烤肉更好吃的东西。”

    白曦想了想,对克里说道,“下一回烤肉的时候,拿果子汁挤在烤肉上,你可以试试。”

    兽人们的烤肉,就是用盐抹在上面翻烤一下。

    那些盐就是将盐石打碎成很小的碎片,之后熬煮之后留下的雪白的结晶。

    和海里的盐是一样的。

    只是听说大海之中有着可怕的海兽,就算是最强大的兽人,也不愿意为了一点盐就去海边冒险。

    这个世界的味道很乏味,可是白曦觉得,大概其他的味道,就仿佛是兽人们甚至都不知道那些草药的药性一样,并没有尝到而已。

    “那一定很好吃。”克里认真地说道。

    白曦无奈地看着他。

    “我们的口味不一样,或许你会觉得难吃极了。克里,我们是伴侣。”她握着他粗糙的大手,看着他那双赤金色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喜欢你纵容我。可是不要为了我,就叫你的生活有太大的改变。做伴侣的,不是应该彼此迁就么?你迁就我,我也想要迁就你。那才是伴侣。”

    她摇了摇克里的大手,年轻英俊的兽人青年看着自己的小曦,他觉得自己的心口暖暖的,想要融化一样的幸福。

    “我知道了。”他点头,轻声说道。

    白曦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她和克里还有很久很久的时光要一块儿度过。

    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什么时候再出去狩猎呢?”她好奇地问道。

    克里想了想。

    “部落里囤积的猎物已经足够多。剩下的,阿爸允许我们自己行动,自己囤积。”部落里还奉行着所谓的集体主义,强大的兽人战士们优先为部落储备丰富的,可以叫部落里所有的弱小的兽人可以度过冰雪季的食物之后,才会轮到为自己的小家庭来收集多余的食物。

    克里虽然强大,不过作为强大的兽人,他也很能吃,想到自己要储备很多的猎物,他抿了抿嘴角对白曦说道,“我和雷欧之后会去森林一次。”

    他和雷欧联手,森林就算危险,可是他也不会担心危险。

    特别是还有白曦的药剂。

    “去得远么?”

    “远一点,能够得到的猎物会更多。不过……”克里迟疑了一下对白曦说道,“落日部落是个巨大的威胁,我和雷欧还是不愿意离开得太远。”

    他们是部落最强大的战士。

    如果落日部落突然发起攻击,那没有强大的战士坐镇,部落无疑是空虚的。

    他的担心显然很有道理。

    纳斯面对凯恩的拒绝,一双狭长阴冷的眼睛里泛起了冰冷的光,看着高大强壮的凯恩冷冷地,仿佛蛇一样轻声问道,“为什么不愿意结盟?我以为这是对我们都有利的事。”

    他看到了白虎部落中间堆积的大堆的猎物和食物,这是个强大的,完全可以安然地度过冰雪季的部落。如果落日部落能够战胜他们,得到他们的物资,那么落日部落的日子就再也不会很难过。

    盐石矿虽然很重要,可是在那片矿场的四周寸草不生,很荒凉,完全没有靠近平原的富饶。

    他明明已经计划好怎么对白虎部落下手,可是凯恩的回应打碎了他全盘的计划。

    凯恩爽朗地大笑起来,拍了拍纳斯的肩膀。

    “结盟是一件很不错的想法,不过纳斯,”他没有证据表明纳斯一定会对白虎部落下手,所以,也不能用自己的想象来评价纳斯的野心,只是摇头说道,“我们的部落很强大,不需要结盟也能度过冰雪季,为什么要你们拖后腿呢?啊,我没有看不起落日部落的意思,你们还是很强大的。”

    他的话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一双金色的眼睛里闪动的都是对落日部落的鄙夷。

    兽人看不起比自己弱小的存在,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纳斯被这样鄙夷的眼光看得呼吸急促。

    他咬着牙问道,“为什么说落日部落弱小?”

    “克里可以撞飞你们部落强大的战士。至于你……纳斯,你真不像是一个首领。”

    凯恩是一个直爽的兽人,一向不懂得什么叫隐忍,金色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了强烈的鄙夷。

    他现在正和纳斯站在部落的广场上,看着自己的部落热火朝天地准备迎接接下来或许会很艰难的漫长的时光。

    他看着纳斯身后那几个露出不忿的表情的蛇族的年轻的兽人,咧开嘴笑了一声。

    用力地拍打着自己强壮的身体,凯恩大声说道,“作为首领,面对敌人永远都不应该退后一步!纳斯,那天的冲突里,你面对我的儿子雷欧的时候,没有反抗就已经决定退让赔罪的时候,我就决定,决不能和你这样一个胆小懦弱,甚至不敢和敌人一较高下的首领结盟。哪怕是正面交锋战败,可是也代表了作为一个首领心中真正的勇气!那样的勇气,作为首领都没有,我更加怀疑你的部落。”

    他说得话,令纳斯颜面无存。

    现在这些愚蠢的老虎不懂得什么叫审时度势战术上的退让。

    可是他同样察觉到自己身后,来自和自己同一个部落的兽人们的异样的目光。

    如同蛇的毒牙,刺在他的背上。

    那些兽人的眼睛里,甚至多了一些鄙夷和莫名的情绪。

    纳斯一下子就想到了凯恩说这些话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窘境。

    这会令落日部落的兽人们怀疑他的强大,和有没有资格成为首领。

    想到这里,纳斯下意识地在凯恩逼迫的目光里退后一步。

    这一步,叫他身后的兽人的目光更加复杂了起来。

    就算是喜欢动脑筋的兽人,可是本质中,还是更崇拜强大的战士。

    而纳斯,虽然强大,可是却很胆小。

    看见落日部落的兽人们对纳斯的动摇,凯恩偏头,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他觉得白曦教给自己的话很符合自己的心意,像是一个真正的强大的兽人说出的话,虽然不大明白为什么落日部落的兽人对纳斯的态度有了一点点改变,可是他觉得这个回应很好。

    不过看见自己的两只儿子一前一后甩着尾巴走去了克里的家,凯恩露出了几分好奇,丢下了纳斯跟着走了过去。

    他躲在门口偷看儿子们。

    很干净漂亮的房子的角落,两只巨虎甩着尾巴严肃地看着一个坑。

    巨虎暗金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这个带自己来挖坑干活儿的倒霉虎弟。

    虎弟庄严地拿毛茸茸的大爪子拍了拍它哥的肩膀。

    它家小曦怎么说的来的?

    多一只虎多一份力量,事半功倍。

    兄弟同心,其利挖坑呢。

    考验兄弟之情的时刻到了。

    巨虎死死地看着自己的弟弟,突然听到门口的动静,霍然抬头看去。

    它看见了凯恩站在门口,一脸茫然。

    暗金色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它大步走过去,同样抬起爪子,庄严地拍了拍它阿爸的手臂,又拿爪子指了指房间里的大坑。

    考验父子之情的时刻,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