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44.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十)

44.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嘉丽哼了一声。

    “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巨虎不吭声了, 拿大脑袋蹭了蹭嘉丽的肩膀。

    只要还能爬上床的,那就都不是事儿。

    似乎看见白曦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大哥,白虎克里垂头看了看自己尚且并没有大哥强壮的爪子, 急忙舔了舔白曦的脸颊叫她的目光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上来。

    “怎么了?”白曦正看着梁柔消失的方向失神。

    那姑娘被一爪子拍飞,飞进了不远处的森林的灌木里就没有动静了。

    也不知雷欧大哥的一爪子用了多大的力气。

    她畏惧地看了一眼雷欧垂头放在地上推给嘉丽, 那被咬得破破烂烂, 血肉模糊的巨大的猎物。

    血腥程度五颗星。

    她又端详了自家的白虎一会儿。

    白虎正转头从自己的背上叼住了一个大大的兽皮包袱,转头,带着几分殷勤地放在了白曦的面前,拿毛茸茸的大爪子给白曦推了推。

    白曦顾不得梁柔的死活了, 蹲下了身子打开了包袱, 看见里面滚出来的都是各种各样的野果。

    这些天的共同生活, 克里一直在观察白曦的饮食,他记得白曦喜欢吃野果, 因此把森林里能够食用的果实都给白曦带回来一些给她尝尝看, 默默记下了白曦最喜欢的那几种果实, 这些天和部落的同伴进去森林里去狩猎,每一次在狩猎猎物之外, 都会给白曦带回来很多她喜欢的果实。

    克里仿佛是有计划地在给白曦囤积她喜欢的食物。

    兽人们的食物非常简单。

    有粟米, 马铃薯,余下的,兽人们都只要有肉就可以。

    可是白曦虽然同样能够适应这种食物, 她最喜欢的, 却是各种水灵的, 或是不那么干巴巴的果实。

    克里希望白曦在冰雪季,食物贫乏的时候,也不要勉强自己去吃自己不喜欢的食物。

    他希望白曦在那样寒冷的时候,也能吃到自己喜欢的果子。

    看着包袱里许多的果实,白曦无奈地摸了摸克里的头。

    克里并不是一个只知道自私做自己事的兽人,恰恰相反,克里作为部落首领的儿子,他比任何人都要为部落卖力。

    为了自己的伴侣的食物荒废了部落里狩猎度过冰雪季这种大事,是克里绝对不可能去做的。它同样为部落狩猎了很多,甚至比普通兽人更多的猎物,然后却在大家休息的时候,自己拖着疲惫再去为白曦收集各种果实。他不肯耽误部落的事,也不愿委屈了自己的伴侣。

    克里以为白曦不知道。

    其实白曦看着它带回来的很多的猎物,再看看这些各种不同的果实,就什么都知道了。

    “谢谢你,克里。”

    白曦重新把果实都打包好,抱着白虎的大头轻轻地亲了亲它毛茸茸的大脑门儿。

    白虎惬意地卷起了尾巴。

    它目视了一下正看过来,暗金色兽瞳微微眯起的大哥。

    下一刻,白虎得意洋洋地伸出舌头,舔了舔白曦的嘴角,拿巨大的身体轻轻地蹭了蹭自家小伴侣的身体。

    巨虎学习之。

    它凑过去,也蹭了蹭嘉丽的身体。

    只是显然巨虎从来不懂得什么叫撒娇,什么叫碰撞,拱了过去,嘉丽顿时一个踉跄。

    巨虎惊呆了。

    它抬着自己巨大的毛爪子,呆呆地看着嘉丽黑着脸扶着腰看了自己很久。

    作为一只有尊严的,未来部落的首领,在这个时候一定不能露出半分退让!

    巨虎重新把大脑袋凑过来,妄图重新蹭蹭伴侣的脸。

    就在这个时候,梁柔低低的哭声从远处穿了过来。

    她终于从灌木里爬了出来,身上干干净净的兽皮衣裳凌乱不堪,一个高挑的兽人青年正小心翼翼地把她从灌木里扶出来,笨手笨脚地给她摘下了挂在兽皮衣裳上的那很多很多的树枝和烂叶。

    那个兽人青年白曦也见过,正是那天被拍飞的绿蛇兽人维尔。她摸着下巴看着维尔小心翼翼地照顾着梁柔,似乎很担心手重了就伤害到梁柔。梁柔柔弱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看起来这两位就十分亲密。

    白曦突然觉得那位落日部落的首领纳斯,虽然做兽阴险狠毒了一点,不过这运气可不怎么好啊。

    作为首领,应该是强势的,没有人敢冒犯的。

    自家的伴侣,那也应该是神圣谁都不敢觊觎的。

    看看白虎部落就好了。

    凯恩的伴侣很多年前就已经过世,这么多年一直是一只单身兽也就算了。可是凯恩的两个儿子,作为部落未来的首领,谁又敢和雷欧争夺嘉丽的青睐呢?

    可见纳斯这首领当得不怎么样。

    看着梁柔被维尔犹豫了一下就打横抱了起来,那个高挑的青年大步气势汹汹地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白曦看着梁柔用充满了依靠和依恋的目光软软地抱着维尔,仿佛这个青年能够拯救自己的生命,这样子就叫人很牙疼了。

    赶在维尔想要恶兽先告状前,她突然开口问道,“先把盐石给我。你们不是来赔罪的么?”

    她仗着自己背后有虎,虽然看起来小小一只,可是却可以傲慢地抬着下颚,鼻孔朝天地骄横说话。

    维尔的气势一下子被这句话给打击得烟消云散。

    他霍然垂头,看着比自己矮了不知多少的小小的雌性。

    听见梁柔又窝在自己的怀里哭了,他想到梁柔这些天对自己说起的和白曦的关系,咬着牙质问道,“你不是小柔的朋友么?!”

    他早就发现,这个梁柔嘴里最好的朋友,其实对梁柔抱着深深的恶意。

    那天他本来是想要给白曦一个教训,叫她不敢再对梁柔那样恶毒,可是没有想到却被克里给撞飞了出去。

    一想到克里的强悍,他的眼睛紧张地缩起,警惕地看着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露出一张血盆大口的白虎。

    白虎的爪子里闪着锋利的光,显然不介意再给他来那么一下子。

    一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的伤口都在剧痛。

    “朋友?我没有自己一旦安全,却不顾同伴死活的朋友。”白曦看着怯生生从维尔的怀里探出一张满是泪痕与狼狈的脸的美丽女孩儿,想到这姑娘勾搭的纳斯是蛇族的兽人,仿佛这个维尔同样是蛇族,不由摸了摸自己前些天搞事情之后疼到今天的腰肢,深深地觉得这姑娘真是够拼的。

    她更觉得梁柔很拼的是,她的眼光不错,在白虎部落里一眼就发现了最强大的兽人雷欧。

    可是雷欧的强大……是各个方面的好么?

    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呢?

    她不明白梁柔为什么这么贪心。

    作为兽人部落的雌性,不论是白曦还是梁柔,都会受到部落的最优厚的保护和照顾。

    哪怕是在冰雪季,兽人们食物贫乏的时候,兽人们也宁愿雄性挨饿,不会叫雌性填不饱自己的肚子。

    她们只要愿意,还可以挑选一个最优秀的伴侣,然后度过幸福的一生。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和那么多的雄性纠缠在一块儿呢?

    除了被做得半死,也没有别的好处了好么?

    不过都不是好朋友了,爱怎么作死,白曦是不理会梁柔的。

    她也懒得告诉梁柔,当她亲身穿越到兽人的世界之后,和兽人们一块生活过就会发现,虽然兽人们愿意对单身的雌性百般讨好献殷勤,可是一个雌性和好几个雄性睡在一块儿,这对于任何一个雄性兽人来说都是巨大的耻辱。

    兽人们并不是没节操的野兽。

    他们有属于自己的尊严和道德底线。

    伴侣,是不能分享的。

    而且,有了伴侣的兽人,双方都不会再去对异性勾勾搭搭。

    梁柔现在做的事,白曦觉得很恶心,也很叫人不能理解。

    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和忠贞的兽人结为伴侣,为什么还要去勾搭别的兽人呢?

    纳斯,作为落日部落的首领,真的会允许自己的伴侣和别的雄性在一起?

    不过梁柔自己要这么做,白曦觉得她随意,反正死了也就死了,和白曦没有任何关系。她还记得纳斯化成的巨蛇一尾巴抽得白曦几乎骨头都断裂的仇恨,也记得他在上一世,是怎么将白虎部落吞并,或许还杀死了所有的雄性兽人。

    那其中大概会包括雷欧,包括克里,包括很多很多这段时间对白曦露出善意的兽人们。或许在这样的一个故事里,纳斯是故事中绝对的英雄,没有人会在意失败者,甚至都不会提及白虎部落兽人们的每一个名字。

    纳斯成为大部落的首领。

    他得到了兽人们的崇敬和欢呼。

    可是白曦却很厌恶他,甚至在深深地仇恨他。

    纳斯要为自己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梁柔给他带来这样的耻辱,白曦觉得其实很高兴。

    被别的兽人把伴侣给勾搭走,这对于纳斯来说,也是巨大的声望的打击。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维尔把梁柔轻手轻脚地放下来,单膝在地给她擦脸上的泪痕。

    “小曦,你真的,真的是误会我了。”梁柔哽咽地想要走过来,可是畏惧巨大的白虎,还是躲在了维尔的身后。

    白虎低吼了一声,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

    梁柔看这巨大的白虎把白曦照顾得很好。

    它的獠牙,还有那巨大的爪子,都令人畏惧。

    可是对白曦却很温柔地在轻轻地蹭着她的脸。

    看到这一幕,梁柔不由想到了自己。

    纳斯并不是一个温柔的伴侣,这些粗鲁的凶兽甚至也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温柔和尊重,每次都在她的身上横冲直撞,完全不顾及她的身体和她的感受。

    还有纳斯的原型,冰冷冷的银色的巨蛇,当纳斯变成巨蛇环绕在她的身上游走的时候,梁柔只会感到毛骨悚然。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畏惧纳斯的,她喜欢他的英俊的脸,可是不知道是蛇族的共性还会纳斯的性格,他很暴虐。

    她从来不敢违抗纳斯的任何要求。

    可是她那天在白虎部落,看到的却叫她心动。

    兽人们原来也会那样地照顾雌性。

    白色的巨虎,也远比巨蛇要可爱很多。

    她想要来到白虎部落里生活,可是遇到了白曦,却被她把所有的机会都给毁掉了。

    这一次她再次出现,就只不过是想要重新被白虎部落接纳。如果有一个强大的兽人来保护她,甚至是纳斯都不敢冲突的强大兽人,那她就可以逃离纳斯。

    她觉得雷欧就很好。

    首领的儿子,未来的部落首领,虽然看起来已经有了一个伴侣,可是怎么和她相提并论呢?

    梁柔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纳斯对她再粗鲁,可是她也深深地知道,纳斯迷恋她柔软的,和其他雌性完全不同的娇嫩的身体。

    这是与那些同样并不精致可爱,同样皮肤不知道保养因此粗糙极了的雌性完全不同的。

    虽然她弱小,可是纳斯,甚至维尔,都对她不可自拔。

    只要雷欧愿意接受她,雷欧就会知道,她是多么叫人喜欢的雌性。

    当梁柔想到这里的时候,她泪眼朦胧,充满了期待与求助地看了不远处的巨虎一眼。

    那个体格巨大,骨刺狰狞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巨虎,正默默地垂着大头蹲坐在美貌的雌性的身边貌似在忏悔什么。

    那个高挑的雌性也不理睬它,只是垂头在翻看那些巨大的猎物,还和身边更多的雌性在地上说着什么。看见巨虎被那个雌性推了一把,垂头丧气地走到白曦的身边低头叼着克里带回来的猎物回到了雌性的身边,梁柔顾不得和白曦说话了,急忙跑过去小小声地说道,“我来帮你吧?”

    巨虎没有理睬她,一尾巴把她抽开,走到了嘉丽的身边,歪头眨眼。

    这个动作据说雌性喜欢。

    嘉丽眯着眼睛看着百折不挠的小雌性。

    她冷哼了一声,丢开手里的猎物,走到了坐在地上的梁柔的面前。

    “我是嘉丽。”

    “姐姐。”梁柔小声叫道。

    白曦一瞬间都觉得自己走错片场了。

    这不是宅斗戏的好么?

    果然,嘉丽没有听明白,皱眉说道,“我阿妈没有生过你这么难看的雌性。”她看见梁柔一副被自己羞辱伤害了的样子泪汪汪地抬头看着自己,觉得这个小雌性真的不行。

    她曾经也对白曦说过她很难看,可是人家小雌性却活蹦乱跳的,还兴冲冲听了自己的话赶紧把冤大头给骗到了手迈进了幸福的新生活。这个叫梁柔的雌性之前做的事叫嘉丽很不喜欢,她不客气地说道,“你不准进部落。”

    “为什么?”梁柔求助地去看雷欧。

    巨虎正忙碌着在雌性们的使唤里把猎物叼到部落里去。

    她只看见了一只毛茸茸的巨大的老虎的屁股。

    看着那堆积如山的猎物,梁柔的心里更想在白虎部落里生活下去了。

    落日部落同样是强大的部落,现在也在开始为冰雪季囤积食物。

    可是落日部落大部分都是蛇族,这令兽人们在收集猎物的时候,远远没有那些长着翅膀,能飞能跑的巨虎们来得方便。

    而且,纳斯也绝对不会心思细腻到为梁柔收集她喜欢的食物。

    虽然落日部落占据了很大的盐石矿,可是盐石也不顶饿啊。

    她看着那几乎算得上是丰厚的猎物,咬了咬牙,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嘉丽。

    “我不知道小曦对大家说了什么,可是我真的没有她说得那么坏,我那个时候真的不是故意要把小曦丢在森林里。”

    “可是你拉着她裙子,这是我亲眼看见的。部落不欢迎用心险恶的雌性,我们不要会在背后捅同伴一刀的雌性。”

    嘉丽顿了顿,傲慢地,居高临下地看着梁柔。

    “我也拒绝引诱我的伴侣的雌性走进部落。”

    “你不能这么霸道!”

    “我能。”嘉丽冷冷地说道,“你如果认为我不能这样霸道,那打败我。胜者为王,你打败我,我当然不能命令你。”

    不过嘉丽是部落里难得能和雄性一样强大的雌性战士。

    她的手臂线条优美,可是却充满了力量。

    梁柔的脸顿时就白了。

    白曦觉得梁柔的战斗力不行。

    “滚吧。盐石留下。”嘉丽提起了梁柔的兽皮衣裳,抖了抖,听见她的哀叫,扬手,远远地丢开了。

    “我听说纳斯是你的伴侣,你现在是在背叛自己的伴侣么?”嘉丽不喜欢勾勾搭搭的雌性,白虎部落里也没有这样的雌性,梁柔算是叫她开了眼界。她不悦地说道,“没有想到纳斯竟然是这样无能的兽人,我真是看不起他。连伴侣都无法守护,他不配做一个部落的首领。”

    伴侣被夺走,这是一件奇耻大辱,纳斯却似乎能够容忍梁柔和那个维尔亲亲蜜蜜,一瞬间嘉丽觉得纳斯这首领当得有点苦闷,一瞬间又觉得……是不是纳斯有什么隐疾不能满足自己的伴侣,所以……

    虽然兽人世界里没有狗仔,可是每一个兽人的心里,都充满了一个八卦的心。

    嘉丽的目光漂移了。

    她在提起纳斯的时候,没有想到纳斯正来到白虎部落。

    他接到了凯恩拒绝了联盟的消息,惊疑不定地赶来白虎部落。

    看到部落的入口处,之前赶来送赔罪的盐石的兽人还在,他眯了眯眼睛,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看着梁柔可怜巴巴地坐在地上,一旁维尔正心疼地抱着她,几个同样来自落日部落的兽人在用微妙的眼神看自己,纳斯的眼里露出一抹冰冷的光。

    这个该死的雌性。

    叫他丢脸丢到了别的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