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43.兽人部落的万人迷(九)

43.兽人部落的万人迷(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 等等……别走!”

    看见嘉丽送来了精力药剂圆满退场, 得意洋洋地骑着巨虎走了, 白曦震惊了。

    一双赤金色的兽瞳,同样专注地看住了那杯精力药剂, 垂头, 期待地看着自家小伴侣。

    它偏头, 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大爪子, 把木杯往白曦的面前推了推。

    白曦表示拒绝。

    “很疼啊。”

    什么被车子碾过,那都是毛毛雨。

    她觉得自己被五十吨的卡车给碾过。

    她呆呆地看着餍足地舔了舔自己的白虎,深深地陷入了伤痛。

    真是虎不可貌相。

    才以为这是一只纯情的兽人大哥,谁知道一转眼……

    都是嘉丽的错!

    如果不是她非要推倒了雷欧, 她家乖乖的白虎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副样子呢?

    她垂头丧气地窝在白虎的怀里,揪着它的皮毛泄恨, 白虎心虚地抖了抖自己的耳朵,又殷勤地伸出舌头来去给白曦舔她满是瘀痕的身上。

    舔着舔着, 巨大的白虎的喉咙地就发出了压抑的闷声, 白曦只觉得这家伙令自己毛骨悚然。她再一次敬佩了一下竟然能和三个兽人一块儿生活还没有去见兽神大人的梁柔, 伸出一双雪白的手臂, 在白虎幸福的目光里抱着它毛茸茸的脖子认真地说道, “我可是珍贵的雌性你知道么?轻拿轻放,以后要走可持续发展路线, 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

    白虎想了想, 虽然垂头看了看自己的后腿处, 却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

    看见白曦一头滚进自己的怀里去睡了,它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两只毛爪子护住自己的伴侣,一块儿睡了。

    白曦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精力药剂都没法挽救自己的疲倦了。

    她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大大的,木头打磨出来的木床上。

    并不是现代的木板床,而是巨大的树干被横切出来的一张大大的横面。

    这张床比石头床还柔韧舒服很多,上面铺着厚厚的,却很柔软的毛皮。她的身上盖着一张很漂亮的雪白色的毛皮,一旁,穿越时穿的那条漂亮的裙子被清洗得干干净净,和内衣一块儿摆在她的头边。

    她没有看见克里,忍不住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似乎看去,看见这是她和克里的房子,似乎听到房间里有动静,高大的兽人托着一个木头盘子走进来,上面放着的都是各种看起来很新鲜的果子,果子的一旁还有一块烤肉。

    看见皮毛从白曦雪白的身体上滑落,露出柔软的起伏的曲线,还有上面斑斑点点的痕迹,青年侧头,脸红了。

    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是他睡了她,又不是她睡了他,脸红什么?

    “别起来,是我不好,叫你疼了。”

    克里很愧疚,他依旧记得和白曦在地上翻滚时无法压抑的快乐和柔软,可是看见白曦腰间,被自己的大手掐住软软的腰肢出现的淤青,他觉得很愧疚。

    他伸手摸了摸那两个鲜明的痕迹。

    白曦一下子就软了。

    她怒视这兽人大哥。

    “服侍哀家……我吃点东西。”她对克里伸出手来傲慢地说道。

    一瞬间,在这一刻,她终于理解了嘉丽为什么喜欢用傲然的表情看这些雄性。

    克里急忙把她扶在自己的怀里,肌肤相亲,白曦只觉得他的身体充满了莫名的热力,青年的身体有了坚硬的变化,可是他转头吐出舌头飞快地喘息了两声,又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给白曦盖了盖身上的皮毛,拿自己的大手捏住了一颗看起来圆滚滚的果子喂给懒洋洋张嘴的白曦。

    自己的伴侣小小一只,就窝在他的怀里叫他服侍,这种甜蜜而满足的滋味,是任何人都无法能够想象到的。

    克里抱着自己的伴侣,觉得自己得到了一个世界。

    她乖乖地窝在自己的怀里叫他喂她,这正代表了她承认他是她的伴侣了。

    想到怀里,克里忍不住垂头,亲了亲白曦的耳朵。

    “吃点肉。”白曦又含糊地说道。

    克里急忙又把烤肉捏住,送到她的嘴边。

    他小心翼翼,虽然看起来很笨拙,可是却在认真地照顾她。

    他愿意照顾她一辈子。

    “我睡了一整天么?”白曦只觉得克里的怀抱炙热得叫自己舒服极了,蹭了蹭身后的胸膛好奇地问道。

    仿佛是在他们的关系发生了改变之后,她就心安理得地使唤这个高大的兽人青年了。

    而且,完全不会担心他会拒绝自己。

    因为他是她的了。

    “嗯。”克里想到这里,又亲了亲她的耳朵小声说道,“对不起。”

    “没关系。”白曦大度地原谅了他。

    当然,她才不要跟克里说,自己也得到了快乐。

    不然这老虎不得上天啊?

    “落日部落的盐石送来了么?”白曦关心的就是这些事儿了。

    “还没有。纳斯要赔偿给你的盐石数量不少,就算是落日部落占据了盐石的矿场,想要去搜集也需要一段时间。”

    克里顿了顿,抱着白曦,想到她的聪明还有为白虎部落充满了关切的一切,轻声说道,“你和阿爸说的那种炕,阿爸已经叫人开始试验,部落里已经开始推广。”他们就在这广袤的森林旁,最不缺少的就是燃烧用的木材,甚至平原上那大片大片的各种杂草,也同样可以作为燃料。

    他见白曦关心白虎部落的一切,继续认真地说道,“很快我们就会去狩猎,到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你饿肚子。”

    他现在是有伴侣的兽人,身上背负着伴侣的幸福和快乐。

    他要好好地狩猎,然后不叫小曦受一点的苦。

    她就像是兽神听到他的愿望,从天而降送给他的珍宝。

    小心翼翼,要把她捧在自己的掌心。

    “我能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有我在。”克里有些心疼自己的伴侣。

    怎么可以叫他的小伴侣干活儿呢?

    “我可不是一个玻璃……脆弱的人。”白曦回头拍了拍克里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笑眯眯地说道,“什么都不用做,被你养一辈子啊?”

    “我愿意。”克里用力点头。

    “可是我不愿意。我希望能成为站在你身边,和你一块儿承担我们的生活的雌性。而不是像是柔弱得只能躲在你的身后,需要吸你的血一样来活下去的无能的人。雌性也是有骄傲的呀。”

    白曦看着这恨不能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承担在身上的青年,骄傲地哼了一声说道,“我很喜欢部落里的雌性,因为我看见的是那么多美丽骄傲,愿意和雄性一起承担部落兴衰的人。其他雌性,不是也会工作的么?”

    “是我看轻了你。对不起。”克里觉得此刻仰着头说着这些话的白曦格外美丽。

    他又觉得自己很幸运。

    如果那个时候不是他第一时间遇见她。

    恐怕这样骄傲又美丽得叫人无法转移目光的雌性,永远不会被他得到吧。

    “我喜欢你,只喜欢你。”白曦察觉到了克里的心情,垂头亲了亲他冷硬的嘴角。

    她觉得自己遇到克里,也是很幸运的事情。

    虽然这位兽人大哥不分白天还是夜晚地总是想把她给扑倒。

    不过对于白曦来说,他就是最好的。

    虽然白曦也愿意工作,可是她的确没有部落里的雌性那样能干。

    作为一个眼睁睁地看着一群高挑美貌的雌性轻轻松松地抡起巨大的斧头去把比人的腰还粗的巨大树木给劈成一块一块儿,又看着那些说笑着就用手中沉重的石刀把一头头巨大的猎物给扒皮拆骨放血却看着那石刀无能为力,连猎物的皮毛都无法破开的废材,白曦的娇小弱小,被每一个雌性很善意地接受了。

    她看着这些美貌的,都有着凹凸有致的好身材的雌性在自己的面前轻轻松松地干活,手里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

    她选择把各种不同的野果切开,暴晒在剧烈的阳光底下晒成果子干。

    顺便为这些雌性美人们看孩子。

    许多只毛茸茸圆滚滚的兽人崽子在她的脚下打滚儿打闹,嗷嗷嗷地叫着。

    它们和成年之后看起来狰狞恐怖的巨兽完全不同。

    胖嘟嘟圆滚滚,皮毛柔软,被白曦戳一下,就滚出很远。

    兽人的幼崽并不仅仅只有白虎,还有两只看起来胖嘟嘟的狐狸崽子。

    白曦狞笑了。

    她专心地戳这两只狐狸崽子的肚皮,心满意足。

    白曦:“能看见狐狸们在手中哀嚎,这真是生命里最幸福的事情。”

    系统依旧小黑屋。

    白曦觉得寂寞了。

    只是对于两只狐狸幼崽,这捅着自己的胖肚皮抱着毛茸茸的大尾巴滚来滚去,仿佛是一种更新颖的游戏。

    它们嘻嘻哈哈地在一旁小伙伴儿嫉妒的目光里滚出很远,又撇开四只小胖腿儿滚回来,抱着白曦纤细的小腿要求再被捅一次。白曦垂头看着这些簇拥在自己身边打滚儿,奋力地要踩着同伴的脑袋身子的要爬到她怀里的幼崽们,笑眯眯地捞起一只最胖的白虎崽子放在自己的怀里。

    几乎是一瞬间,幼崽就扑过来舔她的脸。

    它快活得尾巴在身后吧嗒吧嗒地摇得飞快。

    “这可不行。”看见小白虎在白曦的怀里蹭来蹭去,它的母亲,一个高挑的雌性走过来提住它的脖子把它从白曦的怀里提出来挑眉说道,“想要抢走强大战士的伴侣,你还不够资格。”

    虽然小白虎还不能变身,可是它却是雄性的兽人。作为对伴侣们占有欲无比强烈的雄性兽人来说,小白虎的行为无异于挖墙脚。想到克里最近跟随着部落的战士去森林里狩猎,他狩猎到的猎物几乎能够和雷欧的持平,这代表克里已经开始成长为和雷欧一样强大的战士。

    雌性对白曦眨了眨眼睛,把嗷呜嗷呜伸着四只胖嘟嘟小短腿儿挥舞,冲着白曦哀嚎的小白虎丢上了天。

    白曦看着这虎妈。

    美丽的雌性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仿佛对年幼的小兽。

    “多谢你。”她探身过来,亲了亲白曦柔软白嫩的小脸蛋儿。

    白曦默默地脸红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她四处看了看,看见自家克里还没有回来,急忙去亲了亲这个美丽的雌性的脸颊。

    她知道,雌性是在感激她调配出来的那两样药剂。

    凯恩是一位很理智的部落首领。

    虽然他清楚地知道,精力药剂和疗伤药剂对于兽人们来说是巨大的改变,可是他并不会让白曦调配很多的药剂。

    依托药剂,依赖药剂,这对于兽人部落的发展,并非是一件好事。

    如果依赖药剂,不再担心受伤,或是疲倦之后遭遇危险,那么兽人们这许多年养成的警惕和细心,或许会松弛下去。

    而药剂,并不是万能的。

    天然的来自于大自然中的伤害种类繁多,更需要的是兽人们的细心和谨慎。

    他给每一个兽人都配备了这两种药剂,可是却并不允许他们轻易地使用,除非遇到了濒死的伤害。虽然他的要求很严苛,并且严格地把持着药剂的数量,可是对于兽人们来说,这两种药剂在危机的时刻,的确会对他们的生命有更大的保障。

    当然,在凯恩的嘴里,药剂使用的是非常珍惜的草药,而不是那些跟野草一样看起来很多见的东西。他也不需要白曦夜以继日地生产。

    比起这个,凯恩更鼓励白曦日以继夜地跟克里搞事情。

    白曦觉得这样也很好。

    她也因为自己的药剂,得到了整个部落的认同和接纳。

    就比如现在,虽然她很没有用,是雌性里的弱小的存在,可是她们却愿意把最轻松的工作交给她,纵容她。

    似乎感受到白曦的羞涩,那个雌性爽朗地笑了。

    她们并不喜欢扭扭捏捏的雌性,可是白曦却是个例外。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就算怯生生的,可是一双眼睛却漂亮精彩得不可思议。

    她带着白曦给她的一个亲吻走到一旁,簇拥在白曦脚下的那几团毛茸茸的幼崽,又开始争抢白曦怀里的位置。

    白曦抓着桌上的肉干喂给这些胡乱扑腾的幼崽,顺便在它们胖嘟嘟的小身子上揩油摸毛。

    她觉得这些小幼崽都很可爱。

    当然,如果不要嗷嗷叫着舔她的脸就更好了。

    克里曾经撞见过一次一只幼崽舔她的脸,下场十分血腥,就不多加赘述了。

    白曦被摁在房间哭了里一天一夜。

    求饶都不行。

    她托着自己的下颚,看着一只虎头虎脑的小幼稚扭在自己的身边蹭来蹭去,突然觉得自己想念克里极了。

    他几天前和雷欧一同去了森林里狩猎,这么多天,她真的很想念他。

    把自己眼前的果子都放在平地的大石头上等待晒去最后的水分,白曦又去帮助另一个雌性翻捡一些看起来像是马铃薯,可是块头却更大的一些植物的块茎。

    当发现和其他部落结盟回去会带来危机之后,凯恩为了接下来的冰雪季就开始了大肆的存储口粮的活动。他叫两个儿子去危险万分的森林里狩猎更多的猎物,又带着很多的雌性在平原里翻找出了很多的块茎还有粟米。

    整个部落都动员起来。

    白曦觉得这种块茎吃起来也很像是马铃薯,挺好吃的。

    她正准备翻看一下马铃薯的情况好收到部落的地窖……

    地窖也是白曦的提议,显然,密封的空间会令这些食物保存更多的时间。

    更远的森林里,开始传来了熟悉的虎啸声。

    白曦远远地看到有几个巨大的黑影在向着部落的方向飞快地回归。

    就算是再遥远,可是她也能够清楚地分辨出自家伴侣到底是哪一只。

    就在雌性们都向着那远处看去的时候,部落的入口处,出现了几个人的影子。

    梁柔和几个高大的兽人站在一起,局促地走进来,她身后的一个兽人的身上,背着一个巨大的木筐。

    里面都是大块大块漆黑色的石头。

    “小,小曦。”她看着目光专注地落在远处的白曦,胆怯地叫了一声。

    她依旧美丽,皮肤白曦柔软,眉目轻灵可爱,一双眼里雾蒙蒙,仿佛随时都能够哭出来。

    可是在看到带着巨大呼啸猛地降落在地上,引发了地面巨大震动的那些巨兽时,梁柔的眼睛里爆发了一道明亮的异彩。

    她的目光从那些各自舒展着巨翅的巨兽身上掠过,慢慢地专注地看住了走在最前方,叼着血淋淋猎物狰狞无比的巨虎身上。

    它正抖了抖自己满是骨刺的翅膀。

    梁柔鼓足勇气走过去,仰头,看住了这只巨虎那双冰冷的暗金色兽瞳。

    “你好,我是梁柔,前些天来过部落的。你……”她羞红了脸,看着这只比纳斯还要强大的兽人。

    “你还记得我么?”

    白曦刚刚被自家白虎扑住摸着它的大头安慰它,听见这句话,顿时惊恐地看住了梁柔。

    找死不看日子啊?

    一旁,嘉丽咔吧一声,面无表情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巨虎居高临下地看着柔弱胆怯的小雌性。

    它想了想,抬起了巨大的爪子,漫不经心地拍了下去。

    很丑很丑的小雌性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天边。

    它走到嘉丽的身边,学着弟弟对它的小雌性的样子,拿自己的大头蹭了蹭她的脸。

    据说这样可以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