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42.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八)

42.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晨。

    房间里静悄悄的。

    一只巨虎蹑爪蹑爪地从一扇半开的房门里探出一颗巨大的脑袋。

    它四处看了看,看见外面的大厅里没有半点声音, 寂静得仿佛大家都在安睡, 这才慢吞吞地从自己所在的房间走出来。

    走到了自己夜晚睡觉的大厅的位置, 它趴下,两只大爪子交叠,大头枕在爪子上闭上了眼睛。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它还是那只单纯的老虎。

    白曦嘴角抽搐地坐在房间的门口,看着这巨虎自欺欺虎。

    那个什么, 就算现在再摆造型,可是昨天晚上的声音聋子都听见了好么?

    她一晚上没睡。

    同样有气无力地坐在门口看着那巨虎装模作样伪装熟睡,白曦坐在地面上,就感到自己身后殷勤地拿尾巴给自己当垫子的毛茸茸的触感凑了过来。

    一只巨大的白虎把自己毛茸茸的大脑袋枕在她单薄的肩膀上, 同样往外看去。它歪了歪头,伸出舌头给白曦洗了一个脸,其热情和兴奋, 白曦昨天晚上就都感觉到了。那总是蹭过来要拿身子在她的手边蹭来蹭去,蹭到最后忍耐不住把白曦按到在石头床上的恐惧, 叫白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她垂头心情复杂地往嘴里灌了一杯昨天晚上调配的精力药剂。

    没有想到服用精力药剂的原因, 竟然是这个。

    想到被自家虎哥启发,现在都不满足于挠痒痒,还要蹭蹭什么的白虎, 白曦头疼地揉了揉眼角。

    尺寸太过巨大, 她真的很怕啊。

    白曦:“你说, 如果我现在跟它说我还没有成年, 它会不会放过我?”

    系统:“吃顿好的吧。”

    对于这么无情无义不为宿主思考逃生方案的系统, 白曦深深地感到了寒心。

    她伤心地拉黑了这垃圾系统,顺便决定在这个世界结束之前,真的不能把它放出来了。

    昨天的小电影儿,这系统看得可开心呢。

    “嗷。”白虎觉得经过了一晚上的同床共枕,和自家的小伴侣感情更深了呢。

    它扭了扭自己巨大的身体,表示自己身强力壮,以后生活在一起,一定不叫小曦失望。

    昨天晚上隔壁的动静那么大,小曦是多么羡慕。

    它不会比大哥更差劲的。

    “你乖啊。”白曦摸了摸白虎的大头,就看见嘉丽的房间门一下子就开了,穿着一件簇新的兽皮裙和抹胸的美貌雌性慵懒地走了出来。

    她眯着眼睛看着地上那只突然僵硬了的巨虎,冷哼了一声,对坐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白曦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问道,“你竟然起床了。”她忍不住怀疑地看了一眼乖乖地拿大头在蹭白曦脸颊的白虎,突然露出了一个庆幸的表情说道,“克里,幸亏你拒绝了我。”

    她在自己的房间和雷欧搞事情,可是隔壁克里这样听着,竟然还没有把白曦给推倒。

    这怕不是有某种不可言说的隐疾吧。

    不能搞事情的雄性,要来何用啊。

    对于抢走了克里,代替自己成为这个倒霉雌性的白曦,嘉丽的脸上莫名露出了怜爱的表情。

    真的是……太可怜了。

    不过真是虎不可貌相。

    明明雷欧是很有实力,能战斗一整夜的雄性,可是弟弟克里却……

    白曦一脸复杂地看着嘉丽。

    这位大人的脸色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

    她一点儿都不可怜好么?

    克里……强壮得把她都给吓哭了。

    当然,面对自己喜欢的雌性,克里到底坚守住了自己最后的底线,除了为了表示自己的强壮可以给白曦幸福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资本,顺便在白曦的身上蹭了蹭,也就没有更叫人害怕的了。

    不过它炫耀的资本实在叫白曦十分惊恐,她默默地坐在白虎的尾巴上,抬头沉默地看着活蹦乱跳的嘉丽。看见她没有半点儿劳累和不舒服地走到了那只继续装睡的巨虎面前,抬脚,在巨虎的脑门儿上踩了踩。

    “起来。”巨虎闷吼了一声,垂着大脑袋慢慢地站了起来。

    它站了起来,整个房子都变得狭小起来。

    觉得自己的兽形很不舒服,他变成了面容坚毅刚硬的兽人。

    “我会负责的。”他的眼角还有一条鲜明的抓痕。

    看见白曦和弟弟都在看着自己,他沉默了。

    都被人看到了可怎么办?

    “我说了叫你负责么?”嘉丽微微抬了抬自己的下巴问道。

    “没有。可是你是我的雌性了。”雷欧认真地说道。

    作为一个知道负责的雄性,白曦觉得他还可以挽救一下。

    不过她现在多少明白为什么嘉丽说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雌性了。

    这经过了一夜,嘉丽看起来完全没有什么异样,甚至格外精神了起来,容光焕发。

    不过如果是白曦,她觉得自己得在床上挺尸半个月。

    “不对,我不是你的雌性。”嘉丽看着雷欧那张很英俊的脸,露出了一个骄傲的笑容来冷冷地说道,“应该说,你暂时算是我的雄性。”

    她可是珍贵的雌性!怎么可能用属于某个雄性来作为自己的头衔呢?就算是部落最强大的战士也绝对不可以。看见雷欧茫然的样子,嘉丽鄙夷地看了这粗糙的雄性一眼,这才继续说道,“如果你同意做属于我的雄性,那以后……”

    “可以。”雷欧没有感觉这称呼里面有什么区别。

    他也需要被负责的好么?

    想到昨天被拖进房间,一睁眼睛就看见一个雌性扑上来,雷欧陷入了莫名的沉默。

    “我们住在我的屋子里。”嘉丽继续说道。

    雷欧觉得自己赚到了。

    作为一个成年之后就和阿爸分家单过的粗糙的雄性,显然第一战士的房屋并不适合长时间居住。

    那被扔得到处都是的骨头,还有从来不洗的很多的兽皮裙,还有那散发着古怪味道的房间。

    有雌性愿意接纳他住过来,真的很好。

    “你和我去见阿爸。”雷欧看着嘉丽说道。

    嘉丽这才高傲地点了点头。

    她回头,看见白曦小小一团正团在白虎巨大的肚皮里,咬着指尖儿看着自己,突然踹了踹眼前的男人说道,“变回你的原形!”

    她踹得高大的兽人一转眼就变成了能把狭小的房间都塞得满满的巨虎,跳上了它巨大的后背,这才满意地仰着头说道,“咱们走!”白曦默默地继续看着那巨虎任劳任怨地背着骄傲地扬起头的美貌雌性走了出去,这才慢吞吞地爬起来。

    精力药剂在她的身体里发挥了一点作用,白曦觉得自己目前好极了。

    只要别今天晚上继续叫她听动静就行。

    她都快压不住身边这只跃跃欲试的白虎的洪荒之力了。

    感觉到白曦的忧虑,白虎讨好地蹭了蹭,从地上爬起来趴在原地,歪头等待。

    白曦从善如流地坐在它的背上。

    白虎觉得自己的小曦比嘉丽还要可爱一万倍,得意洋洋地背着她走出了房子。

    它回头看着嘉丽的房子哼哧了一声,大爪子顿了顿,悠闲地走向了另一个位置。

    那里孤零零地立着一个看起来很单调的石头房子,看起来不是很大,可是白曦却莫名地感到白虎的心情更加愉快了。

    它把她放下来,变成了英俊的青年,握住她的手。

    “你喜欢么,小曦?”他拉着她走到了这很大的石头房子前,白曦这才发现房子的周围被松了土,里面还有一些娇嫩的绿色冒出来,围着房子一整圈。

    虽然看起来很简陋,可是她却从这里面看出了克里的认真。

    他依旧是一副沉稳的样子,可是一双赤金色的眼睛明亮得叫人感到温暖,专注而期待地看着白曦,就算他并未说出更多的话,可是白曦还是知道,这个房子是给她准备的。

    她不能嘲笑这个并没有很多浪漫的兽人,明白什么叫做精致的生活。

    能细心地在房子周围栽种了这么许多的小草,就已经是克里能想得到的最大的柔软。

    可是白曦却觉得,这或许比任何一句甜言蜜语都来得可爱。

    “这是以后我们一块儿生活的房子么?”她抬头看着克里问道。

    克里轻轻地点头,试探地问道,“你愿意么?和我住在一起?”

    他小麦色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红晕,目光游弋,可是又忍不住期待地把目光放在白曦的身上,大手握着白曦的手,努力不要颤抖。

    “带我进去看一看吧。”白曦说道。

    显然克里并没有听明白这句话中的肯定,可是他却顾不得失望,拉着白曦的手推开了这个他花了整整一个白天,在跑去了森林里为白曦挖走了很多草药之后就忙忙碌碌建造起来的巨大的房间。

    里面很宽敞,完全没有嘉丽的房子那样狭小,看起来很粗犷,大大的客厅,还有几个大大的屋子,其中一个却有好几个精致的小石台,上面有很多大小不同的石头杯子,有小小的石杵,还有很多的小玩意儿。

    白曦眨了眨眼睛。

    克里看着她轻声说道,“你喜欢草药,以后这个可以给你专注地工作。”

    他不知道工作室是什么,可是却希望给白曦一个单独的环境来做她喜欢做的事。

    他紧张地绷紧了自己的呼吸。

    “我愿意。”白曦看着这个工作室,轻声说道。

    英俊的青年眨了眨眼睛。

    他看见小雌性歪头,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小曦?”

    “我说我愿意的,笨蛋。”他真的太笨了,看起来很强势,可是其实是一个很笨很笨的人。

    简单得叫人心里暖洋洋的。

    “以后你还会对别的雌性也这样好么?”白曦揪着这家伙身上唯一的兽皮裙问道。

    不抓着兽皮裙不行啊,谁叫兽人大哥们都不爱穿衣服呢。

    “不会。”克里想都不想地说道。

    “会只喜欢我一个么?”

    “兽人只会爱着自己的伴侣。”克里认真地说道。

    他看着白曦说着自己的誓言,带着虔诚和仿佛生命里最重要的一切。

    白曦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今天就搬来住。”她实在是受不了嘉丽了。

    看嘉丽对雷欧那满意的样子,再想想如果不是太阳升起,这两位肯定还没完,白曦就觉得自己不能再在嘉丽的家里继续住下去了。

    再住下去,身边这位虎哥肯定得忍不住。

    “可是……”他们的房子还没有完全打造好,除了这些被隔开的空间,房子里空荡荡的,连床都没有。克里犹豫了一下,白曦就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手臂说道,“没有床没关系。不是还有你么?你可以变身啊。”

    她真的很喜欢克里的兽形,虽然皮毛并不柔软,可是暖暖的,趴在上面睡觉会很舒服。看见她对自己的兽形更满意,克里英俊的脸突然微微发红,低声问道,“这么说,你喜欢我用兽形的样子,和你……”他的耳尖儿红了,“我会配合你。”

    白曦点了点头,默默地想了想,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还是她纯情的兽人大哥么?

    老司机都没有这么污!

    “我不是……”

    “我知道了。你喜欢就好。”克里郑重地说道。

    虽然兽形的时候大概会叫她更辛苦,可是只要他的小曦喜欢就可以。

    他抿了抿嘴角,在白曦惶恐的目光里俯下了高大的身体,想了想,一双大手抱住白曦的腰肢,把她轻轻松松地给抱在了自己赤/裸的怀里,将这个软软的,小小的小雌性慢慢地压向自己.

    他觉得在属于他们的房子里,叫自己的心里多了几分勇气,哪怕是浑身炙热得在颤抖,还是慢慢地把自己的嘴唇压在了白曦软软甜甜的嘴唇上。触感软软的,还带着一点早上精力药剂的青草的味道,他轻轻松松地抱着自己的小雌性。

    白曦感到他嘴唇上传来炙热的温度。

    一只粗糙的大手在慢慢地挑起了她的裙子,摩挲着她小腿上最娇嫩的那片皮肤。

    大手慢吞吞地往上探去,停在她感到畏惧的地方不动了。

    她感到他的嘴唇离开了自己的唇瓣,在她的耳尖儿轻轻地舔了一口。

    他一动,急促地喘息着,恋恋不舍地把手从她的腿上转移,把她放下来。

    白曦也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不再平稳,可是还是看着这青年拼命忍耐的样子。

    白曦被深深地感动了:“能忍耐住的兽人才是好兽人!”

    青年摇身一变,变成了巨大的白虎,热切地看向她。

    白曦撒腿就跑。

    “你真的误会了!”白曦哭着往外跑。

    白虎茫然地看着这个朝令夕改的雌性。

    怪不得阿爸总是说雌性们总是喜欢口是心非。

    明明很喜欢它兽形的样子,偏偏还要摆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作为一个雄性,当然要包容自己的雌性,它点了点头,几步就扑到了小雌性的背后,叼住了她的裙子,两只大爪子在她转身看过来的时候一下子就搭在她的肩膀上,顺着力道把她压在了地上。

    它探身过去,舔走了小雌性脸上欣喜的泪水,金色的眼睛闪过一点羞涩,慢慢地,紧张地将自己巨大的身体压向了这个方才点头,愿意成为自己伴侣,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睡在一块儿了的小雌性的身上。

    白曦惨叫了一声,被白虎压在了厚厚的皮毛底下。

    她感到它蹭翻开了自己的裙子。

    白曦:“说好的纯情的兽人大哥呢?”

    系统依旧在小黑屋里念诵佛经。

    白曦哭得更厉害了,她唯恐今天就要香消玉殒,拍着自己身上正在肆虐的那颗毛茸茸的大脑袋流泪说道,“还是人形好,真的。你那么英俊,我最喜欢看你人形的样子了。”

    她看着歪头看自己的白虎,露出了真诚的眼神,巨大的白虎认为自己是个体贴伴侣的好兽人,想怎么变就怎么变,飞快地化作了人形,把自己有力的,布满了大滴汗水的强壮身体,向他的小曦慢慢地沉了下去。

    石头房子里传来了小雌性怯生生,软软的哭声。

    嘉丽在和雷欧一块去见了他的父亲凯恩,在凯恩激动与威胁的目光里垂头丧气地答应一定不会抛弃他的笨蛋儿子,顺便共用了午餐之后,她拉着面无表情的自己的雄性,一块走过了不远处的属于克里的石头房子。

    她抽了抽自己的鼻子,犹豫了一下,走到了门口探头。

    奄奄一息的小雌性窝在白虎毛茸茸的肚皮上,任凭这白虎热情快乐地给她洗脸。

    嘉丽愕然地发现,克里原来还是行的。

    不过看着那只哭得眼泪吧唧的小雌性,嘉丽的心里难得出现了一点点良心。

    她觉得自己已经要拯救这只小雌性。

    大步流星走回自己的房子,她冲进了白曦睡了两个晚上的屋子,看了看,拿起了那个透着碧绿色青草气息的木杯,猜想这大概就是白曦嘴里说的精力药剂。

    她带着这杯药剂回到了克里的房子钱,打开门,把药剂放在了充满求救意味的小雌性的面前。

    “才过去半天。你再多喝点儿。”她鼓励说道。

    “你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