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40.兽人世界的万人迷(六)

40.兽人世界的万人迷(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整个部落都被这巨大的动静给吸引了过来。

    在部落首领的禁区之内, 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甚至连克里都变成了兽形,不说远一些还有些茫然的兽人们, 在四周的兽人守卫们已经拿起了手中的武器, 紧紧地盯着远处正在满地打滚儿挣扎,一条长长的蛇尾痛苦地卷曲着的那条巨蛇。

    那是一条绿色的巨蛇,在阳光下,绿色的鳞片发出了冰冷令人感到阴冷的光, 它很大, 整个蛇身看起来充满了力量, 可是在这个时候狰狞地张着巨大的蛇口,发出了尖锐的惨叫。

    白曦又满意地摸了摸垂头舔着自己指尖儿仿佛是在安慰的白虎。

    这一撞,看起来撞得不轻啊。

    她家雄性就是这么强势。

    白虎发出了一声声低低的吼声, 在白曦的手背上蹭来蹭去,仿佛想用自己的皮毛来温暖白曦。

    它不能在这个时候变成人形。

    因为那条巨蛇还在用凶狠的眼睛看着白曦。

    感到那巨蛇的视线, 白虎突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双翅一震,瞬间就冲到了那巨蛇的面前, 抬起了巨大的爪子, 一爪子扇得那巨蛇在地上乱滚。

    它张开满是锋利利齿的大嘴就要一口咬在那巨蛇的身体上。

    “住手!”就在白虎一只爪子用力地压着那终于露出惊恐,奋力扭动挣扎的巨蛇, 就要给它一口的时候, 白曦就听见建筑里突然传来一声冰冷愤怒的声音。

    她托着自己的小下巴看去, 就见石头建筑的门口飞快地走出了几个高大的兽人, 其中一个有着一头长长的银色的头发,有着一双狭长得令人畏惧的眼睛,他的眼角有一颗鳞片,很英俊,可是英俊之中又多了几分阴冷的感觉。

    似乎看到白虎在做什么,他的眼里露出了冰冷的光。

    “克里。”他的身后,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兽人问道,“怎么回事?”

    白虎外头,踩着那条挣扎的巨蛇很久,一爪子将巨蛇的身上抓得血肉模糊,听着它发出了嘶声,这才放开了它,慢吞吞地走到了几个兽人的面前。

    他变成了人形,面无表情地站在他们的面前。

    “有人要伤害我们部落的雌性。”他顿了顿,回头看了白曦一眼,白曦乖乖地走到他的身边。克里垂头整理了白曦的裙子,顺便看她并没有受伤,这才握着白曦软软的小手看着那个年长的兽人轻声说道,“阿爸,这是我的小曦。他想要伤害我的伴侣,我当然可以杀死他。”

    他坦然地在那个高大的,突然感兴趣地看着白曦的高大兽人面前承认白曦是自己的伴侣,那个兽人的目光就落在了白曦的身上。

    他比克里更加高大魁梧,虽然年纪比克里大了很多,眼角已经有一些皱纹的纹路,可是看起来却依旧充满了力量。

    看了白曦一眼,他微微点头说道,“你喜欢就可以。不过……”他顿了顿对克里叮嘱说道,“要等到她成年。”

    “我成年了。”白曦嘴角抽搐地说道。

    高大的年长兽人诧异地看着她。

    “成年了?”成年了这么还怎么矮小?

    这样的小雌性,体型看起来和他的儿子比起来有点不搭啊。

    “克里喜欢就可以。”不过作为一个父亲,还是支持自己儿子的选择的。

    他还用欣慰的眼睛看着白曦,笑着拿大大的手掌摸了摸白曦的头说道,“你可以叫我凯恩。这是克里的哥哥雷欧。”

    他指着的是无声地站在他的身后,此刻一双暗金色的眼睛不动声色地看着那个银发兽人的高大男人。那个男人的脸和克里很相似,只是比起克里尚且有些稚嫩的轮廓,雷欧已经是成年男子的模样。他同样很英俊,比克里更加高大强壮,浑身肌肉隆起,隐隐透着令人畏惧的气势。

    白曦看了一眼,那男人对白曦点了点头。

    “克里喜欢就可以。”雷欧也是这样说。

    凯恩却哼了一声。

    作为部落的最强者,雷欧却比弟弟还要叫人发愁。

    虽然克里同样做兽很冷淡,可是到底还会从外面叼回来一只小雌性给自己做伴侣,这看起来身心没什么毛病。

    可是雷欧老大不小,和他同年纪能够娶到伴侣的雄性都已经有好几只幼崽,可是雷欧却一个雌性都不肯理会。

    他似乎专注在守护部落上,却忘记了自己的事。

    说起来,只要雷欧愿意,部落里几乎所有的雌性都愿意嫁给这位强大的,年轻力壮的兽人。

    他还会在未来成为部落的首领。

    做兽爹的,不仅要操心部落的事,还要操心儿子们的终身大事。

    凯恩又叹气,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克里无声地拍掉了他阿爹的手。

    凯恩一顿,看见克里正拿自己的手护着白曦的头,愣住了。

    “不给摸。”克里皱眉说道。

    这是他的,只属于他的小曦。

    谁都不给摸。

    雷欧看都没有看矮小又不大好看的白曦几眼,专注地看着那个银发的兽人,他看起来沉默寡言,可是那个兽人却露出了警惕的表情。

    下一刻,远处的绿色的巨蛇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高挑的青年。他也很英俊,同样邪气的脸,眼角有一颗绿色的鳞片。他趴在地上,肩膀上有一条巨大的伤口,这伤口叫他疼得趴在地上用力喘息,很久之后他气急败坏地爬起来,捂着自己的伤口踉踉跄跄地走过来。

    他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白曦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美丽雪白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抽抽噎噎地一头撞进了克里高大的怀抱里。

    青年手足无措,垂头连声问道,“怎么了?”

    他想要抱住白曦,却手忙脚乱的样子。

    “我好害怕呀!”白曦仰头,怯生生,胆怯地抱着克里的腰抽噎道,“克里,我好害怕。”

    她很柔弱,还哭得怯生生很胆怯,似乎被吓坏了,一个劲儿地往克里的怀里钻。

    虽然她看起来不如部落里那些美艳高挑的兽人那么令雄性喜欢,可是作为雄性,天生对雌性充满了怜爱。

    兽人世界的雌性虽然比雄性单薄一些,也大多数也是强势坚强的性格,很少会有白曦这样软软的,还会哭着撒娇的雌性。

    她哭得叫兽心里痒痒的。

    “我,我在,你别怕。”克里脸红了,他垂头把白曦抱紧了,听见她还在小声抽噎,这个不善言辞又总是很冷淡的青年束手无策,最后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白虎。

    似乎发现白曦对自己的兽形更感兴趣,化作白虎之后,它蹲坐在地上,长长的尾巴轻轻地卷住了自己的伴侣的腰肢,把她柔软的身体轻轻地拉进了自己自己的坏里。两只前爪把白曦困住,轻轻地拿自己的大头去蹭白曦的脸颊。

    白曦很满意地蹭了蹭它的毛耳朵,小声抽噎着。

    因为她哭了,那些对她心生怜爱的兽人守卫,都用不善的眼神去看那个银发兽人。

    银发兽人和部落的兽人不一样,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兽皮的衣服,制作得很精致,脖子上还有一个小小的皮绳,上面悬挂着一个小小的不知是什么小兽的头骨。

    当然这副打扮在白曦的眼睛里土里土气的,还不如她家兽人大哥穿着的兽皮裙,可是毋容置疑,这个兽人更高挑修长一些,比虎背熊腰的兽人们看起来更好看一些。不过白曦是认得这个兽人的,他就是那天卷走了梁柔的银色的巨蛇。

    直到现在,白曦还记得那条巨蛇凶残地样子。

    那种阴冷,濒临死亡的恐惧,令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这是梁柔的伴侣纳斯。

    落日部落的首领。

    正是他,在不久的之后,以结盟的名义骗取了另一个大部落白虎部落……

    嗯?

    “咱们的部落叫什么名字啊?”白曦突然抬头,梨花带雨地对克里问道。

    白虎歪了歪头。

    “连自己的部落叫什么都没有告诉伴侣,克里真是个不合格的雄性。”嘉丽的声音在她的身后传来,这高挑的美貌雌性几步走到了白曦的面前,垂头看了看她冷淡地说道,“不过我昨天也没有告诉你,算是扯平了。记得,我们是白虎部落。”

    她看起来骄傲极了,白曦看着比自己更美貌动人的嘉丽,呆呆地点了点头。正准备露出一个乖乖的笑容,就看见嘉丽的目光已经冰冷地落在一瘸一拐走过来的梁柔的身上。

    她冷笑了一声。

    “首领,克里做的没有错。在白虎部落里伤害属于我们的雌性,这是落日部落的挑衅。而且我看见了。”她顿了顿,指着泪眼朦胧,浑身都是擦伤看起来狼狈极了的梁柔厌恶地说道,“她拉住了小曦的裙子,叫她动弹不得。首领,这是谋杀,是落日部落嫉妒我们拥有了更多的雌性。”

    她的声音比白曦软软的声音更加严苛,当她说到梁柔拉住了白曦的裙子的时候,美丽柔弱的女孩子用力流着眼泪摇头。

    “不是的,我没有。”她看着四周高大得令人窒息的兽人们哽咽地说道,“我和小曦是朋友啊!我怎么会伤害她呢?小曦,你为我说句话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

    她看起来可怜极了。

    白曦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就看见四周的兽人守卫们都迟疑了起来。

    在雄性的眼里,所有的雌性都是善良的。

    梁柔流着眼泪的可怜胆怯的样子,正是会叫这些粗糙的雄性们感到怜爱的地方。

    她轻轻地在心里吐口气。

    幸亏她先哭了。

    不然,这世上有多少的公道,都是因为看起来更柔弱的那一个哭着伤心着,就转变了人心呢?

    “你在胡说!”雄性们或许还觉得梁柔很值得可怜,嘉丽却烦死了。她看着梁柔,仰头冷笑说道,“你当然可以害她。因为你嫉妒她!”

    看见梁柔震惊地看着自己,美貌的雌性用“我看穿你!”的目光冷冷地对她说道,“你嫉妒她比你长的好看!不过你可真狠毒。竟然用这样的办法去伤害另一个雌性。”她不能理解梁柔这种心态。在嘉丽的眼里,雌性都是应该和睦共处,都是彼此很友好亲近的。

    而且……

    “就算你伤害了她。可你还是很丑。难道你要把所有比你好看的雌性都杀死么?!”

    她的质问,叫白曦默默地把脸埋进了白虎柔软的脖子毛儿里。

    真是多谢嘉丽给她说好听的话儿呢。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我亲眼看见的。我可以发誓。你敢么?!”嘉丽步步紧逼地问道,“向兽神发誓,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谋害她?”

    对于兽人来说,对兽神发誓是很庄严郑重,不容亵渎的。

    看着嘉丽认真的眼睛,梁柔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并不信仰所谓的兽神,可是当她在这压抑的气氛里的时候,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的心,和你的脸一样丑。你不配做雌性。”嘉丽冷冷地说道。

    白曦:“她真帅。”

    系统在这一刻觉得自己不能更同意了。

    真是难得的意见统一呢。

    梁柔站在那里,沐浴在所有转变了目光离,面对对她露出厌恶的兽人,觉得浑身冰冷。

    她不由自主地扑进了纳斯的怀里瑟瑟发抖。

    她的皮肤是温热的,柔软又细腻,是和所有的雌性都不同的触感,令人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想到她在自己的怀里低低地哭泣央求,柔软地被他纠缠的样子,纳斯的眼睛一瞬间变成了竖瞳。

    他已经脸色冰冷地站在一旁很久了,作为落日部落的首领,他本来不应该看着自己的伴侣和手下被这样羞辱,可是雷欧的视线锁定了他,叫纳斯知道,一旦他有动作,雷欧不介意立刻就扭断他的脖子。

    雷欧是白虎部落最强大的兽人,就算是纳斯也不是他的对手。

    只不过这些老虎,都是一些空有武力,却没有脑子的笨蛋。

    他的心里冷哼了一声,垂头,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播弄梁柔细腻的脖颈上的皮肤。

    乌黑的发丝在她白皙的颈子上环绕,这是一种别样的风情。

    是和那些粗糙的雌性完全不同的纤细柔软。

    没有碰过梁柔的雄性,永远都不知道那是怎样的销/魂的滋味。

    纳斯抱着柔软娇小的梁柔,忍不住把目光投在被毛茸茸的白虎几乎给埋进皮毛里的那个小雌性。

    那个时候在森林里发现了这两个小雌性,她们看起来胆小又软弱,它本想先卷走一个,回头再来带走一定不敢在森林里随意走动,跑不了多远的第二个。

    可是当冰冷的鳞片缠绕住了小雌性柔软的身体,他一瞬间就感到什么都想不到了。匆匆地找到了一个洞穴把她变成属于自己的雌性。她又柔软又温暖,叫他无法从她的身上离开,直到整个晚上过去,看见她昏迷在自己的身下,纳斯才想到剩下的那个。

    他本来想要把另一个也带走,不过想到一个弱小的雌性恐怕没有办法在连雄性兽人都畏惧的森林的夜晚里生存下来,这才遗憾地没有回头去找。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看着白曦。

    那同样是一个很柔软,必然会叫雄性感到愉悦的小雌性。

    他的目光带着几分侵略,白虎顿时龇牙发出了威胁的闷吼。

    它死死地看着纳斯,可是却因为白曦抱着它的脖子,叫它不敢乱动。

    “纳斯,我真的没有。维尔只是想要为我出口气,可是我们真的没有想要伤害小曦。你会相信我的对不对?”梁柔一抬头,就看见纳斯一双贪婪的眼睛看向白曦的方向,心里一沉。

    她是畏惧纳斯的。

    这个一见面就掳走她还夺走了她的纯真的强大的兽人,是她最畏惧的存在。

    因为她知道,他喜欢她,是因为她和其他雌性兽人不同的纤细细腻。她本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可是当她看见白曦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的确是感到了巨大的恐慌。

    她怕白曦被纳斯见到,因为她知道贪婪的兽人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会令他感到享受的存在。所以,当那条绿色的巨蛇维尔想要给白曦一点教训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拉住了白曦的裙子。那个时候她想到的是……

    白曦如果真的死掉,或许是一件好事。

    她本来就不该活着不是么?

    为什么她可以度过森林里的危险,还看起来安然无恙呢?

    “他必须受到教训。”看着弟弟低吼连连,看起来就沉不住气地拿巨大的爪子一下一下挠着地面,死死地看着纳斯和梁柔,雷欧突然冷漠地开口。

    他作为白虎部落首领的儿子,部落最强大的战士,说出的话,如同审判。

    纳斯转头冷冷地看着他。

    “我以为我来到白虎部落,带来的是联盟和和平。”

    “无法维护部落雌性的和平,部落不需要。”雷欧看着他,又看向那个被克里抓伤的兽人,冷冷地说道,“他要受到惩罚。”

    似乎感受到了纳斯的敌意,他慢慢地走出来,突然化作了一只巨虎,一声咆哮,正面对它的纳斯竟然忍不住被吼声冲击得倒退了两步。

    见到白曦探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的哥哥,白虎歪了歪头,抬起巨大的毛爪子,遮住了自家小雌性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