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9.兽人部落的万人迷(五)

39.兽人部落的万人迷(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被克里摁在怀里, 差点儿窒息而死。

    兽人的力气很大, 她的挣扎就跟挠痒痒似的。

    不过,听到嘉丽说来了一个比她还难看的小雌性, 她一下子就想到自己的同乡了。

    原主的好朋友, 被巨蛇带走之后就杳无音信,从此过上了和三个兽人没羞没臊的好生活的好友梁柔。

    梁柔比原主还要美丽,不过是单薄纤细的美丽,在兽人们的眼里, 想必是完全不符合审美的。

    白曦:“不过这么丑的雌性, 是怎么做到叫三个兽人倾心的?”

    系统:“审美有问题呗。”

    白曦默默地觉得, 这系统有在指桑骂槐的意思。

    她小心眼地在自己的心里记上这一笔,等着回去现实世界就给这垃圾系统写表扬推荐信,奋力地从克里的怀里探出一颗小脑袋来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她脸颊红红的, 一双漂亮的眼睛雾蒙蒙的,眼角还带着一滴晶莹的泪花。

    克里红着脸看了一会儿, 忍不住探头, 把那嫡晶莹的眼泪给卷到了自己的舌尖儿。

    嘉丽气得半死。

    “赶紧滚起来!”嘉丽大人自己还没有伴侣,却要在自己的房子里看见两个没羞没臊的家伙秀恩爱, 这是不是太可恶了?

    她深深地仇恨了一下拒绝自己还带着伴侣在自己面前恩恩爱爱的克里, 却看见克里回头警惕地看了她一眼,还是把白曦紧紧地藏着。她的目光落在青年死死压住白曦裙子的大手上, 过了一会儿, 冷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看她走出去, 克里才放开自己的手。

    白曦的裙子在两个人亲近的时候掀开了一些, 露出白嫩嫩的小腿。

    克里急急忙忙把裙子给她盖好。

    他一点都不想把自己的小曦的腿给嘉丽看。

    白曦好不容易推开他,急急忙忙地爬起来。

    她对于去看梁柔没有什么兴趣。

    毕竟,梁柔并没有想过回头来救原主,那白曦为什么还要对梁柔很关心呢?

    她爬起来,去看木桌上的那简陋的木杯里的液体。

    液体已经分层。

    下面是很多沉淀下来的杂质,可是没有令白曦失望的是,这些的最上方,还有一层很浅很浅的碧绿色透明的液体。

    只有一点点,可是对于白曦来说已经是惊喜了。

    她急忙用雪白的手指去点了点里面的液体放进嘴里尝了尝,那种感觉很细微,并没有古书里面说起的那样很好的效果,想必是因为这是个很低级的兽人的世界。

    可是感受到自己身体里一点点仿佛真的叫白曦感到自己重新恢复了精力的感觉,她已经足够满意了。这代表着这个世界是能够调配出古书上说过的药剂的。虽然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两种,然而对于白曦来说已经弥足珍贵。

    因为她现在手上的草药可以调配的是精力药剂和疗伤的药剂。

    虽然是很低级,也失去了大部分功效的药剂,可是对于兽人世界,想必是最需要的两种药剂。

    前者可以在兽人们狩猎或是打仗的时候恢复体力,后者可以治疗伤势。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白曦美滋滋地抱着木杯,觉得自己的生命都变得明亮了起来。

    克里不知道白曦为什么这么高兴,可是看她高兴的时候,他的脸也忍不住慢慢地柔和了起来。

    他坐在石头床上看着白曦,觉得自己能够看白曦一整天也不会觉得无趣。

    他喜欢他的小雌性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你要的草还有很多。”他对白曦说道。

    白曦却犹豫了一下。

    她抱着木杯走到克里的面前,看他专注地看着自己,赤金色的眼睛里闪过的都是柔和,紧张地捧着木杯送到他的面前。

    “我是个药剂师。”她厚着脸皮往自己头上套了一个头衔,看见克里茫然地看着自己,显然是不知道药剂师是个啥,就继续自夸说道,“能成为药剂师,都是很有文化……你不知道文化是什么意思。就是知识非常丰富的人。”

    她不知道这药剂对于兽人来说会不会起作用,可是如果能对兽人们也产生作用的话,那白曦觉得太好了。

    当兽人们去危险的山脉森林里,或者发生了战争的时候,这都可以挽救兽人的性命。

    她斟酌地把自己的心意说了,仰头看着克里。

    高大英俊的青年点了点头,拿起了面前的木杯。

    “你不担心中毒么?”白曦急忙把手压在他的大手上问道。

    虽然他口口声声白曦会是他以后的伴侣,可是他们其实真正亲近的时间还很短。

    克里不担心白曦是想要伤害他么?

    “我相信你。”克里轻声说道。

    他表白了这句话,觉得耳后热热的,都不敢去看白曦的眼睛了,径直仰头把木杯里的液体全都喝了下去。

    他放下木杯问她,“够了么?”

    “够了。”白曦觉得眼眶酸涩起来,低声说道,“你真是冲动。”

    “我是父亲的儿子。如果药剂真的有效果,对部落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克里并不是族长,以后会继承部落族长的位置的也是比他更强大的大哥。

    可是就算是这样,作为部落的一员,作为父亲的儿子,他在遇到这样的机会的时候,也愿意亲自尝试。更何况,克里看着白曦,红着脸去给她擦眼角的泪水,有些手足无措地说道,“我相信你。你绝对不会伤害我。”

    他就是相信她。

    从第一眼,她挠了他的肚皮开始,他就相信她,喜欢她。

    “有没有感觉?”白曦趴在这青年的肩膀上蹭了蹭。

    噫。

    兽人大哥的体温突然变得很高啊。

    他的脸更红了可怎么办?

    “的确能够感受到一点。”克里觉得自己的肩膀痒痒的,叫他总是忍不住去看自己的小雌性。

    他的小曦软软的,可爱极了。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很细微,可是却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少了几分疲惫和酸痛。这是一种令人敬畏的力量,克里的眼睛里充满了担心。他很喜欢白曦在自己成功之后欢快的样子,也很高兴如果部落里多出了这样的所谓的药剂,会有更多的力量来守护自己的家园。

    可是这种神奇的东西,会引来很多兽人的觊觎。

    这是无法隐藏的。

    他带回了白曦,然后部落里出现了这样神奇的东西。

    兽人的确粗鲁单纯,可都不是傻瓜。

    兽人的世界,也并不是只有他们一个部落。

    他想要保护白曦。

    伸出强壮的手臂,把软软的小雌性抱在怀里,克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起身对白曦说道,“我带你去见我的父亲。”他的父亲是族长,是部落里最有智慧的那一个人,他会告诉他,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白曦最好的。

    白曦眨了眨眼睛,他从克里那双担忧的眼睛里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他的心意,眼睛忍不住弯了起来。踮脚亲了亲他的……兽人大哥很熟练地俯下身叫她亲了亲,不然她只能亲到这男人的肋骨了。

    “部落不是很强大么?”白曦很悠闲地问道。

    她并不觉得自己陷入了危险。

    克里轻轻地点了点头。

    能够占据森林之外广袤的平原,他所在的是最强大的部落之一。

    “我不能拿你冒险。”

    “为什么呢?”白曦单纯地眨了眨眼睛。

    纯情的兽人大哥又羞涩地脸红了。

    她喜欢看克里为自己脸红的样子,轻轻地笑了起来,仰头看着克里英俊的脸,只觉得自己看他很久都会觉得很开心。可是嘉丽又回来了,看着这两个黏在一块儿恨不能当连体兽的家伙,很不耐烦地说道,“克里,族长正在等你。”

    她觉得克里都有些不像是他了。一向都很强大干脆的兽人战士,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伴侣之后竟然比外头的幼崽还要磨人。她嗅了嗅,觉得房间里有淡淡的青草的味道,又看见克里的嘴边有淡淡的绿色。

    嘉丽美艳的脸顿时抽搐了。

    爱情真是令兽疯狂的东西。

    竟然让有翼虎吃草了!

    她觉得克里真是疯了,又复杂地看了白曦一眼。

    白曦在兽人雌性里并不算是美丽的雌性,或者说,是应该被嫌弃的一类。

    可是她竟然能叫克里都为她什么都改变了。

    克里在嘉丽复杂的目光里点了点头,拉着白曦走出了房间。他带着她来到了部落的最大的一个石头搭成的建筑前方,四周都是高大年轻,看起来很强壮的兽人在巡逻。

    看到克里怀里的白曦,他们的眼睛都亮了,可是似乎是在守卫,他们并没有和昨天一样围上来围观白曦。迎着这些年轻的兽人们炽热的目光,白曦差点儿就觉得昨天嘉丽评价自己长得丑大概是在哄骗自己了。

    不过当脚步声传来,健美美艳的嘉丽站在她的身边,那些兽人们的目光没有一个继续落在白曦的身上之后,白曦沉默了。

    原来她真的挺丑的。

    克里却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他把自己的小曦往怀里塞了塞。

    他的小曦这么可爱,多看一眼都会爱上她。

    情敌太多怎么办?

    “你走前面。”他对嘉丽说道。

    “为什么?”

    “叫他们都看你,你多把小曦挡住一点。”

    嘉丽眼角乱跳,看着这审美异常的家伙,冷冷地问道,“你该不会觉得她比我更美丽,更会被雄性们喜爱吧?”这老虎是不是瞎?

    “是这样没错,怎么了?”克里耿直地问道。

    嘉丽用力地捏住了自己的手,看着一脸无辜地从克里的怀里探出一颗小脑袋的弱小雌性。

    她哼了一声,利落的红色短发在半空划过了一个很漂亮的弧度,转身就走。

    可是走到了建筑的大门口,他们被守卫拦住了。

    “族长没有叫这个小雌性进去。”里面是和落日部落的首领在商谈什么,那个年轻的兽人有些脸红地看着白曦,对于这些需要轻拿轻放的雌性,他们总是小心翼翼的。

    白曦知道大概里面在商议正事,她推了推迟疑的克里小声说道,“这是在咱们自己的部落里,我会有什么危险呢?你快点进去。我等你。”她每说一个字,兽人大哥就不知道因为什么眼睛更明亮一点,到了最后,他四处看了看,看见年轻的兽人们都虎视眈眈地看着白曦,急忙紧张地垂头亲了亲白曦的额头。

    “你要等我。”

    “好。“

    “不要和别人走。”

    “好。”白曦对他露出一口小白牙,看着那个高大沉稳的青年一步三回头地走进了石头建筑里。

    她看着这群在嘉丽出现之后就移情别恋的没有忠诚的兽人们,哼地一声转过头去。

    这里大概是部落里的兽人们最尊重的地方,就算是在更远处的地方有幼崽在嬉笑打闹,还有年轻的兽人前仆后继地簇拥在每一个雌性的身边,可是这个地方却很安静。

    虽然守卫们的眼神炯炯,然而却坚持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白曦流口水。她还穿着昨天的那条裙子,裙子脏兮兮的,白曦决定回头入乡随俗也拿兽皮给自己包裹起来。她正托着脸颊等着克里出来,却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声试探的怯生生的声音。

    “是……小曦么?”

    她转头,就看见梁柔站在那里。

    梁柔很美丽,有着雪白的,吹弹可破的皮肤,还有一双总是泪汪汪可怜极了的眼睛。

    她很娇小,看起来比白曦还要柔弱,看起来就像是需要被轻拿轻放的瓷娃娃。

    白曦眨了眨眼,想到嘉丽说梁柔没有她好看,就得意了一下。

    看起来梁柔更不符合兽人们的审美。

    她对于一个连好友死活都忘记的人完全无感,冷淡地转过身去。

    可是梁柔却已经抽噎着走了过来。

    她跑到白曦的身边,一张嘴眼泪就掉下来,红着眼眶用欣慰的表情看着白曦。

    “小曦,你没有事真的太好了。我真的很担心你。”

    “担心我?”

    梁柔用力点头。

    她看起来精神比白曦差了很多,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长长的兽皮袍子,雪白纤细的手臂从兽皮袍子里露出来,白曦清楚地看到她的手臂上有很多青青紫紫的痕迹。那种痕迹是瞒不过白曦的眼睛的,想到在这个没下限看上就叼走的世界里梁柔会遇到什么,白曦就眨了眨眼睛。

    她和梁柔完全不同,看起来悠闲又天真,梁柔看着她完整的裙子,还有一副“玩儿一会儿就回家吃饭”的悠闲,用力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她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

    白曦显然是被很爱护地照顾着。

    可是她却和白曦完全不同。

    虽然那个高大的兽人英俊得令人心动,梁柔知道想要在这个原始世界里生活下去就必然要依附强大的兽人,并且心甘情愿,毕竟比起丑陋的兽人,英俊的兽人总是更令人心动的。

    她也确实成为了那个兽人的伴侣。

    可是她在见到生活比她更惬意的白曦的时候,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

    “如果你担心我,就不会惊讶我还活着。”白曦冷淡地看着她。

    看见梁柔流着眼泪看着自己,白曦笑了笑。

    “假仁假义的担心我不要。”她的声音拔高,清脆得叫每一个好奇看过来的兽人都听见,不然梁柔这样的姑娘最擅长的就是颠倒是非黑白,淳朴的兽人们先入为主听了她的胡言乱语,没准儿都会觉得她是个小心眼儿。

    她看着梁柔声音大大地质问道,“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是不是?可是在森林里,我们走投无路都面临死去,你被兽人掳走,我为了救你愿意豁出我的命去追赶!可是你呢?你安全无恙,看起来好极了。可是想必你并没有回头去寻找我。你希望我死在森林里!”

    她的声音清脆,听到了这一番话的兽人,都把目光鄙夷地落在了几次张嘴却没法插话的梁柔的身上。

    在兽人们的心里,同伴是很重要的存在,是绝对不能抛弃的存在。

    哪怕是雌性,这样的行为也是不能够被原谅的。

    “你去找我了么?梁柔,你要想清楚才回答。因为我还活着。”她活着,代表着她同样被强大的兽人救下。

    如果梁柔说谎,或许会被兽人揭穿。

    梁柔的眼睛里都是晶莹的眼泪,可是却不敢说谎。

    她知道,对于兽人来说,说谎是最被鄙夷的品质。

    她看着突然变得强势了的白曦,觉得自己所有的话都说不出来,可是就是在她一掉眼泪的时候,白曦就听到自己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异样的声音。

    一阵剧烈的腥风扑来,白曦霍然回头,就看见一条巨大得令人心生恐惧的巨蛇向她凶狠地扑面而来。

    她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却被梁柔一下子拉住了衣摆,正要挣脱她,却听见另一侧,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咆哮。

    小山一样的白虎越过白曦的头顶,带着无比的强势,一头撞上了那条巨蛇。

    白曦:“呀,大蛇飞走了呢。”

    她看着自己面前那只按着地面咆哮连连,退到自己的身边一嘴巴叼住梁柔甩到了半空的白虎,抬手摸了摸它的毛耳朵。

    巨蛇落地。

    地动山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