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8.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四)

38.兽人部落的万人迷(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发现自己是很没用的雌性之后, 白曦垂头丧气。

    嘉丽看着这小雌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儿了下来。

    她美艳强势,可是也觉得有些不忍心了。

    “你也不用太自卑。”她似乎是不习惯安慰人的, 咳了一声艰难地措辞, 在白曦抬头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目光里慢吞吞地说道。“虽然你丑了点,弱了点,看起来没用了一点。不过雌性都是很珍贵的。部落里很多雄兽都找不到伴侣。再难看不符合审美,也是能嫁出去的。不信的话看看你,”她摸了摸白曦雪白的脸颊鼓励地说道, “克里不是就很喜欢你么?自信点, 你行的!”

    连克里这样强大的雄兽都需要讨好雌性, 不然找不到伴侣。

    嘉丽觉得, 那些大龄却找不到伴侣的雄兽, 想必不会嫌弃白曦的。

    白曦:“完全没有被安慰到怎么办?”

    系统欣慰地吐出一口气。

    这垃圾狸猫也有今天。

    “谢谢你的安慰。”

    白曦给这个以后要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的美人道了谢, 指着自己小声说道, “我叫白曦。”

    “我叫嘉丽。”嘉丽指了指自己,看白曦对自己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摇了摇头。

    白曦这么弱小,还是应该赶快找到一个强大的伴侣保护她照顾她才行。

    雌性本来就没有雄性兽人的强大,可是就算是再弱小, 在森林或是平原里,都可以独自艰难地生活一段时间。

    可是白曦看起来并不是这样。

    似乎如果没有强大的兽人保护, 她下一刻就会死去也说不定。

    能被克里带回来, 看样子克里愿意和白曦成为伴侣, 真是白曦的幸运。

    她带着白曦来到了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房间很简单,除了一张石头床之外,只有一个木桌。嘉丽嘴角抽搐地看着白曦那白嫩嫩软乎乎的皮肤,看她坐在石头床似乎很难过的样子,转身就去了隔壁自己的房间,抱出了很多的大张大张的野兽皮毛铺在石头床上。

    她的脸色有些冷淡,可是从细节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白曦觉得很感激嘉丽,毕竟嘉丽和她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她给她提供了房间,还愿意照顾她。

    “谢谢你。”她拉着嘉丽的兽皮裙小声说道。

    嘉丽垂头,看了看这乖巧可爱的小雌性。

    说起来,虽然并不是兽人眼中的美人,可是她软软小小的,叫人想要抱在怀里捏一捏。

    她真的面无表情地捏了捏白曦的脸。

    “不许在我的房子里捣乱,不然把你赶出去。”她一个人住,作为一个已经成年的雌性,在兽人部落里,成年之后却迟迟还没有找到伴侣的雌性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强大。

    看白曦抱着那些新鲜的野草连连点头,嘉丽顿了顿,走出了房间,不大一会儿托着一个木头盘子走进来,盘子里有一个木头杯子,里面是很多的清水。木头盘子里面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粟米做成的饼子,还有一些野果。

    与克里拿给白曦的野果不同,这种野果是深深的紫色,颗粒小小的,散发着一股甜香。

    白曦站在石头床边上,呆呆地看着嘉丽。

    这个房子依旧空荡荡的,很高很高的地方,有一个空荡荡的竖起了很多木条的小窗子,一点点的微风吹进来,还能看到外面漂亮的蓝天还有景色。

    “这是给我的么?”白曦试探地问道。

    “如果你饿死了,克里会找我的麻烦。”嘉丽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她关上了门。

    白曦:“她真帅。”

    系统:……

    面对系统消极抵抗,白曦也不多伤害它,反而好奇地翻看嘉丽送给自己的食物。

    那些粟米一样的饼子看起来干巴巴的,可是却有很香的味道。她试探地吃了一口,觉得和在其他世界吃到的饼子比起来粗糙了很多,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吃野果和肉多了的原因,她觉得粟米饼也是难得的美味。她吃了半块粟米饼,把水都喝掉,又吃了几枚那小小的拇指盖儿一样大小的紫红色野果,觉得有了力气,就看向身边的那些草药。

    虽然这个地方很简陋,可是白曦还是觉得对自己来说已经足够了。

    她犹豫了一下,拿起了那个木头杯子。

    最初级的药剂并没有很多的步骤和手续,她只需要把草药上不能入药的地方摘下去,就开始了自己艰难粗糙的试验。

    对于手边没有各种搭配的道具还有器皿,哪怕是最简单的药剂,白曦也试验得很艰难。

    她失败了一次又一次,本来就不是很多的草药在以肉眼的速度在减少。

    这个身体是真的很柔弱,她趴在木桌前,一遍一遍地重复着。

    大滴大滴的汗水从她白皙的额头上流下来,白曦觉得自己从未这样专注地做一件事。

    她一开始掉落在兽人世界,觉得这是系统在敷衍她。

    可是她现在真的真的很感激系统,叫她有机会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曾经渴望了很多年的期待。

    她所在的那个世界里,这些早曾经的书籍和传说之中普通得跟杂草一样的存在早就几乎断绝。

    那是一个挣扎又困顿的时代,白曦怀着希望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可是她也会想象,如果自己再更早地出生几年,那该是多么幸福。她一定不会偷懒,一定会更加卖力地修炼,一定不会辜负那个时代给予自己的一切。

    可是当她终于有机会,哪怕只不过是一个虚幻的世界,然而只要能叫她有机会拿起这些,她就感到很满足了。

    系统没有吭声,陪着她安静地试验。

    系统:“你累了。”

    白曦哼哼了一声。

    系统:“为了这点药剂就累垮了,真的挺不值得的。”

    白曦又哼哼了一声:“你懂什么。朝闻道夕可死,为了修炼累死了我也愿意。”

    系统又不吭声了。

    白曦:“同情我了?”

    系统哼哼了一声。

    白曦:“不用同情我。时代在进步么,人族大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比起现在的那些狸猫崽子来说,我已经很幸运了。”

    系统:“为什么?”

    白曦深深地忧伤地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三界明文规定,建国之后动物都不许成精了。能赶在这之前化形,我真的很幸运。”

    她觉得自己也是很幸运的一只狸猫了,没看现在妖族漫山遍野的毛茸茸,硬是一个都不敢成精了呢。

    系统觉得同情这狸猫真是喂了狐狸了。

    它哼了一声,不再理睬她,直到白曦把最后一组药草的汁液小心翼翼地混合在了木头杯里,看着地上的一片凌乱,白曦觉得很不好意思。

    她看见外面已经天黑了,嘉丽应该已经睡了,偷偷儿地从房间里走出来,找到了清扫房间的工具把房间打扫干净。她正准备回屋儿睡觉,却听见门外似乎有人在敲门,敲门声音不小,不大一会儿嘉丽愤怒地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看见拿着清扫工具的白曦,她的脸柔和了很多。

    然后,当打开门后,嘉丽的脸又狰狞了起来。

    她瞪着门外三更半夜来把人叫醒的克里。

    高大英俊的青年,没有看到躲在门后的白曦,对嘉丽伸出了手。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皮毛包裹,里面横七竖八地露出很多的草药。

    和白曦白天带回来的种类一模一样,全都有。

    另一个小一点的包裹里,是一些圆滚滚的果子。

    嘉丽扭曲地看着脸色平静的克里。

    “你想干什么?”

    “这是给小曦的。你不能偷吃。”克里把包裹往嘉丽的面前送了送。

    “就为了这个?”

    “小曦喜欢。”克里继续木头脸。

    他目光示意嘉丽赶紧接走,又提醒说,“不要打搅小曦睡觉,她困。你明天早上给她就可以。”

    美艳如同烈火一样的雌性已经有要一口吃了他的狰狞了。

    她的手在颤抖,看起来很想把克里给摁在地上毒打。

    白曦躲在一旁听见是克里,唯恐为了几根草药发生一场血案,急忙从门后走出来。她看见这强壮的兽人大哥依旧只穿着一件兽皮裙,月光照在他小麦色的身上,整个身体强壮又美丽。

    看见她在看自己,克里的脸慢慢地红了,推开了抓狂的嘉丽走进去把两个包裹放在了桌子上对白曦说道,“沉,你不要拿。”他显然是在发现白曦对草药有兴趣之后,重新回到了森林里去寻找这些草药。

    白曦突然也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

    这么淳朴的兽人大哥,她觉得自己的机灵和伶俐都不见了。

    “这么晚了,你还不去休息啊?”嘉丽已经冲进隔壁去睡了,白曦看着克里轻声问道。

    她眼睛亮晶晶的,在克里的眼睛里,比星星还要好看。

    这是只属于他的小雌性。

    “没关系。不累。”他摇了摇头,坐在白曦的面前,垂着头不吭声了。

    他不说话,面色冷淡的时候,看起来很威风强势。

    可是白曦莫名觉得他仿佛有些委屈。

    她试探着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下一刻,一只巨大的白虎就卧在了白曦的面前。

    它仰头,在这间不大宽敞的房间里艰难地动弹了一下。

    它的皮毛几乎把白曦面前给铺得满满的,一双赤金色的眼睛里,倒映出一个小小的,很小的白曦。

    白曦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被拨动了一下。

    仿佛是心动了,又仿佛是她本就应该为它心乱如麻。

    她觉得这种感情来得很奇怪,很莫名其妙,仿佛是自己看见它的第一眼,就对它很亲近,愿意在这个高大的陌生兽人的面前撒娇,甚至变得孩子气。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仿佛她笃定了在他的面前,她无论怎么任性都会被原谅,甚至从前的那一点情绪,幼稚得都有些不像是她了。她虽然也是活泼的,可是却从没有那样娇气,可是她又觉得,那本来就是她的性格。

    就仿佛现在,她莫名地喜欢这个兽人。

    白曦:“没有想到,我竟然还会一见钟情。”

    系统叹了一口气。

    白曦觉得系统羡慕嫉妒恨了,抬头,在白虎期待的目光里,摸了摸它的耳朵。

    白虎压低了声音咆哮了一声,毛茸茸的尾巴把小小的小雌性圈在了自己的尾巴里。

    它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大头抬起来,试探地歪头看了白曦一眼。

    白曦被它压得坐在地上,坐在它的皮毛里。

    她纵容地笑了笑。

    巨大的白虎眼睛亮了,放心地把毛茸茸的一颗大头枕在了白曦的怀里,蹭来蹭去。

    白曦笑眯眯地抬手,顺着这白虎有些粗糙的皮毛,听见它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呼噜声,又笑眯眯地伸出手去,去挠了挠它毛茸茸的肚皮。

    她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不抗拒作为克里的所谓雌性伴侣回到这个部落,如果她真的对克里没有好感,就绝不会大咧咧地跟他回来,然后接受他对自己这样多的好意。所谓的一见钟情,原来是这么的简单,她只是觉得自己的初恋来得太快,有些仓促而手忙脚乱。

    系统:“狐狸们大概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游刃有余地初恋了。”

    白曦的手停在白虎温热的皮毛里,脸色也狰狞了一下。

    白曦:“不要叫我生气。叫我生气的代价你一定承受不起。”

    系统:“要投诉我啊?”

    白曦:“不,这样优秀的系统,我会给你写表扬信。”

    系统觉得这不像是垃圾狸猫的作风。

    白曦:“这么优秀的系统,应该战斗在最优秀的第一线,我推荐你去带隔壁的剑修姑娘。”

    系统痛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狸猫和系统之间的感情原来是这样脆弱。

    听着系统嘤嘤嘤的哭声,白曦继续心情很好地给白虎挠肚皮。

    只是这个房间实在是有点狭窄,她看见这白虎把自己努力地缩起来,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却不愿意离开自己。它毛茸茸的尾巴环绕着白曦的腰,一圈圈缠上,仿佛这样小雌性就永远不会离开它的样子。

    白曦觉得这白虎虽然大只了一点,龇在血盆大口外的那几颗锋利的牙齿狰狞了一点,看起来很饥饿了一点,然而摸起来却叫人舍不得撒手。她终于惊恐地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师姐总是强迫自己化为原型差点摸秃了自己了。

    根本停不下来。

    恍恍惚惚地在白虎的呼噜声,白曦摸了一晚上。

    她最后缩在白虎的爪子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她却发现自己睡在自己房间的石头床上。

    厚厚的兽皮已经都铺在床上,石头床下睡着一只艰难地把自己缩在地上委委屈屈的白虎,她的腰间,还卷着一根毛茸茸的尾巴。

    感觉她醒过来了,白虎张开了一双没有睡意的眼睛,探头凑过来。

    它伸出舌头给白曦洗了个脸。

    白曦:“莫名觉得哪里不对。”

    看着白虎餍足地趴在自己的面前,白曦呆滞地想了想。

    她下意识地去捏白虎的毛耳尖儿。

    白虎又发出了压抑的闷吼。

    系统忍无可忍:“你会经常去摸一个男人的耳朵,叫他添你的脸么?”

    白曦终于明白了。

    她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白虎围着石头床走了一圈,看见白曦无动于衷,这才失望地变成了高大的男人。

    他的耳尖还是红色,白曦垂头开始想昨天自己似乎摸遍了这兽人的每一处皮毛。

    真的要负责了呢。

    她可不是摸完毛甩手就走的渣狸猫。

    “你怎么没有回家去睡?”白曦没有想到克里竟然睡在自己的房间一晚上。

    最叫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竟然纯睡觉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还是最火热会那啥啥的兽人世界么?

    “你在这里。”克里偏头,硬朗的脸红了。

    他的眼睛四处游弋,就是不敢和白曦的眼睛对上。

    系统也觉得这兽人大哥真的很纯情。

    白曦却觉得克里很可爱,她对他招了招手,看他犹豫了一下,走到自己的床边俯身,将火热而强壮的身体压过来,完全没有兽形时还要求多挠挠脖子和耳朵的轻松样子。

    他的呼吸慢慢地变得急促,小麦色的强壮手臂隆起,撑在白曦脸旁的皮毛里,他垂头看自己的小曦白得就像是冰雪季时的雪花儿,可是却暖暖的,软软的,只觉得心里心满意足。虽然很羞涩,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白曦的嘴角。

    白曦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不能输给三岁就完成了首杀的狐狸们。

    她躺在床上,伸手,捧住了这青年英俊的脸,嘟着嘴亲了亲他的眼睛。

    克里的眼睛亮了,看着笑眯眯的白曦,不自觉地发出了呼噜一声,放开手臂倾身而下,压住她将火热的嘴唇凑在了她的嘴唇上。

    一只大手去摩挲她柔软的腰肢。

    火热的房间里,下一刻,房门被一脚踹开。

    嘉丽站在门口,看着英俊的青年飞快地把自己的小雌性塞进自己的怀里掩住她,哼了一声。

    “落日部落来人了,也带来一个小雌性,你们出来看看。”

    “看了都叫你更自信。她比你难看多了。”

    想到小雌性昨天的垂头丧气,她难得善良地补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