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6.兽人部落的万人迷(二)

36.兽人部落的万人迷(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纯情的兽人大哥摇身一变, 变成了巨大的白虎。

    它压低了声音对白曦咆哮了一声,躺下翻身。

    别看很大只。

    可是真的很乖。

    白曦急忙躲进它的一双大爪子里。

    身子底下是白虎温热的很舒服的皮毛,白曦满足地蹭了蹭。

    当它保持兽形的时候,白曦觉得自己无所畏惧。

    这么安分守己,在兽人世界里还遵纪守法对女人很温顺的兽人大哥, 也不多见了啊。

    系统:……

    她感到僵直地举在半空的大爪子停了停, 方才慢吞吞地落下来, 盖在了白曦的肩膀。

    白虎一双大爪子交叠在一起,把小小的女孩子整个人都困在了自己的皮毛里。

    白曦又蹭了蹭, 这才很舒服地闭上眼睛。

    她开始询问系统了。

    这回系统觉得务必得回答一下这作死的狸猫了。

    “这么说,我是个炮灰啊。”白曦听了一会儿,揪着白虎身上一点点软乎乎的白毛儿表示清楚。

    这个世界是兽人的世界,兽人又分为雌性和雄性。雄性的兽人出生之后就是兽形, 只有在成年,力量增长到了极点的时候才会转变为男子的形态。至于雌性就简单多了,生下来就是女婴的样子。她们的力气和身材都不及兽人的雄性,可是只有雌性才可以繁育兽人的下一代,因此在兽人的部落,数量十分稀少的雌性才是兽人部落里最有地位的。

    这个世界的原主是个倒霉的姑娘。

    大学还没有毕业,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一块儿结伴旅行, 却在半路一同穿越到了兽人的世界。

    她们落在了原始森林里, 遇见了巨大的猛兽, 为了保护自己的朋友, 她奋力地去和缠住了朋友的那条巨蛇搏斗, 却被一尾巴抽飞了出去。

    好友被巨蛇旁若无人地叼走,她跟着巨蛇的在树林里留下的痕迹想要把好友救回来,只可惜原始森林里危机重重,她很快就死在了里面。

    她并不知道,那条巨蛇同样是兽人。

    他叼走了她的好友,也并没有吃掉她,而是当做自己的伴侣带回了自己的部落。

    她的好友得到了那个部落最大的喜爱,很多强壮优秀的兽人都对这个和从未见过的,比其他雌性更柔软胆怯,却会软软地微笑的女孩子喜欢得不得了。

    虽然是在很荒凉的部落里生活,可是她的生活过得很安稳很幸福,甚至还和三个最强壮的兽人生活在一起。

    至于自己的好友白曦,她早就忘记了,只是在想到自己的朋友的时候感叹一声,却并没有想过叫自己的爱人回头去救她回来。

    她忘记了自己的朋友,这一生都过得很快乐。

    她所在的部落利用智谋很快就吞并击溃了另一个强盛的部落,占据了这平原上最肥美的一块土地,蒸蒸日上。

    白曦觉得这个世界非常简单。

    白曦:“那功德是谁给的?”

    系统:“是原主自己。她曾经在从前的世界做了很多力所能及的好事,所以有一份功德,希望你可以代替她,在原始社会里好好生活下去。”

    白曦:“有一种莫名的敷衍的感觉呢。”

    系统:“亲,隔壁天都塌了,有的吃就不错了。”垃圾狸猫现在还要挑挑拣拣?

    隐隐地听出了系统的那点崩溃,白曦不敢说话了。

    她还是有一点点职业道德的。

    她安然地在毛茸茸的白虎的怀里睡了过去,睡到了第二天,外头的阳光透过了垂落的碧绿的藤蔓照进来,她感到自己抱着一只巨大的的野兽,张开眼睛,就看见那白虎正张着一双赤金色的眼睛,一动都不敢动地观察着自己。

    似乎是发现白曦醒了,巨大的野兽低沉地嘶吼了一声,滚滚的声音压抑在它的喉咙里,它努力缩回了自己锋利的爪子,用毛茸茸的侧面轻轻地碰了碰白曦的脸。

    “我不饿,咱们要不要继续赶路?”

    白曦很贴心地问道。

    白虎不吭声,垂着大头。

    白曦急忙伸手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大脑袋。

    它腹部的皮毛也并不十分柔软,可是白曦却觉得手感很好,叫她在它的大头上揉了揉,又下意识地捏了捏它的毛耳尖儿。

    白虎的眼神直了。

    原来雌性们还可以有这样的操作。

    看它一副呆滞的样子,白曦不知为什么觉得很有趣。

    她并不是一个会和陌生人这样亲近的性子,可是却莫名地对这只巨大的白虎心存喜爱和亲近。她从不是一个喜欢撒娇的人,可是却可以毫无隔阂与警惕地缩在这白虎毛茸茸的怀抱里,并且打从心底里相信,它绝对绝对不会伤害自己。

    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笃定,还有陌生的,愿意在白虎的怀里醒来的熟悉。可是白曦却莫名并不抗拒这种异样。

    她就很喜欢很喜欢被它护着,看它出糗的样子。

    白曦:“这是我和虎哥的缘分啊。”

    系统:……

    她恋恋不舍地从白虎的怀里爬出来,看它翻过身来,甩了甩长长的尾巴看着自己。

    面对这么明显的示意,白曦急忙爬上了它的背,白虎振翅,冲出了山洞。

    他们在高空地飞翔了好一会儿,白曦就感到自己的身体一沉,这白虎俯冲着重新重进了一大片的原始森林里去。它稳稳地带着巨大的呼啸声落在了一株高高的树前,白曦就看见这茂盛的大树上挂满了昨天自己吃过的那种青色的很甜美水灵的果子。

    她被白虎回头从背上叼下来,它低吼了一声,仿佛是告诫白曦不要乱跑,自己冲天而起,扑进了那巨大的树冠之中,不大一会儿,就见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白曦的头上落下了大片的果子雨。

    水灵灵的果子们在潮湿的地上翻滚,落了满地,看起来叫白曦吞口水。

    她急忙眉开眼笑地向这些好吃的果子们扑去,舔着自己的嘴角一枚果子一枚果子地收在自己的怀里,可是果子太多,把这片土地都铺满了。

    白曦觉得自己遇见了最幸福的烦恼。

    她舍不得每一个看起来水嫩嫩的果子,可是却不可能全都把它们带走。

    特别是当白曦捡起一枚很漂亮精致的果子的时候,发现地上生长着一种很眼熟的植物。

    白曦:“我的剑修大人!这不是格拉草么!”

    她所在的世界里,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继续灭绝的草药,是可以调制出修真者也可以使用的很珍贵的回复精力的药剂。

    不过格拉草在现代社会里已经比万年人参还要稀罕少见,白曦也仅仅见过一次。很多来自与上古的调配那些药剂的丹药和药剂都已经因草药的断绝而失传,虽然有着最详细的配方,可是却都成为了传说中的药剂。

    白曦早年也曾经对那个充满了瑰丽传说的上古时期感到想往过。

    动辄翻山倒海,一剑就能荡平九州的修真者。

    还有那些异域的,来自于隔海相望的大陆的,可以调转元素之力的魔导师与遵守着骑士守则的英勇的战士。

    还有那些曾经武碎虚空,以武道成为天下至尊的先天强者。

    那样的一个年代,群雄并起,每个人都是时代的传奇。

    可是如今却只能成为白曦从书籍里看到的一点点的传说的篇章。

    系统:“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去看看。”

    白曦:“你刚才说什么?”

    系统:“我说请不要提及剑修二字呢亲。”

    看起来系统对隔壁世界那位杀夫证道的女剑修有点过敏,白曦很善良地转移了话题。

    她顾不得脆嫩清甜的果子了,小心翼翼地把格拉草给挖了出来。

    作为一个对上古时期充满了想往的狸猫精,白曦曾经是天道图书馆里的常客,她几乎流着口水看遍了那些再也无法调配的丹药,灵丹,药剂等等的配方,也曾经在晒肚皮的时候有过幻想。

    幻想自己某一天也一不小心穿越个时空,回到曾经的上古时代凭着这些配方叱咤风云成为药王丹王还是狸猫王什么的,碾压一下那些传说中的上位强者。当然,这显然都是做梦,可是不妨碍狸猫也可以有梦想是不是?

    虽然现在梦想很残酷,白曦成为了为了一点功德就天天奔波的小员工。

    不过能在这个世界里看到格拉草,白曦觉得自己的生命又重新活过来了一样。

    有这样一种草药,那么这片郁郁葱葱,从未有像她一样的存在踏足的原始森林里,会不会还有更多的,其他的草药?

    这简直就是一座宝藏。

    她的眼睛亮了,坐在地上,捧着这株草药蹭来蹭去。

    白虎变成了高大寡言的青年,犹豫了一下,四处看了看,走到远处去,片刻回来,摊开的大手上是五株一模一样的格拉草。

    白曦两只眼睛亮晶晶地仰头。

    英俊的青年坚毅的小麦色皮肤上,露出淡淡的红晕。

    “你想要的。给你。”

    “多谢。”白曦看了看四周。

    她的眼睛亮极了,这才发现,在这株果子数的周围,还有几株各种不同的植物,那些都是可以调配药剂的重要的草药。

    她觉得自己多年的梦想走在这一刻成为了相识,抬头看了那个青年一眼,看他没有动作,就知道这片土地不会有什么危险,亦步亦趋地采摘了起来。她不知道搜索了多大的一片土地,那青年也不问她为什么要搜集这些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用处的很常见的野草,只是无声地跟在她的身后,把森林的危险全都摒除在她的周围。

    知道白曦已经抱着好多的草药露出开心的笑脸,青年赤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点鲜活的光。

    他觉得自己喜欢看眼前这个小雌性笑起来的样子。

    “可是拿不下啊。”白曦一向是一只贪心的狸猫,更何况她的脑海里有很多的药剂的配方在闪动,热血上头的代价,就是面前堆了小山一样的草药。

    她只穿了一件长长的裙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早已经遗失在森林里,没有可以带走它们的办法。

    “太多了啊。”白曦摸着下巴小声儿说道。

    青年站在一旁想了想,垂头看了看,突然开始解自己的兽皮裙。

    白曦大惊失色。

    “快住手!”兽皮裙很好脱的,一眨眼的功夫的事儿,作为一个羞涩的小姑娘,白曦用力地捂住了眼睛,又张开了自己的指缝儿张望。

    她没白看。

    白曦:“天赋异禀啊!”

    系统:“我举报了。”

    白曦:“对了。原主的那位好朋友,听说最后是和三个最强壮优秀的兽人一块儿生活了,是么?”

    系统警惕地没有吭声。

    它的手指庄严地等候在举报按钮上。

    白曦:“听说每天晚上都一起睡。这才叫天赋异禀啊。”尺寸完全超标了好么?

    系统心满意足地点亮了举报按钮。

    它就知道这狸猫不会叫它做白工。

    看小雌性圆滚滚的眼睛透过了大张的指缝儿偷看自己,青年觉得自己的标准还是不会被鄙夷的。

    作为一个很正常的兽人,一向是强壮并且尺寸巨大才是会令大家羡慕的。他下意识地在自己这个小雌性的面前挺了挺腰,听着她软软的尖叫,这才把自己的兽皮裙提到她的面前说道,“用这个兜回去。”如果不是昨晚的兔皮被丢在了山洞里那就好了。

    不过对于兽人来说,什么都不穿,这其实是一种能够显示自己强大的很平常的事。

    有自信,随便看。

    白曦幸亏没有听到他的心里话。

    不然下一刻这姑娘就得撒腿就跑了。

    系统:这狸猫就是这么怂。

    不过拿男人挡住关键部位的兽皮去包裹草药,这种办法也很叫白曦碎三观,她急忙摇了摇头,抹着头上的冷汗很感激地说道,“你先穿上。”

    她看了这么多眼,难道以后还得给这纯情的大哥负个责?

    她可是连初恋都没有呢。

    不过说起来,纯情得一碰就脸红的兽人大哥,解兽皮的速度倒是一流啊。

    白曦深深地迷惑了。

    系统装死没有吭声。

    看她不需要,青年这才默默地把兽皮重新穿好,他看见小雌性松了一口气一样放下了手,眼巴巴地,信赖求助地看着自己,想了想,从不远处的树上摘下了巨大的叶子,埋头把那些草药都塞进了叶子里最后用一些长长的青藤紧紧地捆在了一起。他又从地上捡起了很多的果子,走到了白曦的面前,垂头,伸手就把她的裙子给揭开。

    被迫被掀了裙子的白曦:“我可以打他不?”

    系统:“呵呵……”

    青年显然不知道呆滞的白曦激烈的内心活动,把果子都放在白曦兜起的裙子上。

    白曦:“是我的错,不该怀疑纯洁的兽人大哥。”

    系统:……

    她有了这青年的示范,也不用他再帮助自己,很快地就用裙子兜了很多很多的果子,满足得不得了。

    看见那个沉默的青年站在身边,白曦觉得自己很感激他。

    不是他,她恐怕早就死在森林里,也无法见到这么多自己曾经梦想中才会存在的草药。

    虽然并不是充满了灵性的药材,也没有传说中那些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甚至一瓶药剂,一枚灵丹下去就可以转换天地的奇迹,虽然这些都是最低等的草药,就算是制作,也只能是很简单的一些那些传奇都不屑一顾的药剂。

    甚至到了现在,她收集到的只是可以叫人恢复一下疲劳,还有一种疗伤的普通的药剂,可是白曦却已经很满足了。她郑重地对青年道谢,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对看着自己的青年露出一个笑容。

    “我叫白曦。”

    小雌性终于主动告诉她的名字,青年的脸慢慢地红了。

    “克里。”他郑重地说道。

    白曦:“为什么他看起来像是在相亲。”

    系统:“吃顿好的吧。”

    白曦对这毫无创新的系统失望了,迅速拉黑了它。

    “你要和我回部落么?”白虎青年克里专注地看着白曦问道。

    他的脸棱角坚毅,充满了纯粹的雄性的阳刚之美,可是耳尖儿却红得要滴血。

    “当然要和你回去。”

    无家可归的一个女孩子,在这危机重重的原始社会里几乎是寸步难行。

    特别是白曦现在已经找到了这么多的草药,迫切地需要一个可以叫她专注调配药剂的安稳安全的地方。

    兽人大哥这么善良,想必部落也一定是很善良的呢。

    她有了制作药剂的生活技能,也不会厚着脸皮吃白食。

    白曦露出一个很满意的笑容。

    克里看着小雌性对自己露出默认的笑容,红了脸,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哪里仿佛还残留着柔软的,叫兽浑身战栗的触感。

    这是他找到的,只属于他的小雌性。

    她摸了他,吃了他给她的果子,和他睡在一块儿,告诉了他她的名字,还愿意和他回到部落去。

    她这么主动示爱,真的是很有勇气的雌性。

    他不会叫她失望的。

    回到部落就结为伴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