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5.兽人部落的万人迷(一)

35.兽人部落的万人迷(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系统毫无反应。

    就跟被卸载了一样。

    虽然白曦经常和系统互怼,这系统也的确很垃圾, 可是这一声不吭毫无反应, 却是第一次。

    白曦不得不自己面对面前的高大的青年了。

    这青年看起来高大强壮, 那露出的胳膊和大腿都比白曦的腰都粗, 浑身上下全都是结实有力的肌肉。

    可以去参选健美先生了。

    可是和那些肌肉看起来比例很吓人的健美先生比起来,这青年的身材非常好。

    很结实, 也不畸形, 就算是那一块块隐隐隆起的肌肉,也只是充满了力量和美感, 会叫人觉得……

    帅的哪怕只穿一件兽皮裙也不是不能接受了。

    白曦呆呆地坐在地上, 看着不远处的青年。

    他起码有两米高,有一张很英俊的脸,棱角分明, 带着莫名的锋芒。

    一双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道道的光, 他看着坐在地上小小一团的白曦,抬脚,赤裸的双脚走在满是腐败的枝叶的地上,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慢慢地走来。

    他的那双大手还在摸着自己的小腹。

    白曦顿时尴尬了。

    说,说句实话, 那个兽皮裙有点儿短,坐在地上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来的。

    作为一只纯洁的狸猫, 她急忙转过头去, 却没有看到那青年俯身, 端详了她很久之后,伸出手,两只大手扣住了她的肩膀。

    白曦被他轻轻松松地举了起来,举在半空,呆滞地看着仰头一脸沉默郑重地端详自己的青年。

    他近在咫尺,白曦才看见他的脸颊两侧有两道奇异的花纹,想了想,就和方才的那只巨大的白虎脸上的异色的花纹相同。

    他现在是人形,看起来也没有要把白曦给吃掉的意思,可是白曦却僵硬在这青年的手里,看着这张严肃地在思考什么的英俊的脸不敢乱动。毕竟虽然系统没有上线,可是她大概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怎么样的世界来。这大概是她所知道的最没有下限的世界。

    兽人的世界。

    看中了就带走回去生小兽的那种。

    这青年一副原始人的样子,可是白曦看见自己穿着一件现代的漂亮的裙子,脚下还穿着很休闲的小皮鞋。

    这大概是穿越?

    白曦有些不明白了。

    就在她魂游天外的时候,青年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定,轻轻地,仿佛像是碰碎了珍贵的东西一样,把白曦小心地放在了地上。

    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巨大的,仿佛可以遮蔽住白曦眼前全部视线的白虎,长长的黑白花纹交织的翅膀舒展开来,微微一振翅,扑面而来的就是强烈的大风,四处的参天巨木都在晃动摇曳。

    这巨大的白虎再次僵硬了一下,看着吧嗒一下被吹得坐在地上的白曦,一双赤金色的虎目之中仿佛闪过了一抹沮丧,犹犹豫豫地看着白曦。看到她似乎并没有害怕自己,白虎迟疑地抬起了自己一只巨大的毛茸茸的爪子。

    想了想,它又把自己的爪子落在地上,把自己一颗大头慢吞吞地凑了过来。

    湿润的鼻尖儿在白曦的脸上蹭了蹭。

    它飞快地收回,又专注地看着白曦。

    白曦抽了抽嘴角。

    当知道这是一个兽人的时候,她决定还是不要乱摸了吧。

    摸出火儿来怎么办?

    这个穿越的身体,柔软雪白,看起来只有一米六。

    对方可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家伙。

    再帅也不行啊。

    看见她软软地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白虎又压抑地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侧头看了看白曦。

    它慢慢地趴在地上,两只前爪交叠地搭在自己毛茸茸的大头下,侧头,对白曦眨了眨眼睛。

    白曦:“兄弟,你这么大只,真的不大合适卖萌。”

    不过她还是得承认,这巨大的白虎,充满了野兽的力量的美,甚至连皮毛都充满了美感。

    她仿佛明白了这白虎的意思,目光落在这四处寂静无声,可是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里片刻,就果断地抓着这白虎的皮毛往它的背上爬。

    白虎的毛并不柔软,其实还有些坚硬,可是白曦在爬到这白虎的背上的时候,却一下子觉得自己仿佛安全了。这种被背起来就感到安稳的心情,叫白曦有些熟悉。然而就在她还没有想到什么时候曾经有过爬到别人背上的时候,身下的白虎发出了闷闷的一声嘶吼,站了起来。

    它试探地动了动,白曦急忙趴下抱住了它的脖子。

    脖子太粗,下一秒白曦就放弃了,抓住了它的脖子毛。

    看她稳稳地坐好,白虎顿时就窜了出去。

    它的速度很快,呼啸的风几乎叫白曦窒息。景色飞快地退后,又似乎为了避免森林中的枝叶会伤害到身上柔软白嫩的小姑娘,这白虎一下子就震荡起了自己的翅膀飞了起来。

    它冲出了这大片的原始森林,飞翔在林海的上空,白曦就看见这满眼所及的地方到处都是群山和森林,更远处的是巨大的平原,到处都是绿色没有半点现代的人工的痕迹。那是一种充满了原始和古朴的美丽壮阔,她从未看过这样的景色。

    白曦:“真美啊。”远远的仿佛还有大片的海。

    系统无力地哼了一声。

    白曦迅速地抓住了这系统。

    她觉得这系统似乎遭受到了强烈的打击,又看起来蔫搭搭的,不由本着同伴爱关心地问道,“你方才掉线了?”

    系统:“刚刚参加了一个系统会议。”

    白曦:“系统们还会开会?”

    系统:“你这是人身攻击,本系统已经记录在案。”

    白曦一下子就觉得自己的关心喂了狐狸了。

    不过这系统一向兢兢业业,很少有像方才那样突然掉了线联络不上,把宿主丢在一个陌生没有半点熟悉的世界自生自灭的情况。

    白曦忍了忍还是问道,“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么?”千万不要说关门不干了,不然她的功德怎么办?

    系统沧桑地叹了一口气:“隔壁世界崩溃了几个系统。”

    白曦震惊了:“系统还会崩溃?”这玩意儿不是天道下发的高级货么?质量应该能够得到保证的啊。

    系统:“宿主和系统,总得崩溃一个。”

    这么意味深长的话,白曦听得有点冷。

    她哼哼了一声,把自己往白虎那粗糙却暖和的皮毛里缩了缩,来抵御高空的寒风和冰冷,有些感慨地说道,“这么看起来,我还算是一个好宿主,你很幸运。”

    起码白曦没把这系统给整崩溃了不是?

    “为什么会崩溃?”

    “……”系统半天没吭声,很久之后,方才心有余悸地说道,“被吓到了。”

    白曦歪了歪头。

    她们这些在各个世界之中穿梭的天道之下的工作人员,其实都自认自己是传播爱的小天使来的。为了功德,叫大家幸福,还叫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这有什么可害怕的?

    她不知是哪位同行做了什么,没有忍住,默默地在白虎的皮毛里拿脸滚了一圈儿,这才兴致勃勃地问道,“到底为什么会被吓到崩溃呢?”没有得到系统的回馈,她不怀好意地摸了摸下巴说道,“你告诉我,我引以为戒,以后好不要吓到你啊。”

    系统:“你不可能。”

    白曦:“为什么?”

    一只傻白甜的狸猫还能把系统吓崩溃,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系统觉得这狸猫小看了自己,隐蔽地哼了一声,还是心有余悸地说道,“性格不一样。”

    白曦:“性格?”

    系统再一次意味深长:“那姑娘是个剑修。”

    白曦恍然大悟了。

    剑修的姑娘一般都十分凶残。

    白曦更加好奇了。

    系统扭扭捏捏,怎么也不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被白曦纠缠得不行,还是吞吞吐吐地露出了一点口风。

    系统:“那姑娘第一次做任务,进了一个修/真/世界。”

    白曦专心地听着。

    系统:“她杀夫证道了。”

    不仅如此,强悍的剑意纵横,等系统同行回过神儿来的时候,方才还英俊忧郁为情所困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一堆碎肉。

    低垂了一双眼的女修手握长剑,站在血水里漫不经心抬眼一笑。

    同行当场崩溃了。

    白曦肃然起敬。

    系统崩溃得不怨。

    白曦:“她夫君是不是个渣男?”

    系统:“对。”

    白曦觉得渣男死得也不怨。

    这世上,敢渣女剑修的傻瓜真的不多了。

    白曦:“看来是这届系统不行。”

    对于这么跟自己没话题的姑娘,系统含恨把她拉进了黑名单。

    白曦喂喂喂了一会儿,看见这玻璃心的垃圾系统又躲起来感怀自身顾影自怜去了,这才哼了一声把目光落在了自己抱着的这巨大的白虎的身上。

    它很大很强壮,显然是一只正在盛年的老虎。就连皮毛都充满了光泽和优美的韵味。对于一只狸猫精来说,白曦还是很能得到对这只白虎的美感的感悟的。她下意识地闭着嘴抵御着呼啸的寒风,摸了摸这白虎皮毛上那些黑色的花纹。

    白虎突然在高空坠落了一下,之后奋力振翅重新飞上了之前的高度。

    白曦眼里露出几分茫然。

    她没挠肚皮来的。

    她不知道白虎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只知道它一直都在向更远处的平原飞去,不过这个世界看起来真的很大,那片平原遥远得叫白曦感到一辈子都抵达不了。

    直到天色将晚,白虎突然收住了翅膀,冲入了高耸的巨大耸立的山壁。

    白曦被它带进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里很干燥,可是却有一小片地方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骨头。

    她看了看这光秃秃的山洞,看见长长的藤蔓垂落了一半,自己可以透过藤蔓看到远处的森林。

    白虎趴在地上,看白曦从自己的身上爬下来,转身又飞进了云层里。

    白曦张望了一下。

    白曦:“我说,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只看她的这身打扮的话,大概是一个倒霉姑娘不小心穿越到了原始社会。可是白曦觉得好奇的是,原始社会的兽人大多都很淳朴,这姑娘到底是怎么悲剧的,又是谁为她难过愿意付出功德来想要扭转这一切的痛苦呢?还有又是谁伤害了这个女孩子?

    她觉得很好奇,可是系统这一回是真的被隔壁剑修吓得不轻,死机了一样没有回答。

    白曦也不理它,呆呆地捧着脸看着外头。

    巨大的白虎飞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娇小柔软的女孩子似乎是在等着自己。

    它的嘴里咬着一只野兽,看起来有些像是兔子,不过却很巨大。

    白虎森然的利齿血淋淋地咬着那只兔子,慢慢走到白曦的面前,垂头放开了这兔子,退后了几步,重新变成了高大的青年。

    夜色的余晖映照在他赤金色的眼睛里,白曦觉得这双眼睛很好看。

    他停顿了一会儿,才走到兔子的身边,在这兔子的肚皮上摸来摸去。

    奇怪的兔子的肚皮上有一个毛茸茸的袋子,就跟白曦见过的袋鼠一样,这青年摸索了一会儿,走到白曦的面前摊开了自己的大手。

    粗糙的大手里翻滚着几个很精致的小果子,碧绿碧绿的,水灵灵的。比起吃肉,白曦还是更喜欢吃这些果子,她站起来,悲哀地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笼罩在这高大青年的阴影里,也不知道这青年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仰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多谢。”她去抓果子。

    看她笑了,没有对自己的害怕,青年松了一口气。

    他突然伸手握住了白曦的小爪子。

    “不用谢。”在白曦茫然的目光里,他飞快地松开手,转头,露出一副沉稳严肃的模样。

    不过他的耳朵尖儿却红了。

    明明皮肤是很漂亮的小麦色,却能看出耳朵红了,可见这红得不轻啊。

    白曦也不理会为什么她和原始兽人之间没有语言障碍。

    都穿越时空了,谁还没有点儿金手指咋地。

    她只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拿起了那几个果子。这种果子看起来很平常,有些像梨子,可是却比梨子更清脆清甜,白曦咔嚓咔嚓吃得眉开眼笑。

    都到了可以发挥一下的山洞了,这兽人竟然还老老实实地没有把她推倒,可见这是一个有三观的好兽人。

    她没有方才的担心了,专心地坐在青年的身边看他处理那只巨大的兔子。他走进山洞的里面,抱出了很多的柴火来,还用石头打出了火星烧起了篝火,叫外头的呼啸的冷风都不是那么寒冷了。

    白曦坐在篝火旁一边吃果子,一边看着青年,他冷峻专注地收拾着手里的兔子,这样英俊的青年,专注的时候充满了一种独特的魅力,也比现代社会的男人多了几分野兽的野性。

    白曦欣赏地看着他。

    不一会儿,这青年飞快地抬头看了她一眼,耳朵又红了。

    白曦:……

    他没有远离白曦,虽然似乎被白曦看得很不自在,却又无声无息地往她的身边蹭了蹭。

    不过显然这青年是一把干活儿的好手,白曦看着他飞快地架起了架子翻烤起了兔肉。

    大块大块的,只有一个小木枝上,穿着一块小小的肉块。

    白曦知道,那是那只兔子身上最嫩的一块肉。

    肉熟了,和白曦所想的那样,青年把那块最嫩的肉推到白曦的面前。

    “多谢。”白曦没有吃过这个世界的手,不过那兔子长得那么大,看起来很粗糙的样子。她道了谢接过了烤肉,小心翼翼地往嘴里送了一块儿,觉得很嫩,虽然只有一点咸咸的味道,并没有其他的调味,可是如同却别有一种独特的风味。

    她用力地点头,却看见青年正安静地看着自己,看到自己吃了他递给自己的肉,青年似乎最后的一点担心都放下了,转头闷头吃自己面前的烤肉。

    他的牙齿很尖利,用力一咬,就会撕下大块的烤肉。

    就和兽形的时候一样凶猛。

    可是他一边撕咬烤肉,一边看起来漫不经心地扫过白曦。

    白曦察觉到了,飞快地把手里的肉吃完对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说道,“饱了。”

    微微隆起的小肚皮叫青年飞快地转过头去,他没有说什么,风卷残云地吃掉了剩下的烤肉。

    白曦就安稳地坐在地上托腮看着这个穿着兽皮裙的青年吃了晚饭,起身把山洞里的那些血腥都打扫干净,露出了空旷的石洞来。

    “休息。”他转头看了看软乎乎白嫩嫩的白曦,又看了看面前坚硬冰冷又很硌人的地面,突然想到了什么,默不作声地走向山洞口。

    “天都黑了,你为什么还要出去?”白曦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出去。

    在她想来,黑夜都是充满了危险的。

    “地上凉,你睡了会生病。”青年犹豫了一下转头解释。

    比起娇滴滴非要睡得舒服些,白曦还是选择叫这位兽人大哥安全点。

    她想了想,突然灵光一现,对这位三观很正很正人君子的青年建议说,“不用去外面找垫子。你变成老虎,我睡在你身上。”

    毛茸茸暖呵呵的大老虎,又软乎又保暖好么?

    她觉得自己的建议不错,然而那个脸色沉稳的青年,顿了顿,脸红了。

    白曦:“噫,还是一个纯情派。”

    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