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真假千金(十八)

34.真假千金(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贼兮兮地看了邵晟很久。

    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叫她没敢把要求说出来。

    系统觉得她还可以挽救一下。

    “那我睡了。”白曦对邵晟飞快地说道。

    她看着邵晟捂着侧脸, 对自己无声地摆了摆手, 急忙钻回了自己的房间, 趴在门上听门口的动静。

    很久之后,她才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慢慢地走到了自己的房门前, 停住了。

    白曦:“莫名的期待呢。”

    系统:“你还记得他的体力么?”

    白曦纯洁脸。

    系统深刻地认识到, 大概下一个世界, 自己就可以更换一个省心的宿主了。

    系统:“不, 没什么。你高兴就好呢亲。”

    白曦觉得这系统没说实话,不过此刻门口静悄悄的, 虽然无声无息, 可是一点来自于男人的细微略有些粗重的呼吸, 还有那莫名的从门外透过来的一点压力,都叫白曦突然觉得透不过气来。仿佛是被巨大的野兽盯住了的可怕, 仿佛门外蹲守着巨大的野兽。

    她下意识就捂住了嘴不敢有半点动作, 唯恐自己发出一点声响会被门外的男人察觉,会发生叫自己很畏惧的事情。

    这种战栗,叫白曦忍不住浑身发软。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邵晟离开自己门口的声音。

    他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这才软软地坐在地上。

    只是一种会叫自己感到很快活的喜悦, 叫她忍不住捧脸。

    白曦:“你说他会不会有一天忍不住,然后,嗷……”

    系统:……垃圾狸猫吃枣药丸。

    怀着这种莫名的, 有些畏惧, 又有些期待的心情, 白曦等了几个晚上。

    她有几个晚上,清楚地看见邵晟在别墅外,自己窗下徘徊。

    明明灭灭被点燃香烟的光亮,一闪一闪,隐约地在别墅外闪耀。

    白曦等了好几天。

    白曦:“你说他知不知道我没锁过房门?”

    系统:……

    白曦:“是不是因为我的胸太小?”

    系统:……

    白曦:“明天的牛奶里放一只木瓜吧。”她可怜巴巴,又有些委屈地说道,“晟哥又不肯帮我。”

    系统沧桑地,疲惫地把自己放逐进了小黑屋。

    面对这么冷酷无情的系统,白曦也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今天一大早邵晟就又上班去了,临走之前,他忍耐地,却又充满了渴望地亲了亲白曦的脸颊。

    白曦目送邵晟上班去了。

    最近邵氏有很大的变动,她并不是没有听说。

    邵红为了能够得到助力,阻挠夏教授跟自己离婚,因此把手上股份一大部分卖给了城中的另一家豪门,巧得很,这家豪门和邵家的恩恩怨怨可以追溯到祖父辈上去,不仅是商场上的交锋,曾经在黑色的地带的时候,邵晟就狠狠地在对方的身上撕咬下了巨大的利益。

    这几乎是重创了对方,虽然这些年依旧是豪门,可是却已经大不如前,利益被邵晟吞下,才有了邵家的强势崛起和独一无二的地位。

    叫白曦说,这仇比天高比海深。

    那也是无法无天,游走在正道与黑道上的家族。

    邵红卖了邵家的股份给对方,简直就是在往死里害邵晟。

    不过邵晟似乎和邵青之间还有更多的应对,最近邵青很忙。

    他和前几天一样,把邵暖送来了邵家别墅和白曦作伴。

    不过白曦觉得自己和邵暖没什么好作伴的。

    她没有排挤邵暖,可是有上一世的一切,她也不会和邵暖做所谓的朋友。

    她们彼此都不理睬彼此,邵暖把自己无声地缩进邵家的一个小沙发里,抱着一个软软的垫子,呆呆地看着门口。

    白曦在喝木瓜牛奶。

    她觉得这味道怪怪的,不过尚且可以接受,正捧着牛奶努力地喝着,就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这是她在来到邵家之后,邵晟买给她的手机,号码也是全新的,知道她的电话号码的人并不多。

    白曦好奇地看了一眼陌生的来电显示,接通了电话。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努力在表现出和气和慈爱的女人的声音,她听见白曦的声音很高兴,急忙问道,“是小曦么?我是姑姑啊。”

    是邵红。

    白曦翻了一个白眼儿,挂断了电话。

    电话持续地拨打,显示着邵红孜孜不倦的努力。

    一会儿,一条信息发进了白曦的手机里。

    “小曦,姑姑知道从前做错很多事,叫你对姑姑有很多的误解。对不起,都是姑姑的错,姑姑请你吃饭好不好?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要跟你说,咱们约在……”后面是一家很高档的餐厅。

    白曦:“她是不是当我真是傻白甜?”

    真正天真无邪的白莲花,这个时候就该好奇地去和邵红碰个面,然后一不小心被绑个架,或者说被陷个害什么的。这样的花样儿现在连电视剧都不怎么演了,因为要故作纯真地去装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去赴仇人的约,这谁演谁掉粉儿的好么?

    白曦深深地对邵红的智商表达了一下同情,她这一次是真的同意邵晟对邵红的评价了。

    “狠毒,却蠢得要命。”

    系统:“这狸猫不就是傻白甜么?”

    白曦呵呵了。

    她下一刻就拨打了邵晟的电话。

    捉贼拿脏是不是?

    没脏也不要紧,创造点儿脏也要上啊。

    她简短地给邵晟说明了情况,邵晟在电话里的声音都屏住了

    “哪里都不许去,小曦。记住,哪里都不许去。”

    男人紧绷并且压抑着愤怒的声音,叫白曦弯起了眼睛。

    她快活地坐在沙发上踢着自己雪白的小腿,认真地听着邵晟对自己的每一句叮嘱。

    她喜欢这样被他放在心尖尖儿上的珍重。

    “好,我哪里都不去。”

    “你等我,很快。”邵晟轻声说道。

    白曦再次认真地点头,她明知道电话另一端的邵晟并不会看到自己的表情,可是却更加郑重其事。

    “我不会拖你的后腿。你把公事忙完再回来陪我。”

    “好。”男人顿了顿,纵容地说道。

    白曦和邵晟在说话,她心满意足地挂断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的对面,邵暖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她的手里也捏着一只手机,手机屏幕在微微地发着光。

    白曦探头看了一眼就笑眯眯地问道,“邵红的呀?”看见邵暖抿着嘴角点头,她就问道,“她说什么了?”她不过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把邵暖放在心上,邵红想要通过邵暖使坏还得多等八百年,她身后的两个女保镖不是纸糊的呀。

    出人意料的是,她本以为邵暖会为邵红保守秘密。

    因为记忆里,邵暖对邵红充满了亲近。

    似乎是因为夏枫,也或许是邵红把自己领回了邵家,邵暖从前对邵红总是听话乖巧的。

    可是邵暖却径直把手机递给了白曦。

    “她叫我把你骗出来。”邵暖看白曦笑嘻嘻地翻看自己的手机,声音有些压抑地说道。

    邵红在短信里的话,有很多都说在她的心里。

    她嫉妒白曦,畏惧白曦,有白曦的地方,光芒永远都汇聚在白曦的身上,连邵青的疼爱,都要分给白曦一半。

    可是当邵红说,她来帮她叫白曦永远都不能再妨碍她,会叫她成为邵家唯一的小公主的时候,邵暖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听邵红的话。

    她从不想叫白曦死去。

    如同噩梦里那样。

    “我也不想为了你,叫爸爸讨厌我。”噩梦里,当她坐在白曦遍体鳞伤的尸体前同样害怕得几乎死掉的时候,当她看见一向都很精致风流,可是那个时候一身尘土狼狈,连滚带爬地扑到白曦的身上,沾染着她的鲜血嚎啕的男人,看他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抱着白曦离开的时候,她就知道。白曦以邵青女儿的名义死去,然后她的爸爸,就真的只有白曦一个女儿了。

    那之后的那么多年,他从未原谅她,也不肯见她承认她。

    邵晟查到那场莫名且巧合的绑架,是邵红窜通了敌对的家族一手策划。

    因为她知道,白曦如果不死,邵青就绝对不会把白曦丢下不管。

    那个男人什么都不缺,也得到了邵家当家的首肯,愿意抚养白曦和邵暖两个。

    所谓的赶出家门,也不过是邵红趁着邵青身在国外,自作主张。

    可是邵红不能叫白曦活着。

    她活着,以后继承邵家的,未必会是一定要和夏枫结婚的邵暖。

    那些噩梦那么真实详细,所以邵暖给白曦讲述的时候,没有半点的怀疑。

    邵暖觉得自己大概是病了。

    因为那噩梦中从开头,就全都是错的。

    白曦并没有离开邵家,她还要成为邵家的女主人。

    可是白曦却似乎听得很认真。

    她没有想到,曾经结束在最圆满的那一幕的世界,之后竟然会成为邵暖的噩梦。

    “然后呢?”

    “姑姑……邵红,她勾结外人,当家就把她赶出邵家。她一向都很嚣张任性,是仗着邵家做靠山才顺风顺水过了这么多年,你知道当邵家当家宣布她从此不再被邵家庇护之后会遇到什么么?”

    邵暖觉得自己仿佛从天真的女孩子一下子就长大了,她在梦里一遍一遍地梦见,连自己的心都苍老疲倦,喃喃地说道,“她手里的股份被当家夺走,虽然依然有钱,可是却很狼狈,也被很多人报复过。”

    “你一直跟着她生活?”既然邵青不要邵暖,那邵暖一定是跟着邵红的。

    “她把我这个私生女当成奇货可居,以为爸爸总有一天会把我认回去。”邵暖顿了顿,看着白曦轻轻地说道,“夏教授和她离了婚。他很不喜欢我。”

    那样正直单纯的男人,本以为曾经儿子带到自己面前的那个羞涩却会用满是爱意的目光看着夏枫的白曦会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可是一夜改变,他的儿子是在欺骗那个女孩子,那孩子无声无息地带着儿子的背叛死在最美好的十六岁,然后,儿子带着另一个女孩子来到他的面前,对他说,这才是他喜欢的人。

    夏教授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儿子的无耻,妻子的残忍,还有……邵暖的全部。

    他承认白曦才是自己的家人,却拒绝了邵暖。

    和邵青一样。

    她大学毕业就嫁给夏枫,可是夏教授却并没有出现在他们的婚礼上。

    他并不祝福这段婚姻,无论她怎么努力,都不肯承认她是自己的儿媳妇。

    也是从她大学毕业,却被邵氏拒绝,只能四处去找工作的时候,邵红才发现邵青说不会原谅,并不是说着玩儿的。

    这个女人已经被那些不再顾忌邵家的曾经得罪过的人们报复得越发暴躁,她手里的钱总是被人骗走,夏教授早就飞去国外任教和他们全都断了联系。

    邵红要讨好夏枫,可是却不必讨好一个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的邵暖。当她发现邵暖不可能回到邵家,就把所有失意的怒火都发泄在邵暖的身上。她被邵红每天打骂着,还要照顾一家人的生活,唯一叫她觉得这生活还可以继续的,只不过是为了夏枫。

    他成长为优秀挺拔的男人,有了一份还算稳定的工作,也经常很有耐性地和当年一样去孤儿院里做义工。

    邵暖没有跟着他去。

    因为她不敢回去那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

    老院长的那花白的头发,是她做错事的鲜明的罪证。

    然后有一天,夏枫带回来了一个美丽却胆怯的女孩子,他看着她的目光那么熟悉,与当年那个王子一样的少年看着她的目光一模一样。

    他用最怜爱的声音来称赞那少女在逆境里,就算是被人忽视也很坚强隐忍的心。

    原来他每一次动心的,都是这样的女孩子。

    这一次,成为他心里的丑恶的巫婆的,是为了维护这个摇摇欲坠的家,维护自己人生最后的意义而千方百计阻挠他去见那个女孩子的邵暖。

    多么可笑。

    邵暖安静地讲述,白曦听到这里,却不感兴趣地摆了摆手。

    “你不想听?”

    “听到这已经足够了。”白曦觉得邵暖到了这里已经足够凄惨,她莫名地满意与痛快,顿了顿,却问道,“那我家晟哥呢?他上辈子……”她咳了一声小心眼地问道,“结婚了么?”

    邵暖心中的黑暗,都在这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小姑娘的目光里化作无形。

    “他和爸爸都没有结婚。”邵氏最后被邵晟交给了旁支里杰出的精英。

    也很好。

    “对不起小曦,叫你听到了这样一个压抑的故事。”

    “不是,听见你倒霉,我挺开心的。”

    邵暖一愣,垂了垂眼睛。

    或许,那一切真的都是报应。

    “我不会再那么做,真的对不起。”她轻轻地说完,不敢再面对白曦,匆匆地走了。

    当邵晟回到邵家的时候,带着脸色惨白的邵红。

    她勾结了敌对家族想把白曦绑走作为威胁邵晟的筹码,被邵晟抓个正着。这一次邵红再也没有半点骄横了,她哭着扑在邵晟的面前。

    “大哥,大哥你原谅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她没有骨头一样爬在邵晟的面前,可是邵晟却并没有把她直接拉去沉河。

    现代社会,大佬也是讲法律的。

    他只不过是顺水推舟,坑了敌对的家族叫他们更加衰落,顺便把邵红手中的股份收回,登报宣布把邵红驱逐出了邵家。

    至于之后邵红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邵晟并不是十分关注。

    不过白曦听了邵暖的那些话,就觉得失去邵家庇护的邵红,大概过得不会很轻松了。

    夏教授很快和邵红离婚,带着夏枫无声无息地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此后的余生,白曦都再也没有见到他们。

    不过这都是她不在意的人。

    她只在意邵晟,并且坚决地在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把邵家大佬灌醉拖进了自己的房间。

    白曦:“两辈子等到现在只有我一个女人,大佬惨!”

    系统忙着举报,没空理她。

    二十岁生日那天,讲法律的大佬捆着自家小姑娘去领了结婚证。

    他们很幸福。

    儿孙满堂,没有一点遗憾。

    这一世,白曦努力令每一个人都过得幸福。

    她和邵晟并排在同一间病房里,听着身边男人身上的仪器传来平直的一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一辈子真的很漫长,可是白曦却觉得,再长的一生,只要她和邵晟在一起,她永远都不会感到厌倦。

    恍恍惚惚,她觉得自己拥有了什么,又仿佛失去了什么。

    当她回到空间里抱着巨大的功德睡了一觉,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震惊了。

    郁郁葱葱一眼看不见光亮的昏暗沉闷的莽林之间,她躺在潮湿厚厚的树叶上,仰面朝天。

    胸口窒息的剧痛,两只巨大的雪白兽爪压在她的身上,巨大的一颗虎头龇着锋利的森白利齿,对她发出了一声咆哮。

    血盆大口带着血腥之气用力张开,下一刻就要把她吞吃入腹一样。

    近在咫尺的血腥之气,那巨大的,把白曦衬托得跟牙签儿一样弱小单薄的白虎,慢慢地,带着野兽狩猎前的冷酷狂暴,向着爪下的白曦压来。

    白曦发现自己联系不到系统,也不能接收到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正常世界里,老虎身上不带翅膀儿啊。

    死亡与被吞吃的威胁之下,她拼命自救,使出了所有毛茸茸都不能抗拒的狸猫一族终极保命技能。

    挠肚皮!

    雪白的小手在白虎毛茸茸的肚皮上飞快地挠了挠。

    如白曦所愿,白虎突然僵硬了。

    片刻,这巨大的白虎带着雷鸣之声飞快退开,撞断了无数的参天巨木,最后警惕又犹豫地站在不远处,慢慢地,慢慢地化作了一个只有关键部位围着一截兽皮的高大的青年。

    他上身赤/裸,露出强壮有力的胸膛,一双赤金的眼睛里闪动着奇异的光彩。

    他的大手压在临近兽皮的小腹上。

    白曦:……

    她大概知道这是个什么世界了。

    白曦:“系统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