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真假千金(十七)

33.真假千金(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邵家二少遭受到了来自于亲哥的无情摧残, 血条清零,奄奄一息。

    十个美女都没法儿拯救二少那个饱受伤害的内心了。

    “还有你,滚。”

    看邵红在用记恨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小姑娘, 邵晟冷冷地说道。

    “大哥, 你真的不肯帮我?”邵红绝望地问道。

    邵晟一向冷酷, 心里也没有多少亲情,早年邵家老爷子的那些野心勃勃的私生子就全是邵晟亲手收拾的。

    可是邵红没有想到, 她不过是冒犯了他养的一个女人, 就被他无情地排斥。

    女人要紧还是妹妹要紧?

    显然此刻,邵晟明确无误地给出了答案。

    女人比妹妹要紧多了。

    邵红不敢再对邵晟说些什么, 如果惹怒了这个大哥, 恐怕她今天都出不了邵家, 她一边压抑着心中对正看自己笑话的白曦的怨恨, 一边可怜巴巴地央求着, 眼眶红肿, 搓着手对邵晟哽咽地央求说道,“大哥,你, 你救救我吧。我真的不能和老夏离婚!”

    和夏教授离婚,她的确还可以再找别的男人。她有钱,有邵家做背景,能找到的男人一定会比夏教授好一百倍。可是邵红不傻, 她知道, 那些男人嘴里甜蜜, 可是心里却对她充满了鄙夷。

    如果有朝一日她什么都没有了,那些男人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她。

    可是夏教授不会。

    那个男人,无论妻子是贫穷还是富有,都会被他温柔地照顾着。

    “我,我真的不能失去那个家呀大哥。”

    白曦安静地躲在邵晟的怀里,小爪子捏着他的西装,安静地看着痛哭流涕的邵红。

    上一世,原主也曾经跪在邵红的面前求她。

    求她不要把她从家里赶出去。

    可是邵红却只是冷笑着重重地关上了她面前的别墅大门。

    而现在,邵红在求邵晟了。

    “你闹到要离婚的地步,难道是我唆使你的?你是成年人,自己做错事,自己承担。我不会帮忙。”邵晟抬了抬下颚,看着这个妹妹。

    他的眼底露出几分冰冷,缓缓地说道,“还有,别再叫我知道,你拿邵家的名义去逼迫夏家。邵家现在清清白白,我也是。你明白么?”

    邵红或许还在怀念曾经在黑暗之中的肆意和疯狂,他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可是邵晟绝对不会叫邵红坏了自己辛苦扭转得干干净净的邵家。

    因为他以后会和白曦生下很多的孩子。

    邵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日后手上再沾染上任何的黑暗。

    他的目光冷酷得如同冰山,邵红怔怔地抬头看着他不容动摇的棱角分明的脸,哽咽了一声,哭着走了。

    “盯紧她。”邵晟声音冷冷地对身后吩咐。

    一个保镖压低了声音答应了。

    邵青目光微微一凝,翻身坐起,诧异地看着邵晟,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思索。

    “大哥,你觉得她会……”

    “歹毒又愚蠢,这种女人发起疯来,什么都做得出来。”邵晟再了解邵红不过,她有野心,也有心机与狠毒的手段,却偏偏没有与之匹配的脑子。

    又蠢又坏,说的就是邵红,她总有本事把自己的目的弄得一塌糊涂。想到白曦曾经眼巴巴地跟自己说起保镖的事,邵晟的心里莫名地感到不安,他用力地揽住白曦柔软的腰肢,气势慢慢地变得充满了压迫,冷声说道,“她敢做蠢事,我绝对……”

    他没有说更多的话,显然唯恐吓坏了身边的小姑娘。

    可是白曦觉得邵红被赶出家门才好呢。

    不被赶出家门过的人,永远不明白当自己的家都不存在了的那种恐惧与绝望。

    “她手里还有邵家的股份。”邵青突然轻声说道。

    他是个花花公子不假。

    可是当牵扯到邵家利益的时候,邵青和邵晟一样的冷酷。

    “没有关系。她可以卖给任何人。只要他们有命买。”邵晟哼笑了一声。

    他笑了一声,突然一僵,慢慢地垂头看着撞破了自己真面目的小姑娘。

    “真帅。”白曦扑上来亲了亲他的嘴角,抱着男人的脖子美滋滋地说道,“我家的。我真高兴。”

    邵晟微微勾起了嘴角。

    二少觉得辣眼睛。

    他白白嫩嫩的女儿呀!

    “爸爸。”邵暖无声地走过来,把一盘子牛奶放在桌子上。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恍惚,魂不守舍的,这个时候手里端着牛奶看着邵红消失的地方怔忡出神。

    邵青本来就觉得邵暖最近看起来不对劲儿,犹豫了一下,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皱眉说道,“庆嫂说你最近半夜总是惊叫?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他其实一开始并不大喜欢邵暖,因为每每看见邵暖,总是会叫邵青心里感到压抑。

    可是邵暖在慢慢改变。

    虽然依然会叫邵青心里总是有些不大喜欢,可是他却努力在照顾这个亲生女儿。

    邵暖喜欢夏枫,邵青是知道的。

    现在的邵暖失魂落魄的样子,也很像是为了夏枫。

    “夏家那个小子并不是一个很坚决的人。我……”他想劝劝邵暖,却见邵暖一下子抬头看着自己。

    “我不喜欢他了,爸爸。真的。”

    她不敢再哭了,因为邵青别墅里的佣人都发现自己每天都在做噩梦,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

    那些已经模糊的噩梦里,她度过那样痛苦的一生,现在想来,对于夏枫的爱,全都消失在那些噩梦里。

    她有时看着笑嘻嘻和邵晟腻歪在一块儿的白曦总是会想,自己的那些噩梦,其实会不会都是真的。

    都是她的报应。

    因为她曾经害死了白曦,所以,她失去了一切,生不如死。

    那样的噩梦在梦里就足够,她斩钉截铁地说道,“爸爸,这辈子,我都不想和夏枫,还有邵……姑姑,再有半点牵扯。”

    她闭上眼,不敢再去看邵青的脸。

    邵青却只是摸了摸她的头。

    “随你。”他并没有指责她有了更好的生活,就忘记自己曾经憧憬的王子。

    他对她也很疼爱,可是为什么噩梦里,她会有那样多的错事?

    白曦就察觉了邵暖的那些异样,眨了眨眼睛。

    之后的几天,她也没来得及去跟邵暖说说她的噩梦问题。

    邵家当家把邵家的族人全都聚集到了邵家别墅里,当众从房间里牵出了一个穿着很漂亮的公主裙,打扮得跟一个小公主一样的小姑娘。

    娇嫩可爱,甜美的十六岁。

    “二少,当家这是要领养个女儿么?”邵家的嫡系只有邵晟兄妹三个,余下的私生子都死光了,看似人丁单薄,可是邵家的旁支却庞大得厉害,成为邵晟掌控邵氏集团的中坚力量。

    整个家族的族人汇聚在一块儿的时候,别墅被挤得满满的。邵青穿着骚包的时尚衬衫,胸前的扣子歪歪斜斜地没有扣好,露出精致的锁骨,他正心累地看着那个被邵晟小心翼翼地扶着从三楼走下来的女孩子,看她笑靥如花,抬眼专注地看着握紧她的手的黑发男人。

    水晶灯璀璨的灯火落在她的眼睛里,她一步一步走下来,却仿佛相信着那个男人,只看着他就足够。

    她的眼睛明亮无比。

    听到族人这么一句话,邵青所有的感动都飞了。

    二少木然脸。

    “不是。”

    “那是……”

    “那是我大……”碎了花花公子的三观也叫不出“大嫂”两个字,二少哽咽了一下,露出了一个风流倜傥的笑容,把心里苦都掩盖在心里。

    “是咱们邵家的女主人。”

    二少顿了顿,开始欣赏身边邵家人的各种震惊惶恐石化最后都定格在一个木然的表情里。

    那个年纪比邵晟还大,只是辈分小了一辈的中年男人一言难尽地看着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真的很般配!”

    他此言一出,簇拥着无数,邵家人都纷纷点头,表示这个女主人真是跟当家特别配。

    “天作之合!”

    “再没有比这更般配的一对了。”

    “当家好眼光!”

    “这位小姐的气质很衬当家啊。”

    马屁拍得这样溜,二少他也是服了。

    原来他大哥很衬粉红色的公主裙呢。

    他满怀感慨地看着邵晟还没有说一句话,就已经被纷纷夸赞起来的族人们。

    白曦没有想到邵晟会这样迫不及待地,仿佛是在炫耀,或许一种宣告地把她推到整个邵家的面前。

    更叫她感到震惊的是,邵家人竟然接受得特别迅速。

    她保持着微笑,看着自己面前几位名媛淑女恭恭敬敬,亲亲热热地管自己叫“夫人”的时候,默默地感受到了一种得意。

    她知道,邵家人的尊敬,都是因为她的背后站着一个就算是说话的时候,也要环着自己肩膀不肯放开的男人。

    他并不掩饰自己的小心眼儿。

    因为要宣告,告诉所有人她是他的。

    也把她画地为牢,圈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再也不能离开。

    没有人会敢去抢夺邵家当家公布天下之后的当家女主人。

    她就算是想要逃离,天涯海角,邵家人也会把她找出来,带回她的面前。

    她一生都会被禁锢在他的身边,然后永永远远地陪伴他。

    可是白曦觉得这很好,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开心。

    邵晟在这场感情里,明明应该是强势的那一个,可是却一直都是不安的那一个。

    现在的男人高大强势,英俊强壮,可是他比她年长很多很多。

    当她风华正茂的时候,他或许已经开始老了。

    正是盛年的男人,却已经在心里多了几分不自信。

    白曦:“你说如果我叫他帮我揉一揉,他会不会就自信了?”

    系统:“我已经再次举报。”

    白曦决定跟着讨厌的系统分手。

    下个世界就分手。

    她天真无邪地在邵家人隐晦的敬畏之中陪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认识每一个邵家的人,在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再是所谓的灰姑娘,因为邵晟已经明确地对所有的邵家人宣告了她的身份。

    她是邵家的女主人,不是没名没分陪伴邵晟解闷打发时间的不相干的“女朋友”。她还没有和邵晟结婚,可是却已经戴上了象征着邵家女主人的硕大的宝石戒指。她从这一刻起,开始拥有与邵晟分享邵家的一切的权力,也被邵家的人尊敬,如同尊敬邵晟本人。

    “这是我能给你的最重要的东西。”这一夜的夜宴散去,邵家的变动令人诧异之外,却并没有多少的反对。

    邵家本来就是邵晟的一言堂。

    白曦有些累了,摇摇晃晃地靠在自己的房门上,仰头看着自己的爱人。

    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执着而锐利,叫白曦觉得很幸福,又很快乐。

    邵青却神采奕奕。

    作为花花公子,天生都对这种宴会酒会的充满了兴趣。

    怎么浪都不会累。

    二少甚至兴奋得把自己并没有扣好的衬衫纽扣给扯开了更多。

    他的眼角眉梢都带着酒气之后的风流韵味,白曦歪头,看着斜靠在昏暗的墙壁上,对自己微微一笑的俊俏青年。

    “扣子不扣好不会生病么?”她关心地问道。

    看她家大佬,衬衫纽扣永远扣在最上面的一个。

    特别帅。

    系统:……

    “小丫头你懂什么,这叫做色气。”花花公子也是有尊严的,顿时发出了抗议。

    “这么色气,为什么一个女伴儿都没有勾到?”白曦更关心了。

    她忧心忡忡,心里还真的有点儿担心了。

    她的前“爸爸”是个花花公子。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花花公子似乎白天晚上的跟着大佬混。

    这会不会是……

    “兔子不吃窝边草啊亲爱的……大嫂。”二少在自家大哥冰冷的目光里,憋屈地叫了一声。

    “明明是我先遇到的小姑娘。”二少委屈极了。

    “我先遇到。”邵六岁这也要争,冷冷地看着这个贼心不死的弟弟说道。

    “她妈把她送给了我。”

    “可花钱的是我。”邵五岁顿时抗议着说道。

    “供你挥霍给买断费的是我。”邵六岁更加冷酷地说道。

    二少扎心了。

    他更怕亲哥断了他的分红。

    “小曦,爸爸救不了你了,真是个命苦的姑娘。”小小年纪,落入魔掌。

    白曦眨着眼睛看着歪在自己和邵晟之间不肯走的花花公子,沉默了片刻,沉痛地说道,“你真碍事。”

    “哈?”

    “妨碍我和先生亲热了。”

    “晟哥。”邵晟纠正道。

    白曦甜甜地叫了一声。

    邵青捂着胸口踉跄着退后,看了看左边无耻的大哥,又看了看右边纯洁的小姑娘。

    都是他大哥的错!

    “我跟你谈谈。”邵晟揪着这个弟弟,拖走之,走到了楼梯处,白曦抖着耳朵偷听,听到了一点关于隐隐的传来邵红字样的话。

    她看着脸色在离开自己之后就变得冷峻冰冷起来的邵青,看他俊俏的脸变得冷硬,而仿佛察觉到了白曦的目光,他下意识地对自己露出了一个诱人的笑容。下一刻他就被自家大哥勒令“滚”了,白曦趴在楼梯的栏杆上,看着敢怒不敢言的二少垂头丧气地走了。

    “邵红怎么了呢?”邵晟召集邵家所有人为白曦举办了这场认亲的宴会,可是邵红作为邵晟的亲妹妹,却没有出现。

    这是公然的打脸,邵晟会饶了她才怪。

    “她卖了邵家的一部分股份。”当发现白曦觉得自己冷酷的时候也特别帅之后,邵晟就不介意在白曦面前露出自己无情的一面。

    他漆黑的眼睛里翻滚着黑色的暗潮。

    白曦踮脚,亲了亲他的眼睛。

    “我喜欢你为了保护我,露出那样很可怕的样子。”她弯起眼睛,捧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笑着说道。

    为了能被她抚慰,男人弯下了高大的身躯,安静地看着她。

    他看这今天画了浅浅妆容的小姑娘对自己露出明媚的笑,忍不住探身,轻轻咬住了她樱红的唇瓣。

    软软的,带着少女特有的甜蜜香气,还有一点柔软的小舌,勾得他浑身燥热。

    身体里充满了想要更进一步,想要将这柔软揉进自己的骨血里的冲动。

    邵家早年混迹在黑暗世界,邵晟骨子里也是无法无天的性格,这些年他勉强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衣冠楚楚的文明的商人,可是真正的他却任何人都要充满了欲/望。

    只不过这份欲/望,和邵青睡遍世界所有美女不一样。

    他只会对一个女孩子有欲/望,别的女人不行,他也不感兴趣。

    他想看着她袒露在自己的身下,衣裳凌乱,露出雪白细腻的皮肤,把她弄得乱七八糟地哭泣求饶,为他意乱情迷。

    可是这个女孩子只有十六岁,娇嫩柔软,还不能历经他的风暴。

    被小姑娘柔软的小舌舔了一口,邵晟额头上慢慢地渗出细密的汗水,第一次粗重地喘息起来,一把推开了白曦。

    “去睡。”他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头发。

    白曦:“大佬这都能忍住,真是个好人!”

    系统:“这狸猫吃枣药丸。”

    白曦看着揉着眉心不再看自己一眼的男人,觉得今天的夜色很美很朦胧,怨不得大佬几乎把持不住了呢。

    白曦深沉脸:“你说,这时候我请他帮我揉揉,他会答应么?”这不是做丈夫的义务么?

    系统:……

    它庄严地,第三次举报这只下限深不可测的狸猫。

    实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