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2.真假千金(十六)

32.真假千金(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婚?!”

    邵红没有想到自己回到家里, 竟然当面就被夏教授一盆冷水泼在脸上。

    她几乎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夏教授是个老好人。

    他是温和的, 宽容的, 也是很温柔的, 虽然是个有些呆气的书呆子, 可是却会对自己的妻子很包容。

    就算邵红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 也总是很骄纵任性,常常做一些令人不能忍受的事, 可是夏教授却总是会在告诫她不许这样做之后,对她温和地安慰。

    也正是因为夏教授是这样的男人, 因此不知经历过多少男人的邵红才会一颗心都扑在夏教授的身上。

    她从前荒唐过,不要紧,只要她以后改好了就好。

    年少轻狂, 都不过是从前的事,他从不和她计较。

    她不能生, 也没有关系。

    他告诉她, 如果她觉得自己没有孩子会很遗憾,除了夏枫, 他们夫妻还可以领养一个孩子。

    领养一个婴孩儿,从他襁褓之中开始养大,就和亲生的没有分别。

    他不喜欢她的很多坏习惯, 可是却不会如同邵晟和邵青一样或冷酷或鄙夷地对待她,而是耐心地纠正。

    虽然他有的时候很烦,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丈夫不仅是一个冷冰冰的名词,而是她真正的依恋的男人。

    可是她没有想到,到了现在,丈夫要和她离婚?

    “邵红,我对你很失望。”夏教授疲惫地看着眼前艳丽夺目的女人。他慢慢地坐下来,仰头安静地看着脸色扭曲的妻子,轻声说道,“从前你做任何事,我都可以原谅你。因为我觉得那是自己曾经走过的路,或许是因你从前的环境,所以才会这样。”

    邵红从前放浪过,荒唐过,这都不要紧。作为一个教师,夏教授一直都觉得,年少轻狂,或者说是身边的环境的影响下做出不伤害别人的事情,再不堪,都可以被原谅。

    唯一不能被原谅的,是品德上的污点。

    那代表着她从根子上烂掉了。

    听听他都知道了什么?

    为了邵家的财产,去算计,去排挤一个无辜的小姑娘,然后唆使夏枫去引诱她?

    她不仅自己烂掉了,还要毁掉他的儿子。

    这是夏教授绝对不能容忍的。

    “我是小枫的爸爸,我却都不知道,小枫要去和邵青的女儿订婚。”夏教授忍无可忍地看着颤抖起来,因被揭穿了真面目而惊慌失措的邵红,压低了声音说道,“邵红,感情应该是纯粹的,真挚的,而不是夹杂了那么多黑暗复杂的东西。我愿意叫小枫去娶任何一个他真心喜欢的女孩子,可是却不能容忍你们打着感情的旗号去伤害别人,毁灭别人的感情。”

    他想到邵家别墅里那两个单纯的女孩子。

    一个哭得泣不成声,另一个看似平静,可是眼底的讥讽,却仿佛令人更加心疼。

    她们都是期待美好的爱情的年纪。

    却见到了这世间最丑恶的感情。

    这会不会毁灭她们未来对爱情的期待?

    他不知道,只觉得愧疚极了。

    “小枫变成这样,我不能怪你一个人。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指引他走上正直的道路,是我忽略了他。可是邵红,我已经不能再和你一起生活。”

    夏教授面对邵红央求的目光轻轻地说道,“小枫姓夏的,他没有资格,哪怕是和邵家的千金结婚,也没有资格继承邵家的一切。你为他灌输的想法都是错的。他只是一个穷教授的儿子,可是却误把自己当成一个王子。”他笑了笑,回头看了夏枫一眼,带着几分怜悯和愧疚。

    “老夏啊,你听我说,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啊。”邵红痛哭流涕地扑在夏教授的面前。

    他曾经原谅过她很多的任性,这一次,他还会继续原谅她的,对不对?

    “这个家,我和小枫,其实都不需要这样的维护。邵红,我和你结婚,难道是为了你的钱么?”夏教授轻声反问。

    邵红的声音一下子被噎住了。

    她抬头无言以对地看着目光清澈的中年男人。

    他从未用过她的一分钱,她的嫁妆被她自己把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而且,你利用小枫,到底是为了这个家,还是为了你自己,你心里知道。”

    人的欲望总是充满了贪婪,夏教授不敢再叫夏枫和邵红一块儿生活下去。

    耳濡目染,他很怕儿子会变成零自己都觉得厌恶的人。

    他只能在这个时候退步抽身。

    他失望地看了跪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央求的女人,低声说道,“只有这一件事,我不能原谅你。邵红,你的心,真的很丑陋。”

    他这一句话,几乎是一句审判,彻底地击碎了邵红所有的信念。

    那么纵容她,因为比她年长一直在用如兄如父一般宽阔的胸怀包容她的丈夫,在最后的最后,对她说,她的心很丑陋。

    他很后悔和她结婚。

    这一句话,比邵晟和邵青无数的冷言冷语,都要令邵红感到绝望。

    她坐在地上,夏教授抓着夏枫走了,只留给她一纸离婚协议。

    他什么都没要,甚至连自己这些年的财产都可以留给邵红,可是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自己的儿子。

    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因为夏枫本来就不是邵红的儿子。

    这样决绝,显然当书呆子下定了决心之后,就没有想过要反悔。

    邵红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她去过夏教授教书的大学,可是刚刚走到研究院的门前就被门卫客气地给挡了回去,她想央求夏教授的家人,可是她教坏了夏枫这样的事令夏家对她充满了埋怨。当她接连几天都没法动摇夏教授的时候,她终于走投无路,只能回到邵家来求助。

    这一次她回到邵家的时候,整个人再也没有了从前回娘家的每一次的傲慢和炫耀,而是充满了疲倦。

    才走到邵家别墅的大门前,她就看见邵晟的车子开进了别墅。

    她眼睛一亮急忙追进去,就看见车停了下来,邵晟脸色冰冷地从车里走出来。

    他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修长的长腿,宽阔的肩膀,眉宇间的气势令人透不过气来。

    邵红眼睛一亮就要快步走过去。

    比她还快的是一个从别墅里冲出来的小姑娘。

    她穿着甜美可爱的公主裙,今天是一件漂亮的鹅黄色的,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看见邵晟,欢呼一声往他的方向扑过去。

    邵红脚下一顿,鄙夷地看着那个竟然敢对邵晟谄媚的冒牌货。

    邵晟一向讨厌被女人近身,甚至连秘书都是男人。

    邵红曾经都在心里怀疑,甚至到了现在都在猜测,邵晟是不是根本喜欢的就是男人。

    女人硬要往邵晟的身上贴的下场真是太平常了,无外就是被邵晟一脚给踹出去。

    白曦这个冒牌货竟然还敢对邵晟出手,狐媚,当邵晟是那个花花公子的邵青呢!

    她最近婚姻不顺,心气也格外暴躁,做小伏低地来邵家只是为了求援,看见白曦这样勾引邵晟,顿时露出了一个讥讽不屑的笑容来。

    她站定,等着白曦也被一脚踹开,然后被邵晟冷酷地给赶出邵家。

    邵晟一向不能容忍身边有女人打他的主意。

    果然,高大英俊的黑发男人有了动作,抬脚转向那个今天穿了鹅黄色也很可爱——比粉红色还要可爱的小姑娘。

    他在邵红震惊的目光里张开了有力的手臂,一把将自己心爱的小姑娘用力地摁进了怀里。

    有大佬在场的地方,白曦哪里还能看得见别人,把雪白的脸埋进邵晟的怀里,嗅着他身上的属于成年男子令人浑身发软的气息满足地说道,“我想你了。”

    邵晟顿了顿,冷峻的眼都慢慢地变得柔软。

    “我也是。”

    真是奇怪。

    这样肉麻的话,从前他听别人说的时候都会觉得恶心。

    可是这一刻,邵晟却不自觉,自己就能够坦然说出口。

    白曦:“我和大佬可是真爱!”

    系统:“邵红来了亲。”

    白曦:“叫她再站十块钱儿地。”有大佬在,邵红死活跟她没关系来的。

    系统:“……她看起来挺惨的,你不看她倒霉开心一下。”

    白曦哼哼唧唧地抱着自家真爱大佬不说话。

    系统:这狸猫要完。

    “大哥!你这是在做什么?!”邵红看着眼前的一幕目眦欲裂,画着长长的眼线的眼角都要崩裂了。

    看她看见了什么?

    一向都不喜欢和女人亲近的邵晟,竟然用这样的姿态抱住了白曦。

    成熟高大,事业有成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年少懵懂,正是花样年纪的少女,还亲了亲她的耳朵,这总不能说是父女之情吧?!

    邵红猛地就想到了前几天邵晟在会议上接到的那个电话,那温柔的眉眼,和此刻面对白曦的时候这样相像。

    他和白曦!

    “你怎么在这里。”邵晟也没看见邵红。

    都说了,大佬和少女的眼里只有彼此。

    “你,你看上的女人就是她?!”邵红现在也顾不上自己的婚姻问题了。她气得浑身发抖,饱满的酥胸都在激烈起伏,

    白曦探头看了看她那波涛起伏的胸口,默默地垂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小的小馒头,沮丧了一下。作为一个连大佬都能够迷惑的充满了魅力的狸猫,这胸也是个大问题,白曦把自己就当做一株美丽的白莲花,怯生生地躲在邵晟的怀里,在邵红尖锐的尖叫里若有所思。

    白曦:“据说每天揉一揉会变大呢。”

    系统:……

    白曦:“要不每天叫大佬帮帮忙?”

    系统:“我已经举报了呢亲。”

    白曦迅速地拉黑了这个叛徒。

    她心情很好,还嘴里嘤嘤嘤地吓得不行,探头隐蔽地对邵红做出了一个险恶得意的表情。

    耀武扬威。

    她赢了!

    她对她这样表示。

    “大哥!”邵晟怎么会喜欢一个这么有心机的小丫头?年纪小小就这样会勾引人,以后还了得?

    邵红是无论如何都看白曦不顺眼,也或许是潜意识地,她发觉了邵家兄弟对白曦与众不同的关注的时候,她始终觉得白曦是对自己一个巨大的威胁,因此百般想要把她给赶走。可是现在她终于发现,自己的预感并没有错。

    白曦真的是一个狐狸精,竟然不知廉耻地勾引了邵晟。

    邵晟看起来很宠爱她。

    可是这样怎么可以。

    她和白曦的仇大了去了,如果以后邵晟真的娶了白曦,那邵家她就真的回不来了。

    邵晟垂头捂住了白曦的耳朵。

    “你吵到小曦了。”邵晟冷冷地说道。

    “大哥,她是为了你的钱才勾引你。这样的心机女我见得多了,都是为了你的钱啊!”邵红慌乱地叫道。

    “我乐意。”

    “什么?!”

    “我乐意,你管得着?”大佬今天依旧在扮演一个昏君。

    “要背。”白曦又挤着眼睛对邵红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伸出自己一双柔软的手臂。

    在邵红难以置信的目光里,邵晟俯下身来,小姑娘眉开眼笑地绕到他的身后,跳上了他宽阔的背。

    稳稳的,很宽厚,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觉得自己很安稳很安稳。

    邵晟就在所有人“世界末日!”的目光里,背着自己的小姑娘走近了别墅,完全没有理会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邵红。

    他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邵红只觉得心都凉了。

    邵晟一向高傲,怎么会弯下自己的骄傲,去把一个女人背在自己的背上,叫她奴役自己?

    可就是邵晟的折腰,却令熟悉邵晟的邵红明白,邵晟是真的动了心。

    他是真的对一个刚刚十六岁,尚且稚嫩柔软的小姑娘动了心。

    她用力地喘息了一下,这才踩着尖尖的高跟鞋气势汹汹地跟了进去。她一进门就看见别墅的大厅里并不只有邵晟和白曦,连邵青和邵暖也在。

    看见邵暖的时候,邵红的眼睛猛地一亮,她看着邵家嫡系到了此刻唯一的一个继承人,哪怕邵暖是个私生女,可是也不能否认,她是邵家邵晟兄弟两个人眼下唯一几乎要成年的孩子。面对邵暖,邵红的目光一下子就温柔了起来。

    她不理会窝在邵晟身边拿着邵晟一只大手比比划划的白曦,而是看着邵暖慈爱地问道,“小暖,你看起来怎么病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她示意地去看白曦。

    邵暖垂了垂头,没有理会邵红,转身走进了厨房去。

    她怯弱而胆小,刻意地露出几分生疏,邵红就不满了起来。

    “阿青,你看看,小暖都被人欺负成什么样了。”

    “二姐,你自己老公都要保不住了,还来管别人家的闲事儿啊?”邵青却觉得邵暖现在比从前好多了。

    至少不会有心机地排挤白曦了不是么?

    他轻笑了一声。

    “你,你都知道了。”

    “早就知道了。”夏教授带着夏枫来邵家道歉,然后就坦言自己要和邵红离婚。

    “那你为什么不帮我?!”

    “我为什么要帮你?帮你不离婚,然后跟你的好儿子一块儿惦记我的遗产啊?”邵家二少最近没空跟女朋友们交流彼此深邃的内心,就指着邵红这倒霉事儿当乐子呢。

    所谓的姐弟情,在邵红意图染指他的股份,算计他的私生女的时候,就已经不存在了。

    看着邵红惊慌失措的脸,邵青还俏皮地眨了眨自己的桃花眼。

    “邵家跟夏教授没仇,他自己发现你是个火坑想要跳出来,我和大哥总不能把人家重新推进去。”邵青顿了顿,在邵红震惊的目光里继续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夏教授已经接受了美国一家大学的聘任,很快,当然,是和你离婚之后,就要离开国内。”

    夏教授根本就不可能再留在国内,让自己的后半生和邵红纠缠下去,他到底接受的是哪一家大学的聘任,大概只有邵晟知道。

    不过想必邵晟不会告诉邵红。

    “不可能!”

    邵红已经快要疯了。

    她没有想到,夏教授这样这样决绝。

    “大哥,你帮帮我吧。”

    只要邵晟出手,那夏教授无论多么想要离婚,都不可能成功的。

    邵红冲到邵晟的面前苦苦央求起来。

    “帮了你,然后以后让邵家姓夏?”邵晟摸了摸身边小姑娘的头发,见她隐蔽地偷看了邵红的胸口,又看了看自己,勾唇笑了笑。

    他抬头冷冷地看着邵红。

    “就算你不离婚,邵家也不会落在你的继子的手里。”他第一次把邵红的野心解剖在众人的面前,看邵红一下子就软在自己地上惊恐莫名,对这个空有野心,却在发现自己全都知道之后吓得腿软的妹妹露出几分讥讽与冷酷来。他环着自己心爱的小姑娘稚嫩的肩膀,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自己腿边的妹妹冷冷地说道,“因为邵家已经有了继承人。”

    “谁啊?”邵青也吓了一跳。

    他贼兮兮地要去摸一摸白曦的小脑袋。

    这几天女儿被大哥霸占,他好空虚啊。

    英俊的黑发男人一把拍掉这花花公子的爪子。

    “她和我的儿子。”

    “小曦你?!”邵家二少的声音顿时飙出了一个海豚音,桃花眼瞪圆了,震惊地看着白曦的小肚子。

    禽兽!

    好羡慕啊!

    “我说小曦怎么突然穿起了没腰的裙子。”他失魂落魄地说道。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自家坏心大佬。

    大佬垂头亲了亲她的耳朵。

    想必自家小姑娘应该已经发现了空有美貌的邵家二少那愚蠢得跟草履虫一样的智商和英俊与智慧并重的邵家当家之间马里亚纳海沟一般的差距。

    他心满意足地冷哼了一声,看了看妄图挖自己墙角的弟弟。

    “当然是结婚之后才会生的继承人。”他挑眉,“脑子是个好东西,邵青,我希望你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