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1.真假千金(十五)

31.真假千金(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枫来到邵家别墅的时候, 白曦正坐在大厅的小沙发里。

    她捧着脸, 一双大眼睛呆呆地看着门口。

    阳光从外头落进来,照在少女漂亮的粉红色头花上。

    夏枫脚下顿了顿, 这才走到了白曦的面前。

    他的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柔的笑意,仿佛春风, 温柔又温暖。

    白曦仰头看着这少年脸上的笑容。

    这是曾经原主最喜欢的笑。

    他曾经每一天都对她这样温柔。

    如果没有欺骗她该多好。

    白曦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光,她没有叫夏枫坐下, 而是欣赏地看着这俊秀的少年。他没有一般这个时候叛逆少年的故作成熟, 而是青涩的, 斯文的, 带着年少的活力,并没有成年人的那很复杂的世界。

    可是白曦却觉得,这么一个少年, 他比邵晟还要可怕。

    邵晟对人是真诚的, 喜欢就喜欢得捧上天,不喜欢的,就如同对邵红一样直接拖走,永远不会虚与委蛇,委屈了自己, 也委屈了自己喜欢的人。

    可是夏枫呢?

    她突然想要笑出声儿来。

    “小曦, 这几天你没事吧?”夏枫穿了一件干净的白衬衫, 关心地问道。

    “没事。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白曦仰头认真地问道。

    别墅里空荡荡的, 连佣人都不见一个, 夏枫心里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我只是担心你。邵先生的脾气并不温和,那天你在他的面前哭闹,我怕他对你做不好的事。”见白曦看着自己露出甜甜的笑,夏枫的脸上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和声说道,“不过看见你安好,我就放心了。”

    他抿了抿嘴角,这才漫不经心地说道,“邵家就是这样。喜欢的时候很喜欢,可是这份喜欢却是谁都可以取代的。你看二少,每隔几天就要换一个绯闻对象,邵家人嘴里的疼爱喜欢,你都不能当真。”

    “可是二少都人财两清的。”白曦歪头说道。

    每一个和邵青在一块儿的女人,都知道和邵青不会长久。

    邵青是个花花公子没错,可是却从不碰良家,也没有欺骗谁的感情。

    他在分手之后也很大方,那些和他在一起的女人,也大多都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白曦觉得夏枫不能这样污蔑邵家二少不是?

    花花公子就得被人看不起啊?

    “我只是怕你以为,二少是真的会对你一辈子都好。”夏枫看着白曦的眼睛说道。

    “如果我愿意,他还就真的会一辈子对我好。”看夏枫对着自己愣住了,白曦抱着自己手里的牛奶杯笑了。她有一双宝石一样明亮的眼睛,乌黑的眼睛里倒映出的,是有着王子一样好看的脸色少年。

    她垂头一点一点舔着牛奶,慢慢地问道,“你来我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如果是为了二少,为了先生,我想你大概要失望了。”她抬头,带着几分恶意地对夏枫轻声说道,“我不会离开邵家。这里这么好,这么有钱,以后我可以得到很多很多,为什么要回到孤儿院?”

    “可是你在邵家不合适。”夏枫没有想到白曦竟然会说出这么贪婪的话。

    他的心里厌恶极了,可是却死死忍耐着不要和白曦翻脸。

    他看着她的目光很温柔,轻声说道,“小暖,我只是心疼你在邵家会很辛苦。”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我喜欢你。”夏枫看见白曦愣住了,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指。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所以,为什么要纠缠在邵家?你离开邵家,我以后一样会对你好,你也不必回到孤儿院去。你可以来我家。”他看着白曦怔怔地看着自己,就柔和了眉眼轻声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爸爸?”

    看白曦下意识地点头,他继续说道,“夏家没有邵家有钱,可是却比邵家更快乐温暖。小曦,我不想看见你在邵家辛苦地争宠,而是希望你能简简单单地做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我们以后每天早起,上学,然后一起长大,以后还会……结婚。”

    他给白曦描绘了一个无比美好的未来。

    那简单平凡的幸福,其实是每一个真正的来孤儿院的孩子都无法抵御的。

    并不需要大富大贵,只需要平平凡凡,岁月静好。

    有一个人可以每天陪着自己,十指相扣地慢慢变老,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也是最不能玷污的美好。

    所以,原主才会可以原谅邵暖很多错事,却不能原谅夏枫对自己的伤害。

    因为他毁灭的,是一个女孩子对未来的全部的希望和憧憬。

    那是最美好的梦,碎掉了,这世上的一切都变得黑暗起来。

    “真好啊。”白曦喃喃地憧憬着。

    可是她眼前的画面中的男主角,却是另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她弯起了眼睛,又转头看着夏枫微笑起来。

    “可是你对小暖……”

    “我对小暖就像是一个妹妹。”看白曦怀疑地看着自己,夏枫急忙认真地说道,“我同情她,可怜她,或许对她很好。可是这都不是爱。只有你,小曦。我可以同情很多人,那是她们很可怜需要我的帮助。可那都不是你。”

    他垂了垂眼睛,一双手用力地抓着自己的白衬衫,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方才竟然并没有抓住白曦的手,继续说道,“或许小暖对我有错觉,对你说了很多似是而非的话。可是我都要说,我从来,一直都没有喜欢过她。”

    “哪怕一点?”白曦脸上的笑容更愉快了。

    她看着流着眼泪无声地站在夏枫身后的邵暖。

    这才是最叫她感到愉快的。

    原主原谅邵暖当时的指认。

    可是白曦并不介意,从邵暖的身上,为原主讨回一些公道。

    当自己心仪的少年,斩钉截铁地说对自己并不喜欢,无论是真是假,或许都会令邵暖感到痛苦。

    就仿佛那个时候,邵暖被这少年嘘寒问暖,可是原主却只能仓皇地被赶出邵家一样。

    邵暖也会尝到这样的滋味了。

    至于夏枫,他大概失去的会更多。

    因为在这别墅里的并不止有白曦和邵暖两个女孩子,还有被白曦通知而来,想要接儿子回家的夏教授。

    他亲眼看着儿子蛊惑欺骗一个涉世未深,单纯天真的女孩子。

    用最卑劣的爱情的名义。

    这个时候,夏枫抬头就看见自己的父亲站在自己的面前。

    夏教授是一个很斯文清秀的中年人,虽然人到中年,可是大概是因为在象牙塔里没有沾染太多社会上的险恶,这个男人看起来没有半点中年人特有的油腻。

    他没有胖嘟嘟的啤酒肚,也没有油滑浑浊的眼神,架着金丝边的眼镜,看起来很干净。和夏枫很像。白曦仰头看着这位夏教授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疑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看起来涉世未深,只专注学术的男人,会和邵红结婚。

    夏教授曾经对原主很好。

    他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儿子和白曦交往,是为了另一个女孩子,是在哄骗白曦。

    他把白曦当成自己未来的儿媳妇。

    他的妻子也出身孤儿院,所以他并不歧视白曦的身份,而是对这个善良柔软,会羞涩地看着夏枫眼睛里都是喜欢的光彩的小姑娘充满了疼爱。

    当原主被赶出家门的时候,她本想去找到夏教授。

    可是她又有什么立场呢?

    她只能回到孤儿院去。

    就是这样的选择,叫她丢掉了性命。

    此刻白曦仰头看着夏教授,慢慢地起身,看着这个闭着眼睛,脸上露出沉痛伤感的长辈轻声说道,“您看到了?并不是我在胡说八道。我们三个,白曦,夏枫,邵暖都在这里。我们可以对质。您的儿子到底喜欢谁,对谁海誓山盟过,又在欺骗谁,教授,您不能总是呆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多回头看看您的儿子还有妻子吧。他们真的是你熟悉的样子么?”

    她送给夏枫的,就是这样的一件礼物。

    他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还有自己尊敬的父亲的面前,变成了这样丑恶的模样。

    白曦:“这要是在我们那旮沓,我吃了他!”还费尽心机叫他众叛亲离?直接给他人道毁灭。

    系统:“亲你吃素的亲。”

    白曦觉得自己也可以转换一下口味。

    “你在做什么?”看见夏枫战战兢兢地站起来,清秀的脸苍白一片,夏教授摇晃了一下。

    他看着儿子,又看了看在儿子身后蹲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的邵暖,什么都明白了。

    两个女孩子,儿子在她们之间,无论居心是什么,至少都是脚踩两条船。

    他的儿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夏教授一向自认行的端做的正,死去的妻子也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可是没想到儿子却变成了这副样子。

    夏枫甚至还不及邵青。

    邵青每次和女人约会之前,摆明车马绝不谈感情真心,只谈欢愉和好处。

    可是夏枫却更卑劣。

    “混账!”他是很疼爱自己的儿子,可是就算是疼爱,也绝对不会有半分溺爱到是非不分。看着邵暖哭着趴在地上,他抬起手,用力地给了夏枫一记响亮的耳光!

    看着这无言以对,脸色苍白的少年白皙的脸上红肿不堪,他的眼眶红了,垂头摘下眼镜用力地擦拭了很久,这才重新戴上轻声说道,“你走错了路,都是因为我忽略了你。是我管教不严。可是小枫,我对你真的很失望。”他哽咽了一声,眼泪从镜片之后流了下来。

    “我和你妈妈怎么会生了你这样的儿子。”这一句话,几乎击垮了夏枫。

    每一个儿子,都需要父亲的认同和称赞。

    他做再丑恶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希望被自己爱着的父亲看见,然后否定。

    他下意识地看向白曦的方向。

    那个笑容依旧甜美可爱的女孩子,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流光溢彩,对他歪头一笑。

    她的眼睛里慢慢地露出了深切的鄙夷。

    原来她早就什么都知道。

    可是她陪着他演戏,只是为了看此刻的一切。

    夏教授厌恶他,对他失望。

    邵暖……

    夏枫苍白着脸回头,怔怔地看着自己为之付出一切的邵暖。

    “小暖,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他轻轻地,压抑地带着自己无法排解的难过,看着仰头用陌生,甚至用仇恨目光看着自己的邵暖,轻声说道,“我没有不喜欢你。这世上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你记不记得,我们在孤儿院……”

    他刚刚说到这里,却被邵暖猛地打断了自己的话,美丽柔软的女孩子仰头,她看他的眼神陌生又冰冷,再也没有了从前暖暖柔软,羞涩的喜欢。

    “你并不是最喜欢我。夏枫,你喜欢的,只是一个崇拜你,需要你,每天都期盼你的无依无靠的女孩子。”

    邵暖看着夏枫。

    她曾经多么喜欢他呀。

    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他。

    可是嫁给他之后呢?

    灰姑娘嫁给王子以后,会不会一直幸福下去?

    王子爱上的,到底是灰姑娘,还是每一个合适水晶鞋的女孩子?

    “曾经我想,你去把白曦骗走吧,然后爸爸就是我的了,再也不会有人和我争。现在我想起来,觉得自己很恶心,也真的很丑很难看。”

    邵暖趴在地上起不来,她飞快地垂下头去,掩饰着自己红肿的眼眶轻轻地说道,“我看着你去欺骗她的时候,甚至都忘记了,白曦的梦想,其实也曾经是我的。”在那清贫的孤儿院里,她和白曦一样都梦想过,会有一个白马王子,他骑着马带着好看的花朵而来,给她们最真诚的爱。

    可是她曾经多么的卑劣。

    然后,自然而然,她也遭到了报应。

    在夏枫的另一场爱情里,她变成了丑恶的巫婆。

    “夏枫,不要打着喜欢我的旗号去做出不得已的样子。要做这一切,你都只是为了你自己。”

    邵暖这样冷酷无情的话,几乎把夏枫的心都给撕碎了。

    他全心全意地为了她的时候,可是邵暖却在用这样的冰冷的眼神在排斥他。

    她仿佛真的不再喜欢他,当他是这世上最恶劣卑鄙的人。

    也拒绝相信他的心。

    可是他明明都是为了她。

    “小暖……”

    “你跟我回家去。”夏教授不能允许儿子再在这里丢人,他一把就扣住儿子的手,硬生生地把失魂落魄的夏枫给拉出门去。他没脸面对这两个被儿子祸害得一塌糊涂的小姑娘,却听见自己的身后,娇嫩甜美的声音含着一点关切的笑声传到自己的耳朵里,那小姑娘天真无邪地问道,“教授,您是这样正直的人,可是为什么夏枫会突然变成这样呢?他总不会自学成才的哦?”

    她的声音小小的,却都传进了脚下踉跄了几步的夏教授的耳朵里。

    他苍白了脸。

    他的确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校园里,那么家里,谁会对夏枫造成这样的影响?

    每一个父亲,都相信自己的儿子天性不坏。

    他做错了事,都是有人带坏了他。

    那么带坏了夏枫的又是谁?

    白曦:“不知道呢亲。”

    系统听到这句自己很熟悉的回答,突然觉得背后凉凉的。

    白曦:“么么哒。”

    系统:“……”这狸猫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吧?!

    系统本以为傻白甜是白曦的本色演出,可是看着夏枫被夏教授带走的这一幕,又突然觉得很惶恐。

    “哎呀,该给先生打电话了呢、”白曦显然没有察觉系统这样复杂而深邃的内心活动,也没有理睬还坐在地上低低地哭泣的邵暖,欢天喜地地捧着一只套了大大狸猫外壳的粉红色手机去跟邵晟打电话。

    这是她和邵晟每天都要进行的活动,也没有很多的大事,只是在电话里撒娇说一些傻话,系统默默地忍耐着,听着这狸猫第三次提及狸猫公仔好软好暖好喜欢先生你是人家这世上最喜欢的人哟,顿时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大概……这狸猫真的只是一只傻白甜……吧?

    系统为邵晟竟然能忍耐着回应白曦这每一句话,甚至还有要求更多肉麻的话的心情,满心疲惫。

    天生绝配!

    今天白曦的心情很好。

    邵晟的心情也很好。

    邵家当家的心情好,虽然不能左右什么全球经济什么的,不过邵家大厦却仿佛春暖花开了一样,甚至连邵家高层会议都变得轻松了几分。

    邵红是很惊慌地从邵氏回了家里的。

    她只看见严肃的会议上,邵晟冷着脸一脸的暴风雨,却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里面一瞬间仿佛传来女孩子娇滴滴的声音,然后男人冰冷的脸化冻了,温柔得叫人瞠目结舌。

    那一向除了公事最厌恶有人打搅自己的男人就放着众多的高层,靠在椅子里听着那个电话,冷峻的眉眼柔和得不可思议,还时不时低沉地回应几声,不知道说了多少个“好”字,纵容得一塌糊涂。

    那是甚至对自己的弟弟妹妹都没有过的纵容和宠爱。

    邵红一瞬间就想到,邵晟有了心动的女人。

    可是这怎么行!

    邵晟当初说好了的,不结婚,然后,她,她把夏枫推进邵氏去。

    她惊慌地到了家,却看见夏教授和满脸惨白的夏枫坐在家里等着自己。

    面对邵红笑逐颜开地走过来,夏教授想到儿子对自己说过的话。

    讨好邵家,图谋邵家,娶邵家的私生女……

    他闭了闭眼,把手里的一份文件摔进了邵红的怀里。

    “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