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0.真假千金(十四)

30.真假千金(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哥, 你怎么可以?小曦才十六岁。”

    “当她十八岁的时候, 我们才会谈恋爱。”大佬毫无愧疚地,坦然地说道。

    邵青不敢置信地看着无耻的大哥。

    方才他又不是瞎子, 难道没有看到白曦正往他的脸上亲?

    “正人君子。”白曦还躲在邵晟的怀里称赞道,“守法好公民。”

    能这么维护法律的大佬,真的是不多了。

    系统:……

    邵青桃花眼里一片晶莹, 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家女儿为邵晟说好话。

    他可不是邵晟这样身边多年连个女人的影子都不见的单身汉,这么多年游戏花丛, 他当然一眼就看得出白曦对邵晟的感情十分亲密。

    那种喜欢, 仿佛是专心的依恋信赖, 又仿佛是带着灵动的光彩。当邵晟垂下了眼轻轻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那小小的少女就仿佛得到了全世界一样快乐。看着这一幕,邵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认命地倒在了邵晟面前的沙发里无力地问道, “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早上的时候他还没有发现邵晟和白曦这样亲密。

    不……

    当他早上的时候, 看到邵晟从白曦的房间里走出来,就已经感到有什么不对了。

    “就在路上,先生说喜欢我。”

    甜美可爱的女孩儿一笑,露出甜蜜的意味来。

    邵青对邵晟下手这么快表达了深深的愤慨。

    “还不如是我呢。”他小声嘀咕着说道。

    早知道心爱的小姑娘会被大哥毫不留情地叼走,还不如是他……

    邵家二少突然感到自己被冰冷的目光锁定, 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把身上的鲜艳的红色的西装用力扣了起来, 一点儿都不潇洒风流了。

    “滚。”邵晟就知道, 倒霉弟弟没安好心。

    这是想跟大佬抢狸猫的节奏。

    这该死的狐狸精!

    邵家二少茫然不绝的时候, 已经被自家亲大哥定义为狐狸精。公的。

    兄弟阋墙,只怕也没有多久会发生了。

    “不过你怎么来公司了?我听说你不喜欢上班。”白曦从邵晟的怀里探出来,厚着脸皮伪装大嫂,她还努力地用慈爱的目光去看自己曾经的“爸爸”。

    爸爸大人伤心坏了,看着白曦叹气说道,“花花公子也是要吃饭的。”

    他虽然是娱乐杂志封面的常客,可是想要醉生梦死也得有本钱才行。每个月总是要在邵氏集团里坐班几天,尽一下自己作为邵家二少的义务,顺便发掘一下自己旗下的娱乐公司里有没有新鲜可爱的小美女们一块儿去吃个饭出个海什么的。

    然而想到打从自己认了两个女儿,自己的娱乐生活时间大幅度地降低,邵家二少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

    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系着围裙可怜巴巴地拿着墩布守候在家里,等着女儿偶尔心里想到回家看自己一眼的可怜的家庭装老父亲。

    学名。

    空巢老人。

    邵家二少俊俏的脸顿时就白了。

    “吃饭真的很重要。”白曦顿了顿,同情地看着不知想到了什么,一脸苍白悲苦的邵家二少。

    此刻,俊秀的秘书大哥端着一杯咖啡,走到了邵青的面前,俯身将咖啡放好。

    “二少,您的咖啡。”

    “亲爱的谢谢你。”二少还处在被女儿放弃,空虚寂寞冷的境界里,恍恍惚惚握住了秘书大哥修长的手。

    他抬头,桃花眼里满是深情地说道,“你泡的咖啡……”眼前浮现出的是一张冰冷的男人的脸,二少深情款款的脸僵硬了。

    秘书淡定地把手抽出来,很有大将之风地看向邵晟。

    “明天涨薪水。”不然这秘书明天一定要投诉这邵家二少潜/规则了。邵晟冷着脸哼了一声。

    被男人摸一把又不会怀孕。

    涨薪水才是真的好。

    秘书大哥感到自己被治愈了,俊秀的脸上露出一个细微的笑容,没有半点哭天抢地地走了。

    “人才呀。”白曦看着这秘书大哥稳稳的背影,再一次发出感慨。

    “有前途。”邵二少伪装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露出了一个傻傻的笑容。

    只是看着邵晟和白曦腻歪在一块儿,邵青还是很接受得有些艰难。他把白曦当成是自己的亲女儿一样想要疼爱,给白曦最好的生活,可是没有想到,邵晟会在这个时候对白曦伸了手。

    他的大哥他真是太了解不过,一向冷淡无情,可是只要他想要握在手中的,只要是他放在心上的,天涯海角都要得到。他心里叹气,不知是不是应该感激一下白曦。白曦喜欢邵晟,所以邵晟此刻并没有露出异样。

    如果白曦并不喜欢邵晟,那只怕是一场悲剧。

    邵家的当家,也绝对不是“不喜欢我没有关系”“只要你幸福就好”的性格。

    他会把白曦使劲手段捆绑在身边,到死都拉着她一起。

    能两情相悦,也是一件好事吧?

    虽然心里这样告诉自己,可是看着白曦那双漂亮干净的眼睛,邵青却无法心安理得。

    他希望邵晟能够得到幸福。

    可是也同样希望,白曦不要勉强自己的感情。

    或者,如果白曦只是被邵晟一时迷惑,怎么办?

    她还没有真正地开始一个女孩子的人生,单纯地生活在那简单单纯的世界里,她也没有见到过很多的人,当看到一个对自己很好很好,很纵容宠爱的英俊男人,或许就把对他的依恋当成了爱意。

    可是她并不能分辨,感动与爱,并不能相提并论。邵青安静地将手臂遮挡在自己的眼睛上,耳边听着白曦与邵晟在说话。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女孩子天真明媚的快活的声音,属于男子的低沉的回应简单又简短。

    女孩子乐此不疲,可是她有没有想过,等很久之后,她会遇到更多有趣的人,会和她有数不尽的话题,比邵晟更温柔百倍?

    这个问题,当邵晟放下白曦去参加一个简短的会议的时候,邵青留在办公室里问了白曦。

    “先生对我好,我喜欢他有什么不对?”白曦见邵青欲言又止,弯起眼睛笑了。

    “你对我也很好,可是我却没想过要嫁给你呀。”

    “小曦、”邵青一贯不大正经的脸,慢慢地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我知道……二少你在担心什么。可是我喜欢他,是真正的喜欢,而不是被迷惑,被他这位成年男子有心计地引诱。他对我好,是真心实意。我喜欢他,也是真心实意。不是他的话,那么就算别人对我再好,我也不会想要嫁给他。”白曦一顿,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觉得那里有一瞬间空虚了起来,这种异样一闪而过,她窝在邵晟大大的办公椅里,看着邵青笑了。

    “就算以后,我会见到更好的人,可是我也只喜欢眼前的这一个。”

    “谢谢你……爸爸。”这是白曦最后一次叫他。

    邵青怔住了。

    “真的谢谢你。”邵青是邵晟的弟弟,可是到了现在,却依旧在为白曦着想。

    仿佛如果白曦后悔,他就会不顾一切,触怒邵晟也在所不惜。

    “我很幸福。真的很幸福。”白曦对邵青带着一点小小的感激,还有一点憧憬孺慕,轻声说道,“有你曾经那样地爱护我,我真的很幸福。”她仿佛是在简单地陈述自己的心情,却看见邵青看着自己,慢慢地落下眼泪来。

    这俊俏的公子哥儿不明所以,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却摸下了满手冰冷的眼泪。他看着这样快乐幸福的女孩子,就仿佛曾经沉沉地压在自己心上的沉重,全都消失不见了。

    他也感到很幸福。

    “不,是我要谢谢你,小曦。”他眼眶微红,却对白曦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你,我的心里就觉得酸涩得不得了。”这是他的心情,当他第一次看见白曦的时候,就觉得心里难过得厉害。

    那是一种无力与悔恨,又是一种不知如何发泄的酸涩。这种难过叫他忍不住想要对白曦很好很好,甚至愿意为了她去冷落了亲生女儿邵暖。当此刻,白曦认真地告诉自己,她得到了幸福的时候,邵青也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他真真正正感到了自己也是幸福的。

    那无法排解的莫名的痛苦,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心里梦里。

    他看着白曦,笑得很俊俏,桃花眼微红,露出几分极致的风情。

    “或许咱们上辈子……”

    下一句没说出来,快速地结束会议的邵晟把这个试图挖自己墙角的花花公子抓个正着。

    邵家二少惨叫了一声,被秘书大哥捂着嘴拖走。

    白曦一头扑进了邵晟的怀里蹭了蹭。

    男人的胸膛很坚硬,却很暖,她开开心心地蹭来蹭去,窝成一团。

    秘书大哥利落地处理掉邵家二少,进了办公室复命,对自家大佬站在办公桌前纵容地扶着那个坐在办公桌上的小姑娘,一只大手还护着她不会从桌上滚下来的样子视而不见。

    他的手里没提着邵家二少,而是提着一只胖嘟嘟的狸猫公仔。

    圆滚滚胖嘟嘟,毛茸茸的胖尾巴,尖尖的毛耳朵,还有一颗软绵绵的胖肚皮。

    他把狸猫公仔放在办公桌上,转身推了推眼镜片,走了。

    这么训练有素的优质秘书真的不多见了,白曦这一次的目光却没有再留意秘书大哥,而是把目光都放在了眼前的这只狸猫公仔上。

    她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一句很任性仿佛是撒娇的话,转眼邵晟就为自己达成。

    “你喜欢狸猫,以后我会给你更多。”宽阔的办公室里没有了别人,小小一只的小姑娘攀附在自己的面前,邵晟的目光暗了暗,在白曦惊喜地抬头看过来的时候,俯身,温热的嘴压在她的耳尖处轻轻咬了一口。

    看见小姑娘一下子就软在了自己的怀里,他勾了勾嘴角,轻声说道,“你会是我的妻子,你想要的,无论是什么希望,我都会为你做到。只是你不可以离开我。”

    “我不会离开你的。”白曦心满意足地抱着这个对狸猫一族这样善意的大佬。

    白曦:“狐狸们找不到这样的大佬吧?狸猫怎么可能输给狐狸!”

    系统:……

    对于系统三番两次不吭声,白曦坚定地认为这是垃圾系统对自己深深的嫉妒。

    可是她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棱角分明的男人的脸,突然又觉得,哪怕狸猫公仔可爱美丽极了,又软乎乎毛茸茸,汇聚了这世间一切的美色倾国倾城。

    可是她却舍不得放开邵晟,去抱着那只狸猫公仔。

    “你比狸猫还重要。”白曦把自己的脸埋进邵晟炙热的怀里,小声儿说道。

    这其实是一句很不中听的话。

    谁会愿意和一只狸猫相提并论。

    可是邵晟却仿佛听懂了。

    他又埋头,咬了咬这小东西的耳尖,看见她的耳根红了,白皙娇嫩的肌肤都是红润,蜿蜒进了粉红色的公主裙里。

    “这是我的荣幸。”

    白曦:“大佬是我的真爱!”

    系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它觉得这狸猫要完,可是白曦却觉得自己是刚刚才知道爱情对于生命是多么的美好。

    如果她可以,她愿意一辈子和邵晟腻在一块儿。哪怕他总是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很冷酷,也会叫很多很多的人害怕他,可是在白曦的面前,他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她一点儿都不怕他,只想和他在一块,永永远远地在一起。她抱着邵晟的脖子小声儿说道,“你能喜欢我,真的太好了。”

    并不需要等到所谓的十八岁。

    她现在就知道,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更叫她心动了。

    满满的都是他,甜蜜又温暖,这种感觉……

    白曦:“怎么有点熟悉。”

    系统:“不知道呢亲。”

    这系统没什么卵用,白曦心里突然有些刺痛,下意识地就抱住了邵晟强壮的身体。

    抱紧了邵晟的时候,那种空虚与难过,就再也不见了。

    就仿佛只有眼前这个男人,会叫她的心里满满的。

    这种没有了他就仿佛会失去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叫白曦用力地抱着自己喜欢的这个男人。邵晟无声地俯身由着她抱着,哪怕到了晚上,白曦撒娇一样不想自己走路,他就毫不在意地抱着这个轻飘飘的小姑娘一直走出了邵氏大厦,就算是上了车也没有把她放在一边。

    他的这份纵容,叫白曦感到快活极了。虽然之后的几天邵晟去上班,白曦没有跟着一块儿去,可是她却觉得守在别墅,每天等着邵晟下班也很幸福。

    邵晟完全不是邵青那种夜生活很丰富的人。

    他的生活其实很单调。

    上班,下班,然后坐镇在邵家别墅,做他的邵家当家。

    白曦觉得这是个好习惯,可以继续保持,顺便得像防病毒一样,防着花花公子带坏她家大佬。

    邵青哭着在小姑娘警惕的目光里滚远了。

    在二少看来,邵家老大完全不需要被带坏,除了不好美色之外,这大佬什么坏事儿都没少干。

    花花公子其实是很善良的职业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呀。”白曦这一天看着二少泪奔而去,就对身边脸色苍白,又忍不住关切地看着邵青背影的邵暖说道。

    邵晟上班去了,临走之前,给了白曦好几个贴身保镖。

    性别,女。

    邵暖的精神很不好,她的眼神恍惚,眼底带着疲惫,她扭着手指挣扎地看着白曦,复杂又诧异,完全不能相信眼前跟自己同龄的白曦摇身一变,就要变成未来的邵家的当家夫人了。

    想到往后没准还得管白曦叫一声大伯母,邵暖美丽的脸都白了。可是她的眼神里还有更多的东西,并不是记恨与排斥,而是一种深深的绝望,或者说是迷茫悔恨。她怔怔地看着白曦的时候,仿佛透过了她,看到了另外的人。

    “休息得不好啊?”白曦有了贴身保镖,觉得自己安全极了,就对邵暖问道。

    “我……做了很可怕的梦。”直到此刻,邵暖才不得不承认,老院长对自己的叮嘱,都是在关心自己。

    院长妈妈并不是她想象中,那样不喜欢她,对她的爱比别的孤儿要少。

    她告诉她,她和白曦要在邵家彼此扶持地走下去,不要被那些繁华迷住了眼,原来都是对的。

    原来真的,她的心事无法对任何人说起。

    只有真正知道她的真面目的白曦,才会明白。

    “可怕的梦?”

    “梦里面,我做了很错很错的事。我觉得自己可怕极了。”邵暖压抑地看着白曦,看她微微愣住了,眼泪就忍不住落下来。

    “小曦,我嫉妒你,不喜欢你。可是,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死你。”

    她捂住了脸,目光散乱,仿佛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做梦。

    “我没法睡觉。这么多年,我都没法合上眼睛。爸爸不肯原谅我,枫他……”

    她慢慢地无力地滑落在地上,声音都窒息了一样,仿佛无法呼吸,那压抑的痛苦叫她单薄的肩膀都颤抖起来,整个年轻的女孩子仿佛陷入了疯狂。

    这个时候,突然悦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突然变得压抑的世界。

    白曦在邵暖捂着嘴不敢哭出声的动作里,接通了电话。

    夏枫温柔的声音,在邵暖霍然明亮的目光里传来。

    “小暖,你在不在别墅?我想见你。”

    白曦看着邵暖不知想到什么,慢慢变得黯淡的目光,勾唇笑了笑。

    “好呀。”她甜美可爱地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