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9.真假千金(十三)

29.真假千金(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顿时就僵硬了。

    她慢吞吞地回头,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脸色阴沉的邵晟。

    “您,您不是都知道么。”

    昨天就坦白从宽了好么?

    只是这种被捉到爬墙的心虚感又是什么情况?

    邵晟冷笑了一声。

    “昨天, 你可没有这么得意。”

    白曦不吭声了。

    她就是在别人的面前炫耀一下怎么了, 怎么了?

    “小曦你可不能早恋呐!”别看邵青是个花花公子,可是自己花花可以, 遇到女儿的身上, 二少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他从邵晟的身边扑过来,桃花眼里都是晶莹的泪花儿,可怜巴巴地对眼角乱跳的白曦伤心的说道, “你还小,可不能被外头的野男人给骗了!爸爸跟你说,这些混蛋小子们一个个甜言蜜语的,其实就是想把你骗……”

    他惨叫了一声, 被邵晟一脚踹开,滚在地上抱着肚子不敢吭声了。

    “大学毕业之前,一定不能谈恋爱!”他还在继续嚷嚷。

    邵晟一脸想要踹死他。

    邵暖看着一转眼自己的爸爸就被踹得满地乱滚了。

    “你不是她爸, 以后闭上你的嘴。”邵晟顿了顿, 看着仰头一脸呆滞的白曦,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冷冷地说道,“谈恋爱也可以。只是夏枫不合适。”

    “我没说他合适。”白曦小小声地说道。

    邵晟垂头看了她一眼。

    “我就是气气她。之前挤兑我好多次,我总不能当包子吧?”白曦指了指捂着嘴不敢看邵晟一眼的邵暖小声说道, “我又不能打她, 膈应她一下就算了。她以前就是这么膈应我的!”她梗着脖子理直气壮的样子, 邵晟垂头端详了她很久,似乎是在看她有没有心虚。

    可是对上了白曦那双漂亮单纯的眼睛,邵晟这才勾了勾嘴角,一把提起这小姑娘夹在胳膊底下,抬脚就走。

    “大哥你要干什么?”邵青真心担心白曦被就地给埋了。

    “上班。“邵晟夹着奋力踢着自己小腿的白曦,大步上车走了。

    白曦从车座上滚来滚去,趴在车窗上往外看。

    “您上班,为什么要带着我?”

    “看着你。”

    “哈?”

    “不然你一定会去和夏枫混在一起。”看白曦不吭声了,端端正正地坐好,就和一个老老实实的小姑娘似的,一双小爪子很安分地放在膝盖上,却偷偷偏头偷看自己,邵晟也不在意。他托着自己的下颚翻看手上的文件,白曦看他在工作,不敢开口说话,却听见邵晟突然问道,“你真的不喜欢夏枫?”

    苍天!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她一定不会再炫耀夏枫一个字。

    “真的不喜欢。”白曦哽咽地说道。

    邵晟微微点头,换了一本文件继续翻看,“你不要在意。我只是随口问问。”

    “好。”

    “你真的不喜欢?”

    白曦决定往后都离夏枫远点儿。

    夏枫是邵晟的敏感点还是怎么滴?

    “真的不喜欢!”

    “现在有喜欢的人么?”

    白曦摇了摇头。

    “从前呢?”

    “也没有。”白曦老老实实地说道。

    话说作为一只专心修炼苦苦积攒功德的狸猫,她竟然还没有谈过恋爱,这真是很拼了。

    邵晟勾了勾嘴角,抬手,将手上的文件轻轻地拍在眼巴巴看着自己,仿佛是要求刑满释放的小姑娘的小脑袋上。

    “以后多喜欢我一点。”他看着白曦慢慢地说道。

    那双漆黑得看不见底的眼睛,慢慢地倒映出一个甜美漂亮的小姑娘。

    白曦的眼睛慢慢地张大了。

    她呆呆地看着邵晟,一时之间觉得不敢置信,

    白曦:“我把他当爸爸,他却想泡我?!”

    系统:“他真帅。这波不亏。”

    白曦:“可这是我的初恋!”

    系统:“这波不亏。狐狸们泡过的男人……”

    白曦:“我会投诉的。”

    不过垃圾系统提醒了自己作为一只狸猫的尊严,怎么能不如狐狸呢?

    她呆滞地看了突然变身了似的的男人,他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他很英俊,也很强壮,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还会给白曦很多很多的纵容,甚至还给了她两张卡片叫她随便花。

    这世上还有对白曦这样好的男人么?而且,白曦看着慢慢俯身带着沉重的气势压下来的黑发男人,她在这个男人的眼睛里看到了骄傲和自信。这样的男人,说喜欢谁,就一定是真的喜欢,而不是和夏枫一样,带着甜蜜的欺骗。

    他骄傲又自负,因此不屑去欺骗女人。

    也不屑去脚踩两条船。

    喜欢就是喜欢。

    不喜欢,也绝对不会拖泥带水。

    近在咫尺的英俊的脸,白曦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轻轻地跳动了一下。

    “嗯……”

    “你愿意?”邵晟低沉的声音传来。

    他的呼吸炙热,完全没有看起来的那样冷淡。

    连车子的空间,都仿佛在他的气势与压迫之下变得逼仄了起来。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先生您听说过么?”白曦呆呆的话,突然打破了沉积。

    一直在平稳地行驶的车子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声响,之后在路上开出了一个S形。

    前方司机战战兢兢地道歉,邵晟并没有理会,他漆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白曦。

    “你已经十六岁。”

    “我还可以长大一点。”白曦战战兢兢地说道。

    有那么一瞬间,她都觉得邵晟会一口把自己吞吃入腹的凶狠。

    邵晟也挑眉看着被自己逼到了车门上,团成一团可怜巴巴的小姑娘。她白白嫩嫩,软软乎乎,天真又单纯,哪怕是被自己逼迫着,可是眼睛里也没有真正的慌乱,而是一种很有趣的样子。

    他垂头,抬手撑着车门,看着小姑娘都要晕过去了,却还偷偷垂涎又挑剔,最后满意地偷看自己,就跟挑小青菜似的,又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柔软,手臂慢慢落下,在这小姑娘闭着眼睛开始噘嘴的时候,摸摸她的小脑袋。

    他重新坐正在座位里。

    白曦:“没了?”

    系统:“不是你自己拒绝的么?”

    白曦:“女人的话能信么?!”

    她哼哼了一声,觉得有些失望。

    邵晟是个很英俊的人。

    她喜欢邵晟对自己的好,或许,也会喜欢邵晟的吻和温柔。

    可是大佬这也太老实了。

    白曦:“我断定他从前一定是处男!”

    系统:“吃顿好的吧。”

    “你觉得自己几岁可以谈恋爱、”小姑娘雪白甜美的脸上各种表情换了一遍,自己就能演一出戏,邵晟揉了揉眉心,眼底多了几分笑意。

    白曦出现的那个时候,他就莫名地有一种感觉。

    这个小姑娘,也只有这个小姑娘,会动摇他的心,也照亮他晦涩的生命。

    果然是这样。

    西装革履的黑发男人脸上不动声色,充满了心机。

    白曦觉得自己现在就可以谈恋爱。

    不过女孩子,总是要矜持一下,她装模作样地板着自己雪白的手指头数了数,这才认真地说道,“二十岁。”

    邵晟点头。

    白曦咳了一声说道,“十九岁也没问题。”

    邵晟漫不经心地翻看起了文件。

    “十八岁也行。”

    “你头发乱了。”

    “明年我就十七岁了!”小姑娘顿了顿,突然扑了上去,搂住了这男人的脖子狸胆包天,一口就咬在了他的侧脸上,摸了摸,又舔了舔他的嘴角,这才心满意足地说道,“十八岁咱们可以谈恋爱,可是现在开始,我就要喜欢你了。”

    她眨了眨眼睛,见邵晟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却突然不害怕他了,她有一种强烈的自信,相信他绝对不会伤害自己半点儿,就得意洋洋地宣布,“先生,你是我的了!”

    所以往后那些情敌什么的,这个真的不能有。

    “不许看别的女人,始乱终弃是会天打雷劈的。”她瞪着一双圆滚滚的眼睛,跪坐在后排车座上对邵晟认真地说道。

    “十八岁谈恋爱,这是你说的。”

    邵晟半点都没有拐带了一个年轻的小姑娘的负罪感。

    白曦才十六。

    可是他们也没谈恋爱不是?

    邵家大佬今天依旧面无表情地在打着法律的擦边球。

    “二十岁结婚。”他淡淡地说道。

    “会不会早了点?”

    邵晟淡淡地看了想要宽限几年的小姑娘。

    白曦缩成一团,讨好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怕来不及准备婚礼。”

    “你只要等着嫁给我就可以。”邵晟决定不会承认自己是被夏枫提醒了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源自于白曦漂亮甜美,又美好得不可思议的灵魂,还有,她那么年少青春,如同夏枫一样青涩又热烈,英俊又年轻的同龄的男孩子,才看起来和她那样相配。

    他也知道,白曦是会被人喜欢的小姑娘,现在他在他的身边,可是不用等漫长的以后,只需要不久的之后,等白曦开学。

    那样充满活力与简单的女孩子,是和冷漠冰冷的邵家完全不同的。

    他不能容忍夏枫,也不能容忍另一个男孩子把她从自己的身边带走。

    她突兀地撞进来,照亮了他的生活。

    然后想要若无其事地退步抽身,怎么可能?

    当邵红把邵暖一把推在他们的面前,指着白曦是个冒牌货的时候,邵晟的心里没有被邵红冒犯的恼怒,只有满意。

    所以,他那时说的话都来自于真心。

    邵青养他的女儿。

    他养他的,属于他一个人的小姑娘。

    他偏头,看着捧脸伪装羞涩的小姑娘,勾了勾嘴角。

    白曦没有发现这个目光,只是在心里打滚儿。

    第一次谈恋爱就能和这样“一切交给我”的男人,这真是很好运。

    白曦:“狐狸们遇不到这样的男人吧?”

    系统:“呵呵……”

    “现在我们要去公司么?”白曦觉得自己和邵晟之间的关系更上一步,眼巴巴地爬过来,趴在他的膝上仰头问道。

    邵晟习惯地给她揉头发,微微点头。

    “我去合适么?”

    “你以后是邵氏的女主人。”

    “那现在呢?”

    “现在也是。”

    白曦满意地蹭了蹭邵晟带着薄茧的大手,觉得满意极了。

    往后她就是总裁夫人,这么高大上的称呼,足够可以写一百万字的长篇名著。

    “不过现在不用告诉大家我的身份,我还小,被大家叫夫人很不自在呢。”小姑娘已经偷笑着滚到男人的怀里去,邵晟只觉得窝在心上的这颗小东西就像是一个活宝。他下意识地把她抱在怀里,心里再也不是从前一样阴暗恍惚,反而满满的,都是暖暖的幸福。

    就算是她叽叽喳喳的笑声都叫他感到快乐。他从没有想过,这世上还会有一个女孩子,会对他有这样的影响。

    “你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垂头,亲了亲白曦的发顶,虽然声音冷淡,却又带着几分纵容。

    白曦心满意足地在男人坚硬的怀里打滚儿。

    她突然有些不满足,又有一些小吃醋。

    “如果没有遇到我,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你会不会娶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然后结婚,生很多的孩子?”

    上一世是没有她的存在的。

    可是白曦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贪心。

    她不仅想要占据邵晟的这辈子,甚至还要吃醋他的上辈子?

    “我没有想过结婚。”邵晟看着小姑娘紧张的眼神,突然觉得很有趣。这样天真单纯的小姑娘,哪怕是在计较,可是却依旧带着纯粹和可爱。他把白曦压在自己的心口,叫她能听到自己的真心话,可是这一刻,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瞬间心里疼痛得不能呼吸,仿佛当真会失去她一样。片刻,他才认真地说道,“邵家早年做了不少错事,我的手上也不是很干净。像我这样的人,我早就说过,我不会结婚。”

    他不会结婚,反正也没有会叫他心动的女人,又何必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生下一个不存在爱的孩子。

    邵家还有很多的旁系,等他快死的时候,挑一个优秀的带领邵家下一代就是。

    可是邵晟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白曦。

    “所以你这是祸害我吧?”白曦呆呆地问道。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邵晟淡淡地说道。

    白曦:“这波亏了。一份功德不够啊!”

    系统:“……”

    白曦觉得这以身饲魔的功德没捞着特别伤心,蔫搭搭地在抵达了邵氏集团的总部的时候,捏着邵晟的衣袖走下了车。

    她穿着粉红色漂亮的公主裙,就像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小公主,甜美乖巧,可是却和身边硬朗冷酷的男人并不相称。

    车子就停在邵氏大楼的门前,白曦和邵晟一块儿走出来的一瞬间,进进出出大楼的所有人都被震惊了一下。可是邵晟却并不在意别人震惊的眼光,他垂头,甩掉了白曦捏着自己的小手,在员工们更加诧异的目光里信手握住了白曦的手,牵着小姑娘的手,一块儿走进了大楼。

    他不在意被人的眼光,和不敢置信的样子。

    他一向不近女色,却并不觉得自己今天第一次牵住了一个小姑娘的手,有什么不对。

    哪怕所有人都已经议论纷纷。

    这份坦然,叫白曦捂着嘴笑得弯起了眼睛。

    她看着自己被紧紧握住的手,走快了几步,跟着放慢了脚步的男人,和他走在一起。

    直到电梯到了顶层,白曦跟着邵晟走到了豪华气派的办公室里,看着巨大透明的落地窗外蚂蚁一样小小的景色,转头,就看见邵晟的秘书面不改色地给自己端来了牛奶。

    还有一本《学园王子爱上我》。

    这秘书心理素质不错,除了前一天有些崩溃的回应去买书,到了今天已经波澜不惊,很有大将之风。

    他也对白曦和邵晟挤在一张椅子里没有半点异样。

    “他会有大出息的。”白曦看着斯文俊秀的秘书大哥无声地离开,就趴在邵晟的肩膀上夸奖说道。

    “明年提拔他。”邵晟这句话就很有昏君的气势了。

    白曦也觉得自己正在向吹枕头风的奸妃靠拢。

    她满意地决定亲亲自家大佬。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突然撞开,邵青大步流星地冲进来。

    “大哥,我听说你带来了一个女……”他的声音,在看到白曦撅着嘴巴亲在邵晟凉薄的嘴角的时候,戛然而止。

    “你!”

    白曦一头从邵晟的身上滚下来。

    男人伸出手,捞住这色厉内荏的小东西,面不改色地重新把她压在怀里,抬了抬棱角分明的下巴,对一脸惊悚的弟弟淡淡吩咐。

    “叫大嫂。”

    “大……”

    邵家二少震惊地看着这人面兽心,拐带无知少女的人渣大哥。

    花花公子都不敢这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