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8.真假千金(十二)

28.真假千金(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戳穿了一个闷骚的大佬, 得意洋洋,翘着尾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在粉红色系的房间里转了转,捏着手里的狐狸胸针目露凶光。

    狸生仇敌!

    片刻, 她冷笑了一声, 毫不留情地从一旁粉红色的梳妆台上拿起了一段粉红色的绳子,咬牙切齿地把此狐狸五花大绑。

    用力地系上一个死结, 冷酷地把狐狸胸针压在首饰盒的最底下叫它永远不见天日, 白曦满意了。

    “我才发现,大佬是个好人。”

    系统:……

    这狸猫这么作死,想必下一个世界就可以换一个宿主了。

    下一次它得挑一只省心点儿的狐狸。

    “不过我觉得他有些熟悉, 真是奇怪。”白曦抓了抓自己黑色的长发,倒在粉红色的软软的大床上呆呆地看着头顶复古风的床幔,她在床上翻滚了一会儿,觉得美滋滋的, 满意地说道,“虽然颜色不这么样,不过这么软的窝, 滚起来真的很舒服。”

    等回到现实世界, 她准备给自己重新打造一个狸猫窝,务必软绵绵松软软蓬松松,最好再压几张毛茸茸的狐狸皮啥的,那就更美了。

    系统:……

    “不过, 先生对我真的不错。”白曦想了想, 又有些感慨地说道, “邵青也是个好人。”

    就算是邵红的咄咄逼人,也比夏枫的故作喜欢好得多。

    起码邵红目前为止没欺骗人的感情是不是?

    她的厌恶都在脸上。

    不过白曦还是很讨厌邵红。

    下一次,如果夏枫再敢在白曦的面前乱转,她就要不客气了。

    系统:“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白曦深沉脸:“关门放大佬。”

    系统觉得这狸猫要完。

    只是它忧心忡忡,唯恐这个世界都要英年早逝,白曦却觉得完全没有压力。她抱着邵家最粗的大腿,无所畏惧,这一夜好梦并未被任何烦心事惊扰。

    只是睡梦里,她总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盯住了一样,梦里面撒欢儿蹦跶的胖狸猫都吓得竖起了浑身的白毛儿,翘着尾巴滴溜溜地转。这也不知算不算是噩梦,第二天清晨,一颗小小的凸起在粉红色的被子底下拱了拱,探出白曦的一颗小脑袋来。

    “今天要做什么?”她习惯了,径直从衣柜里挑了一件粉红色的漂亮公主裙穿好。

    现在这是假期,她不需要去上课,昨天刚刚去见过老院长,今天她就不想再去。

    因为她不愿叫老院长为自己担心。

    作为被邵家收养的女儿,总是往从前的孤儿院里跑,这代表着什么?

    或许是代表她在邵家过得并不幸福开心,或者会叫人觉得邵家其实是在故作伪善,收养了一个孩子,却不怎么把她放在心上。

    更何况白曦感觉到了大危机。

    和邵暖两人的身份被揭穿之后,她依旧留在了邵家。

    那么那场不知什么时候的绑架,会不会再一次发生在她的身上?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白曦咬着自己的手指想了很久,跳起来打开门。

    她本想去敲邵晟的门,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房门打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正站在自己的门口。高大英俊的黑发男人垂了垂眼睛,看着仰头一脸茫然的小姑娘,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

    看着小姑娘惊恐地捧着自己的小脑袋嘀嘀咕咕“秃了秃了”,他勾了勾嘴角,抬脚走进了白曦的房间。房间里带着少女独有的甜美的气息,邵晟却皱了皱眉,退后了一步,侧头淡淡地对跟着自己进门的白曦问道,“喜不喜欢这个房间?”

    “还好。”白曦觉得时间久了,粉红色看起来也很可爱。

    她进过邵晟的房间,所以也不把邵晟进自己的房间当回事儿。

    邵晟看她毫无戒备的样子,就皱眉训斥道,“下一次不要把男人带进房间。”

    男人都是侵略成性的动物,这样软软的小姑娘,天真单纯地看着自己,或许会……

    “可是你是先生呀。”白曦歪头说道。

    系统:……

    邵晟一愣,垂头审视地看着说了一句很讨好的话,正一脸求表扬的小姑娘。

    许久,他伸手,勾了勾冷硬的嘴角。

    “对。除了我,任何男人都不许进你的房间。”

    系统:……

    白曦听话地点了点头。

    “好。”

    看到她乖乖巧巧地跟在自己的身后,邵晟脸色平静,漆黑的眼里仿佛压抑着什么,转头在这房间里慢慢地看起来。

    他的背影很好看,修长笔挺的西装裤,一件黑色的衬衫,从后面看过去的时候,宽阔的肩膀,很瘦却很有力的蜂腰,白曦咬着指尖儿觉得这背影也有些熟悉,专注地看着邵晟那修长好看的背影的时候,却见黑发男人突然转头目光犀利地看过来。

    看见小姑娘呆呆地看着自己,邵晟冷哼了一声。

    他走到首饰盒边,看见里头那只被五花大绑的狐狸,眼底露出几分愉悦。

    “下次还这么做。”

    “啊?”

    “不喜欢就不用戴了。”邵晟咔嚓一声将狐狸给扣进首饰盒,淡淡地说道,“过几天我给你买更好的。……狸猫的。”他平静地说道。

    白曦感激不尽。

    她觉得邵晟是狸猫们梦想中的小天使。

    虽然这天使一点儿都不婉约。

    邵晟一大早来白曦的房间之中走了好大的一圈儿,就仿佛是串个门儿一样简单。他满意地逡巡了一遍,这才慢慢地扣着自己的衬衫的扣子从白曦的房间里走出来。

    他保持着这个动作走到楼下的时候,正懒洋洋地倒在沙发里的邵青突然翻身,一脸见鬼震惊惶恐地看着自己的大哥。他看了看邵晟,又看了看目光茫然的白曦,抬头看了看三楼那隐隐约约露出的房间,磕磕巴巴地问道,“大哥,你,你怎么从小曦的房间里走出来?”

    不怪花花公子胡思乱想。

    没有遇见女儿的每一个清晨,二少都是这样餍足地边扣衣扣,边从女伴儿的房间里走出来的。

    这一幕换在邵晟的身上,顿时叫邵家二少眼前一黑。

    “有什么不对?”邵晟抬眼问道。

    这样压迫的眼神里,二少一瞬间都觉得自己特别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我还没有进过小曦的房间。”二少委屈。

    “你一个大男人还想进女孩的房间,你的脸呢?”邵晟冷冷地问道。

    邵二少下意识地道歉。

    片刻,他突然回过味儿来了。

    “那大哥你为什么可以?”

    “我不一样。”邵晟看着白曦坐下,托着尖尖的小下巴无忧无虑地看着自己,突然冷笑了一声,垂头看着想要和自己据理力争的弟弟说道,“我可不是花花公子。”

    邵家二少看谁谁怀孕的名声S城到处都是,这么个声名狼藉的货,竟然还想进可爱纯洁的小姑娘的房间?他眯着眼睛看着呆呆看着自己的邵青,继续说道,“你和她没有血缘关系,往后不许进她的房间。不然她的名声不好听。”

    跟花花公子牵扯上的名声都要完。

    “知道了。”二少蔫搭搭地说道。

    “你,你这都是为了小曦好是吧?”他又试探地问道。

    邵晟端起餐桌上的牛奶慢慢地喝了,没有说话。

    白曦被感动得无以复加。

    白曦:“他真是一个好人。”

    系统:“吃顿好的吧。”

    白曦觉得系统这是森森的嫉妒,这倒霉系统打从看见了邵晟送给自己的黑卡之后,就一直想要抱住大佬的腿叫爸爸。

    只可惜大佬不给它这个机会。

    真有眼光。

    系统气愤地把这狸猫拉黑。

    这届系统不行。

    玻璃心。

    白曦摇头晃脑地也端着一杯牛奶喝起来。她喝得美滋滋的,觉得没有系统的聒噪自己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只是她的眼睛下意识地就落在了对面一个不说话,垂着头有些黯然的少女的身上。

    邵青今天把邵暖带来了邵家,叫白曦觉得,邵青对邵暖还是愿意负责任的。只是亲眼看到邵青对自己的在意,还是会令人感到不好过吧。她放下了牛奶杯若有所思,却并不愿意再去安慰邵暖。

    她现在享受的是邵晟对自己的爱护,并没有和邵暖抢夺什么。

    “你去看院长妈妈了么?”她看着垂头露出几分胆怯的邵暖轻声问道。

    邵暖抬头,褐色的眼睛里闪着光。

    她似乎没有想到白曦还会心平气和地对自己说话。

    她总是有心机的,也知道自己好几次在邵家长辈的面前挤兑白曦,白曦并不是不知道。

    “去,去了。”邵暖小声说道。

    她不喜欢孤儿院,也不喜欢自己曾经在孤儿院里的生活。

    院长妈妈总是会说她长大了,所以她喜欢的东西,总是要分给更小的弟弟妹妹,还要叫她分开自己宝贵的时间去陪伴那些小孩子。

    她的性格软弱,不敢不听院长妈妈的话,也总是很温顺地带着那些看不出她不高兴的孤儿院的孩子们一块儿玩儿,可是心里是不愿意的。

    能够离开孤儿院,能够过奢华的生活,她觉得很快乐。

    可是……

    她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求邵青,去看望了从前自己总是想要逃离的地方。

    那个对自己总是不大放在心上,俊俏得穿敞开的花衬衫和每一个路过的女人抛媚眼的男人,仿佛是从她开口的那一刻才认真地看了她一眼。

    他带她去看了老院长,当她知道白曦送来了很多的礼物的时候,被老院长摸着头说她们小姐妹要一块儿在邵家扶持地走下去的时候,邵暖的眼眶慢慢地红了。她不敢在邵晟和邵青的面前哭,因为她知道,邵晟,这个有着很犀利的眼神的男人,把她的所有的丑恶和懦弱嫉妒都看透了。

    “你买了很多的礼物,谢谢你。”邵暖用力地攥紧了自己的裙摆。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脱口而出。

    她嫉妒白曦,嫉妒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邵家人的喜欢。

    那明明都是她的。

    如果可以,她还是想说她的坏话。

    可是想到孤儿院里那小山一样的礼物,邵暖却说不出来。

    白曦想到给孤儿院里送那么多的用品,可是她呢?

    “有钱,任性。”白曦扬起了自己的小脑袋得意洋洋。

    邵晟勾了勾嘴角,抬手又在她的小脑袋上摸了摸。

    毛茸茸软乎乎,手感很好。

    “大哥你笑了!”邵青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顿时就瞪圆了。

    一点都不花花公子。

    “闭嘴,吃饭。”邵晟冷冷地说道。

    白曦急忙捏着筷子夹自己面前的小青菜吃。

    她吃得专心致志,雪□□嫩的小腮帮子圆滚滚的,漂亮的眼睛专注地落在小青菜上,仿佛这是人间美味。

    邵青看了一眼就笑了。

    只是看见邵晟又给白曦夹了菜,邵青又突然觉得笑不出来。

    “吃饱了。”白曦食量不大,放下筷子提着裙子没心没肺地跑了。

    “我,我也是。”邵暖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也放下碗筷,追着白曦一块儿去了花园。她跑到外头的时候,正看见白曦正把自己窝成一颗球,趴在一张沙滩椅上,一旁是大片大片火红的玫瑰,她小小一团趴在那里晒太阳,时不时动一动,懒洋洋又很快乐。

    白曦:“坚持晒毛儿,才是一只好狸猫。”

    系统绝望地不肯从小黑屋里走出来。

    看见她并没有什么心事的样子,邵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这才迟疑地走过来。

    这是她们在被邵家领养之后第一次单独见面。白曦眯着眼睛懒洋洋地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眼里有泪光在闪烁的美丽的女孩子,小小地打了一个哈欠小声儿说道,“你这白莲花的样子糊弄不了我。”在沙滩椅上扭了扭,她就对邵暖眨了眨眼睛说道,“我又不是夏枫那样善良的王子。”

    邵暖沉默地坐在她面前一个小椅子上,脸上的委屈和眼泪都不见了。

    “我讨厌你。你抢走了我爸爸。”

    “嗯。”

    “就算你说把爸爸还给我,可是他还是会在意你。你在的地方,爸爸就看不见我了。为什么呢小曦?明明我才是爸爸的女儿。”

    邵暖声音嘶哑,却不再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子。在孤儿院长大的,总是都有一颗坚韧的心,她看着眼前粉红公主裙的女孩子轻轻地说道,“我只是想要得到爸爸的爱。小曦,从小我就想,如果我也是有爸爸妈妈,如果也能有和平常人一样的幸福就好了。可是为什么还要多出一个你?”

    “平常人的幸福你就别想了。二少那么风流,没给你整出弟弟妹妹来就不错了。”白曦懒洋洋地说道。

    “我没有再和你开玩笑!”邵暖尖声说道。

    “我也没有。”白曦看着邵暖愣愣地看着自己,翻身坐在椅子里叹气说道,“你觉得自己得到得太少,可是我却已经觉得,二少在用心地照顾你。”

    “你知道邵家上一辈的私生子们都在哪里么?”

    邵暖白着脸摇头。

    “死了。”

    白曦一双眼睛认真地看着邵暖。

    “我并不讨厌你。有心机,想要排挤对自己有威胁的人,这并不是错事。”白曦看着眼前也只有十六岁,看着自己拼命忍着眼泪的小姑娘轻轻地说道,“你本来就应该得到这一切,所以对抢走你这一切的我怀着敌意,我都能明白。小暖,想要过好生活,这并不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如果不是为了过好生活,我们拼命地在孤儿院挣扎,努力考到好大学,又是为了什么?”

    “我也不会对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犯过错,去点评什么。”上一世的原主没有怨恨邵暖,白曦自然也不会。

    原主到死都没有怨恨邵暖,不然也不会一个人背负死亡。

    她笑了笑,坦然地看着邵暖。

    邵暖的眼泪一滴滴从脸上滑落,她却来不及去抹去。

    “你不怪我?”

    “当你还知道回去孤儿院,当你还记得那里的路,我就不会怪你。”白曦轻声说道。

    邵暖或许并不是那么美好。

    可是她也并不是全然的狠毒邪恶。

    就算是白曦,也无法承认自己是一个完全没有心机的人。

    为什么要去刻薄另一个女孩子?

    “白莲花!”邵暖咬着牙哽咽地说道。

    白曦抽了抽嘴角,看着这个突然在自己面前大哭的女孩子。

    当她怀着期待见到自己的父亲,却发现父亲并不喜欢自己,而是疼爱着另一个女孩子的时候,那失落和伤心,直到如今才发泄过来。

    白曦好头疼。

    她又不是心灵鸡汤,怎么知道安慰别人?

    “其实爸爸挺喜欢你的。如果不喜欢你,他就把你丢给邵红和夏枫了。对了,你喜欢夏枫?”

    白曦的眼底闪过一抹流光,笑了。

    在邵暖泛红的脸颊和羞涩的目光里,她眨巴着眼睛决定给夏王子塞把玻璃渣。

    而且,伤害伤害邵暖的少女心,也蛮解气的。

    “那你知道,夏枫对我说,他心里喜欢的人是我么?我啊,心里对他可……”

    翘着尾巴得意洋洋地看着邵暖的眼睛惊恐地张大,白曦觉得自己这一刻无限接近反派,却突然传来男人冷冷的声音。

    “你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