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7.真假千金(十一)

27.真假千金(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逆着阳光看着他。

    在这个时候, 他干干净净,温暖得就像是一个真诚单纯的少年。

    可是谁又知道,他是在引诱她心动呢?

    她一点儿都不想牵住他的手。

    比起这么一只优美单薄的少年的手, 她觉得自己更喜欢邵晟带着薄茧的大手。

    哪怕是邵青那双养尊处优的手也挺好看的。

    她羞涩地垂头, 紧张得不敢去触碰心里最美好的少年。

    夏枫看着这样羞涩胆怯的小姑娘,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他走到了那架崭新的钢琴前, 看着这架价值昂贵得甚至能够购买S城一间很不错的公寓的钢琴, 只在心里为邵暖感到不平。

    当邵暖渴望着一个玩偶却只能被人抢走的时候,邵家其实拥有着可以拯救这个可怜的女孩子的财富。明明邵暖也可以和那些邵家人一样肆意洒脱,游戏人间做一个真正的公主, 却偏偏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他陪着邵红来过邵家很多次,见到很多邵家旁支的小辈在这架钢琴前嬉笑打闹。

    他掀开钢琴,对趴在沙发背上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白曦微微一笑。

    流畅优美的旋律在他的指间流淌,在这寂静无声的邵家别墅里回荡。

    “你要不要来试一试?我可以教你。”夏枫又对白曦邀请道。

    如果是原主, 一定会很羞涩,却愿意走过来。

    她可以坐在钢琴前,被这少年握住自己的手, 他从身后环着她, 贴着她,细致地教她弹钢琴上的每一个音符。

    “我不会。”白曦笑眯眯地说道。

    “不会可以学。”

    “不想学。”

    这样不学无术,夏枫就笑了笑,他犹豫了一下, 慢慢地从钢琴旁走回到白曦的面前, 和她坐在一起, 安静地看着她,柔和地说道,“小曦,我要先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之前,我对你的态度很坏,或许会叫你感到难过。只是我希望你明白,小暖和你是孤儿院里走出来的孩子,我和她更熟悉,所以……”

    他犹豫了一下,却听见小姑娘乖巧地说道,“我明白的。”他抬头,就看见甜美的女孩子对他弯起眼睛一笑。

    “你更喜欢邵暖,我都知道。”所以,在最后邵暖嫁给了夏枫。

    年轻有为的年轻人,还有美丽温柔的邵家千金,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一对。

    “可是我希望我和你也变得很要好。”夏枫犹豫了一下看着小脸儿红扑扑的白曦轻声说道,“小曦,我也会对你很好。”

    “好呀。”白曦信任地点了点头。

    白曦:“我想打他。”

    系统:“忍住!”

    看着她带着纯然的喜悦惊喜地看着自己,夏枫的心里突然生出一些柔软。可是想到了邵暖,他的心就变得坚硬了起来,抬头看着白曦轻轻地说道,“我对小曦好,小曦,你愿意也对我很好么?”

    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在白曦用力点头里温柔地说道,“我和小暖是好朋友,所以希望我的朋友能感到快乐。小暖只想得到一个疼爱她的父亲。可是因为你……小曦,因为你比她先出现在二少的面前,所以二少把对你的父爱,没有办法重新转移给小暖。这对小暖是不公平的。”

    “可是爸爸对小暖很好。”白曦怯生生地说道。

    她的眼睛慢慢地变得湿润了起来。

    “那是小暖应该得到的。那本来就是她的父亲。你才是抢走了她的东西的人。”夏枫顿了顿,真诚地看着白曦。

    “你去对二少说,不要他做父亲。把父亲还给小暖。别怕小曦,就算你失去邵家的宠爱,可是还有我。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夏枫忍耐着,试探地将手摁在白曦的手背上。

    “我不会离开你。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你不会失去什么。”

    她喜欢他,想要陪在他的身边。

    他就请她把邵青还给邵暖。

    之后的事,谁又知道呢?

    白曦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一把推开了愕然的夏枫,一手隐蔽地在自己的衣裳上蹭了蹭,飞奔着跑去了三楼邵晟的房间。既然夏枫把白曦当做一个有心计的拜金女,那白曦只好成全他拜金有心机给他看。

    她一路跑到了楼上,哽咽着拍着邵晟的房门,几乎是同时,房门开了,露出邵晟还有一脸惊诧的邵红。白曦一头撞进了邵晟的手臂,把眼泪都揉进邵晟昂贵精致的西装袖子里,仰头可怜巴巴地说道,“先生,我要把二少还给小暖。”

    她眼里挂着大大的泪珠,听见夏枫慌乱地跑上来的声音抹着眼泪哽咽地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存在才是错的。先生,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二少和邵家。我本来就不是邵家的孩子,以后不要留在邵家了。”

    她一转身,就叫邵晟给压在了手臂里。

    这男人手臂修长,并不十分粗壮,可是白曦却能感到这手臂充满了力量。她打着嗝儿把脸埋进了他的手臂里,就听见邵晟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个字。

    “滚。”

    “大哥,你要赶我们走?!”邵红不敢置信地问道,“就为了这个丫头?!”

    “拖出去。”邵晟冷酷地说道。

    白曦没有抬头看。

    可是却听见有沉重的脚步声,拼命的挣扎声,邵红尖锐的叫声。

    “放开!你们敢碰我一下试试!大哥,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不过是片刻之后,邵家别墅里就恢复了一贯的清净。

    白曦抬头,巴巴儿地去看,却见邵红与夏枫早就人影都不见了。

    保镖大哥们还是很给力的。

    小姑娘探头探脑,就如同一只小小的仓鼠,邵晟勾了勾嘴角,淡淡地说道,“戏演的不错。”

    “多谢先生的夸奖,都是先生的配合。”白曦哭得假假的,邵晟又不是会被一个小姑娘迷得晕头转向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傻瓜,早就看出白曦是在装哭。

    只是邵晟已经烦透了邵红与在自己面前总是很清高从容的夏枫。他垂头看着一抹眼泪吧嗒吧嗒去跟下头的佣人要牛奶,无忧无虑的小姑娘,突然就想到了夏枫那年少青涩,虽然稚嫩可是却和白曦一样充满了天真美好的年纪。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修长的大手。

    和小姑娘的放在一起,粗糙又年长。

    仿佛是横跨了一个时代。

    邵晟慢慢地垂下了眼睛。

    小姑娘吧嗒吧嗒跑回来,满足地喝着牛奶,又把另一杯满满的牛奶递给他。

    她弯起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很干净单纯,邵晟下意识地接过。

    “夏枫对你说什么了?”他无法抗拒自己想要知道白曦和夏枫在一起的交谈。

    小姑娘跟他一块儿走到了房间里,就看见暗色系的房间里,不过半天时间,多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毛茸茸的垫子,松松软软,厚厚的,叫白曦惊讶了一下坐在了垫子里,觉得自己都被垫子给包围了。

    她看到邵晟坐在自己身边的椅子里,想了想就说道,“他说了很多话,说想教我弹钢琴,还说以后都会陪在我的身边。”看见邵晟不动声色地继续看早上的那本书,白曦欲言又止,想了想就继续说道,“他说,是因为我二少才对邵暖不那么疼爱。”

    “胡说。”邵青就是个花花公子,对女人没有真心,对女儿就更没有了。

    白曦……真的是个意外。

    就算是没有白曦,邵青对于自己的私生女,也只有对邵暖的程度而已。

    负责。

    也仅仅是负责。

    “所以我不想听这些。先生对我说过,没有我,二少对邵暖也不会像对我一样喜欢。而且二少并没有薄待她。”邵青有钱,也舍得给邵暖花钱,这还不够么?

    “你还挺自信的。”邵晟冷哼了一声。

    “父女天性么。”白曦就摸着尖尖的小下巴狡黠地说道。

    看着她欢欢喜喜地在垫子里缩成一颗球,邵晟的手指在书页上顿了顿,就漫不经心地专注看书,翻了下一页问道,“你喜欢夏枫?”

    那样干净清秀的少年,天生仿佛带着美好的阳光,没有人会不喜欢。

    “不喜欢。”白曦用力摇头,顿了顿又在垫子上扭了扭转头,小下巴枕在垫子的边缘小声说道,“邵暖喜欢他。他也喜欢邵暖。他觉得我是一个他说几句话就会被哄得乱转的傻瓜,可是如果我相信了他,等我如他所愿离开邵家,他就会离开我,把我当做垃圾一样丢在马路上。”

    上一世,夏枫已经知道原主并不知道真相,不是有意抢走了邵暖的家人和邵家的宠爱。可是当原主被邵红打骂着被拒之门外无处可去的时候,他却没有站出来为原主说一句话。

    他忙着安慰邵暖。

    却对原主充满了央求的目光视而不见。

    那个时候,他还是白曦的“男朋友”。

    哪怕不是为了那些时光里两个人在一起的感情,而是对一个无辜的女孩子的一丁点儿的爱护,他也不应该在原主的心上插上最后一把刀。

    自己深爱的男孩子,原来并没有喜欢着自己,而是在利用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另一个女孩子。

    “我觉得他很恶心。”

    白曦顿了顿,小小地打了一个哈欠从垫子上爬起来准备回屋睡觉。

    “顺便说一句,先生,你的书拿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