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真假千金(十)

26.真假千金(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对于这种心情, 邵青并不觉得不好。

    他很喜欢对白曦的这份喜欢。

    或许,儿女也是缘分。

    他对亲生女儿的那一种漠然的冷漠,也代表着一种缘分。

    看见邵青这副鬼迷心窍了的样子, 邵红就咬牙切齿。

    她的眼睛下意识地看住了白曦。

    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拥有着漂亮的脸, 天真的样子,还有蠢到了极点的笑容的小姑娘。

    这样的女孩子。

    这样的女孩子……

    她突然飞快地眯了眯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 夏枫带着白暖回了邵家的别墅。

    因为除了邵家的别墅, 白暖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邵青自己的家?

    那白暖该用怎样的方式来对邵青家的佣人介绍自己呢?

    没有邵青的认可,白暖没有办法在邵青的别墅里生活。

    当他带着忍着眼泪,一只小小的手用力地握住他修长青涩的手指, 仿佛他就是她生命里的唯一的王子的时候,夏枫的心都被轻轻地波动了。他感到自己是被软软的女孩子需要着。

    直到他看到邵家兄弟都围在白曦的面前,白曦正在用一种很嫌弃仇恨的眼神摆弄一只很漂亮很昂贵的狐狸造型的宝石胸针的时候,夏枫感到自己的心里充满了对白曦的厌恶。

    方才邵青也给白暖买了一个宝石胸针, 可是为什么要给白曦买?

    她装模作样地哄骗邵青给自己买了这么贵重的珠宝,又撇着嘴露出一副不喜欢的不满足的样子,这样子, 夏枫真的很熟悉。

    和那些在奢饰品店里看到的拜金女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明显花花公子更吃白曦这一套。

    心里充满了怒火, 夏枫却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无力的少年,他只是推了推身边的白暖。

    “二少,小暖回来了。”他顿了顿,在邵青笑眯眯转头的目光里认真地说道, “小暖不是很喜欢逛商场。您知道的, 她说想给你省点钱。”

    他看见公主裙小姑娘躲在邵晟的身后探出了自己的小脑袋, 咬着指尖儿怔怔地看着他。那眼里无法掩饰的对他的喜欢,令他一愣,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却不知为什么,仿佛是因白暖遭遇的一切的不公平,叫他又回头对白曦露出了一个友好温柔的笑容。

    穿着白衬衫的青涩少年,在一点点阳光照进来的地方,对她温柔一笑。

    白曦:“真不是个东西。”

    系统:“你们彼此彼此。”

    这狸猫钓鱼执法,竟然还好意思去鄙视夏枫?

    如果不是她先露出对夏枫的爱慕,夏枫怎么会对她露出笑容?

    不过这个黑锅白曦不背。

    她只是迷茫地眨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突然羞红了脸,躲在了邵晟的背后。

    系统:“演技惊人!”

    邵晟仿佛察觉了什么,眯起了眼睛看向不远处的那个少年。他的肩膀并没有成年男子那样强壮有力,单薄了几分,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单纯的青涩。他很俊秀,脸部的线条很柔软,是年少的女孩子会喜欢的类型。

    可是邵晟莫名地觉得不大喜欢。他冷哼了一声,把白曦往邵青的怀里摁了摁,叫白曦不能再去试图去看着与她同年级,仿佛王子一样俊秀美好的少年。这突然的一动,就叫邵青一呆。

    他摸了摸怀里白曦的小脑袋,这才看向白暖。

    这是他的亲生女儿,看着她渴望地看着自己的目光,邵青就勾了勾嘴角。

    “省点钱?”邵家最不缺的就是钱,难道白暖不明白这个道理?

    “爸爸,我,我想……”白暖看着白曦被邵青下意识地摸头的样子,眼眶一红,却又忍住了,抬头对邵青努力地说道,“爸爸平时工作就很辛苦,虽然邵家很有钱,可都是爸爸的血汗钱,我不能没心没肺地花在不值得的地方。”她闭着眼睛想着自己曾经是怎么在孤儿院哄着老院长对自己更偏爱一些的,就继续说道,“衣服鞋子,这些我都还有一些。所以……”

    “可是你的衣服和鞋子都很旧了。”夏枫就很同情她。

    显然,白曦身上从头到脚都是簇新的衣裳,令夏枫更加不忿。

    “没关系啊。我觉得很好的。而且虽然我现在已经是邵家的女儿,可是从前在孤儿院过得很不好的时光,我也不想忘记。忆苦思甜,这才能叫自己更幸福。我只想和爸爸在一起就够了。”

    如果说温柔懂事能有一个正确答案,那么白暖的回答显然就是标准答案。

    邵青就笑了笑。

    白暖到底明不明白,一个花花公子,每天会听到多少诸如此类的表白?

    “还有,我可不可以改回爸爸的姓氏?”这对于外人也是一种宣告。只有邵家真正被承认的女儿,才会得到邵家的姓氏。就算是白曦再受宠爱,可是她不姓邵,只会叫人看不起。

    而且,她想得到父亲的承认。

    跟着父亲的姓氏,才叫她真的能感受到,自己真的有了一个家。

    白暖的眼底泛起了潋滟的光彩,她执着地看着邵青,并不敢和邵晟对视。不过是十六岁的年少的女孩子,在用无比期待与孺慕的眼神看着邵青。邵青沉默地收了笑容,看了白暖很久方才轻声说道,“我以为你更愿意姓白。”

    “不论姓什么,你得到的都是一样多。”他看着白暖说道。

    “我想姓邵。”白暖轻轻地说道。

    她想要得到邵青的承认,对每一个人说,她也有父亲了。

    “可以。”邵家的私生子都姓邵,邵青觉得无所谓,可是看见白……邵暖那快乐的眼神,他就突然笑了笑,又觉得心酸。

    邵暖很有心机,他并不是很喜欢,可是那双眼睛里对他的爱,也不是假的。

    “这才是一家人的样子。”邵红就满意地说道。

    她没有想到邵青会吐了口,叫自己的私生女跟自己姓邵。

    既然这样,显然在邵青的眼里,对邵暖也并不是无动于衷。

    至于鸠占鹊巢,妄图抢走邵暖的家产,阻挠夏枫的白曦,她有的是手段对付她。

    她慢慢地低下头去,不再多看白曦一眼。

    这件事看起来真是皆大欢喜。邵青只不过是沉默了很久,就带着欢天喜地的邵暖走了。他走得很快,邵红却还想和邵晟商量另外一件事。一时之间大厅里就剩下了和两只狐狸仇恨对视的白曦,还有安静地站在她面前的夏枫。

    那少年慢慢地走到了正举着宝石胸针磨牙的少女的面前,撑着膝盖俯下了自己的腰,对歪头呆呆看着自己的小姑娘微微一笑,又温柔又和气,柔和地说道,“我记得你。在孤儿院里,我见到过你很多次。”

    白曦侧头,宝石的光彩落在夏枫的眼睛里,那少年看起来多么的美好。

    可是就是这样美好的少年,把原主骗了一个彻底。

    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邵暖。和她交往也是为了能有机会在大家的面前揭穿她的真面目。

    白曦笑了。

    “我也记得你。”她羞涩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正襟危坐,努力想要把膝盖上的公主裙给扯得更好看一些。看见夏枫含着笑意看着自己,她雪白的脸顿时就一片绯红,一双眼慌乱,又不知该把目光落在什么地方。

    她手忙脚乱地想要把自己摆弄得更优雅漂亮,可是却失败了,懊恼地垂着头,一只雪白的手紧紧地抓着宝石胸针小小声地说道,“你总是来孤儿院,你会弹钢琴,还会教大家英文歌。”

    夏枫的父亲,那位夏教授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他对孤儿院的孩子们都很好,也常常捐赠很多的图书,也总是带着夏枫去孤儿院帮忙。

    夏枫想到了在孤儿院的事,脸上露出了一些暖意。

    他当然喜欢去孤儿院。

    因为那里有总是仰慕地期待着他的女孩子。

    眼前邵暖含着眼泪的眼睛一闪而过,夏枫的脸色僵硬了几分,他看着白曦偷看自己的羞涩的目光。

    他对白曦开始有些微的印象了。

    比起喜欢围着自己,总是陪伴没有办法离开自己的邵暖,白曦大部分都停留在厨房或者那些顽皮的小孩子们的中间。

    她也很美丽,可是却总是离他远远的,似乎并不大喜欢他。

    可是原来……她是喜欢他的。

    “弹钢琴?你听到过么?”见白曦用力地点着自己的小脑袋,红着脸不敢看自己,连耳尖儿都红透了,夏枫想了想,目光就落在别墅的一角,一扇落地窗旁的漂亮的钢琴上。

    透明的玻璃被阳光穿透,暖暖的阳光落在雪白的钢琴的表面,闪过暖暖的光。落地窗之外,是一片青青的修剪得很精细的草地,透着美丽的绿意,充满了清新的味道。夏枫的心里一动,垂头看住了白曦不自觉和他对视又慌乱的眼睛。

    “你会弹钢琴么?”他耐心地问道。

    白曦:“本仙子乐器精通,只是不能告诉你。”

    系统:“……”

    一个孤儿院里努力活下去,每天都在认真读书,在闲暇的时候还要帮忙照顾小孩子的女孩儿,怎么可能有条件去学钢琴?

    白曦慢慢地,自惭形秽地摇了摇头。

    夏枫俊秀的脸上勾起一个莞尔的笑。

    他在阳光下对白曦伸出手,温暖干净的手向上摊开,带着柔和的温暖。

    “我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