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真假千金(四)

20.真假千金(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样干干净净的少年。

    曾经是原主喜欢的人。

    她刚刚来到邵家,虽然邵青很疼爱她,可是难免会忽略了她。

    是这个少年对她伸出了手,叫白曦走过了曾经最不安的那段岁月。

    可是也是这个少年,在真假千金身世被揭开的时候,在邵青在国外不能赶回,邵红对白曦步步逼迫的时候,选择了闭口不言。

    他没有为她说一句话。

    因为他要保护更重要的女孩子。

    真千金邵暖,才是他真的喜欢得不得了的人。

    他们在孤儿院遇见,然后他对她一见倾心。

    可是他大概忘记了,他在孤儿院遇见了那个女孩子,自然也曾经遇见过白曦。

    只是他没有把白曦放在心上,而白曦永远都无法忘记贫寒而孤单的孤儿院时光里,那个仿佛王子一样走进了孤儿院,手里拿着许许多多礼物的少年。

    或许那些礼物对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可是却是白曦简单的生命里仅有的一点亮色。也是因这一点亮色,因此哪怕知道邵红尖酸刻薄,可是白曦却依旧勉强地忍耐着邵红的每一次讥讽,只为了能够留在这少年的身边多一点的时间。

    暗恋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甜蜜。

    多一些,她只想留在他的身边再多一点时间。

    当他亲口对她告白,想要和她交往,白曦已经想到了很未来很未来的幸福。

    她只想和他结婚,住在简单却温馨的房子里,每天他们一块上班,结伴而行,晚上一块从邵氏财团回家来。

    多么幸福。

    可是连这样的幸福都只是欺骗。

    他不过是旁敲侧击,想要知道她是怎样被邵青认做女儿,邵青是怎样错认了她。

    在他的心中,白曦是一个明知真相,却撒谎抢走了真正的千金的撒谎的女孩子。

    多么可笑。

    白曦垂头,看着那清秀的少年仿佛一阵清风一盘柔和的笑容,他仰头,眼底有细碎的阳光。

    她勾唇笑了笑。

    多么正义的王子,最后为了真正的公主,将虚假的女巫打落尘埃。

    可是他怎么可以欺骗白曦的感情?

    无论真相是什么,她都那么地喜欢着他。

    “下楼。”白曦趴在栏杆上的时间太久,久到身后传来了一声男子冷淡的声音,修长的带着薄茧的大手压在白曦的头上,白曦一瞬间真是什么都忘记了,嘴角抽搐地回头,看着这位仿佛十分喜欢给人顺毛的大佬。

    她双手扒拉在自己的头上,却见邵晟的手已经落下来揣进了西装口袋,他冷淡地站在白曦的面前,大佬的气场全开。白曦不吭声了,默默地跟在邵晟的身后下楼。

    邵红抬头就看见了。

    甜美可爱的少女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就仿佛是一个真正的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翩然下楼。

    她冷笑了一声。

    不过又是一个贪图邵家钱财的丫头而已。

    “大哥。”只是她是不敢在邵晟的面前放肆的,赔笑推了推身边的少年说道,“小枫想来看望你,我就带他来了。”

    她的身边,名为夏枫的少年起身对邵晟行了个礼,邵晟坐在沙发里,眼角的余光看见邵青把白曦拉过去,就冷淡地说道,“他不是邵家的人,日后不要带他来我的面前。”他看见白曦正偷偷地看那个清秀的少年,同样是十六七岁的花季年华,甜美的少女,清秀干净的少年,多么相配。

    邵晟莫名不悦。

    “小枫是我的儿子。”邵红美艳的脸顿时涨红了。

    “继子而已,还不如我家小曦身世单纯呢。”邵青就仰天打了一个哈欠。

    他对一向都很本分的夏枫没有意见。

    不过邵红这人真是太讨厌了。

    她排挤他闺女,他挤兑她继子,这才公平是不是?

    邵红看着邵青气得发抖,胸脯起伏,雪白的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都在轻颤。

    夏枫却只是平和地笑了笑。

    仿佛邵青的看不起,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白曦就觉得,无论夏枫对白曦做了什么坏事,可是就这份涵养,也确实不错了。

    他是邵红的继子,父亲是S大的教授,并没有什么钱,然而却称得上是书香门第。当初他的母亲因病过世,邵红对他的父亲一见钟情。邵家正在洗白的时候,更需要有这样清白的人家作为姻亲对象。

    因此虽然不大满意亲家还有一个不小了的儿子,可是邵红一定要嫁,邵晟也绝对不会阻拦妹妹的婚姻。她嫁给夏教授,因曾经与邵青一般的年少轻狂与胡闹已经不能再生育自己的孩子,所以把夏枫当做自己未来的依靠。

    她千方百计想要把夏枫塞进邵氏。

    所以,白曦的出现对于邵红来说是极大的威胁。

    可是白曦却不明白,当真正的邵青的女儿邵暖出现的时候,邵红却在开始致力于撮合夏枫和邵暖结婚。

    他们也或许结了婚吧。

    然后在邵晟没有继承人的后来一块儿接管邵氏?

    白曦:“不对啊,这故事的结局呢?”结婚之后过得怎么样,没说啊。

    系统么么哒。

    白曦:“说人话!”

    系统:“公主跟王子的童话你要什么结局?”

    白曦:“什么意思?”

    系统:“你想象过灰姑娘嫁给王子以后的生活么?”

    白曦觉得这句话怪深奥,想了半天没有想明白。

    系统就觉得这狸猫指定得完。

    “昨天睡得好不好?”邵青就笑着摸了摸白曦的头发。

    邵家男人为什么都喜欢摸她的头发?白曦一瞬间惊恐地想到了曾经被撸秃了毛儿的一位狸猫前辈。

    “还好。”她手忙脚乱地扒拉邵青的手,听见邵青低沉悦耳的声音,转头看着他。作为一个合格的花花公子,邵青无疑是十分俊俏的,那双漂亮的一颦一笑都带着诱惑的桃花眼挑起来的时候,仿佛一池春水都被吹开了涟漪。他专注地看着一个女孩子的时候,会令人生出这个世上他只看着她的错觉,

    只是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伸手推开了邵青专注地看着自己的目光。

    邵晟冷哼了一声。

    “阿青,你还真相信她?我看她跟你一点都不像,是不是和人合伙骗你?”邵红就尖锐地问道,“不能她说是你的女儿她就是了。”邵家有了后,那夏枫以后怎么继承邵家?

    “我真的不是。”白曦就再一次真诚地说道。

    邵青和邵晟对视了一眼,勾了勾嘴角。

    “其实,那个女人才把我从孤儿院接出来,会不会弄错了呢?如果她真的生下一个女儿丢在孤儿院,或许那个孩子现在还在孤儿院里。”

    白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公主裙,觉得被绑架虐待到死这么荣幸的待遇,还是送给真公主。虽然邵家洗白多年,不过仇家不少,谁知道暗地里还会有多少大仇人等着下手呢。她虽然把邵青当做亲人,不过也没说为邵家去死是不是?

    小小的女孩子的声音在别墅里响起。

    邵红看她更加不顺眼。

    特别是当邵晟敲了敲桌面,佣人恭恭敬敬地端给白曦一杯温牛奶。

    白曦托着这牛奶陷入了沉思。

    白曦:“他是不是在骂我?”

    系统:“哈?”

    白曦深沉脸:“他是不是在骂我缺钙?”

    系统不吭声了,自暴自弃滚进了小黑屋。

    只是这份不同的在意,令邵红对白曦更加充满敌意。

    她从来没有见过邵晟会为了任何一个小辈这样单独照料过。

    “谢谢先生。”白曦决定回骂一下大佬,甜甜地仰头拉住了佣人说道,“请也给先生一杯牛奶。”

    那佣人试探地看向邵晟,见他没有拒绝,顶着一脸的魔幻表情走开,片刻端回了同样的一杯牛奶。

    邵晟面无表情地接过,放在修长的大手中打转。

    邵青觉得自己被这两个人排挤了。

    夏枫好奇地看着白曦,他很久之前就见过邵家的掌舵人,虽然邵晟冷淡寡言,也并没有对他做过什么狠辣的事,可是夏枫却天然地畏惧邵晟,面对邵晟的时候虽然会有礼的微笑,却不会和白曦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眉眼狡黠,又没有半点做作。

    他手中握着一本书,逆着阳光看着在沙发上争抢牛奶杯的邵青和白曦,又觉得她是自己从前从未见过的女孩子的样子。他的心里,又觉得白曦有些熟悉。

    邵红却想把这个冒牌货给扫地出门。

    她很快就联系了孤儿院,彻查当年的陈年往事。

    很多天之后,白曦已经住在邵家多日,习惯了大清早上和邵晟与邵青一块用餐。

    “鉴定结果出来了没有?”餐桌上三个人,每人一杯牛奶,温温的,白曦喝了一口好奇地问道。

    邵青笑眯眯地点头,右耳上的钻石耳钉闪动着漂亮的光彩。

    “我是你爸爸。”

    “什么?!”一口牛奶喷了出来,白曦震惊地看着这个俊俏的男人不敢置信地问道,“鉴定结果说,我跟你是父女?!”不能够吧?上辈子的亲子鉴定可不是这么说的!

    系统尖叫:“我不知道啊!”

    “看着我的眼睛,亲爱的。乖,信我。”邵青对白曦露出了一个充满魅力的花花公子的笑容。

    这笑容差点儿闪花了白曦的眼,就在她目光茫然的时候,别墅的大门被气势汹汹地撞开。

    邵红趾高气昂,用胜利者的目光看着白曦,之后转向从头到尾不曾开口的邵晟。

    “大哥,她是假的,小暖才是真的!”

    她用力把一个惊慌中又带着渴望的女孩子推到了白曦的面前。

    “你这个冒牌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