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9.真假千金(三)

19.真假千金(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垂头丧气地和邵家兄弟一块儿吃饭。

    邵青没有走。

    他本来今天约了才和自己的娱乐公司签约的小明星一块儿“吃个晚饭”。

    可是现在他是爸爸了。

    总不能真的把白曦丢给邵晟。

    邵晟为人冷酷,邵青担心白曦在他面前说错话。

    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塞进玫瑰园去。只怕沉了河都不是不可能。

    他安静地陪着白曦和邵晟用饭,努力地要做一个好爸爸,还去观察白曦喜欢什么食物。

    “……小曦你不挑食啊。”爸爸觉得很失望。

    面对大佬还挑什么食。

    白曦觉得这爸爸确实挺蠢的。

    听说蠢会传染,她默默地往邵晟的身边挪了挪,头上大大的公主头花儿晃动了一下。

    邵晟冷淡地看着她。

    他微微偏头,一个佣人无声地走到厨房,片刻回来,在白曦的面前放了一杯温热的牛奶。

    白曦一愣。

    可是对面那个成熟冷淡的男人已经开始吃饭了。

    “谢谢先生。”白曦低声说道。

    “叫大伯。”邵青就托着下巴,看着甜美可爱的小姑娘叼着杯子喝牛奶,咕噜咕噜可爱到了极点,把杯子放下,小姑娘的嘴边还出现了雪白的一圈圈的奶渍。

    这小姑娘这个时候正垂头叼着一根青菜,鼓着圆滚滚的眼睛一点一点地啃,雪白的胖腮鼓起来,专心致志,仿佛吃面前的青菜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事情。只是听到“大伯”这个称呼,小姑娘一双眼睛惊恐地瞪起来了,呆呆的,在水晶吊灯的光辉之下,露出几分呆气。

    邵晟忍耐地把手里的碗筷顿在桌上。

    三十多岁就要给人当大伯,也很扎心。

    见白曦歪了歪头茫然地看着自己,他摆了摆手,有些不耐。

    “您不吃了么?可是这很好吃。”白曦觉得邵家的伙食其实不错。

    邵晟吃不下去,一多半儿是被她们“父女”给恶心着了。

    她急忙登登登地跑去厨房,在佣人们诧异的目光里也端了一杯牛奶递给邵晟。

    “养胃,补钙,对身体好。”

    “爸爸的呢?”邵青震惊地问道。

    白曦忍不住在他哀怨的桃花眼里弯起了眼睛。

    她回去厨房,片刻又捧着一杯牛奶回来,放在邵青的面前。

    邵家今天牛奶难得受到了最大的欢迎。

    邵青美滋滋地开始喝女儿给亲手端来的牛奶的时候,邵晟一双黑沉的眼冷冷地落在透明的牛奶杯上。他从来强势,不需要被人照顾,就算是有人想凭借着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照料妄图动摇他的心,可是他却从没有半点的心软。

    他从小就生尔虞我诈的世界,暴力与黑暗与他结伴成长,就算是成年之后,他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一手掌控邵家,将邵家从黑道带出转成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商业财团,可是商场之上的黑暗,又比黑暗的世界少多少呢?

    不过是披上了温文尔雅的外皮,看起来像个人而已。

    可是此刻白曦的眼睛却干净又单纯,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他专注在牛奶杯上的时间太久,邵青有些不安地动了动手指。

    就在他想要对邵晟道歉的时候,却见这脸色冷淡的男人已经拿起了被子,将里头的液体一饮而尽。

    邵青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往后每天喝一杯啊。”白曦得寸进尺地说道。

    女儿你别说话了。

    邵青迎着邵晟审视的目光,觉得自己大概白发人要送黑发人。

    果然,男人无声地起身,将空杯丢在桌上,去了书房。

    邵青松了一口气,带着白曦一块儿参观邵家别墅。

    “这是所谓的老宅吗?”可是看起来很新呢。

    “大哥在的时候,就是邵家的主宅。”邵青耐心地带着白曦在别墅里走动,当佣人带着白曦上了别墅的三楼,邵青愣了一下,就对白曦笑着说道,“二楼是你姑姑还有邵家小辈的房间,三楼从前只有我和你大伯住。”他顿了顿,就笑着摸摸白曦的头,桃花眼中一片璀璨潋滟,在晶莹的灯光之下熠熠生辉,笑着说道,“你是我的女儿,有资格住在三楼。”

    仿佛邵家的阶级,体现在他们的房间位置上。

    能与邵晟住在同一个楼层,就仿佛地位很高。

    显然这是邵晟默许。

    不然佣人也不会敢自作主张,把自己的房间安排在三楼。

    白曦仰头看着一脸疼爱,可是太过年轻,令这疼爱都变得令人忍不住笑起来的邵青。

    “如果,如果我真的不是您的女儿呢?”

    邵青一愣,就笑了。

    “难道只有血缘相同才是亲人?不知道为什么……”他摸了摸白曦歪歪扭扭的粉红蝴蝶结,眼里有些迷茫地说道,“我觉得和你很投缘。”

    不过白曦还是将自己的头发给了邵家的管家去做鉴定。

    她从前不知自己该用什么面目去面对邵青,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假的。

    可是当邵青对自己说了这句话,她又觉得,真假都不算什么。

    当邵家还承认她的时候,她就是邵青的女儿。

    虽然这个爸爸很蠢好么?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自己的房间,粉红色的壁纸,粉红色的公主床,软软的,粉红色的幔帐,一打开衣柜,满目都是公主裙。

    短短一个下午就能将房间改造成这样,邵家真的很拼。

    白曦睡在粉红色的被子里做了一晚上噩梦。

    系统同样奄奄一息。

    当白曦摇摇晃晃地从软绵绵的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咬着牙齿穿了衣柜里一件崭新的粉嫩嫩的公主裙,又把自己一头乌黑的头发搭理得整整齐齐,这才开门走出了房间。

    她的对面同样微微敞开了一个门缝,白曦好奇地往里面看去,却见隐隐约约的房间里是一片暗色。她虽然也不大喜欢这样肃穆的颜色,可是显然暗色与粉红色比较起来更能令人接受,可是当她再要多看一眼,就见邵晟从里面走了出来。

    白曦:“大佬竟然住我对面!”

    系统:“夹着尾巴做狸猫吧亲!”

    一人一系统同样蔫搭搭的。

    不知因为什么,那高大的男人一个目光扫过来,就会令人老老实实的。

    白曦仰头,就见邵晟站在门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

    她仰头对邵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早安。”

    她并不真心地畏惧他,一点装模作样的害怕,仿佛是在闹着玩儿,在她的眼里,仿佛他就是一个很平常的长辈。

    邵晟顿了顿。

    “早安。”

    白曦觉得一旁的佣人的表情很怪。

    只是比起邵晟不知哪里奇怪,别墅的下方已经传来了尖锐的声音。

    她吧嗒吧嗒跑到栏杆处往下看,就看见下方别墅宽阔的大厅里,正坐着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她很美丽,可是却露出几分尖酸刻薄,正对软成一团仰面躺在沙发上打哈欠的邵青尖锐地叫道,“女儿?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儿?你是不是疯了?邵家是什么地方,随随便便,谁知道那小丫头到底是哪儿来的?!”

    邵家的人丁稀少,旁系很多,可是嫡系却只有邵晟兄妹三人。

    邵晟和邵青一个冷酷,天生对女人绝缘,另一个天生桃花,却越发凉薄。

    三十多岁的钻石单身汉,却都没有结婚。

    这个时候邵青却接回一个女儿来,对于邵家来说,是强烈的动荡。

    而这动荡显然最冲击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二姐,又没有叫你养我家小曦,我养我的女儿,和你有什么关系。”邵青和邵红之间的感情不大好。

    这个已经出嫁了的姐姐一心只顾及自己的利益,恨不能把邵家搬空给去夫家讨好丈夫维系丈夫对自己的爱。

    这些邵青管不着。

    可是对他的家事指手画脚,邵青就不大能赞同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她是你的女儿,日后不是还要在邵家分一杯羹?你是不是糊涂了?”

    邵红都要气死了。她虽然是出嫁了的女儿,可是这是新时代了,男女平等,享有同样的继承权。虽然当年邵家老爷子过世前的遗嘱,将邵家大部分都留给了邵晟,令邵家稳定在邵晟的左右,可是邵晟三十多岁却没有结婚,身边也没有女伴,这就令邵红的心中生出了隐秘的野心。

    邵青突然冒出一个十六岁的女儿,令邵红惊疑不定。

    她怀疑地看着这个看似花花公子的弟弟,却见这俊俏的青年仰头,对头上招呼了一声。

    “乖女儿!”

    一个甜美可爱,穿着一身刺瞎眼,可是却无比符合她的气质的公主裙的小姑娘,躲在偷偷对她“爸爸”吐舌头。

    她的身边,站着一脸冷淡的邵晟。

    他站在她的身边,这本就是一个宣告。

    邵红的脸顿时一白。

    她敢对邵青指手画脚,却不敢对邵晟有半点违背,只是看着那个竟然敢躲在邵晟身后狐假虎威的小姑娘,危机感陡然而生的同时,突然转了转眼睛。

    她下意识地看向身边。

    一个清秀干净,穿着雪白衬衫,简简单单的牛仔裤的白皙少年,仰头,目光落在三楼栏杆处那个娇小可爱的身影上。

    他一笑,青涩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