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7.真假千金(一)

17.真假千金(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显然,男人没有容忍她们在这里放肆的意思。

    一旁两个穿着笔挺西装的大汉就围住了白曦和那女人。

    虎视眈眈。

    那女人顿时就不敢动了。

    她看上去很惧怕那男人。

    白曦也觉得蛮可怕的。

    她觉得自己必须要投诉垃圾系统。

    为什么每一次都把她往危险等级五颗星的世界里扔?

    上一世叫她差点被千刀万剐,这一世竟然把她丢给这样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听说这位英俊的西装先生身后的玫瑰园里里开着这样艳色的玫瑰,是因为玫瑰花下埋着尸体呢。

    姗姗来迟·系统:“少看点中二少女漫啊亲。”

    白曦心里冷笑。

    她一定会投诉的,一定会!

    她小小的,单薄纤细,穿着粉红色的公主裙,看起来娇娇甜甜,带着几分天真无助。这个时候仿佛是被女人给吓傻了,呆呆地站在一旁,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氤氲着薄薄的雾气。

    那个隐藏在玫瑰花阴影中的男人这才起身缓缓走出来,他很高大,也很英俊,带着一种旁若无人的居高临下。只微微垂下眼睛,气势就压得人几步不能呼吸,慢慢地走到了白曦的面前,挑起了她尖尖的下巴,仿佛是在打量,又仿佛是在审视。

    白曦就觉得自己在这一双冰冷的眼睛里僵硬了,如果不是尚且保留着狸猫一族最后的尊严,真想跪在地上喊爸爸求放过。

    这个年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天生就带着压迫的气场。

    系统:“……出息。”

    白曦:“闭嘴。”她可不想才穿来这个世界就去死。

    邵家可是黑道洗白,眼前这位大佬从前是黑道上有名的大哥,一不小心,就真的去埋了玫瑰花园也说不定。

    白曦重重地一叹,深深地觉得自己倒霉。

    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复杂,只是倒霉在只要跟邵家沾边儿,都十分悲剧。

    原主名叫白曦,从小儿在孤儿院长大,有一天一个美貌女人从天而降,拉着她就说是她当年年少轻狂生下却无力抚养,因此丢在了孤儿院门前的亲生女儿。

    她将白曦打扮得可爱乖巧找上了邵家,口口声声说白曦是邵家二少邵青的亲闺女,邵家竟然还认了这个女儿。白曦最初的时候过得很幸福,邵家早就洗白,如今产业遍布S城的地产金融娱乐各个行业,是城中首屈一指的豪门。

    她生长在这样富足的生活里,每天都过得很幸福。

    如果没有意外,她可以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然后在邵家的庇护下安然地度过一生。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当白曦已经习惯了邵家的生活之后,真正的邵家千金找上门来。

    她才是当年那个被丢弃在孤儿院前的女婴。

    因为当年孤儿院一下子接收了两个同日被丢弃的女婴,因此美貌女人其实找错了人。

    白曦不是,另一个才是。

    白曦成了胆大包天竟然敢欺骗邵家的罪人。

    邵青不在国内,她被邵青的姐姐赶出了家门,曾经对她本就十分厌恶的女人当着她的面用力地关上了厚重的门。

    她走投无路,尚且没有成年,不知自己该去什么地方,最后却在回到孤儿院的路上遇到了真正的千金邵暖出行。

    一真一假两个女孩子被和邵家有仇的仇家绑架,胆小的真正的千金指认了她才是邵青的女儿,白曦备受折磨鞭打,最后遍体鳞伤死在了疯狂的绑匪的手中,而另一个却安然逃过一劫。她嫁给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却忘记了另一个无辜的代替她死去的女孩子夭折在同样美好的年纪。

    白曦觉得邵家实在是个火坑。

    跳进去就得没命。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贡献出功德的人,竟然是邵青。

    原主欺骗了的那个父亲。

    他养了她那么久,真心将她当做自己的女儿,就算是被欺骗也不要紧。

    可是他却失去了她。

    白曦都不敢去回忆上一世,当邵家二少匆匆地赶到绑匪停留的仓库,看到那个遍体鳞伤,到死都张着一双眼睛的女孩子时,那痛苦的哀嚎。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将她丢给很多的仆人,自己是个花花公子。

    他的女儿,也不过是他十八岁时疯狂的产物。

    可是他爱着自己的女儿。

    哪怕她是假的。

    此刻白曦安静地站在那里仰头看着邵家的掌舵人,邵青的大哥邵晟。他掌握着邵氏集团巨大的产业,一言九鼎,将邵氏集团发展成为国内最为顶尖的财团,身家无数。

    他的骨子里充满了冰冷的血液,就算是邵晟与邵青兄弟情深,可是邵青却一向都很畏惧这位兄长,哪怕在外沾花惹草,可是在邵晟的面前却一向都很老实。这是个非常冷漠无情的人,也对邵家的小辈没有兴趣,曾经白曦只见过邵晟两面。

    不过她没有想到女人竟然这么作死,竟然曾经把她带到邵晟的面前认亲过。

    看起来,大概是这次被邵晟扫地出门,又才去找了邵青。

    白曦:“邵家出产葫芦娃么?”

    系统:“什,什么?!”

    白曦悠悠然地板着自己的手指头发散自己的思维:“邵晟,邵青,我记得邵青的姐姐名叫邵红,橙红青的,多么可爱的颜色。”

    系统就觉得这狸猫大概得完。

    到底有没有发现这到底是个什么场合?

    大佬在眼前哦亲!

    系统冷酷地决定下个世界和这狸猫分手。

    这届宿主不行。

    听说狐狸们一向都好带。

    白曦顿时就呵呵了。

    她心里跟系统开始了第八万轮的互相伤害,可是一双眼却干净又认真地仰头看着垂头的男人。

    他很英俊,充满了成年男子独有的魅力,他的身材很强壮,与一般高挑或是有些单薄的男人不同,虽然穿着一件斯文的西装笔挺挺括,可是在西装之下,手臂都是坚硬的,充满了力量。

    那美艳女人的目光一瞬间都被吸引了。

    可是迎着邵晟那双冰冷的眼,她瑟缩地退后了一步。

    “邵,邵先生,我真的没有撒谎。”她当年生下了邵青的女儿,可是自己也不过是十八岁的少女,那时有一个老男人要养她,她怎么可能叫一个女儿给牵绊住。

    邵家虽然有钱,可是却不是邵青的,对于她来说,一个有钱的金主,比一个未来才会继承一笔产业,心性不定的少年强多了。因此她将拖累自己的女儿丢去了孤儿院,自己这些年一直过得很快活。只是到了现在她开始老去,才想用自己的女儿最后得到邵家的一笔钱。

    她没有想过抚养白曦,也没有想过能嫁给邵青,只是需要一笔钱。

    “您看,她真的很像二少。”

    邵晟对她充耳不闻,眯着眼睛看着穿着粉红公主裙,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公主的白曦。

    白曦已经拉黑了侮辱狸猫一族的垃圾系统,感受到他的打量,抬头,露出了一个真诚的表情。

    “我真的不是。我就是一个孤儿。”她愿意用别的方式来回报邵青对自己的爱,可是实在不敢跟邵家有半点儿牵扯了。

    她看原主遭受的虐待都觉得疼痛。

    她并未遭到侵/犯,或许可以说,在被侵/犯前,就已经幸运地被鞭打而死。

    可是白曦觉得很疼。

    狸猫都很怕被扒皮。

    “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可以去验亲子关系。”

    白曦就觉得邵青当年是不是傻。

    把白曦推出来告诉他这是他的女儿,他就喜当爹了。

    科技这么发达,邵家这么有钱,做一个亲子鉴定能死么?

    就算她是一只狸猫,都知道这玩意儿简单得很。

    只是听到白曦认真又郑重地提到亲子关系测验,邵晟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了什么。

    他之前,不过是将这所谓的母女两个当成一贯的为了邵家财富上门想要分一杯羹的拜金女。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当见到邵家这样奢华广阔的庭院之后,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消瘦苍白,看起来从前的生活过得并不十分富足的小姑娘,竟然没有抱他的大腿,而是三番两次地拒绝。他曾经通吃黑白两道,阅人无数,自然不会看不清楚那女孩子的眼睛里面对这样豪华的一切,只有一点惊讶,却并没有半点贪婪,这份沉稳与理直气壮的模样,倒是真有些邵家人的风范。

    ……邵先生显然不会想到,上辈子刚刚给长公主做了闺女,被皇帝放在收罗世间奇珍的后宫之中娇养的小姑娘,觉得这庭院……

    还是有点儿小了。

    不过她不敢说。

    不然恐怕邵晟得打她。

    白曦咳了一声。

    她真诚地看着邵晟。

    邵晟的目光,却冷冷抬起,看向远处一个蹑手蹑脚就要消失的修长的身影。

    那身影在刺骨的目光里一顿,硬着头皮转身,一双桃花眼里露出一个讨好的表情。

    “大哥。”他很俊俏,却有点轻浮,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勾人得厉害。

    白曦却觉得鼻子一酸。

    是邵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