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6.皇子掌心宠(番外)

16.皇子掌心宠(番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容誉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浑身明黄的龙袍,冠冕晃动,听着外头几乎近在咫尺的厮杀与刀兵之声。

    身边的是女子柔弱的哭泣,还有几个孩子的小小的畏惧的哭声。

    他怔忡地看着敞开的大殿的对面。

    那里,属于他的最后的侍卫兵败如山倒,他甚至已经能够看到敌人的漆黑的铁甲。

    还有那一双双杀红了的眼睛,与志在必得的目光。

    最前方的一个一身铁甲的高挑青年一跃而起,撞入了那些侍卫之中,刀光剑影,血光四溅,在他的一刀之下,竟然无人能够抵抗。

    更远处的曾经华丽壮阔的宫廷,正燃烧着烈烈的大火,冲天而起,仿佛昭示着他最后的穷途末路。

    容誉登基十二年的时候,景王容伶骤然发难与封地,大军所到之处无不臣服,不过一个月,就冲击到了皇宫之中。

    而容誉愕然地发现,自己曾经承宠有加的朝臣们,竟然放弃了抵抗,只等待新君的成功。

    “容伶,你这个乱臣贼子!”他很惶恐,因为曾经的先帝并未教导过自己,一个帝王竟然也会有这样一天,被人赶下龙椅,成为另一个皇子手中的俘虏。

    可是最后的属于帝王的尊严令他端坐在龙椅上,哪怕怕得浑身乱抖,不能站起,却依旧维系着他的那可怜的自尊心。他看见身材高挑的青年身披漆黑的铁甲,手中倒拖着滴着鲜血的重剑,一双眼冷漠孤冷地带着众人进门的时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发现在这个时候,竟无人与他站在一起呵斥这个乱臣贼子。

    不。

    也曾经是有的。

    当容伶刚刚绽放出属于他的锋芒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无比骄傲的女孩子,为了维护他,指着容伶疾言厉色。

    她总是站在容誉的身前,总是用最激烈的语气,将一切对容誉有威胁的皇子排斥在外。

    她总是护着他的。

    可是仿佛当她死去,就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在他心烦莫名,被别人冲撞的时候,会开口为他说出他心中想说却不能说出的话。

    她死了十几年。

    连面容都开始模糊不清。

    可是容誉却不知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怀念她。

    他总是会下意识地走到她曾经居住过的宫殿前,怔怔地一站就是一个白天,然后茫然地离开。

    他当然是不喜欢她的,他喜欢的是白婉儿和她可爱的孩子们。可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令他的习惯多出了一个要多在她曾经的宫殿前站站脚的呢?

    或许是他的皇后更为了自己的贤良的名声,从不会在那些朝臣忤逆他的时候维护他,而是更在意自己的清誉。或许是当他的皇后抱着他的长子一遍一遍地告诉他日后会是日后的帝王,却忘记如今他尚且没有死去。也或许是……

    就如同此刻,他的皇后吓得浑身发抖,穿得这样美丽清雅。

    她依旧明眸皓齿,眉目似画,眼角朦胧的水意如同沐浴着江南的烟雨。

    可是她却已经爬到了容伶的面前,仰头露出一张娇媚多情的脸来。

    柔弱无骨的美人楚楚可怜地拉住了容伶的衣摆,她泪眼朦胧,颤抖地仰头央求道,“殿下,求殿下开恩。”她弱不胜衣,长长的优美的裙摆迤逦在地上,舒展出一个优美无比的弧度。

    可是在这个时候,这个柔软多情的女子,却在他的面前,在央求他的敌人绕她一命。她还抓着容伶的衣摆,在容伶漠然的目光里哽咽地说道,“殿下,妾身出身白家,白家是先帝的母族。求殿下看在白家的血脉……妾身愿意为殿下做任何事。”

    容伶这么多年,厮混军中从未娶妻。

    他哪里见过这样柔情似水,潋滟美丽,予舍予求的女子。

    仿佛他想对她做什么,都可以。

    容誉的心,在皇后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仿佛冻成了冰。

    曾经的柔情蜜意,曾经十几年的恩爱缠绵,仿佛都成了笑话一样。

    他僵硬地坐在龙椅上,看着自己宠爱了十几年,甚至不顾朝中反对执意立她为后,甚至为了她赐死了发妻的女子。

    她曾经那样柔弱多情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发誓此生只爱着他一个。

    容誉看着白婉儿那张清艳多情的脸,突然想要发笑。

    他当真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就已经笑出了眼泪。

    他深爱的这个女人,当他失败之后,就这样舍弃了他,然后去攀附另一个男人。

    可是其实,他也曾经有一份不离不弃的爱。

    他的发妻,曾经那样不顾一切,只爱着他一个。她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他,为了他拥有着敢与任何人抗衡的勇气。若是她在这里,只会指着容伶叱骂这个乱臣贼子,宁愿为他去死也绝不会妥协。

    她就是那样的一个骄傲却忠贞的女子。可是他把她给丢了,丢进了旧年的时光里,如今想起,其实都已经模糊了容颜记忆。

    什么都能忘记,可是她对他的心,原来从未忘记过。

    “阿曦。”他喃喃地唤了一声。

    可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一个女子对他明艳一笑,什么都为他做。

    赴汤蹈火,死生只为他一人。

    他以为自己得到这天下就不再需要她。

    可是原来他依旧记得她。

    看着白婉儿那在容伶脚下百般讨好诱惑的模样,容誉的嘴角慢慢地绷起。

    这世间,或许会有一种帝王,在成功之后接收敌人的妻妾昭显自己的强大与占有。

    可是显然容伶并不是这样。

    他已经一脚将那柔弱多情的女人踹在了一旁。

    铁甲青年沉默着往一旁站去,露出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他两鬓霜白,已经开始变得苍老,可是却依旧有着年轻时的英武与森严的气势。他手中扶着一个疯疯癫癫,仰头看着空茫的空气念念叨叨的女子。她疯疯癫癫,可是却干净整齐,身上的衣裳依旧没有一点灰尘,头上依旧梳着整齐的发髻。她被那男人小心翼翼地扶着,直到面对到了脸色苍白的容誉。容誉当然记得他们。

    南关侯。

    还有他的姑母元和长公主。

    他不敢去面对元和长公主。

    先帝驾崩的时候,紧紧抓着他的手,令他发誓善待元和长公主与白曦。

    他那时是怎么发誓的呢?

    “若错待姑母与阿曦,儿臣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先帝带着这个誓言长眠于地下,而他坏了誓言,却在如今,得到了真正的报应。

    怨不得,怨不得皇宫会这样轻松地被人攻破。

    怨不得侍卫抵抗得这样无力。

    若是当宫中禁卫统领率先倒戈,那么这一切都是这样简单。

    容誉突然想要笑一笑。

    “殿下,殿下!”白婉儿也在尖叫。

    容伶英俊的脸扬起来,沉默地看着缓缓从龙椅上起身,却一下子就被两个跳上高台的铁甲兵扣住,狼狈地被拖到了他的面前的容誉。他的目光冷漠得如同空茫的山雪,在容誉惊慌的的目光里微微偏头淡淡地问道,“知道为何满朝文武,当我起兵甚至连这帝都的城门都为我打开,迎我进城么?”

    他垂头捏住了容誉的下颚,勾起了一个漠然的笑意,轻声说道,“因为他们的帝王,将一个外室女不顾他们的反对,捧上了后位。你要这些身上流着高贵血液的贵族,对这样一个女子下跪,还要在日后侍奉她的儿子们?”

    “维护自己登基的发妻都能毫不留情赐死,谁还敢侍奉你?”

    容伶将目光慌乱的容誉丢在地上,随手在身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指。垂目,他漫不经心地说道,“将本王的皇兄皇嫂……”他讥讽地勾了勾嘴角,“拖下去。就……千刀万剐吧。”他侧头对南关侯轻声说道,“老师的愿望既然只有这一个,弟子自然要满足。”

    南关侯求他将容誉夫妻千刀万剐,以慰白曦与元和长公主之痛。

    他没有理由不答应。

    一种无比的恐惧,顿时冲上了容誉的心头。

    他知道成王败寇,可是如同容伶这样干脆的人,为什么不给他一个痛快的死法?

    千刀万剐?

    为什么这样熟悉?

    他听见白婉儿传来一声尖锐恐惧的尖叫央求,哭叫道,“殿下,我愿意侍奉你,为奴为婢,难道你不愿将一朝皇后……”她才尖叫了这一声,却猛地被堵住了嘴,红润的嘴里被塞进了粗糙的粗布。

    容誉却没有这样的运气,一下子就被两旁的铁甲兵卸掉了下巴,他疼得无以复加,死死地看着容伶,却见他只将目光慢慢地转移到了脸色平静的南关侯的身上,慢慢地说道,“皇兄既然当年能轻描淡写千刀万剐你的发妻,哪怕想必这个死法对于皇兄来说,并不是不能接受。”

    容誉粗重地发出了一声哽咽。

    千刀万剐,他想起来了,是对于曾经的发妻的惩罚。

    因为他那时大怒,白婉儿哭得痛苦伤心,因此他下了那个旨意。

    可是他不是真心要叫她那样痛苦地死去。

    他只是觉得说出这四个字来,十分解恨。

    当他仰头看见容伶那双冷酷的眼睛,当他被拖到了外头,与自己的皇后被押在一块儿,一块儿面对缓缓走来的笑得邪恶,手中握着一把薄薄刀片儿的刑官的时候,终于发出了一声哀嚎。

    一刀一刀……

    端坐在龙椅上的容伶,仿佛听到了这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绵延一日不绝。

    他看着下方。

    他从今日起,得到这天下。

    他勾了勾嘴角,可是却觉得自己的身边无比的寂寞。

    南关侯安静地陪着突然不说话,呆滞地流下眼泪的疯癫的妇人,静静地看着她,仿佛她是他的所有。

    他牵着她的手,带着蹒跚的她慢慢走进了夜色里。

    从未放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