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皇子掌心宠(十四)

14.皇子掌心宠(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仰着头,一双眼睛圆滚滚地瞪着。

    元和长公主尴尬地咳了一声,温柔地捧着女儿的脸。

    “真的不是。曦儿,母亲只爱你。”

    她已经过去了为爱冲动的年纪。

    若是白曦不喜欢,觉得被自己丢弃了,那元和长公主不会为了那一点心动,就和南关侯再有瓜葛。

    在她的生命里,最重要的是女儿,然后才是别的。

    “可是南关侯很好啊。”白曦就歪头说道。

    她生得娇艳,与元和长公主仿佛,此刻眼睛亮晶晶,神采夺目璀璨,越发美丽。

    “母亲,我喜欢南关侯大人,若他能做我的爹爹该多好。”白曦的生命里有元和长公主与皇帝的宠爱,虽然皇帝有那么一大部分充当了父亲这个角色,可是对于白曦来说,真正的父亲还是与舅舅的疼爱不同的。

    见元和长公主捧着自己的脸颊愣住了,白曦就想到上一世这位长公主殿下,在独生爱女死去之后发了疯。那种一切都失去之后成了疯子的下场,白曦不想叫元和长公主再经历一次。

    她希望她有一段可以在后半辈子也很幸福美满的人生。

    也希望她可以儿女绕膝。

    “母亲,您喜欢大人么?”白曦就轻轻地问道。

    元和长公主想要摇头,却动弹不得。

    她想到那一日,那高大强壮的男人追赶上她的脚步,将她禁锢在怀抱里,第一次沉沉地诉说自己的爱慕与思念。

    这么多年,他远在边关,可是却从未有一日忘记过她。

    她被丈夫辜负,他比她还要难过。

    “若早知道你会遇上这样的人,当年,还不如是我。至少,公主,我不会伤害你。”

    他压抑地将额头抵在她的颈窝里,喃喃地说道。

    充满了男子的力量与强大的气息,可是他却一瞬间软弱得不像话。

    元和长公主的目光怔忡了起来。

    “母亲不说话,可见是喜欢他的。既然喜欢大人,母亲就不要再错过了。他是好人,我相信他会好好儿爱惜母亲,叫母亲幸福。”

    白曦抱着自己的母亲,见长公主无声地俯身抱着自己,就小小声儿地说道,“母亲再给曦儿生许多弟弟妹妹吧。母亲疼爱我,那曦儿就去疼爱弟弟妹妹们。小小的团子软乎乎的,多可爱啊。”她这话是真心实意,又觉得快活与满足,感到元和长公主哽咽了起来,就弯起眼睛笑了。

    “这是好事,母亲。曦儿希望你能嫁给一个真正的好男子,也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好父亲。”

    “是么,”元和长公主忍着泪意,抬头将额头抵在女儿的额头上笑吟吟地说道,“你希望有一个好父亲?”

    “若可以,南关侯大人才是我的父亲。母亲,我也只愿有这一个父亲。”白曦顿了顿,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明艳的笑容。

    “然后曦儿又可以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了。”

    南关侯,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大靠山。

    白曦决定喜欢他。

    “好好好,曦儿往后在这帝都里横着走,谁都不敢拿曦儿怎么样。”元和长公主宠溺地点了点她的鼻子。

    白曦就默默地觉得,被这么毫无保留地宠爱,原主竟然没有长歪,也蛮了不起的。

    换了是她,大概已经上天了。

    “你放心,日后你都横着走。”南关侯不知何时带着容伶无声站在一旁偷听,听到白曦就这点儿小小的愿望,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去,抱臂淡淡地说道,“谁敢跟你作对,你来寻我。我……”他顿了顿,方才继续说道,“我是你的父亲,自然会为你做主。”

    他棱角分明的脸面不改色,元和长公主红着脸唾了一口,白曦就一言难尽地看着这位顺杆爬自己封了自己是爹的南关侯大人。

    “您还没有名分呢。”她客气地说道。

    南关侯陷入了沉默。

    系统觉得南关侯大人肯定是想给狸猫松松皮。

    许久,南关侯的脸上挤出了一个扭曲的慈爱的表情。

    “你说的对。”

    系统顿时惊恐了。

    系统:“快闭嘴吧,黑化了可怎么整?”

    白曦觉得系统这是想太多。

    白曦:“怎么会。说好的给我当爹为我做主呢。”

    系统觉得这狸猫要完。

    它缩成一团在南关侯大人那僵硬的笑容里瑟瑟发抖,只有容伶的身影才能叫它感到有一点安全感。

    躲在容伶护在白曦身边投落的阴影里,系统默默装死了。

    “我也可以做你的靠山。”容伶垂头对白曦轻声说道。

    白曦仰头微笑。

    “你也没有名分。”

    系统默默将自己拉黑。

    这狸猫已经作死无极限了。

    果然,英俊的少年垂头安静地看了这骄傲地抬了抬下颚的少女片刻,微微点头。

    “我会努力令父皇认同我,然后娶你。”他看起来很平静。

    显然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十分绝配。

    元和长公主就看着眼前这个冷漠时眼神孤冷,可是将目光投落在白曦身上的时候又柔软得不可思议的少年,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不知怎么,她只觉得自己看见了这一切之后,什么都圆满,仿佛冥冥中有一种会令自己无比痛苦,痛苦得宁愿陷入到疯癫之中也不愿醒来面对现实的伤害在白曦与容伶相视而笑的时候,再也不会出现。她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身边一张粗糙坚硬,却小心翼翼不敢合拢唯恐伤了她养尊处优的皮肤的大手。

    这样的珍重,却又仿佛……曾经她经历过。

    她忍不住侧头,怔怔地看着南关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怎么了?”南关侯低声问道。

    “我觉得,仿佛曾经被你这样保护过。”元和长公主喃喃地说道。

    或许,是在那悲伤又模糊的梦里。

    也有这样的一双手,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直到死亡,都没有再放开她。

    南关侯一愣,垂头咳嗽了一声。

    “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

    “大人脸红了。真难得,还是个纯情派。”

    容伶陷入了沉思。

    心上人这么爱作死,景王殿下压力很大。

    “没错,阿曦说的都是对的。”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白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觉得自己很幸运。

    第一次喜欢了一个人,他就是这样好的人。

    “阿伶,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很喜欢你?”不是属于从前的白曦,而是如今的,真正的属于她的喜欢?

    容伶抿了抿嘴角,微微偏过头去,看似平静,可是却耳尖儿通红。

    他勾起了嘴唇,身上冷漠的气息都在慢慢地消融,忍不住伸手,捏住了白曦的一块小小的衣摆。

    白曦笑着把自己的手塞进了他的手中,两个人一块儿从元和长公主与南关侯的身边走开,皇宫之中的御花园很大,难得他们有兴趣逛着这御花园,白曦高高地仰着自己满是快活的脸,腰间别着张扬火烈的红色的长鞭,容伶无声地和她十指相扣走在御花园中。

    他眯着眼睛看着那四下惊诧的宫女们,就想到很久很久之前,这个腰间别着鞭子的娇艳的少女每一天都执着地追在容誉的身后。

    他那时冷眼旁观,只觉得她很愚蠢。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希望自己有这样的一天?

    仿佛是那时,她落水后被皇帝万分宠爱护在怀里,得到了这世间一切的荣宠,可是却会转头对他一笑。

    “十表哥!”从那一刻,他就开始喜欢她。

    如今,她的眼底清晰地只倒映出他的影子。

    她身边的人,换成了他。是他站在了她的身边。

    他却绝不会如同容誉那样不珍惜她的爱。

    “阿曦,我会好好待你。”他迎着她诧异的目光,轻声说道。

    白曦似乎一愣,之后就用力点头说道,“我信!”

    她毫无保留的信任,击碎了他心底最后一点坚硬的东西,容伶勾了勾嘴角,正要对白曦微笑,却猛地沉了脸,看着前方。

    白曦下意识地看去,就见皇帝浩浩荡荡的明黄仪仗蜿蜒出去长长的队伍,皇帝正坐在临湖的石桌旁,他的面前正跪着一双姿容美丽的青年男女,他们都生得很好看,可是此刻脸上却都是一些惶恐与不安。

    白曦就见容誉曾经一贯信心满满的脸上,此刻都是焦虑,白婉儿刚刚大婚,可是看起来脸色却很苍白,她仰头美目流转地想要说点儿什么,可是皇帝身边一个大宫女就足够呵斥她的仪容。

    完全没有将她这个燕王妃放在心上。

    也显然来自于皇帝的默许。

    白曦脚步顿了顿,就快步拉着容伶走到皇帝的身边。

    “舅舅,我有秘密跟你说。”

    “若是你母亲与南关侯的,那朕早就知道了。”皇帝纵容地对她说道。

    元和长公主想瞒住自己亲哥,只怕还嫩了点儿。

    他与白曦无视了下方的一双新人,这样目中如人的轻视,才是最伤害一个人尊严的方式。

    可是白曦却觉得还不够。

    上一世,容誉与白婉儿将白曦千刀万剐。

    这辈子,她一定会回报给他们同样的滋味儿。

    这两个都别想跑。

    然而就在她眼睛眯起,想着自己的小心机的时候,皇帝的目光却落在了容伶的身上。

    他突然看着容伶笑了笑。

    “小十,你想不想做皇帝?”他带着几分兴味地问道。

    容伶一顿,目光落在霍然抬头,不敢置信的容誉的脸上片刻,漠然转过了目光。

    “想。”他点头说道。

    若只有这天下的至尊之位才能护住她的平安喜乐,此生荣耀。

    那他想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