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2.皇子掌心宠(十二)

12.皇子掌心宠(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言如同晴天霹雳。

    容誉诧异抬头。

    可是皇帝的目光,却专注在白曦的身上。

    他紧紧地看着白曦的表情,只等若白曦伤心,自己就要收回方才的话。

    白曦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手指还勾着同样紧紧绷住了一张英俊的脸的容伶。

    “舅舅,怎么了?”

    皇帝只觉得自己被白曦这个表情拯救了,心中也变得轻松起来。

    “没什么,只是朕想着今日给阿誉赐婚,会不会有些仓促。”他抬手疼爱地摸了摸白曦的头发,见她看着自己笑了,就柔声说道,“把白婉儿赐婚给你表哥,你觉得怎么样?”

    有那么一瞬,皇帝就想,容誉能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将白婉儿与白曦相提并论,那么在日后,若容誉登基,真的会善待自己眼前这个毫无心机只知道横冲直撞的孩子么?他那么听白婉儿的话,可是白婉儿是谋害过白曦的。

    当这世间再也没有能够约束容誉的人与力量,容誉会在白婉儿的挑唆之下,对白曦做什么?

    皇帝不愿去深思。

    因为想一想都觉得心痛难忍。

    就算……白曦还喜爱着容誉,那么皇帝也不想再叫容誉继承自己的皇位。

    若白曦喜欢他,他就将这个不知好歹,辜负圣恩的皇子打落尘埃,换一个对白曦怀抱善意,或是怀抱爱慕的皇子登基。

    只要未来的帝王更爱惜珍重白曦,就算白曦嫁给容誉,也只会令容誉继续对她卑躬屈膝。

    可在皇帝看,这些筹谋,都是最坏的,最迫不得已的做法。

    天幸,白曦如今,仿佛都已经放下了。

    “表哥一向都喜欢她。从前,舅舅,我怀抱嫉妒,总是对表哥身边的女子不假辞色。可是如今我知道这样不对。”

    白曦见容誉仰头看着自己,抿嘴,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明艳娇媚的脸上露出几分与众不同的光彩,认真地说道,“我希望表哥可以娶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女子。方才的话,我都听见了。表哥说白婉儿与我是姐妹,身份地位并没有区别,对于我来说,表哥,这是我不能容忍的耻辱。”

    “我的血脉里流着皇家最尊贵的血液,白婉儿又算什么?”她骄傲地扬起了自己尖尖的下颚,露出属于豪门贵女的一贯的傲慢。

    这是与她从前一样的表情。

    “既然曦儿也觉得这婚事很好,那此事就定了。”

    皇帝龙口一开,容誉顿时就慌张了起来。

    他本以为白曦会出口为自己拒绝,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要成全他。

    “父皇!可是,可是阿曦又该怎么办?”说好了的,白曦日后会嫁给他。

    容誉不是个傻瓜,虽然被感情迷住了眼,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迎娶白曦,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助力。

    她的生母是长公主,得宠于帝王,乃是这世间最光彩夺目的女孩子。

    就算是公主的荣光,在白曦的面前也黯然失色。

    这样的女孩子成为燕王妃,才能令他锦上添花。

    可若是白婉儿……

    “曦儿与你也没有什么关系。这小丫头从小儿将你当做亲兄长,为你出头,为你说了多少的好话,朕都记不清。”

    皇帝漫不经心地看着跪在自己下方的容誉,抬眼,目光扫过一只手无声无息捏住白曦衣摆的容伶,揉着眉心不在意地说道,“阿誉,朕有许多的皇子,可是你知道为什么,你会从皇子之中脱颖而出,入了朕的眼?因曦儿常常在朕的面前说起你,说你对她很好,又说很喜欢你。”

    见容誉的脸色苍白,皇帝就笑了笑。

    他的眼底带着几分凉薄。

    “朕从不缺儿子,也从不缺讨喜伶俐的儿子。”在容誉三番两次在自己面前挑战他的耐心的时候,皇帝就已经不耐。

    他的确将容誉当做未来的帝王培养。

    可是这个不行,换一个又如何?

    他如今春秋鼎盛,距离驾崩还有很多年,多少有资质的皇子教养不出来?

    容誉被他看重,不过是因白曦喜欢他。

    皇帝希望在自己日后驾崩之后,新君是一个对元和长公主母女都抱有善意,愿意如同他宠爱她们一样继续宠爱下去的人。

    若容誉不能,那就算了。

    好好儿和白婉儿过吧。

    “父,父皇。”容誉没有想到今日竟然会听到皇帝这样无情的话。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目光冰凉,居高临下看来,仿佛能左右自己一切的男人。

    他本以为皇帝宠爱他,将他当做未来的继承人,是因他的优秀都入了皇帝的眼。

    可是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来自于白曦。

    “还有,舅舅啊,往后我不喜欢阿誉表哥了。”白曦眨了眨眼睛,没有想到容誉这样不耐操,她尚未开口,这英俊的青年已经兵败如山倒,在皇帝的三言两语之下摇摇欲坠了。

    不过这正合她意,作为一个曾经“痴恋”容誉的傻姑娘,她的眼底就露出了几分坚定。

    “这么快就不喜欢了?”皇帝很满意地笑问道。

    “就算从前再喜欢,可表哥辜负了舅舅,他伤了舅舅的心,将舅舅的心血都糟蹋了。”白曦决定再在容誉的头上踩一脚,好抱住皇帝的金大腿,乖乖巧巧地凑过来,伏在皇帝赤金的椅背上小小声地说道,“我曾经喜欢表哥,可是舅舅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他伤了舅舅的心,罔顾舅舅的尊严,罪无可赦,从此以后,我决定讨厌他。”她偏头,见皇帝微微一愣,眉目舒展地看着自己,就真心地说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我最爱舅舅了。”

    这是白曦的真心话。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如今,皇帝都在真心实意地爱护着元和长公主和白曦。

    白曦不是白眼狼。

    对她好的人,她会回报同样的爱。

    容伶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依旧沉默地捏着白曦的衣摆,心里生出巨大的危机。

    才走了一个南关侯,如今看起来,仿佛他父皇才是最大的情敌呢。

    若他有一天跟皇帝一块儿掉进水里……

    想必十皇子,景王殿下得自己游上岸了吧。

    他小小地哼了一声,然而偏头,却看见皇帝看向白曦的目光愈发柔软。

    “这个世界上,舅舅也最爱你和你母亲。”皇帝冷硬的心,迎着白曦那双清澈干净,如同晴空一般的眼睛时,柔软得不可思议。

    这世上都说他对元和长公主母女的偏爱太过。

    可是她们却配得上这样的偏爱。

    “所以,如今你又喜欢谁了呢?”

    “我试着要喜欢阿伶了。”白曦顿时就翘着大尾巴回头推荐自己的新欢。

    容伶沉默地抬眼,冷漠地看着审视他的皇帝。

    皇帝看着容伶,冷硬凉薄的眼底,慢慢倒映出了这个从前并不在意的皇子的影子。

    可是容誉跪在下方,看见皇帝端详容伶的那个笑容,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口慢慢地蔓延。

    他从未见过白曦对别的皇子这样笑过,笑得欢欢喜喜,快活得一双眼里闪过夺目的光彩,她不再将她的目光与耐心,甚至爱放在他的身上的时候,容誉就感到自己的心里有什么,在真真正正地失去。

    仿佛是失去了很重要,也再也不能得到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有些恼怒白婉儿,若不是她哭着央求自己进宫来为她说话,他又怎么会最后伤了白曦的心,令她心死,又看向另外的一个皇子。

    如今容伶也入了皇帝的眼。

    说起来不知是什么缘故,容誉对容伶这个刚刚才露出一点存在感的皇子,充满了警惕。

    这个有着狼一样目光的少年,那双眼睛看似冷漠,可是却有一种择人而噬的凶厉内在。

    他还很耐心,这么多年蛰伏,突然巧夺白曦的目光,然后走到皇帝的面前。

    如今皇帝的选择,会不会不只他了?

    是了,白曦对于皇帝的影响,这样重要。

    只要白曦再为他说一句话,就如同从前的每一天,每一次那样,他一定还是会……

    “父皇,儿臣愿意解释。儿臣对阿曦……”

    “好了,你已经是赐婚了的人,万事都不许再牵扯曦儿。”见容誉脸色惊慌,皇帝就摆手说道,“还有你的大婚,朕觉得最好要快一些。白婉儿如今就在你的府里,名声都坏了,拖着婚事于你的清名有损。”

    “可是白家太夫人……婉儿要守丧三年……”容誉喜欢白婉儿,可是当白婉儿嫁给他,而白曦退出,自己的心里又生出巨大的空洞与失落。

    他从未想过白曦不能嫁给他。

    “一个外室女,本就不是白家正经的族女,守什么丧,她也配。”

    皇帝的一句话,就令礼部操办燕王容誉的婚事。

    一切从简,越快越好。

    因此,当不过三日,白婉儿就匆匆一顶花轿从燕王府出又入了燕王府成就了这场简陋无比的皇子大婚,容誉脸色铁青地看着自己王府之中门可罗雀,无人登门贺喜的场景,突然摇晃了一下,踉跄着倒退,坐在椅子里说不出话来。

    三日大婚,迎娶白家外室女,被皇帝赏了一句孽障,又失去了元和长公主母女的维护。

    于是曾经环绕在他身边的朝臣勋贵,也都消失不见。

    一夕之间跌落云端。

    为了白婉儿,他什么都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