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皇子掌心宠(十)

10.皇子掌心宠(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容伶阴沉着脸,手里握着一把刀,一下一下地挥着。

    他得挥三百下。

    南关侯抱臂,立在一旁。

    高大英俊,虽然年近不惑,可是看起来却很英武。

    很强壮的样子。

    白曦就坐在一旁,托着雪白的下颚,笑容满面地看着这高大英俊的中年与孤冷英俊的少年。

    她突然觉得,容伶比南关侯英俊多了。

    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只是她时不时去偷看南关侯,就令景王殿下的脸色越发阴沉。

    他垂头看了看自己消瘦的身材,又看了看南关侯那充满了力量的身躯。

    景王殿下今天晚上决定多吃饭。

    虽然心里怀揣着各种的心事,只是容伶手中的刀却始终未停。他并不因自己如今得到皇帝的宠爱就变得懈怠,反而越发认真地想要将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哪怕当手臂酸痛几乎都已经握不住手中的刀,他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却并未想要停下来歇一歇。南关侯本就专注地看着他,见到容伶这样努力,眼里忍不住露出几分惊奇,之后看向容伶的目光不再如同之前一般那样冷淡。

    他勾了勾嘴角,棱角分明的脸上缓和了几分。

    系统:“他真帅。”

    白曦:“还是阿伶更帅。”

    系统:“成熟男子的魅力,狸猫怎么会懂。”

    白曦再一次,郑重地,将花痴系统拉进黑名单。

    正在和在小黑屋跳脚的系统拌嘴,白曦就嗅到自己的身侧传来了熟悉的香气,上好的熏香,就算是在宫中,也只有元和长公主才有。

    一道华贵赤金的裙摆迤逦在白曦的眼前,她急忙抬头看去,就见元和长公主嘴角含着慈爱的笑意,正垂头温柔地看着自己。她本是明艳夺目,骄傲高贵的美人,天生的傲气,可是在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的时候,却柔软得不像话。白曦下意识地抬手,抱住元和长公主的腰。

    “母亲!”

    “你就知道与母亲撒娇。”见白曦的脸色好了很多,至少多了几分血色,元和长公主就决定……

    继续把女儿放在宫里,好好儿吃大户。

    她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发顶。

    “殿下来跟我学习如何在战场上杀敌御敌。”南关侯突然对容伶说道。

    玄衣少年收刀,汗水从头上发间一滴一滴地落下,诧异地看着这位统领大人。

    他当然希望能够更快地修炼强大。

    只是说好了的要他挥刀三百次,要踏实基础才学真正的武技呢?

    “先叫殿下看看清楚,日后,殿下才好修炼。”南关侯顶着一张英武正直的脸,见容伶点头,伸手从一旁的兵器架上取下了一把漆黑的重剑。

    都说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他信手几剑,携着赫赫威势与雷霆一般的强势,剑锋所到之处,将一切都扫荡殆尽,气势逼人,这一瞬间,这面前的教武场之中,只有他一人强势的身影。

    重剑所在,成碾压之势,凌厉刚猛。

    总之特别帅。

    白曦从元和长公主的怀里探头,就见南关侯这般气势,几乎碾压了这天地的一切。

    “母亲,您看。”她怀着自己的一点坏主意,就推了推元和长公主。

    元和长公主一双眼只落在女儿的身上,漫不经心,美眸扫过正将重剑的刀锋扫荡了整个教武场的南关侯,就忍不住露出几分了然的笑意说道,“还是和当年一样。”她潋滟的美眸之中闪过淡淡的怀念,白曦一听就觉得这其中有戏,不由亮了一双杏眼,仰头兴致勃勃地问道,“南关侯大人与母亲莫非还是故人不成?”

    她最近一直住在宫中观察南关侯的人品,就发现……

    人品什么的倒是其次,这位刚刚回京成为宫中禁卫统领的南关侯大人十分擅长一件事。

    擅长出现在元和长公主在场的各个角落。

    因元和长公主喜欢陪伴女儿,因此南关侯在场的时候,白曦也是在的。

    也是因此,景王殿下就觉得南关侯这家伙仿佛十分喜欢在白曦的面前露面。

    元和长公主垂头,见白曦脸色红润,一双眼亮晶晶的,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心中一软。

    她听说今日容誉入宫,就唯恐爱女又为了容誉伤心,被容誉伤害,因此匆匆入宫而来。

    白家之事,元和长公主都听说了。

    她并不会为白家求情,也对白家如今正面临巨大的危机无动于衷。

    当年驸马之事,白家伤了她的心,她一生都不愿再和白家有任何关系。

    也不愿白曦再和那个无耻的家族有半分联络。

    若白家将白曦放在眼中,又怎么会示威一般将白婉儿给接回承恩公府肆意疼爱?

    既然自己要作死,如今死了,也与元和长公主没有什么关系。

    仔细端详女儿的脸色,见她眉眼之间带着与从前没有被容誉伤害时的神采飞扬与骄傲,元和长公主忍不住侧头飞快地看了容伶一眼,这才笑吟吟地收回目光,也不在意自己身上穿着的是何等贵重的宫装,坐在白曦的身边露出几分怀念来笑着说道,“自然是旧识。他也是勋贵子弟,想当年是你舅舅身边的侍卫,与我也是常见的。”

    只是记忆里的南关侯,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

    他总是无声地护卫在自己与皇帝的身后。

    无声,沉默,却令人感到安心。

    “那个时候有他在,我和你舅舅都觉得他是个可以被放心信任的人。”只可惜之后,他被皇帝任命出任边关守将,一去多年。而元和长公主也到了花期,被皇帝做媒嫁去了自己的外祖家中,就此断了联络。

    元和长公主并不是很喜欢回忆从前的旧事,可是对于她来说,南关侯的存在却是自己记忆里的一点无声却并不沉闷的亮色。他还是如同如今一样,喜欢远远地看着守着,依旧仿佛当年的那个可以被人交托后背的青年。

    大概也是因此,皇帝才会将南关侯给召回京中,命他做了宫中禁卫统领。

    “这么说,南关侯大人是一位会令人信任的男子么?”白曦就急忙问道。

    元和长公主公允地笑着点头。

    “确实是这样。”

    “那他真好。”皇帝当年眼瘸到什么份儿上。

    把个小白脸儿当成好人,却不知南关侯看起来比白曦的亲爹靠谱儿多了。

    “有他护卫宫中,我与你舅舅都放心。”

    皇帝是个多疑的人。

    特别是当如今,皇子们都开始陆续地长大,这后宫有皇子傍身,外又有家族支撑的嫔妃们异动连连。

    他唯一信任的,不过是自己唯一的妹妹元和长公主。愿意去真正疼爱的,也只有一个白曦。

    余下的皇子与公主,皇帝已经分不清那些宠爱与孺慕里,还纠缠着多少更多复杂的东西。

    元和长公主就轻叹了一声。

    她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头,柔声说道,“日后,曦儿也可以信任他。若是当真发生什么,就去与大人求救,他总是会庇护你的。”白曦在皇帝的面前得宠,招了多少的嫉妒与怨恨,元和长公主自己只怕都说不清。

    也是因为这样,哪怕知道容誉不是个东西,可是想当初白曦心悦容誉的时候,元和长公主却并未阻拦。因皇帝看重容誉,他们兄妹两个都将容誉当做未来的帝王,那么白曦嫁给容誉,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这个身份,是可以庇护白曦一生的。

    只有做了皇后,白曦才可以继续这样骄傲地活下去,而不是在他们兄妹亡故之后,被嫉妒的妃嫔与公主们给踩进泥里去。

    若是那样的日子,元和长公主想想都觉得痛苦。

    “阿伶会保护我的。”白曦就认真地说道,“不必去问南关侯大人求助,因为我有阿伶在。”

    “是不是,阿伶?”

    她转头就去问不知何时立在自己身边的少年。

    仰头一笑,笑若春花。

    这样天光明媚的午后,容伶看着这少女对自己灿烂一笑,只觉得身边一切嘈杂都寂静下来。

    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之后又摸了摸不知何时勾起的嘴角。

    “对。我会保护阿曦。”他用同样认真的表情说道。

    元和长公主一愣,之后落在少年那双专注地落在白曦笑靥中的眼睛上,许久,就勾了勾嘴角。

    “那姑母就把曦儿交给你了,小十。”

    她的女儿,一定是要做皇后才能维系后半生的安稳与尊荣。

    可是谁也没有说,下一个皇帝,不能换一个是不是?

    她美艳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又下意识地看向那无声地持剑看来的南关侯。

    白曦也同样看去。

    容伶的目光一闪,带着薄茧的手,飞快地捧住了少女雪白娇嫩的脸颊。

    入手的细腻,令他的心弦一颤。

    此刻那少女歪了歪头,茫然又天真。

    少年的耳尖儿红了,侧目不着痕迹地扫过那英俊高大的中年武将,心里哼了一声,垂头。

    “流汗了。”他对白曦轻声说道,“给擦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