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7.皇子掌心宠(七)

7.皇子掌心宠(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系统:“他真是一个好人。”

    白曦默默地沉默了。

    一个失宠的皇子,天天跟在得宠的长公主之女的身后围着她转,只会叫人嘲笑容伶是为了在皇帝面前露脸,讨好元和长公主不顾及自己的身份。

    可是她看着容伶那双平静的眼睛,却突然不愿意令他承受这样的鄙夷的目光。

    他是那么一个好的一个人。

    “母亲,十表哥往后还要跟着统领大人去习武呢,反倒是我好闲的。往后我无事的时候,是不是就可以和十表哥在一块儿相处了呢?”

    见元和长公主一愣,白曦就偷偷对容伶眨了眨眼睛,她本脸上就带着几分病容,然而此刻仰头笑起来的样子却漂亮得有些夺目。见她元气满满,再也没有方才的伤心,元和长公主若有所思,却只是纵容笑着说道,“你觉得怎么好,那就怎么做去。”

    她就对容伶露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容。

    “能叫曦儿这样亲近,可见小十对曦儿真心。”元和长公主厌恶透了容誉。

    如今有容伶竟然能令白曦的目光从容誉的身上转移,她巴不得。

    再也不会有比容誉更坏的人选。

    不得宠的皇子?

    对于元和长公主来说,这是不存在的。

    不得宠,她也能捧他得宠。

    “曦儿眼里不揉沙子,小十能入她的眼,朕也放心。”皇帝顿了顿,就和声说道,“小十如今已经十六,阿誉十六岁的时候,朕封了他燕王。如今小十也已经十六岁,也该封爵。”可是他迟疑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正竖着耳朵听着,一副在意模样的白曦,就缓缓地说道,“就封小十为景王,将王府放在皇妹的长公主府旁,日后,皇妹替朕多照顾这孩子一些,免得叫朕担心。”

    其实皇帝的目的昭然若揭。

    叫容伶住在长公主府旁,日后还守着白曦。

    在皇帝的眼里,白曦比容伶重要得多。

    为了白曦,才有了容伶的封王与赐府。

    不过容伶却并不在意。

    他跪谢,又听皇帝扬声命人将外头守着的南关侯给宣入殿中,白曦正抚掌为容伶高兴,毕竟前世的容伶可是从沙场上杀出来的王爵,这如今想来,虽然这王爵实至名归,可是白曦却只觉得为当初的容伶委屈。

    容誉什么都不必做,就得封燕王。可是上一世的容伶,却是在用命来换取和容誉同样的权利。她看着就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有些冷漠,一双狭长的眼淡淡的少年,就觉得,自己想叫他更顺遂一些。

    日后容伶还是会上沙场。

    白曦却觉得自己希望他能得到比上一世更好更公平的一切。

    系统:“突然抒情了呢。”

    这突然又出现在服务区的系统令白曦很生气。

    白曦:“要你何用。”

    系统:“来段抒情配乐好么亲?”

    白曦:“你等着,我真的会投诉的。”

    系统呵呵了。

    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这一届的宿主都不行。

    白曦重新拉黑了垃圾系统,又把目光落下了容伶的身上。

    她觉得自己抱大腿的同时,自然是应该投桃报李,关心一下未来金大腿的。

    他配得上的一切,她为他争取来。

    “爱卿,日后小十就交给你。”皇帝一点儿都不知道身边心爱的外甥女正在默默地准备把自己的这个透明儿子捧上天,他笑着对垂头沉默的南关侯指着容伶。

    高大强壮的男子,还有消瘦,一双眼却如同狼一般的少年,这两人对视了一眼,南关侯飞快地收回目光,沉声应道,“臣必将竭尽全力,教导景王殿下。”他仿佛不经意一般,黑沉的眼扫过正垂头,带着慈爱笑容给白曦整理衣襟的元和长公主。

    元和长公主一颗心都在白曦的身上,哪里见到了这个目光。

    可是白曦却愣了一下。

    那双黑沉平静之下暗藏着的炙热,连狸猫都觉得有点烫手了呢。

    她突然露出一个有点小坏的笑容。

    容伶正在看着她,就下意识地看向南关侯。

    高大英俊,充满了成熟男子的魅力与强势。

    容伶垂了垂眼睛。

    他跟着白曦从皇帝的殿中退出去等在外头等皇帝与元和长公主说有些不想叫小辈知道之事的时候,就突然听白曦低声说道,“南关侯大人看起来真是个好男子。听说他还没有成亲?”

    “年近不惑却不肯娶妻生子,这样的男人,泰半都是心底有人。”容伶见白曦转头,已经慢慢褪去青涩的英俊的脸上一片漠然,还带着几分正直地对白曦慢慢地说道,“心有所属的男子,就不会再将别的女子放在眼中。哪怕那女子再可爱,也只会徒劳。”

    他抬手,摸了摸白曦的额头,淡淡说道,“别做梦,放弃吧。”

    他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到最后依旧没有说出口,只见白曦一脸迷茫地看着自己。

    “我放弃什么啊?”

    “别暗恋南关侯。”容伶耿直地说道。

    白曦:“这大腿是不是有毒?”

    系统:“他真帅。”

    “不暗恋他,难道暗恋你么?”白曦惊诧于景王殿下的脑补。

    她怎么可能会暗恋南关侯?说好了的明恋燕王容誉殿下呢?!

    “可以。”容伶想了想,就微微点头说道。

    “可以?什么可以?怎么可以了?“白曦就虚弱地问道。

    “我如今年少,因此不能给你荣光。你等我几年,等我去军中历练,定然能为你打下一片河山。”

    这英俊的少年在少女仰头,一双瞪圆了露出几分可爱的茫然之中垂下了自己的身子,对她说道,“我会比容誉更真心,也更专心一人。他专注外室女,是他没有福气。可是我不同。你若来喜欢我,我一定不会伤害你,你想要的,如今我就算给不起,日后我也都会给你送到你的眼前。”

    他觉得白曦的提议很好。

    为什么不能喜欢他呢?

    莫欺少年穷。

    他如今不得宠,是一个无根基的皇子,可是他不会永远都是这样。

    他会强大起来,然后保护这个会对自己笑,会关心自己,会令自己感到甜蜜与苦涩滋味的女孩子。

    白曦却怔住了。

    白曦:“我真的,真的只是想抱个金大腿。”

    系统:“不能错过,他帅啊。”

    白曦:“可是本仙子……”

    系统:“这波不亏。三百年没有谈过恋爱的仙子,会被群嘲的。”

    白曦沉默了。

    之前的几个世界,她专注收集功德,并没有在意这些情情爱爱的。

    更没有如容伶这样的人,明明冷漠得令人打心眼儿里凉透,却可以直率地说出心底的话,还半点都不扭捏。

    白曦:“那我试试?”

    系统:“知道狐狸们的风流史么?!狸猫怎么可以输给狐狸!”

    白曦一下子就被激励了。

    “必须不能!就算是风流债,也绝对不能输!”

    系统:“真想知道狐狸和狸猫们什么仇什么怨。”

    白曦屏蔽此系统,飞快抬头,一张漂亮的脸涨红,觉得自己胜负着狸猫一族的荣誉。

    而且笔直地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真的很英俊,也很青涩,他紧张得屏住呼吸,却执着地看着自己。

    白曦只觉得自己的心,真的有那么一瞬,被轻轻地触动了。

    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羞涩,张扬的脸垂了下来,用力地扭了扭自己的衣角。

    “我,我……”

    一只微冷的手,拂过她的脸颊。

    “而且,我绝不会叫你哭,也不会去招惹别的女人来伤害你。”容伶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她红肿的眼角。

    这一刻,容伶突然有些感激容誉。

    感谢容誉瞎了眼,将白曦让出来。

    “你不必勉强。只需要看着我,我会努力令你的心里只有我一个。”见白曦的脸红得娇艳欲滴,容伶就微微勾了勾嘴角。

    他并不习惯笑,此刻的脸上有些僵硬,可是天光暖暖地照下来,看着眼前那羞红了脸,一双眼亮得如同星辰的女孩子,他却觉得自己的生命都明亮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多了一种莫名的东西,说不出来,却觉得很美好,不由轻轻捏住了白曦的脸颊,扯了扯。

    白曦哼了一声。

    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瞬间,她将容誉与白婉儿都给忘在脑后了。

    可是白婉儿却当真是陷入了短短的十几年人生之中最紧迫的时候。

    当她怯生生地被容誉带着几分心事地护送回来承恩伯府的时候,迎面就挨了一个利落的耳光。

    “你闹着要进宫,哭哭啼啼可怜巴巴的,老太太与祖母心疼你,也应了。可是你这个扫把星,怎么可以这样害了咱们白家与祖母?!”

    承恩伯夫人这三十板子,虽然并不无辜,可是在她的亲孙女儿眼里,却是替白婉儿受过。谁家的祖母挨了打不心疼?承恩伯夫人被拖回来的时候面如金纸,只剩下一口气儿了。年纪一把却挨了打,不仅是伤在身上,也是伤在体面与尊荣上。因此这女孩儿忍耐不住,就要给祖母讨个公道。

    “老太太!”

    白婉儿挨了这一耳光,只觉得眼前金星乱转。

    太夫人已经躺在床上说不出话来了。

    她看着这个自己疼爱多年的曾孙女儿,想到了因她,承恩伯府日后可以预料的衰落,苍老的眼里滚落两滴泪水,指了指她。

    白家要败了。

    都是因白婉儿的缘故。

    她的眼里渐渐失去了神采,怀着心底对白家的忧虑,满是褶皱的手落了下去。

    再也没有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