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6.皇子掌心宠(六)

6.皇子掌心宠(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然而承恩伯太夫人是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媳被打的。

    承恩公府已经降位,若是儿媳再在皇帝圣寿之时被打,那白家往后就完了。

    这帝都之中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位勋贵女眷,是被皇帝亲自开口要责罚的。

    “陛下,陛下看在老身的份儿上。”承恩伯太夫人如今已经后悔了。

    她很疼爱怜惜从小儿就失去父亲与母亲的白婉儿。

    且白婉儿温柔懂事,贴心得跟解语花儿似的,常常在承恩伯太夫人面前承欢膝下,只单凭这份孝顺之心,还有那一向的温柔懂事,就比眼里只知道元和长公主的白曦强出八条街去。

    也因此,承恩伯府里,都十分疼爱白婉儿,将她当做她父亲血脉的延续。因白婉儿如今与燕王容誉感情正好,却因身份的缘故只能对白曦再□□让,承恩伯太夫人婆媳都很心疼默默垂泪,却在面对她们的时候装作若无其事的这个好孩子。

    也因此,承恩伯太夫人婆媳进宫,才会带着白婉儿。

    能入宫,面见御前,这对于白婉儿的身份,是一件很大的提升。

    这帝都之中,又有多少女眷想为陛下贺寿,却不能有这样的荣光呢?

    更何况,若是皇帝能发现白婉儿的好,就会知道,这孩子是比那个恶名在外的白曦好得多得多的好孩子。

    可是皇帝此刻,却惩罚了白家。

    “你在朕的面前还有什么面子。”皇帝就冷淡地撑着下颚笑了。

    他想到了什么,不由讥讽地摇了摇头。

    想当年白家出了那么个死鬼痴情种,就在皇帝面前的地位一落千丈,这么多年,一直不能被皇帝委以重任。

    如今,这是看在皇帝喜爱燕王,因此把主意打到了燕王的身上去?

    “陛下!”承恩伯太夫人可是皇帝的亲外祖母,一向都还算体面,可是此刻却听到皇帝在笑吟吟地讽刺自己,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她颤抖地抬头看着皇帝,老泪纵横地说道,“陛下当年,已经杀了老身的一个孙子。如今,还要杀了老身的一个儿媳妇儿么?!”她怎么都不明白,皇帝与元和长公主为何会有这么狠的心肠。自己的孙子,不过是与这帝都之中许多的世家子一样,喜欢上了一个美好的女子罢了。

    可是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你在怨恨朕?”皇帝的脸顿时一沉。

    帝王是不允许被人这样冒犯的。

    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杀机。

    “并不是这样。”太夫人的腰越发地伏在地上。

    这是她这么多年的怨愤,可是却没有想到一时激动,竟然脱口而出。

    她对皇帝与元和长公主的心结,就是当年爱孙的死去。

    皇家公主,怎能这样霸道。

    浑浊的眼泪,就落在了地上。

    皇帝却很漠然,冷淡地靠在龙椅上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过是三十板子,太夫人放心,是打不死人的。今日是朕的圣寿,曦儿还对朕说过,勿要于今日伤人性命,好为朕祈福。她真是一个最懂事可爱的女孩子,朕怎么能不疼爱她呢?”

    见太夫人苍老的白发都在自己的面前,皇帝就沉声说道,“看在曦儿求情,朕已饶了那作乱狂悖的外室女。只是承恩伯府管教不严,那外室女这样凶横狠毒,只怕都是承恩伯夫人不贤德的缘故,打了也就打了。”

    若是承恩伯夫人因白婉儿被打,还会爱之如女?

    皇帝就很憧憬了一下白婉儿的下场。

    他答应了白曦,可是也没动白婉儿一根毫毛,是不是?

    他也不会叫白曦自降身份,亲自对白婉儿动手。

    窝儿里掐去吧。

    “更何况,当年是那混账自己作死,与皇兄有什么错。”元和长公主对白家完全没有感情,冷冷地说道。

    “殿下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一日夫妻百日恩,殿下难道也忘记当年的恩爱了不成?”

    “只叫我恶心。”元和长公主厌恶地说道。

    太夫人就在她的面前跪着,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可是元和长公主却只觉得满心的厌恶与恶心。她正瞪着面前的这个老太太,就见门口,一颗小脑袋探头探脑地看进来,见到了母亲的目光看过来,那小脑袋僵硬了一瞬,慢慢地用“你看不见我”的模样往回收。

    见了白曦,元和长公主霍然站起,长长的冰冷华贵的裙摆迤逦在地上,在太夫人的眼前一闪而过,她走过去将白曦给拉进来。

    “你才落了水怎么就起来了?只怕是要病了。”

    “我没有很严重,不想叫舅舅与母亲为我担心。”白曦懂事地说道。

    她和元和长公主同坐在一个椅子里,依恋地将自己埋进长公主那散发着淡淡的熏香的怀里去。

    “你也来了?”见容伶无声地立在门口,皇帝就笑着说道。

    他下意识地看了白曦一眼。

    “拖下去吧。”一贯疼爱的外甥女就在面前,皇帝就决定一定要做一个善良仁慈的皇帝。

    他哪里肯叫太夫人露出一副白婉儿最好的样子叫白曦伤心,因此目光一转,就有两个服侍左右的宫人将太夫人给堵上了嘴拖了出去。白曦也不大在意太夫人是被拖走,她反正这一回没有冲撞太夫人,死了也跟她无关,因此就抬头对皇帝笑了一下,轻快地说道,“我在外头都听见了。多谢舅舅为我做主呢。”

    “你不是要为舅舅积福吗?”见白曦虽然在笑,可是却依旧中气不足,皇帝的目光越发温柔了几分。

    “这不是没有伤人性命么?且有我为舅舅积福,福气多得是。舅舅做一点坏事,这个可以有。”白曦一仰小脑袋露出几分骄傲,却又拿雪白的手指小小地比划了一下对皇帝眨眼睛小声说道,“我更喜欢舅舅做坏事。”

    她这么一副有仇当场就要报的小心眼儿模样,亏她方才还要露出一副善解人意的宽容善良模样。皇帝大笑了两声,只觉得这是圣寿到了此刻,自己笑得最畅快的时候,然而想到白曦为何压抑着自己的性子为白婉儿求情,就又觉得笑不出来了。

    他叹了一口气,对白曦招了招手。

    白曦顺从地坐到了皇帝的面前。

    “是不是为了阿誉?”皇帝就疼爱地问道。

    他此刻担忧白曦的样子,就如同担忧一个被别的男人伤害了的亲生女儿的父亲。

    “表哥说,希望我懂事一点。”白曦理直气壮就告状。

    且她没有说错,这坏事儿都是容誉叫干的。

    皇帝面前,怎好欺君呢?

    她并没有撒谎,坦言说话,皇帝的大手就紧紧地攥住了。

    “觉得委屈么?”他一瞬间对容誉充满了失望。

    白婉儿伤害白曦在先,可是容誉明明看见白婉儿将白曦推落水中,却是在强迫白曦原谅白婉儿,还要在皇帝的面前为白婉儿求情。

    “委屈。委屈极了。”白曦就等着皇帝的这句话,抬头,眼眶红红的,本生得娇艳明媚的脸,此刻却只剩下黯然,轻轻地说道,“从我被十表哥救下,一直到阿誉表哥离开。舅舅,表哥都没有问过我一句安好。”

    她眼眶发红,努力地忍着眼底的泪意声音嘶哑地说道,“舅舅,我是多么喜欢表哥?喜欢得变得都不像我自己。我愿意为了舅舅的圣寿饶了她,因为那是我对舅舅的心。可是表哥的话,却还是叫我伤心极了。”

    她伏在皇帝的膝上,抽噎了一声,又努力忍住。

    这份感情,令皇帝都心酸。

    “真是个傻孩子。”他真是没有想到,容誉竟然被白婉儿迷惑得不知东南西北了。

    “我是很伤心。可是十表哥的话,却叫我觉得不必那么伤心了。”

    白曦就抬头,对一旁的容伶红着眼眶大大地露出一个笑容。

    皇帝“嗯?”了一声,就将目光落在容伶的身上。

    他的膝下皇子众多,唯一放在眼中的只有一个容誉,其余的皇子,他在意得不多。

    可是此刻,他却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并不高大强壮的少年,身上有一种令皇帝说不出的气息。

    狠。

    一种隐隐藏在他消瘦的身体里的一往无前的狠劲。

    这种狠劲,叫皇帝将容伶也给看在眼中了。

    容誉什么都好,温文儒雅,君子如玉,可是要做皇帝,却唯独缺少了这一种沉稳却隐带锋芒的狠劲。

    见容伶的一双眼沉默地落在白曦红红的眼眶上,皇帝就陷入了沉吟。

    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还应该再多看看自己的皇子们。

    而不是一开始就选定了其中的任何一个。

    “小十,今日姑母真的是多谢你。”外头正轻轻地走进来一个宫女,小声禀告承恩伯夫人的三十板子赏完了,如今已经拖出宫去,元和长公主心里这才熨帖了几分。

    她一双潋滟的眼在容伶与白曦之间扫来扫去,就笑吟吟地说道,“曦儿鲁莽单纯,且总是被人伤害,我是不放心的。”她微微一顿,这才对容伶问道,“往后,你多陪陪你表妹,好不好?”她的眼底带了几分希冀,这种叫皇子自降身份去护卫一个长公主之女,这么丢人的事,本该拒绝。

    容伶却听见自己的嘴抢在这一切的理智之前张开。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