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4.皇子掌心宠(四)

4.皇子掌心宠(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脆弱苍白的少女努力地忍着眼泪。

    容誉突然无言以对。

    他的要求,她都做到了。

    叫她放过白婉儿,她也的确放过了她。

    可是他却在气势汹汹地指责她。

    哪怕心中爱慕白婉儿,只将白曦当成身边一个令人心闷的麻烦,可是容誉在见到小小的少女转身就滚回了被子里,无声地耸动单薄的肩膀,又只能张了张嘴。

    他的目光温和了几分,显然是被白曦打动了。

    “阿曦,我只是关心则乱。”英俊的青年微微一顿,不知怎么,就想到这些年来,白曦追着自己跑,这在旁人面前骄傲得无以复加,甚至连后宫嫔妃都敢冒犯的女孩子对自己的一往情深。

    他不喜欢骄横任性的白曦,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白曦的确没有做过会伤害自己的事情。他又想到皇帝对白曦的宠爱,就努力转圜和声说道,“婉儿可怜。她生而失去父母,一个人在承恩公府中孤零零无助地长大。阿曦,她是你的姐妹……”

    “皇兄把我当成兄弟了么?”容伶安静地坐在白曦的床边,突然开口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家哪里会有亲兄弟,容誉也一向都不喜欢阴沉沉,总是用一种孤傲却暗藏锋芒眼神看着自己的容伶。

    面对这少年的时候,他仿佛觉得自己在容伶的面前,不值得一提。

    可是明明他才是皇帝最喜欢的皇子。

    “皇兄不曾将异母弟当做自己的兄弟,有什么脸来要求,要求……”

    “曦儿。”白曦小小声,抖着肩膀轻轻地说道。

    系统:“你不要再笑!”

    在大家都以为她哭了的时候,这狸猫笑了。

    真是细思恐极。

    咬着被角为自己的演技折服,偷听着床边的对话的白曦飞快地拉黑了跟自己不是一条心的系统。

    系统:“……没有想到本系统也有被拉黑的这一天。”

    “要求曦儿。”容伶一双狭长的眼微微挑起,不知怎么心中就愉悦起来,他本不是一个喜欢开口的性子,却在此刻看着脸色微变的容誉冷冷地说道,“将一个外室女当做自己的姐妹。外室女,何等低贱。曦儿是长公主嫡女,一个外室女竟敢与长公主之女互称姐妹,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他冷哼了一声,声音冷漠漠然,一双微沉的漆黑的眼睛看向一旁的角落,微微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

    “那外室女一边哭,一边又偷偷地笑。皇兄,你也只配与这样的女人在一块。”

    “你!”容伶一向不喜言辞,可是这几句话,却令容誉有些恼火。

    “你怎么可以这样刻薄一个无辜的女子?”

    “推落旁人落水,真是个无辜的女人。”容伶漠然地说道。

    他顿了顿,就看着容誉,心中生出万分的不悦。

    白曦在宫中那样骄傲,却因容誉这样难过。

    “算了。”白曦很心虚的,她方才也笑了,不过她觉得自己才不是白莲花,乃是真心纯白如雪的美好的姑娘,急忙转身压住了容伶,垂头轻声说道,“表哥,我想休息了。”再看见容誉这张脸,就不要怪她要崩人设打他了!

    她娇软地伏在容伶的手臂上,双眼里还带着晶莹的水光,容誉本在心生恼怒,却在见到容伶垂头摸了摸白曦的发顶,莫名地生出几分不悦来。

    他看见白曦仰头,对容伶露出了一个真切的笑容。

    那双眼睛仿佛在发光。

    他突然觉得心口憋闷得厉害。

    仿佛什么在失去了,被人夺走了。

    “皇兄,与其在这里计较,不如去看你的外室女。她被父皇拖了出去,你大概是忘了她。”

    容伶护住白曦,见她小小的,软软的,因落水之后病弱,此刻少了素日里的一贯的傲慢,多了几分不安与依赖。这是第一个会用这样依赖的样子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姑娘,她还会关心自己穿了滴水的衣裳,会给自己递来姜汤,会喂给自己蜜饯。他的心里觉得满满的,迟疑地伸手,轻轻地捏住了白曦柔软的指尖儿。

    白曦:“十皇子殿下曾经过的是什么苦逼的日子?”

    系统:“……”

    白曦:“说话!”

    系统:“系统不在服务区!”

    被拉黑了的系统也是有统格,决不能招之则来挥之即去!

    白曦觉得这届的系统不行。

    被拉黑一次玻璃心就碎了。

    她本就是个敏感的人,感到容伶对自己的另眼相看,就觉得这位十皇子的确是个好人。毫不羞愧地给容伶发了一张好人卡,白曦哪里还有时间理会曾经把自己千刀万剐的容誉,只竟头埋进了容伶的手臂后。

    见她伤心,容誉心中微动,之后却猛然想到了正不知在何处被伤害的白婉儿,就顾不得白曦,匆匆地放下了一句道,“阿曦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他走得飞快,白曦抬头,咬着唇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

    “还苦。”容伶突然说道。

    白曦茫然抬头,之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把一旁的蜜饯盘子都推给他。

    “吃,可劲儿吃。”

    英俊消瘦的少年面无表情地捧着蜜饯盘子。

    系统:“我就知道这狸猫得坏事儿!”

    白曦迎着容伶那沉沉的压抑的表情,突然莞尔一笑,明明是苍白的脸,却莫名生出几分娇艳。

    她在眼前的盘子里挑了一枚红色的蜜饯,递到少年的面前,一笑若花开。

    容伶沉默地垂头,叼走了这蜜饯。

    “其实,是我对不起十表哥。”白曦靠在床头上,看着自己面前穿得花团锦簇,露出修长的颈子,脸色冷淡的少年轻声说道,“以德报怨,说的就是十表哥。从前我做错了事,总是对表哥出言不逊,还大大地伤了你。”白曦有一条最喜欢的火红的长鞭,抽遍了宫中,无人敢冒犯她。她曾经给过容伶两鞭子,都是因容伶对容誉不敬。

    见这少年满不在意地继续咬着蜜饯,白曦的眼眶笑着笑着就红了。

    “我本以为,对你这样坏,就能讨阿誉表哥的喜欢的。”她飞快地把黑锅扣在了容誉的头上,洗白了自己。

    都是容誉的错。

    她跟十皇子殿下没仇,所有的坏事儿,都是为了容誉做的。

    “所以说你蠢。”容伶的目光又落在了盘子里一枚精致的海棠果蜜饯上,抬眼,目视白曦。

    白曦:“我能打他么?”

    系统想了想,觉得殴打容伶这人设没崩,顿时跃跃欲试:“这个可以有。”

    白曦伸手。

    将那海棠果蜜饯捡出来,心里诅咒一万遍,将蜜饯塞进容伶的狗嘴里。

    这是她日后要抱的金大腿。

    她也打不过他。

    “他不喜欢你,你喜欢他只会伤心伤身。就比如今日你落入水中,他并未先救你,而是去安慰那个外室女。”

    容伶什么都看得分明,他跳入水中把白曦给捞出来,不过是知道,自己那时在场,若白曦在水里有个三长两短,他那个爱女如命的姑母一定不会饶了在场的所有人。或许对容誉尚且有几分顾忌,可是面对自己这样一个不得宠的皇子,元和长公主弄死他就跟玩儿一样。

    无奈救的人。

    可是看着白曦气鼓鼓恢复了几分生机鲜活地给自己挑着蜜饯的样子,容伶又垂了垂眼睛。

    他又觉得,救了她,真的太好了。

    “我知道,可是为什么呢?”白曦就轻声问道,“我比她高贵,比她好看,比她更喜欢他。可是为什么表哥只喜欢她呢?”

    “因为你太好。”容伶下意识地说道,之后皱眉抿了抿嘴角。

    他眼前一双眼睛清澄如同天空一般的女孩子歪了歪头,看着他。

    “我太好了?”

    “你太优秀,什么都高贵,身份荣宠简在帝心不让皇子。父皇又宠爱你,在你的身上,他只能感受到挫败。可是那个外室女却只能依附他,时时都在期盼他的眷顾。你没有了他,依旧精彩。可是若那外室女没有了他,却仿佛会没了命。你怎么和这样的女子争?”

    见白曦的眼睛里露出几分黯然,可怜又努力倔强地红着眼眶不肯掉眼泪,容伶又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伤害了她。

    “你争不过她。可是你比她更可爱。”他干巴巴地说道。

    白曦霍然抬头,仿佛他的这一句话,就叫她的人都神气起来。

    “我也这样觉得。”

    “所以。”容伶看着眉眼都闪耀起来的少女,勾了勾嘴角。

    他伸手,不知自己是在用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在说话。

    他摸了摸她的额头,感受到那细腻的温暖,在她急忙去摸自己额头的瞬间收回自己的手。

    “世上好男人多得是。他眼那么瞎,哪里配得上你。你不要再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