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皇子掌心宠(三)

3.皇子掌心宠(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冷冷抬头看了白曦一眼,白曦就缩进了被子里。

    “这么怎么胆小。”皇帝失笑,却怜爱地屈指在白曦的额头轻轻地弹了一下。

    “小十,你下去吧。”

    “舅舅,我没有怕十表哥,而是觉得抱歉。”

    白曦就记得这位十皇子容伶是做什么的了。

    他的生母本不过是后宫之中最卑贱的一个罪奴,全家获罪,因生得美丽灵巧,能歌善舞因此没入歌舞坊,一日为皇帝献舞,得到皇帝一夕的恩宠有孕之后,本做着能成为嫔妃的美梦,可是谁知后宫粉黛三千,皇帝转眼就将她一个卑贱的舞姬也忘在了身后,知道她有孕也不过是命高位妃嫔照拂。

    只是她的命运十分坎坷,在生育容伶的时候血崩而死,皇帝就将容伶交给了那照拂他生母的那位嫔妃。

    只是那嫔妃自己也有皇子,因此待容伶并不十分在意,素日里也不大用心。

    容伶也因出身寻常,生性孤僻,不得皇帝的喜爱。

    可是白曦却知道,十皇子容伶日后封景王,从军十年,之后裂土封王,自己占据了北方大片广袤的领地,与登基的新君容誉对持数十年。

    这是一位日后会名震天下的皇子。

    他和他的大军如同呼啸的狼群,席卷了这天下的半壁江山。

    甚至连容誉都无法压制他。

    不过原主也把这位景王殿下给得罪惨了。

    她出身尊贵,眼高于顶,受尽宠爱因此从不将皇帝的皇子公主放在眼里,眼里也只有容誉一个。因此谁与容誉不和,谁就是原主的敌人。

    这十皇子容伶本就是个生性孤僻的少年,对容誉也少了几分尊重,因此原主就格外看他不顺眼,明里暗里给容伶穿小鞋,甚至当容伶携着赫赫军功回朝声望直逼容誉后,还频频与容伶作对。不过令白曦感到欣慰,且觉得容伶人不错合适亲近的是,哪怕原主曾经对容伶再恶言恶语排挤敌视,可是容伶却直到与容誉翻脸,都没有动过原主一根手指头。

    这是一位心中有大气魄的男人。

    虽然大概他也没有将原主这一个小女子放在眼里。

    系统:“天上的雄鹰能把一只鸡崽儿放在眼中么?”

    白曦:“……”

    系统:“他真帅。”

    白曦默默地拉黑了该系统。

    这世界结束之前,还是不要放它出来了吧?

    皇帝见白曦的脸微微红了,不由好奇的垂头问道,“抱歉什么?”

    “叫十表哥先换一件衣裳吧。”

    “难得你会这样贴心。”皇帝失笑,见容伶无声又有些冷漠地跪在地上,湖水一滴滴地滴落在地上,就摆手叫他出去换了一件衣裳回来。这少年挺拔消瘦,可是背影却有力笔直,哪怕此刻这样狼狈,可是却依旧没有半点折腰。

    皇帝看着容伶的背影微微一愣,只是他从前并未在意过除了容誉之外的皇子。容誉聪慧,行事稳重,有帝王之才,皇帝膝下皇子众多,然而容誉却已经是他心中的太子人选。

    只是容誉因白婉儿行事偏颇,到底令皇帝有些不喜。

    容誉却在此刻抬头,飞快地看了白曦一眼。

    他心里怀着几分压抑的怒意。

    当白曦躺在床上对自己微笑的时候,他是真的相信了她。

    可是她却辜负了他。

    就在众人怀着心事的时候,容伶换了衣裳走了回来。今日是皇帝的圣寿,只是因他的养母并未给他预备新衣,因此他之前只能穿了一贯的玄衣。

    只是一身漆黑是对皇帝不敬,他去换衣裳的时候服侍的内监都要吓得晕过去了,急忙给他挑了一件十分鲜艳的锦衣。消瘦英俊的少年穿着一件花团锦簇的锦衣走进来,却偏偏冷着一张脸,白曦作为一个骄傲的女孩子,就垂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也很好看。”元和长公主知道是容伶救了白曦,目光微微缓和,就对皇帝转圜道,“皇兄的后宫也该好好治理。我见小十身上的衣裳都泛了毛边儿,皇兄,他比曦儿还年长两岁,却生得并不高大。虽然皇兄的心里装着家国大事,可是我瞧着小十是个好的,心存仁善,皇兄也该多培养他,令他日后也做个王佐之才,辅佐皇兄千秋盛世。”

    她招手叫垂着眼睛的容伶走到身边,柔声说道,“好孩子,你救了阿曦,姑母真感谢你。往后若有什么只来寻姑母,姑母定给你做主。”

    “我瞧表哥虽然消瘦,可是却有力强悍,不然也不会能将我从湖里救出来。舅舅,你给表哥挑个习武的师傅,许日后,表哥会成为马踏千军的悍将。”

    白曦就握住了容伶的指尖儿。

    柔软微冷,却透着暖暖温度的少女的手,令容伶有些不自在。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垂目不动。

    “你说得很有道理。且小十救了曦儿,也该奖赏。”皇帝就笑着说道,“日后,你就跟着……”

    他迟疑了一下。

    白曦想到容伶当初师从何人,就急忙说道,“舅舅不是才下旨认命了一位新的禁卫首领,统帅宫中禁卫?能守护皇宫,又得舅舅信任的,定然是一位杰出的大将,十表哥若能跟着这位大人习武,倒是极好的。”

    若容伶能更早地遇到自己曾经的良师,那么他的成长之路就会更加顺遂。

    白曦决定从这一刻默默地帮助这位心胸宽阔在原主得罪他得罪得海了去了却没有收拾原主的十皇子。

    赶紧把容誉给踹下台,然后她跟她娘才有好日子过。

    “你倒是很聪明。”皇帝意动了,只是迎着白曦那双期待的眼睛,就笑着点头说道,“罢了,舅舅应了你。”

    白曦就露出了一个快活的笑容来。

    只是她才落水,湖水之中的寒气入体,身上很不舒坦。

    慢慢地躺在了床上,她却始终拉着容伶的衣摆。

    这是日后能维系她幸福的金大腿,一定要抱好。

    “曦儿才落了水,只怕受惊过度。”皇帝见她一根手指紧紧地勾住了容伶的衣摆,却记得将一旁的姜汤捧给容伶喝,而那冷漠的少年沉默地垂头看着衣摆细细的雪白的手指许久,无声地接了碗将姜汤一饮而尽。

    他就对无奈的元和长公主和声说道,“就叫小十陪着阿曦也好。有小十在,大概阿曦才会心里踏实。”他与元和长公主半点儿都没有将白婉儿给放在眼中,只是皇帝也决不能容忍白家将元和长公主曾经的羞辱给放在妹妹的面前。

    他微微偏头,就叫人叫白婉儿给拖出去,又看着容誉淡淡地说道,“好好照顾曦儿。”

    “是。”容誉低声应了。

    皇帝这才带着频频回头的元和长公主走了。

    见这两位走了,容誉方才慢慢起身,走到了白曦的面前。

    她正仰头笑着对容伶问道,“是不是很难喝?”

    容伶沉默。

    他虽然是皇子,可是因不得宠,也不被重视,因此日子过得不怎么样。

    姜汤的味道怪怪的,可是他却从不会浪费食物。

    他连里头的姜片都嚼碎了吞了下去,将小小的玉碗放在一旁,却见眼前多了一块蜜饯。

    白曦一边苍白着脸费力地将蜜饯送到他的嘴边,一边期待地说道,“这个是甜的,吃了它,表哥就不觉得姜汤难喝了。”

    她的眼睛明亮漂亮,容伶看着这个在宫中有许多传闻,大多与骄横霸道傲气挂钩的美貌的小姑娘,却觉得她并没有宫中说得那么坏。

    她还是第一个对他这样真切地笑,会挂心他的人。

    他张嘴咬住那蜜饯咀嚼,只觉得一丝丝的甜满满地沁入自己的心口,身上满满地生出一种很暖的暖意,驱散了寒冷。

    大概是姜汤的缘故。

    容伶面无表情地想。

    可是他却不能把眼睛从那少女漂亮的笑容上转移开。

    “阿曦。”看见白曦与容伶一个喂一个吃,转眼容伶已经吃了五枚蜜饯,容誉就沉了脸色。

    他如今已经跟着皇帝学习朝政,身上已生出峥嵘气象,威仪端方,见白曦抬头迷茫地看着自己,就忍着怒意责备道,“我本以为我应该相信你。你明明答应过我,为什么又要指责婉儿?你知不知道婉儿……”

    “落入水中病在床上的是我,表哥。”白曦脸上快活的笑,一下子就褪去了颜色。

    容伶突然觉得嘴里的蜜饯多了苦涩的味道。

    他不喜欢白曦这种表情。

    当然,曾经他也看见许多次白曦追着容誉跑,还在心里唾弃过她,觉得她蠢得很。

    可是此刻,他却发现自己更讨厌的是容誉。

    “可是婉儿若是被惩罚……”

    “她受到惩罚了么?”白曦扭着床边的被子,将被子拧出了细密的褶皱,她抬眼想要对容誉笑一笑,却急忙垂头飞快地抹了抹眼睛轻声说道,“她推我落水,很多人都看见了。就算我不说,也会有别人对舅舅说。那时她还是会受到惩罚。可是我说了是她的错,却保全了她,并未伤她半点。表哥。”

    她带着几分伤心与苦涩,笑了笑,又虚弱地道,“也请你对我公平些。”

    “我并没有表哥心里想象得那样坏。”

    她会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