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皇子掌心宠(二)

2.皇子掌心宠(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系统的尖叫,白曦充耳不闻。

    她能够感觉到皇帝是真心疼爱自己,这就足够了。

    皇帝和元和长公主的目光,都顺势落在了角落。

    那里,一个柔弱纤纤,眉目似画,柔弱得仿佛一把轻烟的少女爬了出来,伏在地上不敢说话,只是细细地抽噎。

    “父皇,婉儿是因为……”容誉顾不得谴责说话不算数的白曦了,急忙跪在皇帝的面前。

    皇帝摆了摆手,叫他闭嘴。

    他一双眼都落在白婉儿的身上,片刻,皱眉道,“瞧着眼熟。”

    能不眼熟么。

    元和长公主已经跳起来了。

    “贱人!在府中做耗就算了,你如今竟然敢谋害我的曦儿!”她将白曦推进皇帝的怀里,自己起身气势汹汹地上前,劈手就给了白婉儿一个耳光。

    白曦就滚在皇帝的怀里探头去看,就听见一声尖叫,白婉儿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见皇帝露出几分茫然,白曦就虚弱地揪了揪皇帝的衣襟。她今年不过十四岁,生得娇艳如花,明眸皓齿,一双眼哪怕是病中,却依旧熠熠生辉。

    见她哪怕是再虚弱,也露出几分生机,皇帝的眼里就露出笑意,纵容地顺势垂头将耳朵放在白曦的嘴边。

    “是,是承恩公府上的庶女。”白曦小小声儿地,又皱了皱精致的鼻子,带着几分娇气与霸道地说道,“坏!”

    皇帝的眼睛微微一沉。

    再看向那柔弱无骨,可怜巴巴趴在地上不敢起身,在盛气凌人的元和长公主的呵斥下无助羸弱的少女,就露出几分厌烦。

    当年,他舍不得妹妹嫁给那些想要攀附谋算长公主的人家去,因此将元和长公主下嫁给了他们的母家承恩公府。

    谁知道元和长公主才有孕,承恩公府上就爆出了惊天的丑闻。

    驸马竟然在与元和长公主大婚之前私自在府外收了外室,恩爱无比,据说那外室之中都称那外室一声夫人。

    那外室还赶在元和长公主之前,生下了驸马的长女,也就是眼前这个弱质纤纤的白婉儿。

    此事闹出来之后,承恩公府阖家入宫请罪,长公主闹得不休,驸马竟格外硬气了起来,抱着自己的外室口口声声要同生共死。

    ……面对这样的痴情种子,皇帝被深深地感动了,自然是要成全这片深情的。

    于是驸马与外室一块儿死了。

    元和长公主从此与承恩公府断绝往来,带着自己的独女白曦居住在长公主府上。因她这场姻缘乃是皇帝亲自相看做主,却给妹妹做了这么一个臭媒,因此皇帝对元和长公主母女总是怀着愧疚之心。

    这么多年唯恐闹得满城风雨的妹妹过得艰难,因此处处庇护,将白曦也捧在掌心,还冷落了承恩公府白家。只是皇帝已经许久都没有理会白家的消息,都没有想到,这白家竟然将驸马当年的那个外室女给接入府中抚养。

    看起来,养得还很精细。

    皇帝的脸色就越发不悦,有些失望地看向容誉。

    “阿誉,你在朕的面前,为谁下跪?”他本以为容誉是可以在日后能够照顾白曦一生的良缘。

    他将白曦捧在掌中爱之如女这么多年,已然成了习惯,自然希望给白曦挑选一个最好的姻缘。

    普天之下,这最好的姻缘莫过于皇家,皇子。

    且若白曦嫁给容誉,日后容誉登基,她就是至尊的皇后,谁都不能再欺凌她。

    皇帝本觉得自己想得很好,可是如今看着容誉那频频看向白婉儿的目光,却皱了皱眉。

    “父皇,这件事真的有误会。”

    “推曦儿下水的,是不是她?”

    因白曦已经驴了自己一次,容誉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他真的担心自己说“不是”,白曦再打了自己的脸。

    想到这里,容誉的心里就越发对白曦感到几分不耐,却听见少女嘶哑虚弱,却带着几分骄横的声音说道,“是她!”

    “既然如此……”皇帝就沉吟起来。

    “可是舅舅。”就在英俊的青年绷紧了自己的身体,英俊的脸露出几分紧张的时候,白曦欣赏够了青年的担心,这才轻轻地对皇帝说道,“还是算了吧。”

    见皇帝诧异地垂头看着自己,仿佛是怀疑自己变了性子,本生得娇艳的少女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来,压着皇帝的手臂小小声地说道,“若换了是平日里,谁敢害我,一顿鞭子打死她才算完。可是舅舅,今天是舅舅的圣寿呢,不要见血,也不要伤人。外头都有说大赦天下给舅舅积福,今天我们也饶了她好不好?曦儿也想为舅舅积福,好不好?”

    小小的女孩儿仰头看着他。

    那眼里是最真诚的孺慕与亲昵关切。

    皇帝的喉咙一瞬间感到哽咽了一下。

    他看着这个满心都是自己,甚至愿意为了自己放过伤害自己的人的小姑娘说不出话来。

    许久,他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

    “曦儿说好,那就都听曦儿的。”

    小小的少女脸上绽放了一个最美好单纯的笑容。

    “嗯!”她用力点头。

    系统:“真是一个狡猾如狐的女子。”吓死你的阿誉表哥了好么?

    白曦:“再提狐狸跟你翻脸啊。”

    系统:“哦,对了,你们狸猫跟狐狸什么仇什么怨来着?”

    白曦沉默了。

    她决定不理这专门戳别人伤疤的垃圾系统。

    “曦儿,你怎么放过她?”元和长公主没有想到,曾经卑贱的外室女如今都能混到宫里来了。她比皇帝知道得更多一些,自然也知道承恩公府将白婉儿给接到府中。

    那时她虽然厌恶白婉儿,可是却没有想过要迁怒这个死鬼驸马与那外室生的无辜的孩子。可是当白婉儿生到了豆蔻年华,生得柔弱婀娜,弱柳扶风,美丽得透着几分哀愁,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年的那个外室。

    承恩公府是皇帝与元和长公主的母家,如今的太夫人正是他们的亲外祖母。

    因此,皇子们也常常去拜见承恩公太夫人。

    却没有想到一来二去,白婉儿与燕王竟勾搭上了。

    这帝都谁人不知元和长公主的独女白曦即将赐婚给燕王为燕王正妃?

    可是白婉儿却在这个时候与燕王眉来眼去,说她不是故意的,元和长公主都不会相信。

    她从这个时候才开始厌恶白婉儿,也开始不假辞色。

    “舅舅的圣寿要紧,母亲,不要搅和了吧。我不过是被推下水,也没有什么。”白曦一边与元和长公主撒娇,一双眼睛却偷偷地去看向抬眼沉默着的容誉。

    她小小地抿嘴偷偷儿对他笑了一下,见他愣住了,就急忙收回眼睛,拉着元和长公主不要往后看,低声说道,“且,且她是老太太带入宫中的人。舅舅都要喊老太太一声外祖母……”她点出白婉儿是承恩公太夫人给带入宫中,果然皇帝的脸色就越发不悦。

    “白老夫人越发不知轻重。”

    皇族聚集之地,带着一个外室女来给皇帝贺寿,这不是贺寿,这是催命呢吧?

    “她一向都是如此的。”想到当年为了元和长公主与驸马之事那老太太的偏心眼,元和长公主就冷笑了一声。

    白曦不吭声了。

    命运的转折,从这里开始。

    上一世,原主一定要治罪白婉儿,因证据确凿,因此皇帝将白婉儿给拖出去打了八十大板,又丢进了湖水里去,差点溺死了白婉儿。

    承恩公太夫人百般为白婉儿求情却不能得到宽免,又连连央求原主看在白婉儿是她的姐姐的份儿上饶了白婉儿,却不知这句话刺激得原主大怒,说了几句放肆的话,回到家中太夫人就因惊怒交加,上了年纪过世。

    这件事就被闹得沸沸扬扬,都在传言是原主不孝,气死了承恩公太夫人。原主行事本就有些骄横,因此这个相信这个流言的人很多,原主也因这件事,名声都坏掉。也因此,她的品德被人诟病厌恶。

    如今想来,会闹得不可开交,甚至短短时间原主气死太夫人的传闻就满帝都都是,只怕后面是有人推手。

    如今白曦宽恕了白婉儿,若太夫人还死了,那就跟她没有关系。

    这一世的白曦,会做一个不再令元和长公主有半点担心的女儿。

    至于白婉儿……

    今天是圣寿才宽恕,往后不是圣寿的时候,有的是机会报仇啊?

    白曦就侧头,对那正怯生生疑惑地看过来的柔弱少女露出一个略带安慰的笑容。

    白婉儿发出一声细细的叫声。

    “下贱。”元和长公主回头鄙夷地看了正缩在床边的白婉儿。

    白曦正要收回自己的目光,然而眼睛却一下子落在了跪在角落中的一个玄衣消瘦的身影上不动了。

    她歪了歪头,努力地想了想,脸色微微就变了。

    “还有一件事。”她咬住了苍白的嘴唇,见皇帝急忙将自己给放在床边给自己压了压被角,这才勾起一个小小的笑容低声说道,“今天还要感谢十表哥把我从湖里救上来。舅舅,你好好儿奖励表哥好不好?”她看向那消瘦却笔直着脊背的身影上,眼里露出几分明亮的光彩,对那垂着头无声无息的少年认真地说道,“今天多谢十表哥救了我。表哥,你来舅舅的面前,我想郑重地对你道……”

    她话音未落,却见那少年抬起头来。

    尚带几分稚气的英俊的脸,有些冷漠,微微垂下的眼看似平静,可是内里却仿佛藏着几分危险与锋芒的气息。

    仿若孤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