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769章 度厄雷火的线索

第2769章 度厄雷火的线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玉瑶依偎在沈浪怀中,内心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开心和激动。

    她之前一直害怕沈浪会不要她,事实证明,是自己想多了,沈浪还是那个熟悉的沈浪。

    沈浪任由玉瑶这么抱着,轻轻的拍打玉瑶的香肩,安慰了起来。

    好一阵后,玉瑶的情绪才渐渐平复。

    就在这时。

    “咳咳,那个……”

    满身血污的雷云走了上前,似乎是想与沈浪搭话,但又看沈浪好像不方便,神色颇为尴尬。

    玉瑶意识到不雅,立即出了沈浪的怀抱,不想打扰沈浪处理正事。

    沈浪瞥了眼雷云,正色问道:“雷道友,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雷云抱拳道:“雷某只是想感谢沈道友之前的救命之恩,之前若不是道友力挽狂澜,雷某今日只怕也要殒命于此。”

    见识过沈浪的能力后,雷云是彻底服了,主动上前示好,隐约把沈浪看成比他大一级的存在。

    “雷道友客气了,沈某其实没有刻意去救你,雷道友能活下来全凭你自己的实力。”沈浪不卑不亢的说道。

    雷云尴尬道:“之前雷某多有冒犯沈道友的道侣,还望沈道友不要怪罪!”

    之前雷云和雷精一族的三名长老也围堵过玉瑶,妄想夺走玉瑶拍下的含光剑。雷云生怕因为这件事而被沈浪记仇,索性直接提了出来。

    沈浪摆手道:“不知者无罪,沈某并没有迁怒道友。如果道友不放心的话,可以向我的道侣道个歉,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我们还能交个朋友。”

    “好好好!”

    雷云连声应道,随后态度诚恳的朝着玉瑶道起了歉:“姑娘,之前雷某和雷精一族的长老多有得罪,还望姑娘海涵。”

    玉瑶点头道:“此事就当过去了,阁下不必放在心上。”

    “多谢!”

    雷云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深知无论是自己,还是雷精一族都不能招惹沈浪。哪怕不能结交,也绝不能和沈浪这么恐怖的修士为敌。

    光是对方会三花聚顶这种绝技,就足以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估计他们雷精一族除了老祖宗之外,没有修士是沈浪的对手。

    沈浪倒不知道自己在雷云心中的评价这么高,他突然心血来潮的问道:“对了雷云道友,听说你们雷精一族精通雷属性神通,那你可知在哪里能寻到‘度厄雷火’火源?”

    如今太昊真火已经取得,沈浪来西泽境的目的算是圆满达成,免不了要考虑接下来必须寻找的度厄雷火和金龙圣火。

    金龙圣火沈浪知道在何处能寻找到,但度厄雷火却没有什么头绪,索性问了出来。

    “度厄雷火……雷某倒是听说过此火,传说度厄雷火是一界初生时期的雷火,威能庞大,但极其罕见。”

    “我们雷精一族的先祖似乎在远古时代收集过这种雷火用于炼器,但现在应该是消耗完了。不过雷某倒是可以帮沈道友去问问老祖宗,我族的老祖宗或许知道度厄雷火的下落。”

    雷云倒是机灵,主动提出此事,卖沈浪一个人情。

    沈浪眼前一亮,抱拳道:“多谢雷道友,改日沈某会备上厚礼,登门拜访雷精一族。”

    雷云笑呵呵的说道:“沈道友客气了,我们百花洲雷精一族就喜欢和强者结交。沈道友肯来我族做客,我族高兴还来不及呢。厚礼就不用备了,沈道友随时可以来我族做客,我族定好好招待。”

    “一定一定。”

    沈浪抱了抱拳,心情不错,至少知道了度厄雷火的一些线索。

    聊了一阵后,雷云很快就离开了天云城,不敢去动这里的战利品。

    龙蛛大量妖修身陨,加上参加拍卖会的无数修士陨落身亡,现场留下了相当一部分储物戒指等遗物。

    沈浪立即招呼小柔和玉瑶三人搜刮战利品,足足花了小半时辰,这才将现场的战利品全部收入囊中。

    不但之前拍卖会上用掉的大天晶石全部赚回来了,还凭空捞上了一大笔。

    玉瑶天生冰雪聪明,擅长处理各种关系,很快就和小柔打成一片,彼此间的关系熟络了起来。

    收捡完所有的战利品之后,沈浪施展空间传送术,带着玉瑶和小柔两女离开了这处是非之地。

    来到了西泽境东部的某个荒山,沈浪随意开辟了一处洞府,他看出来了玉瑶有一肚子话想说,索性就陪女人好好聊聊。

    沈浪在洞府内摆上了桌椅,小柔也端上灵酒灵果,听着沈浪和玉瑶彼此畅聊。

    “沈兄,离开南渊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玉瑶迫不及待的询问出声。

    沈浪能成长到如今这种地步,一定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她很想知道男人身上的经历。

    “说来话长……”

    沈浪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玉瑶听的都感觉惊心动魄,得知方寸山的修士攻入南渊,还击伤了自己的父亲玉面童子,导致玉面童子丧失五识,玉瑶花容失色。

    “这……爹他怎么样了?”玉瑶惊惶问道。

    “别担心,玉面伯父身体已无大碍,我师父云痕子去帮他寻找治疗五识的灵药,玉面伯父以后应该能恢复五识的。”沈浪安慰道。

    玉瑶还是有些心乱如麻,想不到自己父亲出了这种变故。她现在就恨不得赶去南渊,好好照顾父亲。

    “呼!”

    调整好情绪后,玉瑶长出一口气,美眸闪过一道寒芒,心中已经将方寸山修士视为生死大敌。

    沈浪说完自己的经历后,询问起了玉瑶:“瑶儿,你这些年变化很大,都经历了些什么?”

    玉瑶沉默了一阵,叹气道:“瑶儿这几百年的经历比沈兄要简单的多,不过瑶儿确实碰到了一件怪事。但也拜此所赐,让瑶儿拥有了如今的修为实力,还有财富……”

    沈浪满腹疑窦,忍不住问道:“什么怪事?”

    “事情还要从我离开南渊说起……”

    玉瑶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当初,玉瑶离开南渊之后,去往了上古灵界的西部大陆闯荡,结果因为传送出了岔子,迷失在了天云海域的茫茫大海中。

    天云海域大而无边,彼时玉瑶的修为才炼虚期,她自然焦急万分,朝着西部大陆的方向开始了漫长的穿行赶路。

    结果某日,海面上突然起了大雾,一股神秘的力量将玉瑶的飞行法宝吞噬。

    等她再次醒来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灵气稀薄的海岛上。

    “那座海岛十分诡异,岛上弥漫着古怪的黑风,没有生命。我在岛中央地底发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通道,连通着一处古墓,那墓中埋葬了许多尸骸,其中还有一具疑似是仙人的尸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