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705章 十八铜人阵

第2705章 十八铜人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七尺钉头原本是打算一击灭杀沈浪,所以瞄准的是沈浪的胸膛。

    但七尺钉头在接触沈浪肉身的瞬间,敏锐的感觉到沈浪的心脉处暗藏着一道极其强大骇然的力量,一时间竟然让他感受到了威胁!

    受到这股霸道力量的威慑,七尺钉头魂体一阵恍惚,竟阴差阳错的偏离了沈浪的心脏部位,击中了沈浪胸腹。

    若非沈浪肉身经过五火炼体,否则七尺钉头的那一击足已把他整个身体炸没了。

    一击过后,天空气飘洒起大片的血雾,沈浪胸腹处显露出一道镂空的血洞,血洞中还有大量的黑色电弧涌动,气息急剧衰弱,身躯从空中坠落了下去。

    “公子!!!”

    小柔俏脸煞白,接住了沈浪,雪白的双臂一阵颤抖。

    哪怕她已经准备好赴死,但看见沈浪胸腹的镂空血斗,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抱着沈浪在半空中哭泣了起来,泪如雨下。

    沈浪口鼻耳涌出大量的鲜血,气息在不断的衰弱,很快就到了气若游丝的程度,而且生机还在不断的消逝,眼看着就要断气毙命了!

    “难道是错觉?”

    七尺钉头贯穿了沈浪的肉身后,在空中绕了一圈,心中暗自吃惊。

    他刚刚分明感受到了这小子体内暗藏着一股极度可怕的能量,那股能量强大到能震慑他的灵体!

    “不可能!区区下界的修士,绝不能有能让本圣忌惮的之物。”

    七尺钉头用神识扫了一眼沈浪的肉身,并未发现厉害法宝之类的东西。

    “不管怎么样,先杀了这小子再说!”

    七尺钉头不信这个邪,再度化为一道黑芒,径直朝着沈浪的胸膛处袭去。

    就在这万分危急之时。

    “住手!”

    不远处苦陀僧蓄势良久的大招终于释放出来了,身前散花灯檠中释放出大片的金光,将方圆数万里的空间都渲染成了纯金色。

    空间内涌动着漫天的金色佛文,佛文如同万道锁链一般,电光火石间将七尺钉头捆绑束缚了起来!

    七尺钉头还真被无数佛文锁链硬生生的束缚住了,竟无法往前移动一丝!

    “老秃驴,你想阻我?只怕没那么容易!”

    七尺钉头暴怒出声,周身涌出海浪般的黑芒,试图挣脱佛文锁链的束缚。

    眨眼之间,近半的佛文锁链被撕扯断裂。

    “我佛慈悲,十八铜人阵!”

    苦陀僧双手合十,肉身中浮现起大量的血气,涌入散花灯檠内,佛火心灯释放出盛若烈阳的金芒,覆盖了一切。

    四面八方飞出的佛文锁链越来越多,将七尺钉头缠绕的严严实实,总算是制住了七尺钉头。

    除此之外,密集的佛光化为了一道空间漩涡,不停的旋转变大,直至制造出一片金色的独立空间!

    随着苦陀僧不断的燃烧起自己的精血和神魂,金色空间内浮现起一尊尊罗汉虚影,降龙罗汉,伏虎罗汉,托塔罗汉,长眉罗汉,布袋罗汉……等十八尊主罗汉齐聚。

    十八尊罗汉守在金色空间的十八个边角,每尊罗汉打出各不相同的法印,镇压起了七尺钉头的邪祟之力。

    “操,又是这该死的阵法!”

    七尺钉头勃然大怒。

    当初普元尊者就是用这十八铜人阵,将他镇压在乌山,而后把他封印了千万年。

    再次目睹十八铜人阵后,七尺钉头都有心理阴影了,情绪极为激动,心中升起强烈的忌惮。

    因为形体受制,钉头表面涌出大量的黑气,重新化为了一尊鬼仙虚影。

    “给我破!”

    鬼仙虚影张口喷出密集的黑色电网,一阵狂轰乱炸,试图攻破这阵法。

    然而,这十八铜人阵异常坚固,无论鬼仙虚影怎么攻击,阵中的十八尊主罗汉就是屹立不倒。

    源源不断的佛文锁链燃烧捆绑着七尺钉头,根本就灭不绝。

    十八尊主罗汉除了镇压七尺钉头之外,还会打出一道道威力骇人的攻击法印,鬼仙虚影已经被卍字法印灭杀了数次。

    “老秃驴,放我出去!!!”

    重新凝聚的鬼仙虚影,口中发出凶戾的咆哮。

    听其恼羞成怒的声音,显然已经是受挫了。

    苦陀僧端坐在十八铜人阵前,持续不断的朝着散花灯檠中打出七彩佛光,为佛火心灯制造出来的阵法源源不断的提供能量。

    十八铜人阵固然是苦陀僧最强的一击,但苦陀僧实力比当初的普元尊者差上一筹,要施展这十八铜人阵,他需要持续消耗自己的元气,撑不了多久。

    这邪物过于强大,一旦苦陀僧懈怠,十八铜人阵恐怕就会土崩瓦解,苦陀僧只能靠此阵法暂时封印住七尺钉头,拖延时间。

    眼见暂时控制住了七尺钉头,苦陀僧的神识转向沈浪那边。

    ……

    “公子,你不要吓我,不要丢下小柔!”

    小柔抱着沈浪,泪如雨下。

    不过小柔也明白,自己没有受血契之术的反噬死亡,证明沈浪还活着,还有救!

    她抹去泪水,双手哆嗦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大量的瓶瓶罐罐,也不管有用没用,将顶级的疗伤圣药一股脑的塞进沈浪嘴里。

    沈浪并没有死,但他已经十分接近死亡。

    眉心处的圣阳战气本源涌出大量的圣阳战气,灌注全身。

    可惜,沈浪的伤口处涌动着密集的黑色电弧,这些黑色电弧能源源不断对沈浪的肉身造成严重伤害。

    体内的圣阳战气试图化解伤口处的黑色电弧,但那黑色电弧过于邪祟霸道,圣阳战气一接触黑色电弧,就化为了一阵白烟。

    至于那些疗伤丹药什么的,更是如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丝毫用处。

    无法化解沈浪体内的黑色电弧,沈浪的伤势就得不到好转。

    小柔感觉沈浪最后一丝生机都在泯灭消逝,急的心如刀割,胸口一甜,小嘴吐出一口鲜血。

    苦陀僧用神识差不多查知了沈浪的情况,赶忙朝着小柔发起一道传音:“这位天狐族的女道友,沈施主伤口中含有强大的诅咒之力,寻常治疗手段是无法治疗沈施主的。”

    “沈施主情况危急,再拖一两分钟,只怕真的要殒命了。还请这位天狐族的女道友速速赶往老衲的居所处山洞,将沈施主的鲜血盛入三千琉璃盏中。如能将三千琉璃盏认主,沈施主或许能有生还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