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697章 琉璃心灯

第2697章 琉璃心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苦陀僧慈祥道:“沈施主不要刻意压制体内的血脉气息,且让老衲看看你体内的血脉气息大概到了何种程度。”

    “好!”

    沈浪点了点头,不再压制体内的血脉,任由那些异兽血脉在自己体内游走冲撞。

    一阵后,沈浪全身释放出诡异的血光,面色时而青时而白时而黑,给人一种十分狂躁的感觉。

    “善哉善哉。”

    苦陀僧站了起来,缓缓伸出苍老干枯的手掌,掌心中陡然涌出绚丽的七彩佛光,照亮了整个草屋,清净庄严。

    下一刻,苦陀僧的手掌朝着沈浪的脑门按了过去。

    那些七彩佛光刚一涌入沈浪体内,就激起了沈浪体内异兽血脉的凶性。

    刹那之间,沈浪的背后就浮现起金睛石猿,雷精,衔烛之龙,火麒麟,冰霜螭龙的虚影,五只真灵凶戾无比的朝着苦陀僧飞扑而来!

    “轰”的一声闷响,苦陀僧的手掌都被弹开了,后退了一步,面色颇为凝重。

    “师父,怎么样了?”神秀连忙问道。

    苦陀僧摇头叹气,目光转向沈浪,道:“想不到沈施主体内的血脉之力竟如此强大,可让老衲大开眼界了。”

    五种真灵血脉,其中三种还是顶级真灵……即便沈浪是血灵仙体,能获得如此多的顶级真灵血脉,此子称得上是惊世骇俗。

    沈浪苦笑道:“前辈说笑了。我这副身体,还有的救吗?”

    苦陀僧坦然道:“沈施主能将自身的血脉之力压制到这种份上,怕是已经修习过顶级稳心固念的神通了。在三宝寺的传承中,能做到压制此等强力血脉之力的神通心法,仅仅只有两种而已。”

    沈浪追问道:“敢问是哪两种?”

    苦陀僧道:“佛火心灯和琉璃心灯。”

    神秀心中一惊:“师父,你说的这两种神通,我大哥都不可能修炼成功的!有没有别的办法?”

    “想用别的方式压制沈施主体内的血脉之力,估计是很难了。”苦陀僧摇了摇头。

    沈浪一阵好奇,问道:“苦陀前辈,能否给晚辈解释一下贵寺的佛火心灯和琉璃心灯这两门神通?”

    苦陀僧微微颔首,给沈浪解释了起来。

    佛火心灯和琉璃心灯皆是一种玄域神通,修士若能习得这两种神通中一种,就能借心灯净化神魂和肉身,达至纯净无垢的“真我之境”。

    沈浪若能修得其中一种,体内异兽血脉的意志会被心灯净化,彻底消除隐患!

    除此之外,这佛火心灯和琉璃心灯还是一种极其强大的神通。

    两者大有不同,但分别需要散花灯檠和三千琉璃盏这两件天灵宝才能催动施展。

    佛火心灯乃是一种多功能的玄域神通,习得此玄域后,修士可借散花灯檠召唤十八尊主罗汉本体御敌,亦可借灯檠布阵。

    “可惜,修士想修炼佛火心灯,必须要求是元阳之身。沈施主……不符合这个要求,所以此法与你无缘。”苦陀僧沉声说道。

    沈浪早就不是元阳之身了,对这个结果他并不怨天尤人,继续问道:“那琉璃心灯呢?”

    苦陀僧解释起琉璃心灯。

    琉璃心灯则是一种辅助类玄域神通,习得此玄域后,修士可借三千琉璃盏短时间内制造出一片“琉璃天光”。

    处于琉璃天光笼罩的空间内,修士的精气神会聚于眉心,在短时间内可达至“三花聚顶”的效果,几乎是不死之身!即便肉身受了再严重的伤,都能即刻复原!

    听着苦陀僧所述的琉璃心灯能力,沈浪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都感觉有些天方夜谭。

    “这……三花聚顶可是真仙才能掌握的能力,琉璃心灯真的有这种能力?”沈浪震惊问道。

    苦陀僧苦笑道:“沈施主有所不知,我寺的历史也有数十亿万年了,但还从来没有一人习得过琉璃心灯。所以琉璃心灯的神通能力一直是个谜,老衲也无法断定真假。”

    “与散花灯檠认主方式不同,想令三千琉璃盏认主,修士或许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三千琉璃盏中燃烧着琉璃净火,认主之时,盏中的琉璃净火会涌入修士的身体,灼烧修士的神魂。如果修士达不到认主的要求,神魂会被琉璃净火瞬间焚毁,魂飞魄散。”

    “我寺历史上有两位大乘巅峰的修士尝试令三千琉璃盏认主,但都失败了。其中一人神魂被焚毁,当场陨落。还有一人神魂被净火灼伤,丧失五识。”

    沈浪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难怪刚才神秀说自己不可能修炼的了这两种神通,看来还真是如此。

    “连贵寺大乘巅峰的修士都不能让三千琉璃盏认主,不知此宝的认主条件究竟是什么?”沈浪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苦陀僧道:“师祖曾言,唯有拥有灵性之人才能让三千琉璃盏认主。这种灵性可以是慧根,道心,魔种。”

    “实不相瞒,老衲之所以借讲禅挑选有缘人,就是希望能挑选出一位具备慧根之人继承我寺的三千琉璃盏,习得琉璃心灯之法,以应对五千年后的大劫。”

    说到这里,沈浪眉目一掀,他曾在阿难经拓片中见过一位道袍老者,那名老者说过自己是拥有道心之人。

    苦陀僧双手合十道:“沈施主像是有道心之人,所以老衲才留你在此。老衲并非想让道友尝试令三千琉璃盏认主,那样毕竟太过危险。”

    “只是见沈施主道心灼灼,老衲想带你去看一看那三千琉璃盏,或许此盏能与沈施主的神魂产生共鸣,直接认主。倘若真能如此,那也是美事一桩,既能了却我寺的心愿,也能让沈施主消除肉身隐患。”

    沈浪思虑一阵后,点头道:“好,既然苦陀前辈愿意,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

    反正只是看一看那三千琉璃盏,不是真的认主,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苦陀僧沉声道:“善哉善哉,老衲会确保沈施主平安无事。”

    二十多年前,道陵真人曾言沈浪是三宝寺的有缘人,苦陀僧就一直惦记此事。沈浪光明磊落,品行高洁,苦陀僧觉得他有资格继承三千琉璃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