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695章 再遇神秀

第2695章 再遇神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公子,小柔觉得你还是先易个容比较好,最好不要暴露出自己的行踪,以免传到方寸山的那个张道陵耳中。”小柔提议道。

    “嗯。”

    沈浪微微点头,立即施展出妖蝶变,变身成一名彪形大汉。

    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出妖蝶变神通,大乘巅峰的修士都未必能觉察出端倪。

    先前在天凤族落凤渊中,玄霄对张道陵表露出极度的鄙夷,并让自己警惕,不要被让张道陵取而代之。

    这让沈浪感觉张道陵绝非良善之辈。

    自己现在的实力虽然今非昔比,但也不太可能是张道陵的对手。眼下在人族境内行走,还是悠着点为妙,避免被张道陵掌握行踪。

    “小柔,你先回灵兽袋中,免得被人识破九尾天狐的身份。”沈浪吩咐了一句。

    “好。”小柔乖巧的应了一声,立即钻回了沈浪的灵兽袋中。

    沈浪施展起空间传送术,准备传送去千万里之外的云罗山。

    ……

    这三宝寺就伫立于云罗山中,乃是人族最为知名的佛宗门派。

    传闻三宝寺的佛门修士乐善好施,普世济人,在人族境内声望极高,受人敬仰。

    三宝寺之所以被称为三宝寺,是因为寺中有三大至宝存在。

    其中的两件至宝各是天灵宝排名第五的“散花灯檠”,和天灵宝排名第七的“三千琉璃盏”。

    还有一件至宝因从未面向过世人,所以一直是个谜。三宝中的最后一宝,也成了人族修士津津乐道的话题。

    此刻的云罗山热闹非常,四面八方的修士纷纷朝着三宝寺飞遁而去。

    这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修士修为不低,最弱的也是合体初期,甚至还有大乘期修士的身影。

    沈浪皱了皱眉,三宝寺乃避世隐修的佛宗门派,不至于会有这么多高阶修士赶去拜佛吧?

    沈浪路上拦了一名身披袈裟的合体后期老者,询问道:“这位道友,敢问这三宝寺最近在搞什么活动吗?怎么这么多修士赶往寺中?”

    袈裟老者见沈浪是大乘期修士,恭恭敬敬的回应道:“前辈难道不知?近期三宝寺的苦陀圣君公开讲禅多日,每天都有许多修士都慕名而来听禅,晚辈也是其中之一。”

    “讲禅?”

    沈浪眉目一掀,略感好奇。

    这苦陀圣君他有所耳闻,本名苦陀僧,乃人族五大圣君之一。

    袈裟老者正色道:“不错,苦陀圣君乃是德高望重的佛门禅修,能有机会听他讲禅,晚辈或许能从中受益,领悟天地法则。除此之外,听说这一次苦陀圣君公开讲禅,也是为了挑选出一位有缘人。”

    “挑选有缘人?这是什么意思?”沈浪越发好奇。

    袈裟老者摇头道:“晚辈也不知道具体情况。苦陀圣君已经讲了两个多月的禅,但还是没有挑选出所谓的有缘人,晚辈听说此事后,所以才来碰碰运气。”

    聊了几句后,沈浪颇感有趣,索性也混入了人群中,准备同去三宝寺听禅。

    深入云罗山,沈浪来到了三宝寺寺门外。

    远远看去,三宝寺金顶辉煌,规模宏阔,占地约有十几万里,守门的佛门弟子也是庄严肃穆。

    三宝寺似乎非常待见高阶修士,守门弟子见沈浪是大乘初期顶峰的修为,并没有询问太多,就恭恭敬敬的将沈浪迎了进去。

    寺中弥漫着淡淡的焚香味,中央广场已经围满了修士,一眼看去,大概有五六百名。

    绝大多数都是合体期修士,像沈浪这种不到大乘期级别的修士不到十人,其中不少还是佛门修士。

    静心等待了一阵后,那名传说中的苦陀圣君终于到场了。

    只见一名身披破烂僧袍的老者从天边徐徐飞来,老者皮肤干瘪枯黄,看上去瘦骨嶙峋,但他背后却升起一轮望而生畏的七彩佛光,让人肃然起敬。

    “苦陀圣君来了!”

    “拜见苦陀圣君!”

    广场四周的修士纷纷拜倒在地,面露崇敬之色,似乎前来听禅的修士很多都是苦陀圣君的粉丝。

    佛法晦涩枯燥,一般不会有高阶修士会刻意来听这种东西,只有对佛法感兴趣的修士才会来此听禅。

    苦陀圣君身后还跟着两名身披袈裟的三宝寺弟子,其中一名面相英俊的年轻弟子沈浪瞧着有些眼熟……

    “是神秀义弟!”

    沈浪突然间反应过来,顿时大吃一惊。

    此人的容貌和气质和神秀一模一样,就是神秀本人无疑!

    想不到神秀居然在三宝寺?沈浪心中一激动,恨不得现在就上去相认。

    不过讲禅马上开始,这个时间上去打扰,显得有些无礼了,沈浪索性让自己冷静下来,安安静静的坐在原地,等待讲禅结束。

    苦陀僧从天而降,席地坐在广场中央。

    神秀和另外一名弟子分别坐在苦陀僧左右两侧。

    “阿弥陀佛,让诸位道友久等了。事不宜迟,老衲便开始今日的讲禅吧。”

    苦陀僧素来寡言少语,只双手合十后,便开始讲禅了。

    沈浪以前极少接触过佛法,他抱着对这位得道高僧的好奇,将苦陀僧论述的禅道记在心中。

    苦陀僧言语十分晦涩难懂,沈浪聚精会神的听着,却也是一知半解,好像知道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广场四周的修士也都纷纷陷入了沉思,似乎在回味苦陀僧讲述的禅道。

    苦陀僧面如止水:“禅道,不可说。禅道,只在无我之间。诸位可有明悟?”

    这话一出,众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苦陀僧说的太过高深,他们压根就不琢磨不透。

    沈浪起身抱拳:“晚辈没有明悟,但有问题想请教苦陀前辈!”

    苦陀僧颔首道:“阿弥陀佛,道友但讲无妨。”

    沈浪正色道:“晚辈只是不知道修禅有什么意义。佛门修士讲究的是修心,但是修禅却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既不属于修心,也不属于修身,还来个什么‘不可说’。晚辈琢磨了半天,感觉修禅好像一点用处都没有,还请苦陀前辈指点。”

    “哗!”

    这话一出,广场四周有些骚动。

    那些合体期修士就罢了,大乘期修士们纷纷朝着沈浪投来讥讽嘲弄的目光。

    敢公开质疑苦陀圣君的禅道,这小子还真是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