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641章 封印之物

第2641章 封印之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吼声一落,玉壶中倏然飞出一道宛如星辰般璀璨的飞剑虚影,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三尖枪!

    “轰!!!”

    大片的幽光令空间崩碎成一道黑洞旋涡,化解了三尖枪的所有威能。

    三尖枪发出“嗡嗡嗡”的震颤轰鸣声,能量在急速衰弱。

    三尖枪之前接连灭杀了一百零八具金甲武神傀儡,外加破开天霜结界后,威能已经大幅衰弱,表面黯淡无光,最终被幽光击溃。

    火焰旋涡也跟着溃散消失,沈浪和乐菲儿两人倒在了地上。

    被击溃的三尖枪化为星星点点的金光,重新进入了沈浪体内。

    乐菲儿将倒地的沈浪扶了起来,沈浪大口喘气,双目死死盯着眼前的白色玉壶。

    只要不是弱智都能看出来,这尊白色玉壶绝对非同小可!

    传闻落凤渊第三层的天霜结界,是封印远古时代那件神秘之物的场所。

    眼下此处的祭坛就是天霜结界内部,天霜结界封印的东西,难道就是这个白色玉壶不成?

    沈浪有些不寒而栗,这一系列的事件,未免也太过诡异了,让人猝不及防。

    “小子,老实告诉我,你体内的紫焰蛇牙火尖枪器灵从何而来?”玉壶中的传来一道冷喝之声。

    沈浪浑身一震,他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乐菲儿柳眉紧蹙,也是一头雾水。

    “晚……晚辈也不知此物来历。”

    沈浪忍着伤痛,咬牙回应道,态度自觉放低。

    刚才那神秘长枪一举破开了天霜结界,却无法力敌这壶中散发的力量,说明对方的实力修为已经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地步,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

    “哼,那我且问你,你和太乙那老匹夫是什么关系?”玉壶继续质问道。

    沈浪心神巨震,试探问道:“什么太乙老匹夫?”

    “自然是太乙真人那个老匹夫!小子莫要装蒜,本君杀你,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玉壶发出警告之声。

    沈浪吓了一跳,硬着头皮回应道:“晚辈与太乙始祖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与太乙始祖有过数面之缘而已。”

    “你若和太乙那老匹夫没有关系,他岂会赐你火尖枪这等仙宝器灵?”玉壶冰冷道。

    沈浪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晚辈贱命一条,没有说假话的必要。我确实不知自己何时拥有此宝,或许是太乙始祖偶然赐予晚辈的也说不定。”

    玉壶冷声道:“哼,姑且就算你不知道吧,谅你也不敢骗我!太乙老匹夫当真是吃错药了,竟然会把火尖枪的器灵赐给你一个合体后期的蝼蚁。不过你这蝼蚁倒是奇怪的很,身上竟然还有其他真仙大能的气息,似乎还是来自北极仙域……”

    说着说着,玉壶内的生命释放出庞大无比的灵压,扫视起了沈浪的肉身。

    这无与伦比的庞大灵压,让沈浪整个人如坠冰窖,浑身发颤,就好像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对方看穿了一样,不禁让他面色惨白,浑身颤栗。

    乐菲儿握起沈浪的手,不管命运如何,她准备和沈浪共进退。

    “咦?小子,你可当真是有趣的很!”

    玉壶内的生命用神识扫视了一遍沈浪的肉身后,不觉发出诧异之声。

    “小子,本君且问你,你身上除了太乙之外,还有一位真仙的气息,此人是谁?”玉壶质问道。

    沈浪心中一凛,想想自己除了接触过太乙真人之外,还接触过的真仙,也只有神女墓的冥河神女了。

    见沈浪犹犹豫豫,玉壶呵斥道:“小子,你和本君有些渊源,所以本君不愿对你施展搜魂术,否则你现在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老老实实的说出来,本君不杀你。”

    沈浪咬了咬牙,即便自己想隐瞒,对方还是能对自己施展搜魂术,根本毫无意义。

    无奈之下,沈浪只得坦白说道:“回前辈,应该是冥河神女。”

    顺便,沈浪还解释了一些自己在神女墓的遭遇。

    “冥河神女?北极仙域的金仙应该全部陨落了才对,那冥河神女怎么可能还活着,莫非……”

    玉壶自言自语,似乎陷入了沉思。

    沈浪心中七上八下,他已经有八分确信,这玉壶中的生命恐怕是上界真仙。

    对方不但敢如此称呼太乙真人,而且还知晓冥河神女……这落凤渊中究竟封印了怎样一个怪物!

    玉壶沉默一阵后,突然又质问起来:“小子,你的天罡纯阳剑阵从何学来?”

    沈浪浑身一震,他不想把自己师父云痕子抖露出来,干脆道:“晚辈的师尊乃是方寸山的张道陵,师尊曾让我去九极天书中修习玄域,天罡纯阳剑阵正是从九极天书的剑域中学来的。”

    “张道陵?呵呵,金霞那自作聪明的蠢货竟然还滞留在上古灵界。”

    玉壶嗤笑出声,似乎对张道陵极为不屑。

    他继续道:“小子,你一个下界修士,还没突破大乘就能学得天罡纯阳剑阵的一丝精髓,加上又是血灵仙体,难怪会被金霞看中。有趣的是,太乙真人那阴魂不散的老匹夫竟然也看中了你,真是怪哉。”

    沈浪心中暗自吃惊,对方只是用神识扫了自己一下,就知道自己剑域的修习程度,这神通,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

    “我再问你,你储物戒指中的《玄帝乾元录》又是从何而来,你和本君的分身有什么关系?”玉壶继续问道。

    沈浪再度震惊,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想不到对方的神识竟强大到能直接查知自己储物戒指内的东西!

    “玄帝乾元录是晚辈早些年修炼之初,在一个灵气断绝的低级界面中得到的。至于前辈所提到的分身,晚辈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沈浪沉声回应道。

    那玄帝乾元录是自己在俗世就得到的东西,以现在的眼光而言,这粗浅的书籍早就淘汰了。但正是因为这本书,自己才迈入了修炼界的大门,所以沈浪一直将其珍藏于储物戒指中,想不到《玄帝乾元录》会被玉壶中的生命拿出来说事。

    玉壶漠然道:“本君的分身,就是这《玄帝乾元录》的编写者,也就是那玄影了。”

    “什么!阁下的分身是玄影?”

    沈浪双目睁得滚圆,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