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629章 你不敢

第2629章 你不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浪浑身一震,心情阴郁之极,他神色黯然道:“乐菲儿,你这话……实在是太伤人了。我沈浪确实对你做过非常过分的事,但我现在愿意补偿,你要我怎么补偿都行!”

    乐菲儿冰冷道:“你若早八百年对原来的那个乐菲儿说这样的话,乐菲儿说不定会很高兴。但现在,小女子已经没有了那些牵绊,有的或许只是怨恨。”

    “不要骗我!你不是别人,你就是我认识的那个乐菲儿。”沈浪双目凝视着乐菲儿冰冷的脸颊,情绪又骤然激动了起来。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只怪小女子当初太过愚蠢,在人界天星宫的那一瞬间,我竟然有过想和你长相厮守的冲动……现在想想,还真是无知无趣。”

    说到这里,乐菲儿嘴角露出一丝自嘲,随即俏脸面露深深的厌恶之色,轻声道:“阁下,是时候放开你的手了。”

    “你不告诉我真相,我是不会放手的!乐菲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你变成了这样?是不是那天音圣女对你做了些什么?”沈浪紧紧地抓住乐菲儿手臂不放,情急追问道。

    “既然阁下如此执着,小女子告诉你也无妨。我师父天音圣女确实对我下过一道诅咒,令我丧失三识,内损严重。”

    乐菲儿还没说完,沈浪咬牙切齿怒道:“果然是天音圣女那个王八蛋!如此丧心病狂之辈,枉为你的师父!”

    当初天音圣女说乐菲儿是练功走火入魔才丧失三识和情感,原来都是假话。是天音圣女自己对乐菲儿动的手脚,目的就是想把乐菲儿高价“卖出去”。

    “天音圣女对小女子做过手脚不假。至于小女子为何变成这样毫无感情之人,与她并无关系,全然是我自己选择的。”乐菲儿语气清冷道。

    沈浪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当初,小女子孑然一身离开天凤族后,独自闯荡到葬神沙漠。彼时,我为忘却一些烦恼,拜入了天音山,潜心修习天音七律中的’忘情’一律。八百年后,我虽未完全掌握其中真谛,但已经将一切深刻的情感全部忘却。”

    “以前的牵绊对小女子而言不值一提,反倒是一种污秽和肮脏。至于阁下,算是小女子唯一的心魔,我无时无刻不想将你铲除灭杀!你恐怕不会了解,我有多么厌恶憎恨你!若能将你杀了,小女子所修的心法必定能大乘。”

    乐菲儿轻描淡写的说道,沈浪确实能从她的表情中看到那份刻骨铭心的深恶痛绝!

    “这……这不是真的!什么狗屁天音七律?我不相信这种东西能把你改变成这样!”

    沈浪大受打击,他按住乐菲儿的香肩,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乐菲儿毫无神采的灰白双眸闪过一丝杀机,她舒展起右掌,掌心中涌动着剧烈的寒芒,冷不防的一掌朝着沈浪胸膛拍了过去,娇喝道:“去死吧,我的心魔!”

    可惜,乐菲儿低估了沈浪的实力。

    沈浪掌心中涌动起一道迷你形状的剑影旋涡,挡住了乐菲儿这雷霆一掌。

    “轰!”

    一声剧烈的闷响声过后,沈浪情绪激动的将乐菲儿按倒在地,痛苦道:“乐菲儿,我知道你遭遇了很多的不幸,我明白你心中一定很痛苦!这些不该你一个人来承受,我绝不能让你把我忘了。”

    乐菲儿眼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冰冷道:“放开我!否则小女子神魂自爆拉你一起去死!”

    “那你尽管自爆试试吧!”

    沈浪一不做二不休,死死搂住了乐菲儿纤瘦的腰肢,脑袋一低,用力亲吻了上去。

    唇舌交缠,一股灼热的芬芳在唇齿间蔓延,如兰麝薰。

    “唔……你!放……手!”

    乐菲儿又惊又怒,柔弱的身子急剧颤抖,雪白的贝齿咬破了沈浪的嘴唇和舌头,竭力在沈浪身下挣扎。

    无论乐菲儿怎么挣扎,沈浪都没有松手,任由那股淡淡血腥味蔓延,反而吻的更加激烈了。

    “为什么……”

    乐菲儿身子微微颤栗,她本该很讨厌这种感觉的……

    渐渐,乐菲儿不再激烈抵抗,雪白的双臂紧紧搂着沈浪的身体。

    沈浪还以为乐菲儿已经想明白了,不再生自己的气了,心中无比欢喜。

    可惜,接下来的一幕让沈浪猝不及防!

    乐菲儿看似是在迎合沈浪,实则是趁沈浪不注意,右手偷偷祭出一柄寒光凛冽的短刃,用力朝着沈浪的后心处插了过去,娇斥道:“受死!”

    等沈浪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只听见“噗嗤”一声,乐菲儿右手上的短刃已经顺利插进了沈浪的后背,一道血箭飚射而出。

    乐菲儿击出的短刃中还伴随着一股寒芒白光,一起没入沈浪体内,将沈浪的身体捅出一道镂空的血洞。

    沈浪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鲜血染红了乐菲儿的白裙,他的双目死死盯着乐菲儿,眼中没有怨恨,只有困惑和不解。

    “菲儿,为什么……”

    “男人真是肮脏的生物,自以为把女人拥入怀中,就以为女人是他的所有物了。小女子可不会再一次受你摆布,这次我必杀你!”

    乐菲儿呼吸略微有些急促,双手有些颤抖的抱起了司幽古琴,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血泊中的沈浪。

    “哈哈哈。”

    沈浪大笑出声,他强忍着剧烈的伤痛,咬牙站了起来,道:“菲儿,看来你杀人的技术还没到家嘛。你刚才若真的想杀我,就应该一刀刺进我的心脏,绞碎心脏才对!而不是故意偏离位置,让我半死不活。”

    乐菲儿的那一击,看似是想杀了沈浪,但并没有命中沈浪的致命位置,伤口偏离沈浪的心脏,只是让他受了重伤。

    这话一出,乐菲儿原本如古井无波的俏脸终于有所动容,她呼吸急促,面若寒霜道:“不错。既然小女子这么恨你,那我为何要一击将你灭杀?慢慢的让你承受痛苦,让你生不如此,岂不是更好?”

    沈浪面无表情:“菲儿,你别说的那么好听,有本事你就上前再捅我几刀试试。”

    乐菲儿咬着银牙:“你以为我不敢?”

    “你不敢。”沈浪风轻云淡的笑了笑。

    “好,小女子如你所愿!”

    乐菲儿素手一翻,那柄染血的短刃从地上飞回到她手中。

    她手握短刃,娇躯微微颤栗。最终,她还是冲了出去,手中的短刃疾如闪电般的刺向沈浪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