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531章 第二次见面

第2531章 第二次见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距离远古时代的那场大战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亿年了,再去纠结历史也没有什么意义,沈浪摇了摇头,问道:“你的这些赤星珠碎片是从何而来?”

    巨蟒解释道:“昔日,烛龙遗留了九颗赤星珠,唯有手持赤星珠才能出入通天魔河和上古魔界。为防止外域修士得到赤星珠,烛龙将这九颗赤星珠交于自己的心腹保管。”

    “大战结束后,有八颗赤星珠不知所踪,流落于上古魔界。还有一颗在大战中破碎,化为了数万枚细小的碎片,散落在通天宫四周。”

    沈浪眼前一亮,赶忙问道:“除了我手中的这些碎片之外,其他碎片在何处?”

    巨蟒尴尬道:“不瞒主人,老奴的先祖早就已经把能收集到的赤星珠碎片全部收集到了。代代相传至今,几乎所有的赤星珠碎片都已经被吃光了,主人得到的那七枚碎片是最后仅存下来的所有碎片。”

    沈浪皱眉道:“吃光?你在这通天魔河内修为不会受影响,吃这赤星珠碎片做什么?”

    巨蟒的先祖鸣蛇是通天宫的守护兽,衔烛之龙给鸣蛇下诅咒的同时,也在他肉身中打入过一丝龙息,可以豁免通天魔河法则之力,避免被剥夺修为。

    鸣蛇原本是强大无比的中级真灵!但到了巨蟒这一代,血脉已经衰弱的不成样子,巨蟒顶多算是继承了鸣蛇一丝血脉的圣阶灵兽,还是最低等的圣阶灵兽。

    巨蟒解释道:“主人有所不知。赤星珠蕴含着烛龙的真血之力,吞服后可以助长修为。祖辈因无法离开通天宫,所以收集了无数赤星珠碎片,想借烛龙真血之力提升修为,打破诅咒,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诅咒代代相传,加上这地底深渊的魔气侵蚀,祖上后代继承的鸣蛇血脉越来越稀薄。我们产子数量虽多,但存活下来的却只有一个,我们几乎是一脉单传,存活下来的后代都会喂服一枚赤星珠碎片,强化肉身体质。我们的寿命虽长,但也经历了数千代更替,赤星珠碎片已经消耗完了。”

    沈浪眉头紧皱,他原本还想找到其他更多的赤星珠碎片,看来这个想法也落空了。

    刚才自己就吞服了一枚碎片,沈浪确实感受到了庞大的烛龙真血之力,甚至引动了体内的血灵之气。

    但是这真血之力太过稀薄微弱,自己的血灵之体并未产生太大的反应。

    若能集齐几颗完整的赤星珠,自己说不定还真能一举获得衔烛之龙的血脉!

    当然,这些只是想想而已,几乎没可能会实现。

    沈浪继续问道:“为何这通天魔河近期会接连引发两次海啸?最近的这次海啸还席卷了整个妖魔大陆。”

    巨蟒回复道:“这个老奴也不知道,但最有可能的情况,应该就是这通天魔河的法则之力产生了动荡!昔日的钟山烛龙只是一具分身,并没有能力布下完整的法则之力。说句不好听的,通天魔河顶多只算是半个法则之力,相当于一座稳定上古魔界界面的阵法,以阻挡外域修士破界而来。”

    “此阵法的阵眼就在钟山,钟山之巅有一团烛光,是维持这通天魔河持续运转的能量之源。烛光的能量产生波动或者快速流逝,就有可能引起法则之力的动荡!”

    “老奴猜测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钟山之巅的烛光快要消逝了,毕竟这通天魔河已经持续数亿万年之久,能量消逝也在情理之中。第二种可能是,有强大修士试图汲取烛光的能量,导致法则之力剧烈波动!”

    沈浪沉吟一阵,巨蟒说的应该是非常准确了。

    他突然联想到当初在通天魔河边缘听到那名采集魔光重砂的青年说过的话,在海啸发生之前,有两名修士进入过通天魔河。

    难不成真有大能修士想吸收这通天魔河的能量之源?

    这一切不得而知,等自己进入钟山后,或许能明白一切。

    “对了,刚才那通天宫入口处禁制射出的光束为何是太乙金光,这通天宫和太乙真人有关吗?”沈浪问出了心中最后的疑虑。

    “老奴孤陋寡闻,未听说过太乙金光……不过那太乙真人倒是听说过,此位大能好像是人族的始祖。不瞒主人,这通天宫内就供奉着太乙真人的画像,不如老奴现在就带主人去看看吧?”巨蟒赶忙说道。

    “好。”

    沈浪当即点头。

    巨蟒中了星魂术,沈浪这次不担心对方耍诈。他便跟随着巨蟒,进入了通天宫内部。

    通天宫内已经毁坏不堪,到处都是坍塌的建筑,里面留下了许多荒芜古老的痕迹。

    比如随处可见的尸骨,破碎的法宝残片,破裂的铠甲,和当初在九州秘境中的场景颇为相似。

    沈浪没兴趣搜这些垃圾堆,已经过了无数年了,即便真能找到什么宝物,也早就被这深渊中的魔气侵蚀的不能用了。

    通天宫内部的建筑几乎已经全部坍塌,唯有大殿还勉强完好。

    走进大殿,金庭玉柱,霞光四溢,虽然墙壁的晶石已经龟裂的不成样子,但依旧不失当年的华丽。

    大殿一侧的偏厅内,果然摆着一张巨大的贡桌,供奉着“太乙真人”的画像。

    画像中的太乙真人,是一名身披太极道袍,鹤发童颜的老者。他慈眉善目,头戴玉冠,手持拂尘,神秘而深邃。

    和当初沈浪在广天宫内看到的那尊虚影一模一样。

    沈浪躬身一拜,行起了最高级别的礼数,以表示内心的尊敬。

    谁知,就在这时。

    “咻”的一声,那画像中竟射出一道金光,形成一道虚影,站在沈浪面前。

    “太……太乙始祖?”沈浪吓了一跳。

    一旁的巨蟒也浑身发颤,仿佛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他已经不知道出入这通天宫多少次了,头一次发现这画像还另有乾坤。

    “汝辈,这是贫道与你第二次见面了。既然你来了此地,贫道正好嘱咐你一些事宜。”太乙真人的虚影甩了甩手中的拂尘,语气淡然道。

    沈浪震惊的无以复加,他虽然不知为何太乙真人会在此地,但还是赶忙抱拳拜道:“太乙始祖请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