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120章 强力诅咒

第2120章 强力诅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浪十分好奇为何云痕子知道中央戊土杏黄旗藏在神女墓中,但眼下这个场合他没有问出来。

    “寒暄先到这里。三位道友,我们还是来好好谈谈眼下的事要怎么解决。”玉面童子不急不缓的走进了亭台。

    话音刚落,玉面童子单手一挥,撑开一面纯白色的光罩,笼罩着万米内的范围,隔绝一切神识查探。

    法照圣僧双手合十,率先说道:“神女墓中发生的事,我等尚不完全知晓,不如先让四位小辈来解释解释吧。”

    玉面童子微微点头,对着身后的玉瑶道:“瑶儿,你来解释一遍神女墓中到底发生了何事。”

    “这……”玉瑶瞥了眼沈浪,表情有些犹豫。

    神女墓的宝藏,她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是沈浪得到了一件放置在神女墓灵位上的天灵宝,玉瑶担心自己将这件事说出去,沈浪会变成众矢之的。

    沈浪看出了玉瑶的难处,正色道:“玉瑶义妹,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如实相说即可。”

    “好。”

    玉瑶微微点头,她冰雪聪明,觉得这件事如果有所隐瞒,只怕对沈浪更不利,还是老老实实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她将众人在神女墓中遭遇的经过全部说了一遍,包括那悟色和尚,极乐大师,还有冥河神女婢女的棺椁,以及牵扯到的诸多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她也将沈浪见到了冥河神女的事情说了一遍,唯独没有说沈浪对冥河神女肉身做出不友好的举动,这件事玉瑶难以启齿,似乎也不太想说,索性就没有说出来。

    “神女墓灵位上的天灵宝?”

    玉面童子和法照圣僧脸色微变,目光打量着沈浪,果然发现了一些端倪。

    沈浪感觉到玉面童子和法照圣僧两位大能尖锐的目光,不禁浑身发寒,感觉自己身上的一切都被窥视无余。

    就连性子极度阴郁沉闷,默不作声的慑天邪君,也忍不住多看了沈浪几眼。

    法照圣僧惊叹道:“云痕道友,你还真是深藏不漏啊,收了个如此高徒。啧啧,你这徒儿身上竟同时有三件天灵宝,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云痕子站出来笑道:“道友说笑了,小徒所得天灵宝,全凭他自己的能力和机缘取得,和我可没有半点关系。不过,小徒在神女墓中得到的这件天灵宝是我让他去取的。正是五色神旗中的中央戊土杏黄旗,此宝对小徒有大用处,还望诸位高抬贵手。”

    法照圣僧摇头道:“云痕道友说笑了,既是你徒儿取得,那自然归他所有,我等怎么可能有异议。何况四位小辈已经义结金兰,我们这些做长辈岂能为一件天灵宝争执,那样也太丢人了。”

    玉面童子高声笑道:“哈哈哈,云痕道友,看来是玉某错了,想不到你这徒儿还有继承你衣钵潜力。能从神女墓中取走这件东西,真亏你这徒儿能办得到。”

    从刚才开始一直默不作声的慑天邪君也闷声说了一句:“哼,此子,比我的废物儿子强!”

    云痕子笑而不语,心中倒是十分欢喜。

    沈浪表现的如此惊艳,云痕子也算脸上有光。

    听着慑天邪君称呼自己是废物,邪影面色有点难堪,同时心中也受到了极大的激励,暗暗发誓要尽快跟上沈浪的脚步。

    白薇圣女挽着玉瑶的手,淡然道:“咱们还是谈谈正事,小女刚才说的已经差不多了,想必事情的经过诸位都已经清楚。”

    “四名小辈杀了那么多南渊修士的传人,想必会惹来一些麻烦,我们这些做父母长辈的,还是尽量联合起来,克服这些压力。诸位没什么异议吧?”

    法照圣僧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自当如此!”

    慑天邪君负手而立,并无言语,算是默认了。

    云痕子正色道:“小徒杀的修士最多,我这个做师父的自然要担责。既然神女墓的宝藏和那极乐大师有关,云某这就去将这极乐大师擒来,即刻带到诸位道友前面。”

    “好,此事就拜托云痕道友了。我等大乘修士对合体期小辈出手,确实也不合适。”玉面童子点头道。

    “云某去去就回,不会耽误诸位太多时间。”

    云痕子神色淡然的说了一句,随即喊上了沈浪:“沈浪徒儿,你随我一同前往。”

    “是!”

    沈浪立即应了一声。

    想到可以看见自己师父出手,他心情还有些激动。

    云痕子走出了白色光罩外,负手而立,周身涌出重重叠叠的万千白色剑影,都看不清虚实。

    倏然间,云痕子身前的空间就被剑影撕开一道白色裂缝,不紧不慢的走了进去。

    沈浪心神震撼,他还没看清云痕子是怎么出手的,眼前就多了一道空间裂缝,这手段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见云痕子走进了空间裂缝中,沈浪也急忙跟了上去。

    “嗖!”

    进入空间裂缝中,沈浪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传送之力笼罩在周身,顷刻间就被传送了出去。

    玉面童子对着慑天邪君和法照圣僧道:“两位道友就在这里稍等片刻,玉某先去帮小女治疗一下隐疾。”

    “瑶儿,你跟我过来。”

    唤了一声玉瑶,玉面童子朝着前方不远处阁楼内走去。

    玉瑶深吸一口气,立即跟上了玉面童子。

    白薇圣女心中颇为担忧,也跟了上去。

    进入了阁楼大厅内,玉瑶端坐在软榻上,脸上的白色面具被白薇圣女取了下来。

    看着自己女儿面目全非,脸蛋上布满了狰狞可怖的疤痕和皱纹,脸上的皮肤犹如枯树皮一样,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两人心中皆是一颤。

    他们对自己的女儿极为了解,可想而知这千年来,玉瑶承受着多大的心里痛苦。

    玉面童子面色凝重,右手涌出一道白光,朝着玉瑶面部按了过去。

    倏然间。

    “轰!”

    一股黑色的闪电缭绕在玉瑶面部,将玉面童子涌出白光的右手给弹飞了出去。

    玉面童子稳住身形,右手溢出一丝丝黑气。

    “哼,如此强力的诅咒倒是少见,那邪灵的魂力本源怕是已经到了大乘期的水准!”玉面童子砸了砸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