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118章 神秀的真实身份

第2118章 神秀的真实身份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强大的简直令人窒息!

    一人一法宝,足已屠戮他们所有人!

    哪怕再来一千名化神期修士,也绝无可能是此人的对手。

    那些试图逃跑的修士,瞬间就被黑翼蚕追上。黑翼蚕张开血盆大口,喷出黑色毒火。

    “啊!!!”

    逃跑的修士口中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就被毒火灭杀,渣都不剩。

    沈浪连续施展出几道极光斩,又灭了百名化神期修士。他就如同地狱来的嗜血恶魔,无情的收割着人头。

    不到半分钟时间,之前所有追逐而来的化神修士,全部毙命!

    不止邪影和神秀两人看呆了,沈浪怀中的玉瑶也惊呆了。

    沈浪本身的实力不用多说,但他手中的金色小塔到底是何种程度的法宝?竟能召唤出这么多恐怖至今的炼虚期凶虫!

    估计也只有传说中的天灵宝,才能如此逆天的能力。

    沈浪对黑翼蚕的能力非常满意,有了这圣虫塔,只要不是合体期修士,几乎威胁不到自己的性命。

    “回来吧!”

    沈浪将十只黑翼蚕收回到了圣虫塔中,圣虫塔封印在了他的手背上。

    他之前要渡四九小天劫,所以并不能放出圣虫塔中的凶虫帮助邪影等人,好在补救的及时。

    玉瑶并没受什么大伤,邪影和神秀两人伤势多在肉身,能恢复。

    “沈兄,干得好!杀了这些自以为是的废物,如此才爽快!”邪影哈哈大笑,显得快意十分。

    “善哉善哉,沈兄无事便好。”

    神秀双手合十,他虽然是佛门中人,心存善念,但也嫉恶如仇,行事果断,并不觉得沈浪做的有什么不妥。

    玉漱真水发挥了极大的用处,之前神秀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现在气色好了许多,身上的多处伤口也停止了溢血,在慢慢恢复。

    玉瑶出了沈浪的怀抱,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副白色面具,她似乎显得有些羞怯,朝着沈浪微微躬身:“多亏了沈兄,否则我们性命堪忧。”

    沈浪摇了摇头道:“说什么傻话,都是我牵连了你们。邪影,神秀二位义弟,我现在就为你们治疗。”

    说完,沈浪来到了他们两人身前,体内的圣阳战气一催动,掌心中涌出稠密的金色火焰,缓缓进入了两人的体内。

    邪影和神秀两人浑身一震,很快就感受到圣阳战气的惊人疗效,身体的伤患处犹如浸泡在温暖的泉水中,疼痛感渐渐消失。

    经脉骨络都得到了滋养,两人精神大振,感觉头脑都清醒了许多。刚才战斗中耗损元气也恢复了少许!

    沈浪治疗了一阵后,往两人体内封存了一部分圣阳战气,能持续滋养他们的身体,配合玉漱真水治疗伤痛。

    “这样一来就无碍了,你们的伤势一个星期之内应该就能完全恢复。”

    结束治疗后,沈浪终于放下心来。

    邪影和神秀两人抱拳道谢,沈浪笑着摇了摇头。

    “阿弥陀佛。沈兄,如今这些修士全部被杀,我们要如何处理此事?”神秀还是比较理智的,忍不住问了出来。

    之前聚集在神女峰山脚下的修士数量很多,并非山脚下的所有修士全部都追逐过来了,也有少部分修士没有凑这个热闹,所以肯定是有目击者的。

    而且南渊那些大能,个个神通广大,恐怕轻而易举就能查清他们的身份。

    沈浪也颇为头疼,刚才实在是忍不住了,出手将那些化神期修士全部灭杀。

    现在想想,确实会造成不小的麻烦,但沈浪本身并不后悔。那群乌合之众险些都要了邪影和神秀两人的性命,沈浪岂能忍。

    邪影哼道:“简单的很。我和玉瑶义妹两人都是南渊大乘期修士传人,沈兄的师父也是不逊于大乘期修士的云痕子前辈。我们三人的父母或师父联合起来,丝毫不必畏惧南渊那些所谓的其他大能修士。”

    神秀犹豫了一瞬,双手合十道:“其实,小僧的生父也是南渊的大乘期修士,也能算上一位。”

    “什么!”

    沈浪,邪影,玉瑶三人大吃一惊。

    “神秀义弟,你生父是何人?”沈浪忍不住问道。

    神秀有那么点尴尬,但还是说了出来:“家父即是南渊排名第四的大乘期修士,法照圣僧。”

    “法照圣僧!”

    三人面露惊容,法照圣僧不是佛门高僧吗?什么时候有儿子了?

    “事到如今,小僧就不藏着掖着了。小僧是法照圣僧的私生子,家父有意隐瞒此事,加上小僧生来就不抛头露面,所以南渊几乎没有修士知道这件事。”神秀坦然道。

    “这……”

    沈浪,邪影,玉瑶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有些尴尬。

    法照前辈是佛门圣僧,想不到居然也会破戒,还有个私生子……难怪有意隐瞒神秀的身份。

    也难怪神秀的实力远远超过那些普通的化神巅峰修士,原来他也是大乘期修士之后。

    沈浪沉吟了片刻,开口道:“这样一来,确实有了底气。我们四人的父母或师父联合起来,就不必畏惧其他合体期大能了。但就怕我们在回去的路上,被那些大能截住了!对那些大能而言,或许杀死他们的子嗣传人,可能还不如神女墓宝藏重要。”

    “在外人看来,我们四人本该在千年前陨落在神女墓中的,如今突然出墓,而且神女墓还关闭了,那些不明情况的大能,可能会怀疑神女墓宝藏落在了我们手中!”

    这话一出,邪影和神秀两人眉头皱起,确实有这个风险。

    南渊之地虽然是个小地方,但要返回各自的师尊父母那里,依然也需要将近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他们极有可能在返程的途中,遭遇大能修士的堵截,到时候就全完了!

    “既如此,那我们杀光神女峰山脚下的那些残留的修士如何?”邪影皱眉问道。

    沈浪摇头道:“这么做没有什么意义。那些怀疑神女墓在我们身上的修士,多半已经发了传音符通知各自的师门长辈了。我们再去灭杀他们,不但没什么意义,反而还会越闹越严重,多树立了敌人。”

    邪影神色黯然,神秀也面色凝重。

    眼下无计可施,真是个麻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