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059章 冥河鬼母

第2059章 冥河鬼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然而,即便是心脏遭受到了如此严重创伤,玄冥黑蛇居然还能恢复。

    沈浪眼睁睁的看到,那红色的肉球被破坏的同时,肉球居然在快速再生!

    即便是尸鬼蜘蛛吞掉的那一部分,也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长出来。

    八只凶虫对玄冥黑蛇心脏的破坏速度还没有心脏生长的速度快!

    这就等于八只凶虫的攻击无法灭杀玄冥黑蛇,只能不断的虐待它。

    “啧!”

    沈浪砸了咂嘴,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玄冥黑蛇竟然还是自愈之体!而且这自愈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不过沈浪不信玄冥黑蛇能无限恢复自己的心脏,他张嘴喷出金刃风暴,和凶虫一起攻击玄冥黑蛇的心脏。

    “轰!”

    金刃风暴撞在那颗硕大的肉球上,发出剧烈轰鸣声。

    玄冥黑蛇就不好受了,虽然它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这种程度的折磨,简直比杀了他还难以忍受!

    “吼!!!”

    玄冥黑蛇不断的惨叫出声,口中吸入了大量的冥河黑水,试图将心脏里的东西冲走。

    沈浪急速来到心脏旁边,利用紫晶壁的防御力替凶虫挡住了冥河的河水,让凶虫安心破坏玄冥黑蛇的心脏。

    沈浪体内的灵力已经所剩不多了,他自己也要利用剩下的灵力应对危机,不好继续放出圣虫塔的凶虫。

    双方就这么僵持不下,一时间沈浪无法杀死玄冥黑蛇,玄冥黑蛇的翻腾对沈浪也造成不了影响。

    玄冥黑蛇在冥河中的速度化为了极致,这畜生知道冥河的某处河底有一处空间通道豁口,可以借此通往鬼母殿。

    不多时,玄冥黑蛇就游到了那处河底,穿过漆黑一片的空间通道。

    “嗖”的一声,玄冥黑蛇来到了冥河的中央地带。

    河面正前方的河水中,竟耸立着一座高大宫殿。

    宫殿通体漆黑,宛如黑色的宝石堆砌而成,诡异且华丽,散发着阴森的气息。

    宫殿上匾额刻着“鬼母殿”三个大字,笔走龙蛇,气势不凡。

    “吼!”

    玄冥黑蛇冲出河面,朝着正前方的宫殿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很快,鬼母殿外的石阶广场上,一道黑光闪过,出现了一个拄着拐杖的黑裙老妪。

    此老妪就是凶名赫赫的冥河鬼母,她并非人族,但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个垂老将死的老妪,面色枯黄消瘦,满是皱纹。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老妪嘴里居然还长着两只长长的獠牙,光是面相就给人一种极其骇人恐怖的感觉。

    “该死的畜生,乱叫唤什么?妨碍老身炼丹!”老妪怒骂道,全身释放出恐怖到极致的阴寒气息。

    玄冥黑蛇冲上了岸,倒在了宫殿外黑色晶石布满的广场上,冲着老妪惨叫连连,似乎在哀求眼前的冥河鬼母。

    冥河鬼母干瘪的双目微微一缩,神识即刻就觉察到了玄冥黑蛇心脏处的动静,两眼顿时爆射出精光。

    “咻!”

    冥河鬼母伸出干枯的右手,手掌瞬间变成了数百米长的巨大的骨爪。

    骨爪直接将玄冥黑蛇的身躯洞穿,牢牢抓住了玄冥黑蛇心脏旁边的沈浪,给揪了出来。

    沈浪猝不及防之下,就被突然袭来的骨爪抓住,整个抛飞到了一处光滑的黑色地面上,摔了个倒栽葱。

    “神女之血!!!小子,你竟然会有此物!”

    没等冥河鬼母一个闪身出现在沈浪身前,夺过了沈浪颈脖处的血色玻璃瓶吊坠,可怖的老脸上露出浓浓的震惊之色。

    沈浪抬头看着眼前的黑裙老妪,浑身止不住的颤栗,一种来自神魂上的震颤!

    老妪身上的煞气恐怖到极点,她背后甚至升起了万道黑光,携带着一种强烈的光环,气息凝重的让人毛骨悚然!压抑的沈浪身体都难以动弹。

    这绝对是沈浪生平正面见过最强大的修士!

    炼虚期强者?不,怕是合体期的大能了!

    眼前的老妪抢过沈浪颈脖处的神女之血后,狰狞的老脸流露出狂喜和激动。

    沈浪被老妪浑身散发的强大气息震慑住了,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良久后,冥河鬼母的目光才转到沈浪身上,那浑浊的双目死死盯着沈浪,带着一股冲天寒意和煞气!

    沈浪面色煞白,整个人如坠冰窖,浑身发颤,就好像自己神魂都被眼前这老妪目光刺穿了一样。

    冥河鬼母原本是想直接对沈浪搜魂,但发现了沈浪肉身极不一般,这小子骨龄异常年轻,体内似乎蕴含着多种异兽血脉,竟然还有巨蟾族五色金蟾的血脉!

    不但如此,这小子身上竟然凝聚着极其罕见的天罡战气。区区一个化神期小子,能有如此多的机缘加身,定是不凡。

    联想到南渊之地诸多强者,冥河鬼母有些怀疑沈浪的身份。

    冥河鬼母不想杀错人,阴冷问道:“小子,老身问你几个问题,若老身不满意你的回答,会当场杀了你。若你敢欺骗我,老身会折磨的你生不如死!”

    宛如梦魇般的冰冷声音传来,沈浪浑身寒毛竖起,咬牙道:“前……前辈请问,晚辈保证句句实言。”

    面对如此强大的存在,沈浪升不起一丝反抗之心,这老妪动动手指恐怕就能将自己灭杀。

    “你是何来历?为何来冥河?你身上的神女之血从何而来?”冥河鬼母没有废话,提出了三个问题。

    沈浪硬着头皮道:“晚辈的师父云痕子在南渊之地修炼,之所以来冥河,是受了师父云痕子之邀。至于神女之血,晚辈……”

    “什么!”

    沈浪话还没说完,冥河鬼母两眼爆射出精光,即刻打断了沈浪的话语,大声问道:“小子,你不要骗老身,你师父真的是云痕子?”

    见对方如此震惊,估计是认识云痕子,沈浪赶忙解释道:“云痕子前辈是晚辈半个师父。晚辈是下界飞升修士,在下界偶然习得云痕子前辈留下的心法,也和云痕子前辈的残魂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云痕子前辈的残魂邀请晚辈,说有朝一日飞升上古灵界,就来南渊之地找他。”

    冥河鬼母老脸情绪极为激动,道:“你修习了云痕子什么心法,展现给老身一观。”

    “晚辈修习的是天罡纯阳剑典。但因为之前一些事,晚辈大部分的本命飞剑被毁,只能展示心法中的小型剑阵了。”

    沈浪心中七上八下,只能按照对方所说,祭出了九柄满是裂纹的雷泽分光剑,摆出九黎剑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