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1523章素夜白裳

第1523章素夜白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九名元婴期修士,全部毙命。

    沈浪飞落在地,变回了人身,终于舒了一口气。

    虽然击毙了这九个元婴期修士的尸体,但也是险胜,沈浪身上的衣袍被鲜血染的通红,已然受伤不轻。

    虽然是幻境,但给沈浪的感觉却无比真实。

    不知道这九人死后还会不会复活,要是还能复活,沈浪就想去撞墙了。

    正当沈浪这么想的时候,地面突然开始震动摇晃,如同发生了大地震一样。

    “轰轰轰!”

    地面震动摇晃的越来越厉害,似乎连整个树林都在震动。不仅是地面上,天空中防御也在晃动,整个空间都动荡不稳。

    “怎么回事?”

    沈浪大惊失色,他甚至感觉到四周的空间都在扭曲。

    对!整个树林里的空间如同旋涡一样在缓缓扭曲。

    “啊!!!”

    沈浪发出一道惨叫声,感觉自己身体收到了一股难以抗拒的巨力撕扯,大脑一片晕眩,并产生了严重的耳鸣。

    空间扭曲的越来越厉害,树林中的那些树木,土地,甚至包括那些鬼物,都化为了虚无。

    沈浪大脑晕眩到了极致的时候,空间中终于传来一道强大的吸力,将他的身体吸了进去。

    “嗖!”

    四周的场景不断的变换。

    沈浪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从某件物体飞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艰难的睁开了双眼,大脑一阵天旋地转,过了好半天才恢复了过来。

    入目,四周是一片景色唯美的桃花林,一眼看不到尽头。空中飘荡着一朵朵粉色花瓣,轻盈淡雅,静影沉香。

    清风拂面,桃花香如兰麝薰,沁人心脾。

    此景此情,给人一种如沐春风,宁静祥和之感。和之前那阴气森森的树林简直是两种完全对立的场景。

    深吸一口清新空气,桃花香扑鼻而来,仿佛能让人忘掉一切忧愁。

    这里的情景如诗如画,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感,沈浪险些都沉迷其中,他立即咬破舌尖,回了回神。

    沈浪猛地发现,自己正倒在一个凉亭内。亭外都是盛开的桃花,灼灼其华,恣意娇艳。

    凉亭古朴高雅,中间有一处白玉石桌,玉石桌上摆放着一幅古画。

    沈浪大感惊奇,立即站了起来,看着玉石桌上的古画。

    画轴已然被拉开,这张古画画的居然是一处阴森森的树林,笔精墨妙,笔走龙蛇。

    沈浪瞪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张古画上画的树林和自己刚才待着的树林简直一模一样!

    难道刚刚自己是从这树林中飞来的?

    沈浪震惊不已,他刚刚也迷迷糊糊记得自己是从一件物品中飞出来了,应该就是这张图画无疑。

    也就是说,刚才那片阴浊之气极重的树林,竟然就是这张古画中的场景!

    想到这里,沈浪才猛地发现,自己刚才在树林中厮杀受的伤已然消失,自己身上衣袍一尘不染,之前明明是鲜血淋漓的模样。

    沈浪摸了摸自己的上半身,哪还有半点伤痕?

    “难道树林中发生的事,全都是幻觉?”沈浪自言自语道。

    还从未听说过有如此神妙的幻阵,竟能用一张古画把人困在其中的。

    不得不承认,玄帝当真是天纵之才。

    沈浪试着用手去触碰古画,就在右手接触古画的一瞬间,画中迸溅出刺目的金光。

    一张金灿灿的纸张从古画中飞了出来。

    沈浪两眼一缩,下意识伸手接过那张金纸,纸上写着一行血书。

    “素夜白裳调素琴,月华流水伴月影。”

    沈浪读了出来。

    似乎是一行诗。

    藏头“素月”二字,似乎是玄帝遗留下来的血书,但只有这一句。

    “这难道就是妖后说的玄帝手卷?”沈浪心中暗自惊疑。

    不可能吧,玄帝的手卷写的只有这一行诗?

    就在这时,沈浪耳畔突然出来一道沉重的声音。

    “汝,乃万年来第一个能从主人的‘幻妙图阵’中走出来的人类修士。既如此,算汝通过了第一场考验!”

    听到耳旁传来的声音,沈浪浑身一震,大喝道:“你是谁!”

    “玄月谷的守护者。”耳旁那道声音回复道。

    “什么?”

    沈浪脸色一变,这玄月谷不是玄帝在万年前建造的吗?怎么还有守护者?

    没等沈浪发问,耳旁又传来沉重的声音:“汝既是闯入者,需通过我主人设置的三场考验。幻妙图阵即是第一场考验中,图阵中的九名元婴期修士,就是曾经闯入玄月谷中之人,因为殒命,所以被永远封印在了幻妙图阵中。”

    听着这些话,沈浪心中一凛,难怪刚才那幻境中的九名元婴期修士感觉如此真实,竟然是陨落在玄月谷的修士!

    “敢问在下要如何进行第二场考验?”沈浪急忙问道。

    “若能走出这桃林,就算通过了第二场考验。”耳旁那道沉重的声音再度回响起来。

    “在下有一事不明,玄帝的血书到底是什么?喂!”

    沈浪还想问些什么,但那道声音不再回应他。

    或许只有自己通过第二场考验,那声音才会再度响起。

    沈浪脸黑的像锅底,想不到那玄帝还搞出这么多名堂,第一场考验就那么凶险了,这第二场第三场还不知道要遭遇何种危机。

    既然已经进来了,那就只能想办法通过所有的考验。

    好在自己没有受伤,满血状态。

    沈浪拿起那张从古画中飞出来的金色血书,反复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稀奇之处。

    除了那句“素夜白裳调素琴,月华流水伴月影”之外,就没有发现任何其他文字,暗藏的也没有。

    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沈浪只好悻悻作罢,开始在桃林中搜寻出路。

    他先将桌上的古画收了起来,和金色血书一起收进了储物戒指中。

    两件东西都能被自己收进储物戒指中,沈浪颇为意外。这“幻妙图阵”竟然能被自己收走,也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今后为自己所用。

    若真是如此,自己倒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在凉亭四周走动观察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看来真的要如那守护者所说,想办法走出这桃林了。

    四周除了桃花还是桃花。

    沈浪警惕四周,朝着正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