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1395章就凭你们?

第1395章就凭你们?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哼,本尊还以为这小子能蹦哒多久,现在就被我们逮住了!”紫衣老者轻蔑一笑。

    其他四名元婴期修士也露出阴阳怪气的笑容。

    五人全速朝着小溪这边飞来。

    “不好,是南陆的修士!”

    沈浪脸色一变,立即将果树上的四颗天罗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采摘了下来,丢进了储物戒指中。

    见想也躲不掉了,苏若雪美眸一寒,祭出三色古宝飞剑。

    瞬息间,五人就降下遁光,落在了天罗果树旁。

    见沈浪将四颗天罗果收进了储物戒指里,五名元婴期修士面色阴戾之极。

    “围住这对狗男女,不要放走了他们!”紫衣老者阴冷道。

    话音一落,其余四人立即站开,将沈浪和苏若雪两人围了起来。

    沈浪脸黑的像锅底,没想到南陆的修士行动速度也这么快,自己和苏若雪只是停留了一小会儿,就遭遇了南陆的老怪物。

    南陆的入谷行动方案和北陆不同,青元老祖提议组成各个小队,五名元婴期修士一组,进入谷内行动。

    眼前这五人中,有四人是紫云宫的元婴期太上长老,还有一人是太清门的太上长老。为首那名紫衣修士,正是紫云宫宫主,道号狂炎尊者,元婴中期修为。

    其余四名修士都是元婴初期的修为。

    见己方这边有五名元婴期修士,狂炎尊者底气十足,牛逼哄哄道:“沈浪小儿,乖乖束手就擒,交出天罗果!”

    沈浪瞥了眼狂炎尊者,不屑道:“青阳老狗都没把我擒住,就凭你们?”

    这话一出,五名元婴期修士火冒三丈,这小子未免也太狂妄自大了。

    “小杂碎,休要猖狂,当真以为我等擒不住你们区区两个初期修士?”狂炎尊者怒吼一声。

    “狂炎兄,无需跟这小子废话了,给他点颜色瞧瞧!”

    “我看不如直接将这小子杀了!至于这个姓苏的美人,杀了倒可惜。嘿嘿,不如将她擒住,当成禁脔,先让我等好好亵玩!”一名好色的紫云宫黄袍长老,两眼直勾勾的打量着苏若雪完美的娇躯,目露*。

    “你找死!”苏若雪面色阴寒之极,娇喝了一声。

    沈浪更是勃然大怒,面色狰狞的吼了一声:“老东西,让本公子先撕烂你的嘴!”

    吼声一落,沈浪同时祭出九柄雷泽分光剑,当即施展起九黎剑阵。

    剑光一分为三,三分为九,瞬间形成了九九八十一道剑光,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将围住自己和苏若雪五名元婴期修士罩在其中。

    “剑阵!”

    五名元婴期修士脸色大变。

    他们都是活了七八百年的老怪物,自然能看出来沈浪布下的是剑阵。能以一己之力布下剑阵已经令人匪夷所思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小子竟能将剑阵的催动速度的如此之快,真是闻所未闻!

    “当心,听说这个姓沈的小子会一种威力恐怖的剑阵,我们合力御敌,不要轻视!”狂炎尊者对着四名元婴期修士发出一道传音。

    虽然沈浪只是一个初期修士,但战绩在那,他击杀过钟无令,刘飞,王太冲和裴庆等人,狂炎尊者也不敢对沈浪轻敌。

    “数量如此薄弱的剑光,也想困住我等五人?”一名光头中年不屑冷笑,随即祭出了一柄蓝澄澄的古宝长枪。

    长枪陡然泛起一道刺目蓝光,朝着沈浪飞射了过去。

    “真是可笑,看老子破了这剑光!”那名好色的黄袍老者满脸轻蔑的大吼一声,祭出一柄蛇头拐杖。

    拐杖迎风化为一条黑色大蛇,气势汹汹的朝着沈浪袭去。

    眼见两人的攻击袭来,沈浪丝毫不慌,他双指一掐。

    “剑阵,杀!”

    沈浪目露暴戾之色,全力催动九黎剑阵。

    袭来的长枪和黑色大蛇立即被几十道剑光和玉阳金雷疯狂的绞杀。

    “叮叮叮!”

    “轰隆!”

    仅是一个刹那,蓝色长枪和蛇头拐杖被密集的剑光和赤金色雷电斩成了好几截,化为一堆破木废铁,掉落在地上,表面上还冒着丝丝电弧。

    “我,操,我的黑蛇杖古宝!”黄袍老者惊骇失色,肉疼无比的喊了起来。

    “不可能,老夫的碎星枪是用蓝晶罡炼制而成,怎么可能会如此简单就被毁掉?!”光头中年两眼睁得滚圆,大吼一声。

    这是什么剑阵,威力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黄袍老者和光头中年倒吸一口凉气,目睹这一切的狂炎尊者等其余三名元婴期修士也目露惊骇之色。

    “淫贼,给本姑娘去死!”苏若雪不甘示弱,俏脸阴寒的祭出三色古宝飞剑,全力催动起来。

    三色飞剑化为金青蓝三色剑丝,疯狂的袭向那名黄袍老者。

    “化剑为丝!”

    黄袍老者吓了一跳,他的黑蛇杖法宝刚刚被毁,受到了灵力反噬,体内暂时无法自如的提起灵力来。

    元婴期修士法宝被毁,也会受到一定的反噬,只是不会像结丹期修士反噬那么严重罢了。

    “师弟当心!”狂炎尊者大惊失色,立即祭出一面金砖,试图替黄袍老者挡下这一击。

    金砖飞出后,泛起刺目金光,瞬间膨胀放大,似乎是一种顶级的防御古宝。

    “哼,想得倒美!”

    沈浪一声狞笑,疯狂的催动剑阵,一时间大量的剑光朝着狂炎尊者绞杀而去。

    其余两名元婴期也在堪堪抵御剑光,暂时无力还击。剑阵中的剑光威力太过惊人,连古宝都能切碎,两人都心惊胆战。

    “轰!”

    狂炎尊者祭出金砖法宝被大量剑光给截了下来,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但金砖法宝是顶级的古宝,明显比黑蛇杖和碎星枪高出一个档次,剑光无法对其造成伤害,只是将其拦截住了。

    黄袍老者见无法躲避三色飞剑,面露狰狞之色,嘴中狂喷一大口鲜血,不惜耗费本命精气强行施展秘术,撑起一面血光形成的盾牌。

    三道爆裂声过后,盾牌挡住了三色飞剑,但被飞剑击出裂痕。

    沈浪看准这个时机,立即施展血灵九变,胸膛处的金猿图案金光大涨,瞬间变身成七八百高的擎山巨猿。

    “吼!”

    巨猿一声狂吼,抡起破天锤,用尽全力,朝着黄袍老者疯狂的砸了下去!

    血色盾牌只抵挡了一瞬,就被巨锤击碎。

    破天锤径直落下,直接砸在了黄袍老者身上。

    “咚!!!”

    一声惊天巨响,如同发生了十级大地震一样,地面裂开无数条大缝,泥土四溅。

    一击过后,黄袍老者被砸成了肉饼,化为一滩血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