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1387章本座会怕了你?

第1387章本座会怕了你?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现任鬼仙门太上掌门的是一名身穿黑色锦衣的老者,道号也如其人,名叫黑袍老祖。

    此人数年前进阶元婴中期的修为,本来鬼仙门有钟无令和黑袍老祖两名元婴中期的修为,在南陆十二洞天的排名至少可以提升一两位。

    可谁知道钟无令居然挂了,让鬼仙门的排名瞬间回落。

    沈浪杀了钟无令,夺走了鬼仙门的镇派之宝,黑袍老祖看向沈浪的目光也充满了恨意,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

    天泉宗的灵舟很快就停在了山谷北面的上空,沈浪苏若雪姜海,以及天泉宗的一众结丹后期修士从灵舟上飞了出来。

    “沈某见过各位道友。”沈浪率先朝着北面这边的张道陵风月老魔顾天宁等元婴期修士抱了抱拳。

    “哈哈,沈道友太客气了。看道友的样子,应该是准备周全了。”顾天宁抱拳笑道。

    风月老魔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本座还真佩服沈道友的勇气啊,明知惹上了南陆修士还敢入谷。呵呵,奉劝道友最好离我们近一点,否则当心自己的小命!”

    “沈某的事,就不用风月道友操心了。”沈浪耸了耸肩,呵呵一笑。

    苏若雪俏脸也微微有些发冷,但还是和包括风月老魔在内的元婴期修士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

    很快,缥缈山其他三宗的元婴期修士也和北陆的大部队汇集在一起。

    南陆那边的元婴期修士目光全放在沈浪和苏若雪两人的身上。两人穿着华丽高调的宝衣,想不引人注目也难。

    “妈的,师兄,那小子也太狂妄了,入谷后一定要借机杀了他!”一名鬼仙门的太上长老面色狰狞道。

    “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圣痕峡谷!”另一名身穿绿袍的鬼仙门太上长老也咬牙切齿道。

    沈浪穿着星夜战甲只是想保命而已。但在鬼仙门的几个元婴期老怪看来,这小子是刻意装逼,蔑视他们。

    黑袍老祖脸色阴沉无比,道:“无论如何,我鬼仙门的镇派之宝万鬼令一定要取回来!”

    突然间。

    “啾!”

    天空中传来一道尖锐之极的啸声。

    只见一只通体雪白的巨大妖禽从南面天空中极速飞来,是一只白色孔雀,体长七八百米,翅展千米,全身莹白如雪,散发着剧烈的寒气。

    白色孔雀碧绿色的双眼犹如巨大的车轮,雪白的翎羽如同钻石冰晶一般,璀璨生辉,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强大气息。

    “八阶妖禽冰晶孔雀!”

    北陆这边的元婴期修士脸色微变,张道陵面色如常,风月老魔两眼微缩。

    云涧大陆从未出现过八阶的妖兽,这只冰晶孔雀自然也是有主人的灵兽。

    只见冰晶孔雀的背上,站在两名青袍老者,正是太清门的青元老祖和青阳真人,南陆仅有的两位元婴后期大修士。

    这只冰晶孔雀,正是青元老祖的灵兽,实力在八阶巅峰,战力堪比元婴中期修士!

    沈浪略感惊诧,能收服如此恐怖的灵兽,可见青元老祖本事不小。

    飞禽一类的高阶妖兽,神通一般都不弱,而且速度快的出奇。想让一个八阶的妖禽心甘情愿的臣服人类修士,是极为艰难的一件事。

    飞到了山谷上方,青元老祖和青阳真人从冰晶孔雀的背上飞了下来。

    青元老祖袖袍一挥,将冰晶孔雀收进了灵兽袋中。

    “见过盟主!”南陆的纷纷朝着青元老祖躬身行礼。

    青元老祖微微点头,趾高气扬。

    比起北陆十八仙门的盟主张道陵,南陆十二洞天盟主青元老祖本人的统治欲望更加强盛,再加上太清门拥有两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其他门派不服也不行。

    “道陵道友,别来无恙啊!”青元老祖瞥了眼北面为首的张道陵,不阴不阳的喊了一声。

    “彼此彼此。确实是很久不见了,青元道友。”张道陵淡笑道。

    青元老祖面无表情,也不知心中在想什么。目光一扫,瞥了眼北陆元婴期修士群中的沈浪和苏若雪。

    两人感受到青元老祖冷厉的目光,不觉心中一凛,暗道这老怪也不是省油的灯。

    “道陵道友,你们北陆倒是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年轻修士嘛。这个名叫沈浪的小子,给我们南陆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你们想保他可以,但是保的了一时,保不了一世!除非此人永远不出云涧大陆,否则别想躲过我南陆的追杀!”青元老祖面色阴沉道,话语中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

    青元老祖虽是活了九百年的老怪物,但是性子依旧是那么激进。主要是沈浪杀了他的爱徒刘飞,让他非常的恼怒。

    “青元老祖,凡事没有绝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不定到时候躲的是你们呢!”沈浪高声说道,一副“我怕个毛”的表情。

    “小子,休要猖狂!快将我鬼仙门的镇派之宝万鬼令交出来!”黑袍老祖再也忍不了了,不禁暴喝一声。

    沈浪冷笑道:“哈哈哈,想取?只怕你没那么本事!若是不服,可以来找本公子决斗,若是怕了,让你们鬼仙门所有元婴期老狗一起上,本公子又有何惧!”

    这话一出,北陆的一群元婴期老怪神色各异,沈浪表面上看上去谦逊温和,没想到行事作风如此霸气果断。

    “你!本座会怕了你?”

    黑袍老祖怒不可遏,都想冲上前动起手了,但被青元老祖一手拦下。

    “黑袍道友,不要冲动!等这小子入谷后,有的是机会。”青元老祖发出一句传音。

    “是,盟主。”黑袍老祖咬牙咽下了一口气。

    青元老祖瞥了眼苏若雪,面色阴沉道:“苏仙子,你是南陆云灵山的长老,为什么和这个小子同流合污,还成了他的道侣!哼,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同门被灭,还助纣为虐,苏仙子你就不怕遭人耻笑?”

    苏若雪双眸一寒,冷笑道:“青元老祖,本姑娘和云灵山毫无干系,只是那云灵山太上掌门对我下了禁神术,逼迫我嫁给你那废物徒弟罢了。我夫君出手灭掉刘飞和云灵山,那也是为我报仇。”

    “再说,之前你们南陆的修士不还是追杀过本姑娘,所以话不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本姑娘与你们不熟,南陆修士的死活与我何干?我只在乎,我家夫君。”

    说完,苏若雪挽起沈浪的手臂,嘴角往上一翘,露出一丝冰冷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