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472章你杀了我吧!

第472章你杀了我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浪知道凤栾很反感自己,其实他也不想强人所难,可能凤栾把自己的名节看的比命还要重。

    只是红月这么求他,沈浪还是决定把凤栾的病治好。

    红月说的也对,人不能讳疾忌医的。

    再说,凤栾这么漂亮,要是就这么红颜薄命,沈浪都觉得有点可惜。

    沈浪打定了注意,从怀中取出装满银针的玉盒。

    红月知道沈浪要给凤栾驱除蛊虫,她也知道沈浪在驱除蛊虫的过程中要不可避免的看凤栾的身体。

    红月担心影响沈浪,主动离开了卧室。

    “月儿,你给我回来!”凤栾心中一慌。

    “砰!”

    红月关上了卧室的大门。

    凤栾目色阴冷的瞪着沈浪,咬着贝齿道:“沈浪,我警告你,本姑娘的病不用你来治。你要敢碰我一下,我一定会杀了你!”

    沈浪心中有些发毛,不过也只是咳嗽了一声,没有说话,目光扫视着凤栾的身体。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氛围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

    凤栾整个人绑在椅子上的,她飘逸的长发披在双肩上,略显凌乱,或许是由于紧张,凤栾的胸前那一抹白皙的高耸起伏的很厉害。

    脸蛋上的肌肤莹白如玉,带着一丝红晕,那精致俏脸宛如天成,足已吸引任何一个男人的目光。

    沈浪的目光往下看……

    看见沈浪的目光在自己的胸部停留,凤栾的俏脸通红一片,又羞又怒道:“你看够了没有?”

    沈浪不是故意要去看的,反正因为治疗的关系,等下也要看个够。

    凤栾的娇喝声总让他有点心慌,沈浪决定速战速决,以最快速度取出凤栾体内的蚀灵蛊。

    但蛊虫毕竟是活的,而且还很灵活,沈浪必须全力以赴。

    药王丹经上介绍过蚀灵蛊,这种蛊虫一盘会盘踞在人的心口和丹田位置。

    因为心脉和丹田是武修体内真气必经之地,蚀灵蛊一般潜伏在这两个地方吞噬真气。

    “对不起了。”沈浪说着,伸手去解开凤栾的衣服。

    “你……你快给我住手!”凤栾紧咬红唇,俏脸上慌乱之色越来越强烈,星眸更是死死盯着沈浪。

    沈浪已经下定决心,也没有犹豫,他必须看见凤栾的身体,才能观察到蛊的位置。

    “住手,否则我一定杀了你。”凤栾极力挣扎,但她被红月下了绝气散,真气丧失,浑身无力,只能任由沈浪摆布。

    看见沈浪那双大手已经朝自己的胸部伸了过来,凤栾精致的脸蛋上满是惊慌之色,道:“我发誓。我一定会杀了你。”

    没有理会凤栾的警告,沈浪一只手伸入了凤栾的衣服里面,感受到某处的柔软。

    凤栾全身如遭电击一般,或许知道自己的威胁对沈浪没用,她甚至开始发出哭腔乞求了起来。

    “不要……沈浪,我求求你了……”

    沈浪没有办法,他深吸了口气,轻轻褪下了凤栾上身的衣裙,光滑香肩滑露出来,还有那一对高耸。

    感觉到上身一凉,凤栾小嘴里发出一声惊呼,屈辱地把脑袋撇在一边。

    不得不说,凤栾真的很美,剪水的星眸,清彻深邃。线条柔美的俏脸,楚楚动人。

    红唇贝齿,小巧琼鼻,几乎没有一丝瑕疵。

    这种绝色美人,也只能用风华绝代,沉鱼落雁这种词才能形容吧。

    特别是此刻,她的上衣已经被沈浪卸去了,沈浪有点看呆了,差点都忘记了自己要观察蛊虫在哪里。

    排除掉脑中不健康的思想,沈浪开始观察凤栾体内的蛊虫,一边观察,一边卸去凤栾下面的衣服。

    凤栾还在苦苦哀求,沈浪没有理会她的哀求,开始在她的每一寸的雪肌玉肤仔细观察寻找蛊虫的位置。

    蚀灵蛊就在凤栾的心脏位置,就在沈浪伸手摸过去的时候,蚀灵蛊似乎感觉到了危机,飞快的窜到了凤栾心口下面。

    沈浪伸手去解凤栾的内衣。

    “你不能这样……”凤栾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但她无力阻止沈浪。

    解开凤栾上身最后一件衣服,某处白皙高耸还是不可避免的吸引了沈浪的眼球。沈浪甚至可以想象到那里的柔软和弹性。

    但沈浪心中没想过亵渎凤栾,他只是把凤栾当一个病患。

    虽然有些时候,有生出一些不太友好的想法。

    “不!求求你放开我……”凤栾极力挣扎,但失去真气的她根本提不起几丝力量。

    沈浪一只手护着凤栾的心脉,一只手开始驱蛊。

    在凤栾扎了几针后,蚀灵蛊似乎察觉到了危险,飞速朝凤栾的心脉窜去,但凤栾的心脉此时已经被沈浪用手护住。

    蛊虫避无可避,只能乱躲。

    凤栾很漂亮,无论是脸蛋还是身体,但沈浪和她不熟,所以还是没什么非分之想的,也不想主动去占便宜。

    但蛊虫躲的地方太那个了,沈浪只好得罪一下。

    凤栾都快哭了,美眸中闪动着晶莹的泪花,她发誓,她还没受过这种屈辱。

    当沈浪的手碰到关键部位时,她更是惊慌失色,极力扭着腰肢,想要躲闪。

    “别动。”沈浪沉声说了一句。

    凤栾身子一颤,虽然她在沈浪的眼神中看不到猥琐,她觉得沈浪应该是真的在帮她驱蛊。

    但是以这种羞耻的方式,她本能的接受不了。

    “沈浪,我发誓,一定会杀了你!。”凤栾的语气微微有些颤栗。

    当沈浪的手在她的身体揉捏时,凤栾难堪羞愤到极点,同时还隐约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凤小姐,我劝你还是好好配合,否则你遭的罪只会更多。”沈浪提醒道。

    凤栾满脸羞愤的瞪着沈浪一眼,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她咬牙闭上眼睛,不再挣扎,也不想再看到沈浪的样子。

    沈浪全神贯注的帮凤栾驱蛊,用银针封住了蛊虫的行动,并打入真气控制蛊虫的行动。

    蚀灵蛊似乎已经受到了重大的惊吓,飞快的从凤栾的心脉处往下钻,沈浪眉头一皱,扫视了下凤栾的上半身,却没有发现蛊虫的踪影。

    这就意味着,子蛊躲在凤栾的下半身。

    沈浪硬着头皮,开始解凤栾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