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435章你做梦!

第435章你做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说这位小姐,咱们还是别玩了。你有什么目的,尽管说出来。”沈浪硬着头皮说道。

    云落雪冷哼道:“先回答我的问题,你究竟是出自何处门派或是何处家族?”

    沈浪已经确定了,这女人很有可能是昆仑山结界之类的隐世家族的人。

    沈浪觉得自己和她应该没什么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一直在世俗修行。”

    “休想骗我,世俗修行的人为何会有补气丹这种东西?”云落雪黛眉一皱。

    沈浪摊了摊手:“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但请你把补气丹还给我。”

    “你打赢了我,我就给你。”云落雪嘴角往上一翘,勾勒出一丝冰冷的弧度。

    “小姐你别开玩笑,还是把丹药还给我!”沈浪重复了一遍,手已经按在玉匣上,随时可以把血饮刀拔出来。

    “想要丹药,自己来拿!”云落雪哼了一声。

    云落雪本想把玉瓶塞进荷包里,但她发现身上的这件衣服太前卫了,连荷包都没有,只好随手将玉佩塞进了下身的短裙内。

    沈浪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云落雪两条长长的美腿,白皙到反光,短裙下方的那双黑色丝袜,更是给其增添了致命的诱惑。

    或许是看见沈浪在注视自己,云落雪下意识的伸手往下拉了拉自己的裙子。

    本想把自己的美腿多遮住一点,没想到向下一拉,反倒把腰部的肚脐露了出来,那一段白皙粉嫩的小腰和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

    云落雪没穿过这种衣服,所以很不适应。

    单凭身材,眼前这雀斑女绝对是尤物中的尤物,完美的有些过分了。

    一般的男人第一眼看见这女人,基本都会忽略女人的长相,视线转移到她的身材上面。

    沈浪也是如此,两眼不由自主地朝云落雪的大腿上面扫视了一瞬。

    云落雪的美丽的星眸中露出一丝厌恶。

    要不是沈浪救过伊吹雪,云落雪会不犹豫直接杀了这个男人,省的这么多麻烦,还能获得一瓶补气丹。

    “还不动手?那我就先动手了!”云落雪朝着沈浪走了过来。

    在即将靠近沈浪的时候,她略微加快了步伐。

    就在这时,云落雪那微微垂下来的脑袋突然间就抬了起来,美眸中露出一丝凌冽的寒光。

    这一刻,原本看似柔弱的女子,锋芒毕露,杀机顿出!

    沈浪心中一凛,浑身汗毛竖起。

    云落雪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和他擦肩而过。

    这娘们速度也太快了!

    等沈浪反应过来,就感觉到有一个冰冷的金属触碰到了他的身体。

    沈浪飞速退开。

    此时,沈浪和云落雪两人已经错开身子。

    两人同时回头。

    沈浪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腰部,上身的衬衫被划开一道老长的口子,甚至他都没怎么看清云落雪的动作!

    沈浪急速后退两步,警惕地看着云落雪,心中也在思索云落雪的来头。

    他看不出云落雪的修为,说明对方最少也是问境初期,但沈浪觉得云落雪的实力绝不止问境初期,和他接触到的那些问境初期武修实力相差太大。

    光这速度,就不是沈浪可以企及的。

    “你到底是谁?”沈浪两眼一缩。

    云落雪没有回答,快步朝沈浪走去。

    在云落雪面前,沈浪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危机,仿佛全身上下都被一种无形的气机锁定。

    他本来是想试试云落雪的身手,云落雪刚才显露出的身法让沈浪压力甚大,他觉得自己不是这个雀斑女的对手。

    没有犹豫,沈浪大步后退。这雀斑女抢了她的补气丹,是个女强盗,虽然让沈浪极为不爽,不过沈浪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老头子经常警告过沈浪,打不过就跑。这不是怂,是聪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见沈浪在后退,云落雪大步追了过来。

    沈浪肯定,自己没有得罪过云落雪,更不认识云落雪,那么,云落雪一定是受人指使,或者和自己有仇?

    从云落雪最后的眼神中,沈浪推断出云落雪不会就此罢休,但他不敢赌,也就是一瓶丹药而已,虽然比较可惜,但沈浪更在乎自己的命。

    问境初期沈浪自然不怕,但对方很可能是问境中期,沈浪没有丝毫把握。

    “美女,我貌似和你无冤无仇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沈浪有点无奈的说道。

    “你不想要这瓶补气丹了吗?”云落雪鄙夷地看了沈浪一眼,冰冷道:“你们这些世俗的男人就没什么好东西。我就站在这里,你来啊,打败我之后,还可以强jian我。”

    不得不说,云落雪的身材,确实很容易诱发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美女,你不要开玩笑,我打不赢你。”沈浪服软。

    云落雪长成这样,送给他强jian,他都不要。

    “不行,今天你必须和我打一场,否则你休想离开这里。”云落雪冷哼道。

    “你究竟想干什么,要杀我吗?”沈浪彻底无语。

    “哼,杀不杀你看我心情,先和我打一场再说。”云落雪冷哼道。

    看样子是无法拒绝了,沈浪说道:“打一场可以,不过你得把武器扔掉。”

    云落雪爽快地把双把短刃丢在一边。

    她对自己的身手有着无匹的自信,今晚她只是来验证一下沈浪的身份,她能通过沈浪施展的招式判断这男人究竟出自何门何派或是哪个家族。

    云落雪怀疑沈浪别有目的,为了伊吹雪的安全,她必须摸头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

    “现在可以了吗?”云落雪问道。

    沈浪舒展右掌,暗暗运转真气,为了拖延时间,装蒜道:“不行,我怎么知道你身上没有其他的兵器?”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云落雪眉头微蹙。

    “你把外套脱了。”

    云落雪脸蛋有点不自然,不过,想到是自己威胁沈浪,加之对方也只是要自己脱外套,云落雪还是忍了。

    脱下外套,云落雪的身材越发显得火爆,她有些不耐烦道:“现在可以了吧?”

    沈浪继续装蒜说道:“你把衬衫和裙子分别撩开,让我看看里面。”

    “你做梦。”云落雪勃然大怒,脸蛋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