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373章怀表

第373章怀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荒凉的街角,一个穿着洋装的小女孩碰见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

    见小男孩饥肠辘辘的样子,小女孩觉得非常可怜,就送给了小男人一个刚买来的奶油蛋糕。

    小男孩傻傻的看着小女孩,灰暗的目光突然变得明亮起来,眼神中带着感激。

    小女孩的怀表也就是那个时候遗失的,原来是他捡到了这块怀表。

    原来他就是沈浪……

    难怪他答应了和自己的这桩婚约,原来他早知道自己是那个小女孩,一直保留着这块怀表。

    原来他一开始就对自己好,并不是因为自己的长得漂亮或是女总裁的身份。

    这一刻,苏若雪心脏仿佛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但她必须做出选择,必须要离开沈浪。

    苏若雪拿着怀表,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但没有回应沈浪。

    “走吧。”她突然转过身,对着凌轻语轻声说了一句。

    话音一落,两人就消失在港口边,不见踪影。

    见女人就这么走了,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动容。

    沈浪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就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大概几分钟后,凌轻语就带着苏若雪到了西郊外某栋建筑下,外面还有一架直升机。

    “见过小姐!”两名身穿西装的男人弯腰朝着凌轻语行礼。

    “准备好了吗?”凌轻语黛眉一瞥。

    “一切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一名西装男人连忙说道。

    凌轻语微微点头,精致的俏脸露出一丝喜悦,二十多年了,终于可以回去了。

    苏若雪脑袋埋在凌轻语怀中,泪如泉涌,娇躯都在发颤。

    “丫头,我已经答应了你留沈浪一条命,现在安心的跟我离开吧。男女之情,起于冲动,长久必淡,时间会消磨掉一切,唯有实力才是最靠谱的东西。”凌轻语叹气说道。

    苏若雪擦了擦眼泪,哽咽道:“我不要什么实力……师父你要言出必行,保证不会让苏家追杀沈浪,否则我……死给你看……”

    看着苏若雪满脸倔强的样子,凌轻语有点无奈。

    不过也没有太过担忧,虽然现在苏若雪仿佛可以为沈浪死,不过凌轻语觉得,十年二十年后苏若雪肯定会把沈浪给淡忘了,或许沈浪这个人都忘了。

    沈浪是沈沧海之子,虽然家族交代自己一定要杀了这个小子,不过碍于苏若雪苏若雪的执拗和一再坚持,凌轻语还是留了沈浪一命。

    “我答应你。”凌轻语对着苏若雪说着。

    苏若雪泪流不止,攥着怀表,跟着凌轻语上了飞机。

    直升飞机掠过西郊的上空,苏若雪最后看了一眼华海的海水,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她伸出手,打开窗户,想把那块直接扔进海里,但手又缩了回来。

    三天后,白倾雨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在警局上班。

    虽然和父亲爷爷见了一面,但白倾雨不想跟他们走的太近,一是感情不好,二是怕遭人非议,毕竟他的爷爷和父亲衔级非常高。

    白倾雨从小就是单亲家庭,父亲性格极为冷漠,甚至连自己母亲的名字都没告诉她。白倾雨自小是由请来的保姆看管长大的,没有体验过丝毫的亲情。

    他的父亲白泉,爷爷白相,都已经好几年没有出现在她面前。白倾雨想用自己的实力还证明自己,而不是靠父亲和爷爷。

    杨虎得知白倾雨和沈浪平安无事,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配合法江秘密调查罗家的地下生意。

    白倾雨如往常一样,坐在办公桌前处理一些档案,嘴里还咬着一个包子。

    她心情不是很好,昨天闹出了一件事,华龙帮的孙火昨晚被一群人从警局给劫走了!

    市公安局因为上次的爆炸事件,各处被炸毁的场所在重新装修,所以请了不少农民工。

    谁知道那群农民工里混进了一些华龙帮的残党,居然把孙火从警局里给劫了出来。因为事发是在晚上,那群农民工上夜班,在警局里搞粉刷墙面。

    现场还有枪战过后的痕迹,几名看守的警察被枪击身亡。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推开。

    “进来请敲门!”白倾雨心情烦闷的叫了一声。

    “是我!”

    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男人,白倾雨立即抬头,俏脸变色。

    眼前这人正是她的父亲,白泉。

    “你来干什么?”白倾雨俏脸微微有点发冷,压低声音说道。

    看着自己女儿冷淡的反应,白泉脸上显然有些不好看,不过也没做出什么不满的举动。

    “沈浪突然消失,是因为受了重伤,现在正在龙腾治疗。”白泉淡淡说道。

    “什么!”白倾雨一呆,嘴里的包子差点掉了下来。

    看着白倾雨这种失态的举动,白泉心中顿时很不是滋味。

    妈的,那个沈浪果然不是什么好鸟,竟然把自己的女儿搞得这么神魂颠倒,魂不守舍?

    白泉都怀疑在荒岛上,沈浪是不是已经和自己女儿有一腿了?

    其实白泉这个人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冷漠,内心还是很在意白倾雨,只是性格使然,不善于表达。

    见白泉不说话,白倾雨站起来满脸焦急问道:“沈浪受伤了?他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

    白泉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的,自己心中也有些纳闷,这世上能把那个沈浪打成重伤的人极少。

    可能正如龙腾中传闻中的那样,沈浪以为突破失败,实力大降。

    “他,反正还活着,死不了。小雨,你那么关心他干什么?”白泉哼道。

    “我关不关心他也不用你管!”白倾雨咬着贝齿说道。

    白泉沉默了一阵,说道:“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跟你说这些。我不管你和这个沈浪是什么关系,但我告诉你,最好不要和这个危险男人有什么来往!”

    “凭什么?”白倾雨心中很不服气,俏脸露出一丝怒容。

    不知怎么,白倾雨很讨厌白泉说沈浪的坏话。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沈浪性情极度暴戾嗜杀,杀过的人不计其数。小雨你就听我一句劝,这种人太危险了,你以后别和他扯上关系。”白泉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