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23章你的未婚妻不要了?

第23章你的未婚妻不要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里的生活虽然安逸,没有外面那样危险,但沈浪却感觉到了心凉了,他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九点。

    沈浪心中突然有些触动,他手上的这块名贵手表,他身上的衣服,都是师妹给自己的买的。

    在这世上,只有那个女人才会真正关心自己吧。

    想让苏若雪发自内心的关心他一下,简直比登天还难,沈浪已经开始厌烦了,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太大了。

    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号码。

    “喂,小怜,你现在在哪?”沈浪语气淡然的问道。

    他的师妹名叫伊怜,小怜是她的小名,沈浪平时很少这么叫她,今天突然改了称呼。

    “怎么了师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电话那头,伊怜皱眉问道。

    她很明白沈浪的性格,一般自己师兄用这种沉闷的语气对她说话,明显是心情不好了。

    “没事,告诉我你的位置,我明天一早就去找你。”沈浪淡漠道。

    “什么!你来找我干什么?你的未婚妻不要了?”

    “别废话了,快告诉我你在哪。”

    “不告诉!你得先和我说理由是什么?”伊怜撇嘴说道。

    沈浪有些没辙,谁让他师妹性子倔。

    “好吧,理由等下我打电话告诉,我先回去收拾下东西。”

    说完这句,沈浪就挂了电话。

    苏若雪就在驾驶位开车,沈浪说的话她自然全听见了。

    她一直觉得沈浪是喜欢自己,才会那样纠缠她,没想到这个男人说走就走,这么干脆。

    “你真要走?”苏若雪秀眉一挑。

    沈浪皱眉道:“如你所愿。”

    苏若雪能看见沈浪脸上不耐烦的表情,她心中有些疑惑,咬着贝齿道:“沈浪,你既然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发生什么,那为什么之前还要答应爷爷这桩荒唐的婚约?你和爷爷……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反正都要离开了,那告诉你也无妨。”沈浪叹了一口气。

    正当他准备全盘托出,苏若雪的手机突然响了。

    “抱歉,是爷爷的电话。”苏若雪对着沈浪说了一句,随即拿起手机按了下拨通。

    “喂,爷爷,你要来家里?好的,嗯,我马上和沈浪回去。”

    挂了电话,苏若雪很平静的对着沈浪说道:“正好我爷爷晚上要来,你晚上自己和他说吧。”

    “可以。”沈浪应了一声,看着女人冷淡成这样,他心情很不好。

    到了玉河山庄别墅群,两人刚一下车。

    还没走进别墅大门,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老人走出来迎接,旁边还跟着一名中年保镖。

    老人就是苏若雪的爷爷,天融国际的CEO,苏云山,赫赫有名商界巨擘。

    苏云山满头白发,看上去精神矍铄,他笑着和沈浪握了握手:“小浪啊,这些天过的还舒服吗?我孙女没给你添麻烦吧?”

    “还好还好。”沈浪只得笑着附和了一声,心想你孙女都不把劳资当人看了,还能过的舒服?

    见苏云山对沈浪的态度甚至比对自己还好,苏若雪心中很纳闷,搞不懂为什么爷爷要对沈浪这个晚辈客气到这种地步。

    “苏老爷子你好。”沈浪也客气的和苏云山握了握手。

    “小浪,这位是我的贴身保镖,阿飞。”苏云山介绍道。

    他身旁的那个名叫阿飞的中年保镖,身高差不多两米了,体格壮硕,但并非普通的肌肉男那么简单。

    沈浪能看出这人太阳穴鼓涨,精气神极为充沛,步伐稳健,下盘很稳,应该是练过横练功夫的。特别是这中年男人的手掌异常粗糙,布满褶皱和硬皮。

    这正好印证了沈浪的判断,这人练过铁砂掌。

    铁砂掌算是一种攻防一体的横练功夫,修炼这种功夫的人,手掌都会磨得非常粗糙,手劲极大,徒手能轻松抓碎捏碎坚硬的石头。

    眼前这人,身手还算不错,不过也只能算三流的。这是沈浪给他的评价。

    阿飞看了看沈浪,眼中夹杂着一丝轻蔑,心中在质疑苏云山之前对他说的话。

    苏云山说沈浪是顶级高手,但阿飞觉得这人太年轻了,充其量也就是个黄毛小子,很难把他和高手联系在一块?

    阿飞有点想试探一下,看看沈浪有没有真本事。

    “沈先生,我是阿飞!”阿飞微笑的伸出右手。

    “你好。”

    沈浪也伸手和他握了一下。

    很快,他脸色骤然一变,两人就在握手的一瞬间,沈浪就感觉到阿飞手掌突然使劲,而且劲力很大。

    想比手劲?

    沈浪笑而不语,自己的手掌也加大了力道。

    两人手掌牢牢的紧握在一起,暗暗使劲。

    阿飞没坚持几秒钟,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沈浪的力气着实让他难以置信。

    沈浪几乎瞬间就能抗衡阿飞的力量,而且劲力还在不断增加。

    阿飞面如土色,他不甘在一个黄毛小子面前服软,死死坚持,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上来了,额头冒起豆大汗珠,老脸涨红,但依旧处于下风。

    “啪啪啪!”

    骨头一阵脆响,阿飞终于坚持不住了。

    “抱歉,阿飞先生,让你见笑了。”就在阿飞坚持不住的那一刻,沈浪突然松开了手掌,淡然一笑。

    阿飞脸色尴尬无比,照刚才那样情况,如果沈浪愿意,自己的手掌恐怕都会被捏碎,很明显是对方手下留情了。

    “沈先生别这么说,是我让你见笑了,真是失礼了,抱歉。”阿飞诚恳道,目光中已然带着一丝敬畏。

    练过铁砂掌的阿飞,手劲极大,他还从来没有遇过能在手劲上稳稳压制自己的年轻人,苏云山说的不错,这个年轻人真不简单!

    这一幕,苏云山看在眼里,也猜到发生了什么,脸上面挂微笑,对沈浪是越来越器重了。

    心想不愧是恩公的徒弟,简直人中龙凤!

    苏若雪一头雾水,忍不住说道:“大家都别站在门外了,先进去吧。”

    说完,她就领着众人走进别墅大厅。

    “老爷子,今天特地来找我,是不是有事啊?”沈浪对着苏云山问道。

    苏若雪黛眉一蹙,心想你是谁啊,爷爷哪会为了你亲自大老远跑过来,爷爷肯定是来看我的。